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堇欢有点懵逼地听着顺着网线传过来的充满磁性而有好听的声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但还是很开心地和他聊了起来,毕竟作为一个声控,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就够了。

聊天的过程还是很愉快的,对方是个很体贴的男孩子,很会说话和夸人,不像某些钢铁直男,一句话把人堵死还不自知。两个人聊三观、聊前任、聊日常生活,每天像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一样,话题琐碎到堇欢也回忆不起来他们到底聊了什么,但也渐渐地越来越了解彼此。

他叫余晨,S省人,和A省的她可谓是南山南,北海北的距离。

他比她小两岁,还在上学,而她已经是毕业一年的老阿姨了。

……

堇欢撇撇嘴,其实这些都无所谓,虽然作为距唯一一次恋爱已经过去四年的单身狗来说,很想谈恋爱,但对象也不会是这样一个小朋友,更别说现在她的爱情观就是父母在不远嫁。

她摸摸胸膛下面略微加速的心脏和微微发热的脸颊,如果心动了会很麻烦的吧。

从一开始她和余晨聊天就是用的语音,本来她在上班,耐不住他用好听的声音软磨硬泡,偷偷跑到厕所跟他聊了两句。

后来快下班的时候他问她在干嘛,她起了捉弄的心思,回了一句【在想你啊】。

他话里待着笑意说【小姐姐你真会撩】。

【比不上你】

堇欢心想,你哄起人来才真的是一套一套的,完全是好男友的标准范本。

他们围绕一个问题说起来的时候,只要她和他意见相左,他便会说【小姐姐你说的都对】。

如果某一个话题,她词穷或者气短了,又或者他没有回复她消息,她委屈了又或者怎么样,他便会立刻对她说【是我的错,别生气,都是我的错】。

堇欢觉得她有点药丸。

2、

后来,她每天下班都会和余晨打电话, 再后来,她已经能很自然地向这个比她小两岁的男孩子撒娇卖萌了,似乎那个女汉子一样的她被外星人绑架走了。

有一天她和辰俞聊到了她之前在淘宝上买视频课的事情,当时余晨回了她一句【厉害了我的宝】。

她的心漏跳了两拍,然后反应过来跟他说【你刚刚说我的宝,我还以为你在说我呢】。

再后来,她就成了他的宝,每次聊天都会说我的宝……

堇欢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说服自己,感情好像失控地朝着别的方向走去了。但有时候自知却无法自控,就像一辆高速开向死路的车,明知道不可为,却已经无能为力了。

这两天刚刚拿到新手机,堇欢下了自己垂涎已久的吃鸡和农药两个游戏。玩了一把后,跟余晨说,【小哥哥带我飞啊】。

然后他就拉上了他的朋友,带着她一起玩吃鸡。还在降落的时候,余晨就跟她说【待会下去了,你就去房子里躲起来】。

在她一边捡物资,一边往余晨那个方向挪动,刚准备探出头,他就喊到【缩回去,缩回去!有人!你在里面好好躲着就行】。

【你要是看到有人,就喊我,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

堇欢觉得她要被余晨宠成一个废人,就这么一个人没杀躺着吃鸡了。她跟余晨吐槽的时候,余晨还笑着说【第一次带你玩,肯定要吃鸡啊,再说我也没办法啊,只能宠着呗。】

堇欢撇撇嘴,觉得自己越来越矫情。蛮不讲理的时候,余晨也就真的如他所说的【自己宝怎么样都得宠着】。

3、

堇欢晚上又被余晨保护得好好的,躺着吃了鸡,骄傲地想发一波图片秀一下,就问了余晨的微博账号,说要艾特他,结果他最新的一条微博就是祝一个人生日快乐,堇欢暗戳戳地点了进去,发现果然是一个姑娘!

