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独自一个人走在南方小城的夜晚里,突然感觉非常冷。

离婚后给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打了个电话,突然之间感觉好孤独,好想有个人说说话,虽然知道父母不是个很好的听客。

大约一个月后,叔叔高兴的来电话了,说是给我找了个女孩,才28,珠海的。我居然心口“砰砰”的激动起来,就好像面前就是站着一个28的裸女似的,瞧我这出息。放下电话,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要知道我已经45了,时间不是个东西,它把好东西都变成了坏东西。

我和这个28的“女孩”通过微信勾搭上了,我很好奇,女人什么时候才不能叫女孩呢?微信那头传过来一张照片,美的不要不要的,呵呵了,我居然还不知道还有美颜相机,手机那头一个鲜活的美女居然让我肾上腺复活了。

突然明白那句话:“不是男人老了,而是男人身边的女人老了”。如果美女够美,不管男人多大,一样可以叫多次郎啊。啊哈哈哈哈。

我们居然聊得那么火,我那没经美颜的照片居然没让她嫌弃,唯一不爽的是,每天聊到十二点有点吃不消啊。

我们约定在10月一号在老家见面,一直有点期待,期待着一树梨花压海棠啊,期待着春宵一刻值千金。

一天,通过微信她突然对我说:“哎,我不在乎你的年龄,但发现你的格局太小,有点让我失望,我必须了解你的收入。”

我不是个喜欢欺骗别人的人,我甚至还是第一次听到用格局这个词来形容人,我从大学毕业就在国企上班,朝九晚五的,加上我这个不爱交际的性格,和这个世界就是有点脱节了。我老实的告诉她:“收入三千多,加上其他,每月也就五千左右,房子是单位房,给前妻买了一套,然后家里值钱的东西全给前妻了。”我想可能梨花压不住海棠了。

她告诉我她在珠海有一个在30层的公寓,大约150平左右,前段时间又首付了一套,打算留给女儿了,我头有点轻微的晕,赶紧上网上查了一下珠海房价,在3万到5万左右,我这不是碰上了娇娃外加富婆啊,祖坟冒青烟啦?

我们这是小地方,房价才五千多,就这五千多我也是透支15年才买一套啊,我这是中石化职工,世界五百强,科级干部。“哦”,我摸了摸额头,没有发烧,确实,问题是她还告诉我,她到珠海才5年,一直在一个五星级酒店上班。

心里莫名的失落,我工作二十年了,我这二十年都干啥了呢?

五星级酒店上班?酒店经理?领班?工资这么高?我脑子轰的一下头大了“妓女!”,妓女也不可能收入这么高啊。

虽然说,要尊重每一个劳动者,体力劳动者出卖四肢,脑力劳动者出卖大脑,而生活工作者出卖的是灵魂而已,再说了,现在人有灵魂吗?

我依然舍弃不了一个年轻的灵魂,还是和她在微信上勾勾搭搭。

十月一号很快就到了,南方的天空一直下着小雨,我挺喜欢这种感觉的,我穿上我自以为很帅的西服,这西服可能有七八年了,还有一件非常廉价的白衬衣,找出了上次在淘宝上买的一块100多块钱非常有个性的手表,那手表就是一个特点,方方正正的,又厚又大,非常有男人味,带出来可能有点普京的味道

她提前一天到了老家,住在省城一个四星宾馆,她的热度好像越来越高,我的热度好像越来越低,她不停地和我视频,有说不完的话,而我的话特别少。

我一直不知道我挺帅的,也从未真正给自己琢磨过装备,结婚后就知道省钱,最要命的是还喜欢玩股票,只要有钱就进到股市里,二十年如一日,终于在2015年, 我股市里资产到了200多万。

可要命的是,在五月份,我融资了200多万,共计将近500万在股市里造梦,我想我曾经也是个挺有钱的人,虽然我现在很落魄。

一个月后,股市狂跌,经历过2007年半夜鸡叫的我,开始几天,虽然心在流血,中间几天,虽然天昏地暗,最后几天,走路都有点东倒西歪了,但我坚持了下来,最后出来的时候,只剩下几万块钱了,后来婚姻破裂,终于自由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心里没有股票也没有家庭的时候,真的舒服的一塌糊涂。

我站在我们预先约定好的地方,旁边还有我的叔叔,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师,他穿的西服看上去比我的还好笑。

九点来钟,一辆白色宝马SUV停在我的面前,宝马司机是个高大帅气的老板味浓厚的男人,从宝马车右侧下来一个戴着大墨镜的“女孩”,提着一个LV包,穿的衣服挺有味道。

我个不高,从宝马司机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轻藐,我无所谓啦,这几月来我都有点看不起我自己了。

接下来是非常俗套的介绍和吃饭,我共计排出了500大元。

吃完饭后我就回家了,落魄感越来越重的我只想回家睡个好觉,一点没有想云雨的激情,使劲掐了一下后背靠肾的地方,没发现什么不对啊,荷尔蒙怎么不见了呢?

