1 最近和对面宿舍的一个女生相约早起,我们两个坐在食堂里面吃早餐的时候互相感叹。 她说坚持吃早餐是她大学里面做得最好的小事,我一惊:“我好久没有见过早上这样热腾腾的食堂了,你能坚持四年早起吃早饭,真的…
方方和闺蜜李丹因为一件生日礼物闹掰了。 李丹生日,方方送了一款轻奢品包包作为礼物,李丹说太名贵了,自己用不上。 方方对着李丹好一通数落,她认为,李丹作为一个部门主管,日常形象是和她的身份有冲突的。 李…
我出差回到出租屋时,她已经走了。 玄关处,那双粉色棉拖不在了;打开鞋柜,白色的平底帆布鞋、裸色的高跟鞋、黑色长筒靴,所有的鞋子她都带走了;客厅的地板干净得可以倒映出我的模样,看来她是拖完地后才离开的。…
1 2014年4月4日下午4点04分,s城的殡仪馆正在举行一场送别仪式。 身着黑色及膝连衣裙的女孩,彼时正安详地躺在周边摆满白色桔梗花的冰馆里。 女孩生前最爱桔梗花。白色桔梗尤甚。只因桔梗花的花语象征…
在搜索栏里输入你的微信号,按下添加键,又一次成为了你的好友。 不敢问你有没有想我,也不敢说我想你了,只是淡漠地问上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不出意外的,你没有回复。没有犹豫的,再次删掉你。相比起第一次按下…
1 纷飞的大雪自入冬以来便飘洒不停。在冰天雪地的北国,更能切身感受到那种入骨的寒冷。 身上披着厚重的灰色大棉衣,脚下穿着母亲特地为我缝制的雪地靴,坐在小阁楼的屋檐下,看着庭院里被大雪覆盖着的白茫茫的一…
1 如果十年或是更久之后的某一天,我恰好与你相遇。我一定要在擦身而过时告诉你:我爱了你好多好多年。 刷到安安的这条朋友圈时,我正在去她家的路上。今天是她的生日,说好了要在她家给她庆生。 以往她每年的生…
1 “西城西城,老师刚讲的那道题,我忘了。” “陈小西,我说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嘿嘿,我只是暂时性忘了嘛。还有,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我不叫陈小西,我叫陈慕西。” “哦,慕西慕西。” “嗯嗯。那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