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哎呀看温婉那柔柔弱弱的样,也不知道成天想勾引谁阿,小顾你说她是不是还整过容?”尖细带笑的嗓音透过办公室缝隙清清楚楚传到温婉的耳中,本来已经放到门把手上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她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恢复平日的礼貌微笑推门而入。

办公室内的两人看到温婉进来了,倒是没有一点尴尬的模样,只是转变了下话题。

“欸,小顾你来帮我看看这个衣服怎么样。”

“好,主任。”

温婉坐在自己座位上苦笑了一下,这种场景她已不是第一次见了。

说话尖薄的徐瞳是信息工程学院副主任,家庭背景强大且老公疼爱有加。可不知是不是因为生活太安逸,无刺可挑便把这刺挑到了温婉头上。平时明里暗里没少挖苦温婉。

可温婉能怎么办呢,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好不容易挤破头考进来的小小辅导员。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温婉,这次的迎新晚会你就帮忙抓下节目和主持下了。”徐瞳滑着手里的手机屏幕出声道,高级护肤品堆出来的肤质细腻白嫩,完全看不出已经是个快要四十岁的女人。

“嗯嗯好的。”对于徐瞳的要求,温婉向来是不敢违抗的。

听到温婉的答应声,徐瞳的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站了起来挎着崭新的LV准备回自己办公室去。末了还朝温婉递来一个不明深意的眼神。

温婉读懂了这个眼神,是女人对女人的一种居高临下胜利者姿态的眼神。

其实,温婉有时候也很苦恼,自己一直低调做事,老实做人。怎么会惹上这个大魔头。内心默默安慰自己三秒钟,温婉便也起身准备安排迎新晚会的事儿了。

2、

“温婉,渴了吧,来给你水。”

温婉的目光从舞台转移到身边风尘仆仆跑来的男孩儿,翻了个白眼。“给你小子说过多少遍了,没礼貌。要叫老师!给你水钱。”

“可是你看起来明明比我大不了多少…”路川用手推掉温婉递来的五块钱。

“那你也得叫我老师。把钱拿好,你父母辛苦供你上学。等你以后挣钱了再请老师喝水。”

“噢。”路川瘪了瘪嘴,不情愿的将那五块钱装进兜里。

路川最受不了温婉总是把他当小孩看,总是让他喊她老师。可他对着她这张脸,真喊不出老师来,或许也是因为他不仅仅把温婉当老师看…

“想什么呢还走神,你们学生会准备什么节目阿?”温婉拿手掌在路川眼前晃了晃。

“哦,他们都不好意思上台,只能我这个会长上喽。”路川拿过来他带来的吉他。

舞台空了下来,路川一个大跨步就跨到舞台上。调整了下话筒高度,周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目光都在舞台上抱着吉他的男孩儿。

修长细白的手指拨动着琴弦,和原唱嘶哑充满故事的嗓音不同,路川的声音清澈而未经世事。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当吉他慢慢落下最后一个尾音,身边的人鼓起掌来。路川从台上看着温婉邪魅的眨了下眼,然后就一下子蹦到温婉面前。

“怎么样,可感动吧。”他又恢复了不正经的模样,温婉直接很难将他和刚才在舞台深沉唱情歌的人重合起来。

“嗯,还不错。正式表演那天记得别出差错就行。”

“放心吧,只要你到时候到场我绝对发挥完美。”

“我确实会到场因为我是主持人阿,但你这句话我有点听不懂了。”温婉疑惑的抬起头来对上路川的目光。

“因为我只有看到你才能投入感情阿,一首有充满感情唱的歌当然好听啦。”路川一本正经道。

“你这小子怎么成天没个正形!”

温婉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正好演出节目也都过了一遍了。她可得赶紧远离路川,再跟这小子待下去,迟早得给她带坏不可。

3、

忙忙碌碌几天,迎新晚会总算以圆满画上了句号。温婉下了舞台到后台卸完妆后才发觉自己的脚踝处高高肿起。把高跟鞋脱掉装到袋子里换上日常的平底鞋,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都红了阿,你这还能走路吗?”路川此时正倚在门框处看着温婉。

“你怎么还没走阿?”