她不愿意承认她其实心里的醋坛子已经打翻了。

堇欢:【我在你微博里发现一个妹子】

余晨:【乖巧坐.jpg】

堇欢:【哪个小姐姐啊(微笑.jpg)】

余晨:【一个玩微博的小姐姐】

堇欢:【你有别的小姐姐了,你不爱我了】

余晨:【缩头猫.jpg】

堇欢觉得自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往常余晨都是立刻否定没有别的小姐姐,只有她的。

堇欢:【你都不否认,我走了(抱头哭.jpg)】

余晨:【你干嘛这样啊,就,就祝别人生日快乐啊,很有礼貌,对吧】

堇欢:【主要你都不否认你有别的小姐姐了(哭唧唧.jpg)】

余晨:【什么叫有别的小姐姐了,我一个小姐姐都没有】

堇欢突然意识到,是啊,自己其实并没有身份和底气去指责他,对他来说,自己其实和别人并没有区别。听着他的语音,心里却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堵得慌,还有些喘不上来气,眼眶也有点发酸。

堇欢:【冷漠脸.jpg爬走.jpg,我走了,债见】

余晨:【别走别走】

堇欢:【不回来了,哼!】

余晨:【回来回来回来】

堇欢:【你凶我,你刚刚凶我,你为了别的小姐姐凶我,不回来了,我走了(微笑)】

余晨:【我,我哪有为了别的小姐姐凶你啊,没有别的小姐姐】

堇欢:【没有别的小姐姐,所以我走了】

余晨:【你是仙女行了吧】

堇欢:【我不管,我都要哭了,你要负责】

余晨:【不哭不哭,乖,么么么】

这件事到此也就揭了过去,可是她不像往常那样那么开心,反而心情异常的沉重,有些事情朝着熟悉的方向发展了。

4、

堇欢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到跟自己关系很好的学长好像谈恋爱了,就给他点了个赞,然后两个人聊了一会,学长说他好像恋爱了,那个妹子和他相处,做的都是情侣的事,每天早上喊他起床,说早安,晚上互道晚安才睡觉,聊天相处也像异地恋的情侣一样,但就是没答应要在一起。

她就突然想到了她和余晨之间,不免觉得好像,人和人还真的是惊人的相似啊,总是为了些模棱两可的事情纠结折磨自己,却又甘之如饴。

她突然想到有一次余晨感慨了一句,为什么你离我那么远啊。

她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可惜你我之间,山南水北,人山人海。

她跟余晨说了,然后就是沉默。不只是年龄的问题,更多的是距离,她早就已经不是十八岁那个可以背着行囊跟随爱浪迹天涯的小姑娘了,现在的她更谨慎,也更在乎亲人。

她没法做到,所以她也不能要求别人做到。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难平。很多人都觉得是笑话,真正的爱是可以跨越山南水北去拥抱的,但其实只有到了那一刻才知道现实并不是这样。我们有逐渐老去的父母,他们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又怎么忍心让他们后半生都活在一年难得见一次的煎熬中呢,除了爱情,我们还有亲情和友情。

她把她和学长的聊天告诉了他,可能是一直被宠着的缘故,所以她也很坦然地说出了【那一刻,我想到了你】。

余晨却跟她说【难道朋友之间不可以这样吗】。

堇欢:【从一个女生的角度来说,一个女生这样不是把他当备胎,就是喜欢了】。

余晨:【那就是他们相处的方式越了度】。

度是什么,堇欢突然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难道你觉得我们没有越度吗,换成任何一个女生你都可以这样相处吗?她知道她自己的负能量太多了,她觉得她需要静静,不然可能最后就没法收场了。

但其实通常她静静的后果只有两个,要不是亲手毁了现在的一切,要不就是慢慢地疏远。当年她和她的男闺蜜就是这样,那个时候她还有为了爱的人可以奔赴天涯海角的勇气,而现在的她没有,但是后来,她也是亲手断了她和男闺蜜的联系和可能。

有些感情一旦过了界,就没办法收回了。

这次只能往前走,一个方向顺时钟,不知道还要多久,所以要让你懂。——王力宏《依然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