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愿意穿越人潮走向你,世事纷繁拥抱你,岁月悠远陪伴你,生活不易疼惜你,相处不睦迁就你。

1、

陈骏追了夏琦一年,不长也不短的一年,从大一到大二的一年。

陪聊天,陪逛街,写情书,送饭送热水,送礼物送惊喜,陈骏追得认认真真,诚心实意。

追到后来,陈骏还没乏累,夏琦先厌倦了,她直截了当的告诉陈骏,她大学不想谈恋爱,只想好好学习。

陈骏讪讪地说,谈恋爱和好好学习不冲突啊,两个人约着一起上自习,互相陪伴鼓励,学起来更有动力啊!

夏琦的脸拉得很长,说了不谈恋爱,就是不谈恋爱,你怎么就听不懂呢?你再这样纠缠下去,咱俩朋友都没得做了!

陈骏涨红了脸,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没用,都是多余,只能黯然的转身离开。

在自我否定和心灰意冷里沉湎了一年的陈骏,看到夏琦小鸟依人的挽着一个帅哥,一脸甜蜜的从校园的林荫道走过时,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不是说大学不谈恋爱么?她不是只想好好学习么?那现在她脸上的幸福娇羞是我瞎了,看错了吗?我对她一年的苦苦追求,算什么,到底算什么?

陈骏很想冲上前去,把这些想法一股脑的拿去质问夏琦。但他忍住了。

他知道,夏琦如今的幸福不是假装的,曾经对他的拒绝也不是假装的。

她不爱你,又怎么会想和你谈恋爱呢?哪怕和你在一起会有温馨的陪伴和照顾,她也不愿意。她宁愿一个人单身,也不愿意和你将就,“不爱”两个字真的就只差写在脸上了。

2、

刘睿和徐瑾曾经谈了两年多的恋爱,刘睿爱得真,分手时自然伤得深。

他俩是大二的时候在一起的,也曾度过了很多甜蜜的时光。只是在那些欢笑背后,刘睿隐隐察觉到徐瑾对他并不是毫无保留。徐瑾的态度太像一个合格的女朋友了,温柔,善解人意,刘睿示好的时候笑得甜甜的。

她的笑容有点浅,她的态度有点淡。刘睿心想,也许她就是一个性子温和恬淡的人,不奇怪。

大四时,徐瑾选择了考研,也成功考上了A城的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刘睿没有继续深造的意愿,开始忙忙碌碌的找工作。徐瑾希望刘睿也去A城工作,刘睿犹豫了,从专业的发展前景来看,分明是留在本市机会更多,发展前景更广。

刘睿温言安慰说,我在这里更好发展,你就去读研嘛,反正也就三年,我们平时微信电话联系,天天都能视频一会儿,我也会经常过去看你的。

徐瑾不依,说,我就要你陪着我,我一个人过去很孤单的,我接受不了异地恋。你选吧,要么过去工作陪着我,要么留着这里,咱俩再见。

刘睿被她的语气刺激到了,赌气说,我就留在这,分就分。分手才几天,刘睿就后悔了,去找徐瑾认错求和好,徐瑾态度很坚决,不再理他,说异地恋是不行的。

刘睿说,那我过来陪你吧!徐瑾说,求你别,要不,到时候发展不好,又怪到我头上。刘睿到底年轻气盛,就这样和徐瑾不欢而散。后来,他收到本市一家大公司的offer,思虑再三,终于决定留下来拼搏事业。

繁忙的工作之余,刘睿一直悄悄关注着徐瑾的近况,毕竟曾经深爱过,哪里那么容易放下。再说了,刘睿心里一直有个念想,盼望着尽快出人头地,等徐瑾毕业了,可以给她一个安稳富足的生活。

看到徐瑾朋友圈秀恩爱的照片,刘睿第一时间找了徐瑾的闺蜜了解情况。这一问才知道,徐瑾在研二刚开学时就和现在这个男朋友好上了。两人在网上认识,她的新男友在更远的B城工作。

刘睿喝了一晚上的酒,烂醉如泥,嚎啕大哭。第二天宿醉醒来,对徐瑾的爱和留恋仿佛随着眼泪一起,在昨夜流干了。

异地恋的确辛苦,触不到的温暖,刻入骨的相思,都很折磨人。她没那么爱你,又为什么要为了你承担这份不易呢?