原谅一个人的过去,或者是男人应有的胸怀吧,或者更直接地说,没有过去的女孩已经不属于一个离婚的男人了。

快到傍晚的时候,她视频邀请我去谈谈心,在小城里,也只有饭店才能谈心了。我们很快进入了边吃边聊的状况。

我不想了解太多,但我今晚却知道我自己太多的不足了。

“五年前,我初到珠海的时候,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长相清纯可人,租了一个简易铁皮房,洗澡都没地方,在一个小饭店当服务员,几天后,当地的派出所所长就看上了我,天天带人来饭店吃饭,晚上便去歌厅唱歌,泡脚,我挺感激他的。”

“我要是饭店老板,我第一天就将你献给派出所所长了。”

“从你这句话看出,你真是可造之材啊”,说这话,她一本正真的重新打量起我来,一直以为你的格局太低,我要重新考察你!“

“没什么考察的,能想到不一定能做到。”

“我们好上后,他给我安排到了海关当一个文员,珠海工资挺高的,但编外的文员也就三千多。对半年前的我来说,三千是我梦寐以求的收入,但现在,再加个零我也不满意。”

“五年前,我的工资也是三千,五年后,我们工资还是三千”我自虐的笑了。

“因为,这段时间我接触的人太多了,他是一个派出所所长,每天来往的都是当地税务、国土、审计、城建、还有一些夜场老板、企业老板,他们谁不是家财千万,房产无数?我拿三千算是白交了这些人了。”

“喔”我只能若有所思,事实上,我也这么想的,如果我是女人,我是不是也会这么干呢?

“我挺感激他的,他送给我一套房,就是我现在住的。”

“一个派出所所长送给你一套房?价值几百万?”我真怀疑我的格局来了。

“今晚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和我过,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和我过,从此天涯陌路,作为一个女人,这些家产怎么来的,我得和你交代清楚,免得今后胡乱猜测。”

“但是认识几个月就送你一套房,我想也是有点不可能。“我若有所思,”说实在的,我格局低,情商低,但智力还是及格的。“

“我从出道以来,认识的都是股长级的,科级就很厉害了,你叔叔当初介绍说你是科长,在我脑海里浮现的是哪个公职部门的头呢。“

“说出来让你笑话了吧,不怕你笑,我们的头是处级,你以为是市长啊?你是冲着这和我聊这么几个月?"

"我想和你过日子。“笑起来牙齿略微有点黄了,但还是掩饰不住清纯加风韵的味道。

“你需要好好装扮一下,一块劳力士手表,你看看你那眼镜,都磨成什么样了!你那衬衣,你看看,都是啥啊,你这一身和学生有什么区别”

“按你这么弄,我这一年收入不够你折腾的。在国企,在我们那越有钱越破烂,越没钱穿的越好。“

“你肯定属于没钱的那种,所以必须穿好的。”

我真有点佩服这个女人的眼光的毒辣了。“你还没说清楚房子怎么来的?”

“送的,爱信不信。”说着拿出一根烟,熟练地点上了。“如果可以,我可以安排你到珠海去,给你安排个工作。”

“你自己都在酒店上班,还给我安排个工作?当酒店保安?”我觉得有点搞笑了,这不是侮辱我,是侮辱几百万国企职工啊。

“我不懂技术,在酒店混日子,你不同,去格力的话,还能给你找个好位置。我想趁年轻,再生个孩子,好好过日子。我在珠海有两辆车,一辆长城,前年买的,没开两年就不想要了,你暂时可以用用,不行你开我的宝马也行。要不就是我到你那里去,不过你得保证让我去健身房健身。”

我唯一疑惑的是,都快奔五的人了,怎么还有这个吸引力,我不太相信我的魅力,我要为我的智商负责。

“我现在一无所有,除了我的人脉外。但我这个人不好交际,人脉更是了无生趣。”

她用下巴看着我说,”我这几年学会的就是建立人脉,然后利用人脉。学士,说实在的,搞实业的不如搞房产,搞房产不如搞金融,搞金融不如搞人脉。不要辜负你的位置。”

一个女人谙熟社会到这个地步,是何等的聪明。“你这么厉害,为什么在酒店上班?”

“我不想说的太多,五星酒店是群龙聚首之地。对你,我越来越纳闷你是怎么混的这二十年,你智力可造,性格不一定可造。“说完,提着LV包径直去柜台结账走了。

我想我今晚说的“你在酒店上班”次数有点多了吧,快五十的人了,还在计较小姑娘这些,我是傻呢,还是傻呢?

“把她弄到手啊。”我的好朋友这么劝我。

我无言以对,我是活得不如一个妓女洒脱呢还是活得不如她明白,或者说我根本就是一个脑残。

独自一个人走在南方小城的夜晚里,突然感觉非常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