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没有命定的不幸,只有死不放手的执着,放手怕被说不爱,不放又怕是伤害,陷入两难~

QQ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接到前女友的电话了,想起分手时说出的那些伤人的话,“你既然这么讨厌我,我祝你以后喜欢的人都是我这样的”,摔门而出头也没回。

QQ是我之前工作时认识的一个人,他负责和我们公司的合作,需要工作对接就认识了,有天快递员把东西直接送到了我们公司,看到快递上的电话,我才发现收货人写的是朱QQ。

中午正在午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了以后对方表明了身份,说是QQ的老板,他今天没去上班,还以为人直接来我们公司这边对接了,说到处找不到人,所以打电话过来。

后来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QQ晚上出去工作应酬,喝的有点多,第二天一直没去上班,公司领导急需知道业务跟进的情况,问遍所有人都没有他的消息,打电话显示关机,最后找他入职时简历上写的紧急联系人,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他前女友,对于他突然消失也是一头雾水。

关于QQ前女友的事情我知道不多,也是这件事后他告诉我的。QQ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7点了,才发现自己睡了一天,手机也因为没电关机了,充电后开机看见的第一条短信就是她的,“你没事吧,看到了给我回个电话”,QQ一时间没想明白,分手也差不多大半年了,怎么突然给我发短信,不是她现在过的不开心,打电话找我诉苦吧,想着还是拨通了电话。

“你最近没事吧?”
“我挺好的,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没找你,就是你能不能明天去上班时把你的紧急联系人电话改了,你们公司把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
“嗯?我知道了”

本来以为前女友可能有事找自己,后来发现自己脸皮真厚,真他妈喜欢给自己加戏,挂了电话赶紧给老板打过去,还好一切顺利,老板也就没说什么。QQ第二天一早上班,找人事重新更新了紧急联系人的联系方式。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都是这个城市的漂泊者,无人诉说的孤独总是如影随形,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自然而然的最后就成了男女朋友,他们也不是没有憧憬过美好未来,但终究现实无情无义,最后从最亲的人变成了陌生人。

QQ知道自己分手时把话说的特别伤人,所以每次想到都觉得自己特别混蛋,当时他们来西安已经四年,在一起也已经快三年,说一事无成也不为过,前女友问他打算什么时间结婚,他每次都是吞吞吐吐,可以一次两次没准备好,可是不能每次都让她心里没底。

当时前女友家里边也一直催问,女方想让女儿让回老家,一是压力没那么大,二来离家近好照顾家里。但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女方家里给介绍了一个她们县城的公务员,工作稳定,家里条件不错,而且还给她也介绍了一份工作,前景和待遇也都不错,实在拗不过家里回去见了一面。但她根本就没想着和QQ分开。

从家回来后,她给QQ说了所有的事情,但QQ一直耿耿于怀,你有男朋友却和别人相亲,你当我是什么?你不就嫌弃我没钱,既然你觉得我们在一起没有未来,那你去找别人给你未来吧。

他前女友也是一个性子直的人,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你到现在还是一样,我要是虚荣钱,我当时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你说要我等你两年,可这都四年了,这就是我等的结果?我的青春真的喂了狗。

那次吵完架后,房子还有半年租期,但他先搬离了那个共同生活了三年的出租屋,有一天深夜喝了酒,特别想回去看看,那怕说声对不起啊,到了以后发展门锁着,早已人去楼空。他花了160叫了开锁公司,把门开了在里边呆呆坐了一夜,结果第二天被警察带走,原因是有邻居举报,查询合同后知道他是租客,而且合同在租期内。

QQ说虽然现在想起来仍然会痛,嘴上把话说的那么绝,人这一辈子最怕的就是在没有能力的年纪碰到了想要照顾一生的人。没有命定的不幸,只有死不放手的执着,放手怕被说不爱,不放又怕是伤害,陷入两难。但是想到他们两个人那时分手还是挺好的,至少以后回忆起来,两个人分手是因为两地分居,可是如果再一起凑活两年,等到现在再分手就真成了嫌贫爱富了。

最后杀不死心底的人后来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