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总,这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

“好,你放桌上吧。”

她把文件放在桌上就出去了,房间里又变得静悄悄的,偶尔传出一阵圆珠笔摩擦桌面的声音,才让人意识到原来还有人。

他低着头眼睛盯着摆在桌上的文件,用手迅速拨动着纸张,显得很烦躁,陪着他一起烦躁的还有那杯不知是谁,不知什么时候放在桌上的咖啡,呼呼地冒着热气。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暖黄色的路灯把街道照得很暗,如果不仔观察,根本看不出还有个忽长忽短的影子在黑夜里悦动着。

她似乎和其他人不一样,她没有沾染上一丝黑夜特有的气息,没有一丁点儿恐惧和不安,甚至从她不紧不慢的步伐中还可以感到一种格格不入的喜悦。

加班到深夜,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这样都能开心起来,不得不说她真是个另类。可是从她的穿衣打扮,从她的行为举止,甚至从她的名字,都找不到一点能与这个词相匹配的痕迹。

她叫韦蔚,是一个长年以牛仔裤、T恤面世的爱扎马尾辫的姑娘,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她给人们的第一印象,不是干净,而是花痴,百分百的花痴。

从她来公司的第一天,就对公司里的财务总监林然表示出超过一百分的痴迷。那种痴迷,热情而大胆,一看见他眼里就开始向外咕噜着红心,每天一封雷打不动的求爱信,开头总是那句叫人直起鸡皮疙瘩的“亲爱的唐僧”。

如果公司不是有规定禁止公司内部人员谈恋爱,估计本来在公司就极受欢迎的林大总监,早就被她吃了,骨头都不剩。

就算如此,林然也饱受苦恼,本来就已经放不下文件的桌子还要专门留着一块地方放着一层层的情书,以至于在特别忙的时候,他刚把签署完名字的文件放在一边,下一秒一封未曾打开的情书顺手就被拿到了面前,关键封面上还写着两个月前的日期。

他因此怀疑自己:是我穿越了?还是真的记错了日子?他不得不打开手机、重启电脑、翻阅日历,以多种方法证实自己判断的准确性,然后把本来已经合上的文件夹重新打开,一一核对那几位敏感的数字。

也是在那段日子里,他养成了他最后悔养成的习惯---加班,从白天一直到黑夜。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总是来得太快,快到不给人任何时间反应,等到察觉的那天,已经太晚。

就像韦蔚无意间发现了林然的那个秘密后,一切不知不觉就变了,变得让人难以接受。

那天韦蔚如往常一样的,特意卡在上班点之前就来了公司,随后去了林然的办公室,简单地打扫了卫生,收拾了桌子,把她的爱抒发在桌上之后就准备离开。

突然一个精致的蓝色盒子吸引了她的目光,看着盒子上的英文字母,她扑哧一笑,毫不犹豫地就打开了它,搞得这件亮闪闪的钻石吊坠早该属于她一样。

在之后的几天里,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是每天早来一会仅仅是为了在那张在熟悉不过的桌子上继续叙说着只属于自己的爱意。

不得不说她的演技真的很好,他没有觉察出任何不同,甚至连她自己可能都觉得一切特别平常,也许只有桌子感觉到了,那几天的情书,总是沉甸甸的。

日子一天天地过,很快就到了她期盼许久的那天,牛郎和织女终于可以在鹊桥上相见了。她已经等得太久了,久到她差点儿忘记了时间,差点儿错过他温柔的目光和幸福的笑脸。

她到底还是等到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她一直最想得到的、置若珍宝的目光和笑脸,还有那亮闪闪的钻石吊坠,统统不属于她。

他们的主人,是部门里的另一个姑娘,她叫艾染,一个和她完全不一样的姑娘,她留着长长的头发,喜欢穿着碎花洋裙,就连笑容看上去也如此优雅,不多不少,刚好露出八颗牙齿。

“也只有如此优雅的她,才能配得上他吧。”她在心里不断地安慰着自己,从那天起,这句话就变成了一句咒语,每当她锁进小屋里的爱意在夜里发出不甘的咆哮时,她就开始念,不停地念,仿佛只有这样,它才可以安静下来。

也是从那天起,她不再早起,那张熟悉的桌子也因失去了爱的滋润而显得毫无光亮,唯独在夜里,偶尔洒落在它身上几滴滚烫的咖啡,还能让它感受到些许温度,只属于爱的温度。

她毫不怀疑感情是会冷下来的,就和她相信再美的花也有褪色的时候一样,只有这样才符合自然界的规律,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无所畏惧的付出会以最唏嘘不已而又无可奈何的方式强制结束。

他离开了,因为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被开除了。看到这条公示,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赶忙去办公室找他,没想到他已经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很多人走了,有的离开了公司,有的换了部门,如今,部门里唯一她还熟悉的人就只有艾染了,那个她曾经特别羡慕的优雅女人。

哪怕在今天,她也很值得别人羡慕,因为她用了5年就坐上了当初林然的位置,早知道林然当年取得这个成绩可是用了整整12年,而韦蔚还是和当初一样,还是个小助理,非要说点不一样的,就是她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没事就跑进那间屋子,他在的那间屋子。

令人感到反常的是今天她来了,如几年前一样的无畏,一把推开门,来到那张熟悉的桌子前。

“艾总,您好,这是我的辞职信,不管您批不批,我都决定要走。在我离职前,我特别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您能给我一个答案。”

“当初林总的离职,更您有很大关系吧。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你说的都是他自己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报告我批了,出去吧。”艾染头都没抬,不耐烦地说道。

她走了,没有遗憾地走了,一直困扰她的谜团已经解开了,她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重新找个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一切出奇的顺利,她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工作,还是她最熟悉的助理岗位。

今天是她报道的日子,她穿着牛仔裤和T恤,扎着马尾,特意卡在上班点之前来了公司,随后去了老板的办公室,简单地打扫了卫生,收拾了桌子,把一封红色的信封放在了桌子上就准备离开,她忽然看见桌上放着一摞厚厚的信封,和她刚放的一模一样,她取出一封看了起来,只见开头的第一句:

“亲爱的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