说到底,她接受不了的不是异地恋,而是和你异地恋。

3、

赵磊是好友圈子里公认的模范男友,对杨茹好得没边儿,在家里做饭洗碗,洗衣拖地,一应家务全包了。杨茹窝沙发上才舔舔嘴唇,赵磊就立刻泡好柠檬水递过去。

用赵磊的话来说,杨茹只需要做一件事就行了,那就是坚持长得好看。

杨茹的确美,美得动人,美得自持,美得和家务绝缘。

有时,赵磊加班回来,累了一天,回到家连口热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也会抱怨的说两句。杨茹嗲声嗲气的撒个娇,说自己不会做家务,也一点不想做家务,让赵磊宠着她,就让她闲着嘛。赵磊立刻败下阵来,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去锅边灶台。

后来,他们分手了。再后来,杨茹又找了个男朋友。

赵磊和杨茹的共同好友芳姐去杨茹家做过客后,回来就咋呼开了,说杨茹简直变了个人。其他朋友好奇,问咋的了。芳姐翘着兰花指说,还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杨茹和赵磊在一起时,十指不沾阳春水,像个尊宠的女王;现在和那个新男友在一起,可勤快了,屋里屋外打理得都很妥帖,给她男友做饭、熨烫衣服时那个温柔劲,活脱脱一个贤良淑德的小媳妇的样子。

这话传到赵磊耳朵里,赵磊自嘲的笑了笑,说,当初和她分开,就是因为我知道,我不是她的归人,我只是个过客。

每日里洗手做羹汤,耗费的时间和心力都不少,家务这些烦琐的小事,更是磨人耐心。可她真的是不会做也不愿做吗?她只是不愿为你陷入这庸常琐屑里罢了。

4、

秦昊是湖南人,嗜辣如命,无辣不欢。可不巧的是,他的女朋友王芸是浙江妹子,吃不得辣。

就为了这饮食习惯的不同,他们吵过好几次架,最后还是秦昊做了让步,饭桌上多是清淡的菜,好让王芸吃得开心尽兴。

除了饮食习惯,生活上还有很多习惯他俩都有冲突,每每这时,都是秦昊迁就王芸。王芸对此安之若素,仿佛秦昊迁就她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她从来不肯服软,也从来不愿让步。

秦昊低到尘埃里太久,没有开出花来,只是想明白了,自己该找个怎样的爱人。一生如此漫长,他又怎么能过如此卑微忍让的一生呢?于是,他忍着心痛和不舍,狠下心来和王芸分了手。

世界之大,两个分开的人若非相约,再难遇见。再偶遇王芸时,秦昊正和朋友进一家川菜馆聚餐。秦昊拿眼瞟过去,王芸和她的新男友正面对一桌子的川菜,够辣够味。

王芸依然不能吃辣,她在面前放了一碗清水,夹起菜来,都往水里涮一下,才放进嘴里。秦昊愣住了,这是她和自己在一起时从不会做的事。

原来,她不是不会迁就,只是不愿为了他迁就。即便她对他曾经也有过爱,但那份爱意太过稀薄孱弱,薄弱到没有力量让她俯下身来,放低姿态。

5、

《圣经》的《新约·哥林多前书》里有这样一段话: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她如果真正爱你,又怎会只求自己的益处,而不顾念你的付出、你的为难和你的谦让?

西式婚礼中,神父一般不问新人是否深爱对方,只问“你是否愿意……”。新郎新娘回答的那句“我愿意”,其实就是“我爱你”。

如果我不爱你,就算对你甜蜜温柔的笑一笑,我都觉得浪费力气。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愿意穿越人潮走向你,世事纷繁拥抱你,岁月悠远陪伴你,生活不易疼惜你,相处不睦迁就你。

哪儿有那么多的“我不想”“我不要”“我不愿意”,说到底,只不过是“我不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