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昨天晚上,跟我妈妈视频,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每天晚上都有按时吃饭吗?宿舍有零食、水果吗?室友都在宿舍吗?视频这端的我一一作答。

接着,她又问了一句:你们这周都在干嘛,有发生什么好玩的吗,来给我和你爸讲讲。我很坦承的回答,一个室友周一去厦门找朋友了,一个室友回家去了,这周就我一个人在宿舍。

在我讲完这句话之后,我看到我妈的眼神分明的黯淡了很多,紧接着我爸的脸出现在视频前,他说,那你为什么不也回家啊,我们都在家,你回来该干啥干啥,我们也不打扰你。我摇摇头说,不想回去,我在这里也挺好的啊。

视频那端沉默了很久,我爸一直黑着脸,过了一会他开口说,你怎么不早说啊,早说我和你妈每天晚上跟你视频,陪你一下,免得你一个人无聊害怕啊。我妈也在旁边接了一句,你这孩子什么事都得自己撑过去了后才肯告诉我们,生怕我们担心,我们帮不了你什么忙,但是可以陪在你身边,让你不那么孤单,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们说啊。

我在电脑这段嬉皮笑脸的说:妈妈,没事的,一个人挺好的,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就别担心了哈。其实,我父母知道,我活得大大咧咧看起来很独立但其实挺怕晚上一个人待着的,以前一个人在家从来都是把灯开一夜,父母知道我不喜欢晚上一个人待,所以很多时候晚上再晚他们也会赶回家陪我,而最重要的是,他们怕我在外面一个人无依无靠,怕我总闷着不出门,怕我不吃饭,怕我在外边过得不好。

以前,很小的一件难过事都会跟他们说,跟他们诉苦想被他们安慰,后来,遇到再大的事也都是闷不吭声,宁愿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难过心酸都消化了,也怕他们跟着担心,也许有时候熬过去了,才会风轻云淡的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讲着这件事,还一个劲的安慰她们没事的。

2、

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一家出版社用我的名字出了一本书,属于侵权行为,但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解决,心里有焦虑、有委屈、有更多的难过,那段时间每天都挺烦的,但周五周六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跟他们笑着视频聊天。

今年一月底的时候,跟他们聊天,我无意间说起这件事,避重就轻的跟事情的前因后果跟我爸爸讲了,顺带着把我这边的解决措施都给他说了,并且怕他担心尽量放大了说,他依旧满脸愁云密布的看着我,到最后,我竟反过来一遍遍的安慰他:你别担心,这件事我能解决的,你如果总这么担心我,怕我怎么怎么被人欺负,跟你说了总这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以后遇到什么事了也不愿意跟你说啊。

当时聊完,我爸爸算是被我哄住了,晚上睡觉前,他突然跑到我房间说:你这孩子,怕我们担心,自己一个人吃再多的苦,心里有再大的委屈也不跟你爸妈说,非得自己一个人硬扛,真是辛苦你啦,以后遇到啥困难,跟我们说,也是可以帮你分解的,听到了吗。

当时听到这段话,我有鼻子一酸,但依旧嬉皮笑脸的对他说,我朋友跟我说“将来总有一天,你回望今天的时候会明白,摔了大跟头的人,都是要做大事的人”,我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你们就别担心我了,这点事没关系的啦,你女儿很强大的。

其实,知道这件事前因后果的朋友都知道,那近一个月,我的心情有多低落,因为这件事责怪自己很长一段时间,很多次被气得哭,然后抹掉眼泪又一遍遍的安慰自己,可以走过去的,我也想过告诉父母,好歹让自己稍微不那么累,有个人帮忙分担一下,但最后也还是放弃,当时的想法是,这件事烦我已经够了,我不想再去让这件事来让家里人烦恼。

这次可以换我来保护他们,过滤掉所有的不好,只想让他们看到我生活得很好。

3、

《请回答1988》里有一个瞬间,主持人问长大了的德善,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最想回去看谁,她想了下说:我想回到过去,看一看年轻如泰山般的父母。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的父母已经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无所不能和强壮,那个厉害让我们从小怕到大的爸爸也真的有脆弱的一面。

去年,有一次因为未来规划上的分歧,我跟我爸在电话里吵了一架,我一个星期没跟他说话,他给我发微信我也都没回,然后有天我妈悄悄打电话跟我说:那天晚上你跟我爸吵架后,他一晚上没睡,而且这一个星期一直在等你的电话,过得挺不开心的,你别让他担心,赶紧给他打个电话。

然后我给他打电话,准备服个软道个歉的,结果我爸先给我道歉说,爸爸错了,不该过多干涉你的人生,但是你要知道爸爸的出发点永远是为了你好,咱们隔得远,吵架了你不理我了,我也不能马上跑去找你,我就在家里特别担心你,也特别自责和难过,上班都没心情了,以后有事咱就好好沟通哈。

当时听着我爸在电话里跟我说这番话,我也难过得要命,要知道在我印象中的他一直都是严厉的形象的,小时候别家孩子都在玩游戏,我必须得在家里写作业,他会很强制的说,不准出去玩;遇到做不到的题目的时候,我急着哭,眼泪都把书的那页打湿了,眼泪落下的地方用手指用力的一抠就会有一个洞,而眼泪落在书上真的是啪的一声,他依旧严厉地说:这道题为什么不会做,我刚刚给你讲了一遍,你不知道用心听吗,然后边凶我边让我继续做,只记得当时的我也特别轴一直哭,还是不敢出声默默的抽泣,过了一会他会拿一条温湿毛巾帮我擦眼泪,其实一直到现在也是,只要我闹别扭了,把门反锁着躲被窝里哭,他总会用钥匙把门打开,然后递给我一块温湿毛巾。

小时候最怕他去查我的成绩,稍大点最怕让他看到我和哪个男孩子走得特别近,再大点最怕让他失望让他丢脸,到现在最怕让他担心了。可能这个过程也完美的诠释了,我是怎么一步步长大,他们一点点变老,我要学着慢慢变得一点点体谅他们。

4、

认识的一个作者朋友之前说过一句话:以前我总骗我妈说我没钱,现在我总骗我妈说我还有钱。就像小时候,跟隔壁家的大花打架输了,总会哭着回家非得拉着我爸去给人示威,美其名曰“让他替我报仇”,后来,在外面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不肯在他们面前吭一声,反倒还会假装自己过得很好,其实,我们只是真的怕让他们担心而已。

最近,我总是特别俗气的想,父母辛苦了一辈子,为自己、为生活、为工作,还有最主要的就是为我,觉得他们已经吃了够多的苦,剩下来的生活,我只想用自己的能力去让他们活得开心点,少操劳些。

其实,离开他们,在外面打拼,总会有各种委屈的时候,也会有真正很难熬的岁月,而且在我们与这个世界交手越深,遇到的困难也会越大,很多时候你把那些麻烦事告诉父母了,他们也没办法帮你解决,也只能跟着担心,既然麻烦已经产生了,那就努力想办法解决,少让一个人担心。

所以,很多时候,我宁愿自己多难过一点,也不想让他们跟着我一起担心,很多事,我熬过去了才敢告诉他们,这次,就让我们来当他们的大伞吧,帮他们遮风挡雨,撑一片美好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