“哦我想等你一块来着,结果看你半天没出来。就想着来化妆间看看,门本来就是开的阿可不是我开的。”

“你先走吧。”

“别介阿,我都等这么久了。你都受伤了,我来背你。”路川可怜兮兮的说道。表情神似温婉在宠物店里看到过的宠物狗。

温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路川不由分说的走了进来把她扛起来。

“我送你回去吧。”

温婉争执不过路川,只好老老实实的在陆川背上趴着。

温婉挺高的,但是体重很轻。路川背着温婉,肌肤相触,越发觉得她瘦弱。

路两边的路灯打下橘黄色的灯光,他们的影子重合在一起,夏夜的风轻轻吹拂着他们的脸颊,带走了白天的闷热烦躁。

气氛有些过于尴尬,路川想和温婉能搭上话。

“买高跟鞋还不买个合脚的,好了吧,受罪的还是自己。”

“合脚的鞋那有那么容易买阿,当时在店里也没觉得它磨脚阿。与人相处不也一样吗,总得处几天才能知道合不合适。”

“也是,那你觉得我们相处的合不合适阿?温大老师?”路川正经不过三句。

“我和你有什么合不合适?好到了放我下来。”幸亏是背对着路川,要不然被他看到自己脸红,准又得被他打趣一番。

“你脚受伤了,我给你送上去。”

“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楼。”

“宿管阿姨,你好,这是我们辅导员老师。她脚受伤了,我能把她背上去吗。”路川换了张面孔,露出亲切和善的笑容,乖乖仔似的请求宿管。

“噢当然可以呀,记得不要逗留要赶快下来哈。”宿管大妈果然被他这张纯真无害的面孔给骗到了。

“哎好嘞!”

“温婉你几楼。”

“叫我老师!!”

“…”

“六楼…”

等路川气喘吁吁的将温婉背到六楼,温婉在他背上不禁笑道,“哈哈后悔了吧。”

“哎我受这么大累了你还不赶快请我进去喝口水。”路川小心翼翼的将温婉放了下来。

“额…”温婉本想拒绝,但确实路川是为了自己。便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温婉住的宿舍就和学生住的一样,本来是一间房分给三个女老师同住。但是另外两个老师都是本市的人。每天自己开车回家睡。

于是这间房就落得温婉一个人住,倒也清静自在。也少了些社交的麻烦。

路川喝着手里的水,眼珠子不停的转,好似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温婉好笑的插着手靠在桌子上看他,想着一等他喝完就立马把他赶走。

“温婉,我喜欢你。”路川放下水瓶,目光灼灼的盯着温婉。

“我不喜欢你,你是我学生。快走吧你。”温婉愣了一下,虽然经常受到路川的撩拨,但这么直白还是第一次。

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慌乱,温婉不停催促着路川,甚至手脚并用着将他赶到门外,立马反锁了门。

而门外的男孩儿倒是没有被拒的伤心,温柔的看着手机屏幕,轻声说道“没关系阿,温婉,反正来日方长。”

4、

送走了这个小祖宗,温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或许是因为自己单身太久了的原因,难道饥不择食,连一个小孩子的挑拨都能让她心动不已吗。可小孩子不懂事成天把爱阿喜欢阿挂在嘴上,她可得拿出人民教师的本分,清醒起来。

于是,大步走进洗手间,用大量的清水冲洗着脸颊并拍打着。镜子里的人脸上的红晕终于淡了下来,心跳也开始恢复了平稳。卸了妆的脸素净温柔,一双杏眼夺人心魂,小巧的鼻子以及水润丰满的唇形。

温婉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的美貌。甚至在工作以前,因为这张脸,一直过的顺风顺水,又拥有和美貌相匹配的学业。所以在本科和研究生时经常被邀请去主持晚会,还担任过学生会主席。所有人都说她会拥有光明的未来,会过幸福的生活。

之前温婉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想要稳定舒适的工作,所以选择来考大学辅导员。杀出重围干掉众多竞争对手终于得到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工作。可是,自从工作以来,每天雷打不动的五点半起床,凌晨才能睡觉。大大小小的工作全都安排在她头上,就算带高考生的老师也不过如此吧。况且还经常被主任冷嘲热讽说她靠脸进来的。

