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也有过欲望的盛年,有过身心俱裂的许多夜晚,但是我从未放逐过自己~

周六无事,成京决定去书城坐坐,每当无聊烦躁的时候,他都会去书城。随手在一楼拿了一本余秀华的《无端欢喜》,到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喜欢这里,窗对面是一家名叫酸辣谷的火锅店,中间隔着一个人工湖,不时有音乐喷泉点缀。风景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坐在这里正好可以看见火锅店靠窗的那个位置,那个他和她一起吃过饭的位置,故事起于此也终于此。

1、

成京和那个女孩相识就是在书城,那次他让朋友帮忙从师大图书馆借一本书,余秀华的《我们爱过又忘记》,结果发现只有一本还被人借走了,很是失望。于是就想到来西安最大的书城碰碰运气,没想到一本书最后开花结果了。

那天他用曲江书城的app检索了这本书的摆放书架号,发现在二楼的第二排上,他走楼梯上去,刚好就是那个地方,就在他伸手去拿书的时候,发现那本书被从对面过道的一个人拿走了,前后就差了不到十秒,本来想着自己拿其他就好了,却发现也只剩下那一本了,于是厚着脸去搭讪。

“美女你好,能不能请你帮个忙,你刚刚拿的买本能不能让给我”?成京很客气地问道。“你也喜欢余秀华?我刚从服务台问到好像就剩这一本了,要不你从网上买吧,我着急想看”。一个极好听的声音答道。成京觉得可能没戏了,只好笑着说没关系,本以为今天要空手而归了,却不料那个女孩说:“这本书你买吧,我把其他的看完说不定书店的新货就回来了”。成京赶忙答谢,姑娘却已经走远。

2、

成京那个时候工作不忙,几乎每周都会去书城,也许真的是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有着相同爱好的人,他们又遇见了。

同样是那个书架,同样是余秀华的书,同样是上了一周的班来看书放松的。可是新书依旧没到,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余秀华还不太出名,又或者现在读诗的人少了,书城的库存也没有储备。正准备打招呼的时候,女孩看见了他。

“书城的新书还没到,你看完了没有,如果看完了,能给我看一下吗”?成京从背上取下包,拿出书递了过去,他们最后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叫李鸢,你怎称呼”?“你叫我成京就好了”。之后的聊天内容仅限于对书的感受,彼此说着最近看的书以及观后感,恍惚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准备走之前,李鸢提出请他吃顿饭,算是谢谢他这本书,以后自己看完就不还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吃什么,于是就很佛系地选了窗户对面的那家火锅。他们吃的是酸菜味的锅底,最后是越吃越辣,但味道特别给力,中途他趁去洗手间的机会付了账,在快要吃完的时间服务员端着两份冰粉送来,先生这是我们店推出了免费甜品,你可以和女朋友尝一下,成京想解释什么,发现李鸢脸有点红,服务员已经忙其他的了。

吃完饭后,李鸢发现成京已付过账,坚持要给他把钱转过去,发现要输入姓氏来确认信息,结果发现输入‘程’字不对,才问他你姓什么?我姓朱,朱元璋的朱。李鸢瞬间笑的合不拢嘴,周围人把目光都转过来,她这才稍微收了一下,半开玩笑地说道,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你‘二师兄’,成京这才反应过来,她在开自己玩笑,猪成精可不就是八戒吗?

成京叫了滴滴,看着她上了车,让她到家了给说一声,然后慢悠悠地往家走。大概九点四十左右,一个微信好友添加消息,备注的是我已经到家了,你通过一下我的微信二师兄。

3、

从那之后李鸢就没叫过他大名,而每周一天的看书成为他们在很长时间里一件必做的事。他们像普通朋友一样交流着,讲着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突然有一天成京说了句,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半天后收到的回复是‘我想想’。

有一次傍晚天空突然下起雨,成京出门有带伞的习惯,于是把伞给了李鸢,自己却在回家的路上淋成了落汤鸡。晚上李鸢在微信上问他是不是傻,为什么不提出来送她回家,然后再把伞拿着,至少不用淋雨啊,成京说我只送我女朋友回家,你又不答应我,我怎么好送你。也许他们的对话让月老看见了,结果就是第二周天空同样的时间下起了雨,那次成京送她到楼下,然后再回家。

书城的附近有很多好吃的,每次他们都不知道该吃什么,索性就一家一家去吃,好吃的就下次再去,不好吃的就一起吐槽,当然去的最多的还是那家火锅店。

有时候我们都希望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开心不开心都可以给他说,他带着故事你带着酒。每周成京都会抽时间去书城,有时候也并不是去看书,只是他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在哪里等着他,只为两个人可以好好聊聊天,吃顿饭。

后来他的微信签名是:爱情该有的模样或许就是找一个愿意听你说废话的人,陪着你好好吃顿饭。

4、

有一次并不是周末,李鸢在快下班的时候打电话过,自己在书城旁边的烧烤店。成京听出来她声音有点颤抖,说自己20分钟后到。刚坐上车没多久又接到他的电话,不小心碰到了免提,听筒里传来了‘你还剩13分钟’,然后就挂断了。司机师傅开玩笑说,和女朋友吵架了?没事我对这块路特别熟,10分钟之内赶到,说完一脚油门,愣是把比亚迪F3开出了沃尔沃的推背感。

见了面后成京发现她哭过,一个人闷头在喝酒,嘴里说着什么但不清楚,我最喜欢的人今天结婚了,成京想缓和一下气氛,说我没结婚啊,你最喜欢的人不应该是我吗?李鸢以后可能是你,现在还不是。成京追问到,那我还需要多久?李鸢没有回他。

知乎上有问一个喜欢很久的人和别人结婚了是一种什么感觉?一个网友写到,我可能是这世上最希望她幸福的人,但想到他今后的幸福与我无关,心就一阵疼,而李鸢现在连放下也做不到。

成京除了安慰和心疼,什么忙也帮不上,事实上这样的事情也只能自己走出来,道理都懂,别人也只能给你之路,但路只能自己走。成京嘴说我愿意等到你放下他的那一天,等你把心里边的东西都放下,然后去接受新的生活,可是后来李鸢能放下心里的人了,可是也无法去接受一份新的感情了。

5、

成京随手翻着书,心里想着事,有点心不在焉,一句话映入眼帘,“说了放手之后,如果走路时突然闪过‘要是她过得幸福就好了’的念头,说明我也做好了要幸福起来的准备”。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认同感,虽然他的心里还是没有真正放下,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他也说不明白,可能我们最终都会明白,除了放下别无他法。

但他还是愿意等下去,最后用余秀华的《我们爱过又忘记》里的诗一样。

我也有过欲望的盛年,有过身心俱裂的许多夜晚

但是我从未放逐过自己

我要我的身体和心一样干净

尽管这样,并不是为了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