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深秋,一滴努力凝聚的露珠,落在树影斑驳的草丛里,贡献了它一生的使命。

人群中嘈嘈杂杂的穿过,却如置身空气之中。

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豆豆经我介绍,加入了我在的那个学生会。恰好,李伟也在。

“嗨,你好,我叫李伟。”

“嗨,你好,我叫豆豆。”

所有客套的模式都一样,并无新意。

后来,李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豆豆追到手。谁也都不知道,他俩什么时候就好上了。

李伟带豆豆见了他所有的好哥们儿,李伟也知道豆豆所有的好姐妹儿。

豆豆管李伟叫老公,李伟管豆豆叫老婆。

豆豆幻想过,穿着洁白的婚纱,嫁给李伟的样子;也幻想过他们白发苍苍,手拉着手,走在马路边上;还幻想着他们会有满堂儿孙,其乐融融。

豆豆曾经问李伟:我们会分手吗?

李伟说:不会。

豆豆追问道:你想和我分手吗?

李伟说:不想。

豆豆继续道: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李伟说:会。

豆豆想了想说:那我们永远不分手,好不好?

李伟说:好。

豆豆还不死心:如果分手了,你还会联系我吗?

李伟说:不会。

豆豆说:为什么?

李伟望了望远方说:如果曾经深爱过,就不会联系。

豆豆:为什么?

李伟缓慢的说:因为深爱过。

豆豆:那分手后我们会当敌人么?

李伟说:不会。

豆豆:那当什么?!

李伟说:就如萧亚轩唱的那首歌的,歌名一样,《最熟悉的陌生人》

有一种痛叫,我爱着的那个人,是个陌生人。

2、

一年后,李伟和豆豆真的分开了。

还没有毕业。

初冬的雪比深秋的露珠,稍稍增添了寒意。雪花漫天飘洒,如他们的爱情一般。

豆豆挽求道:我不想分开了。

李伟:但我们没有感情了。

豆豆哭噎:感情可以培养的。

李伟:可我不再爱你了。

低到尘埃里的姿态,也挽不回,一颗不爱了的人心。

青春多么的肆意啊,爱了就轰轰烈烈,不爱就各奔东西。青春又是多么的伤人啊,青春就是那么的决绝。

青春从不给你说再见的机会,因为不会再见。

路边小酒馆。

豆豆说,“我特么的谈了这辈子最用力的一次恋爱,流了这辈子最多的眼泪,心痛到不知道痛的感觉,我感觉我快死了。就这样死了好不好。”

豆豆抄起一瓶啤酒,接着边倒边说:

“我特么的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哪点好,但我就是喜欢跟他在一起。一起逛街,一起散步,一起去自习室,一起去爬山。一起去做很多很多,现在看起来特别无聊透顶的事。”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我就是那么爱他啊!就想时刻跟他在一起。”

豆豆喝着吐着,吐着喝着。喝吐了就蹲在地上抱着自己,放声的大哭。

豆豆说,“鼻涕混着眼泪的味道,怪怪的,又咸又稠还有点恶心。”

豆豆说,“老娘这辈子再也不要这么去爱一个人了。老娘把这辈子爱一个人的力量全部使完了。老娘再也没有力气了。”

多年以后,想起,此时此刻。谁他么的青春没有掏心窝的爱过,没有肝肠欲断的哭过,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过。

可这又算得了什么?!是成长,必须要付出的真心或假意。

我们都很明白,我们也最清楚。有些爱需要用痛来祭奠。

3、

再一次遇见豆豆,是她结婚前夕。打趣道,“还记得路边那次酣畅淋漓的痛哭么?”

豆豆笑眯眯的说,“当然记得了,此生铭记。那种感觉太好了,但那种感觉我再也不想要了。”

有些铭记不是为了怀念,而是提醒自己,曾经有多么用力。

豆豆回忆说,“分手后来,在校园里看见他拉着别的女孩,远远看见我,他还会把拉着的手松开。”

“可那会我是真的释然了呀!就像看普通的一对情侣一样看他们。”

“可能怕我瞅见了伤心吧。”

可谁也不会记得,那年的他们也曾像那样,手拉着手。以为会走到地老天荒。

后来的他们终于不再爱着彼此,原来他们最爱的还是自己,爱那个青春里的对方,青春里奋不顾身的自己。

所以我们假装很爱,假装很痛,假装从未忘记。不过是为了,麻痹青春的流逝,如那般般流水,一去不复返。

那个叫豆豆的姑娘,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