每天心理上和身体上都非常的疲惫,倒是路川这种活波捣蛋的性格会缓解一下她的压力,不能否认的是,路川真的成为温婉心中独特的存在。

迷迷糊糊中,温婉没有发觉自己眼角的泪,困顿的进入了梦乡中。

等第二天一大早重新振作精神去到办公室,又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发生在温婉身上了。

原因是这样的,因为前一天晚上的迎新晚会。学校的论坛迎起了一股不小的讨论热潮,一个是说迎新晚会的主持人也太美了吧,主持的时候也非常有气质。纷纷问道是哪个院的学生。结果就有不嫌事儿的学生在下面跟帖答道是信工院去年才来的辅导员温婉。另一个就是有人上传了路川晚会上唱的往日余生的视频,有一大堆花痴女学生们疯狂跟帖打call。

一时间,仅仅是因为一个迎新晚会,路川和温婉就成了学校的热点人物。

而这时,徐瞳扭着屁股手提LV走进了温婉的办公室,故作无意的提到说,“有些人阿,真是想尽办法来出风头。都老大不小了,偏偏这心思不放在正地方。”

温婉猜到徐瞳已经知道学校论坛的事了,而这办公室就她俩个人,话说的所指,一目了然。明明就是徐瞳安排给她的活,现在却反过来怪她出风头…自己又没做什么错事不是么。

温婉在桌下不由紧紧握紧了拳头,咬着下嘴唇,控制自己委屈的情绪。

徐瞳又自顾自的说了一会儿,见温婉不搭理她,便也觉无趣,丢下一句“温婉,记得把我的演讲词写好拿给我。”便又扭着屁股离开了。

5、

还好论坛的热潮没有持续太久,年轻人好奇心强,很快就被其他新的东西夺去注意力了。温婉也终于不用在总是再带口罩行为怪异了。

温婉恢复忙碌的工作,依旧处理学生大大小小的杂事,也依旧时不时被徐瞳打压一下。温婉的大学专业是英语翻译,上学期的时候主要忙学生的事务,这学期学校还给她安排每周三节的大学英语课要去给学生上。

这天,温婉给学生上完下午最后一节的课后,又回到办公室制作下一节课程的PPT以及处理学生的作业。

等全部忙完,看了下手机,才发现已经快八点了。于是火急火燎的收拾东西冲到学校食堂。

果不其然,食堂的大爷大妈们纷纷都在打扫卫生了,连残羹剩饭都没有。瘪了瘪嘴,温婉想着只好去超市买点方便面面包之类的应付一顿了,

从超市出来,温婉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走了神。想着居然有很多天没有看到路川那个讨人厌在她眼前转了。还怪不适应的。

说曹操曹操到,只听到一阵摩托车歇火的声响,路川挡到了她的面前。

“嘿温婉,好久不见啊。”说着又瞥到温婉手里拎着的方便面。

“啧,你也没吃饭吗。吃这些多没营养。我带你出去吃吧?”

温婉绕过挡在她面前的摩托车,继续拖着脚步往寝室走,结果路川一边用单脚滑着摩托车一边和温婉搭着话。

“我知道外面有家店,特别好吃。有没有兴趣?”路川不死心的打探道。

这时,温婉倒是停了脚步。自己没什么爱好,常年的单身生活让她对美食有异常的专注。之前没工作的时候总是拖着闺蜜探店,现在一个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除了工作不顺意之外,连胃都没有满足过。

然后便身比心先行的跨坐在路川的摩托车上“不要辜负老师的期望噢!”

“放心吧,包客官您满意。”路川混混似的吹响了个口哨,发动起来了摩托车。

“所以这就是你所说的'健康'的食物,还是店?”温婉看着面前的烧烤摊,不由得头冒黑线。

倒不是说她相不中这些,只是刚才路川嫌弃她的方便面不健康,她倒想看看路川会带她来吃什么健康的东西,结果却是烧烤?

不过温婉也蛮爱吃烧烤的,上学的时候一不开心就拉着闺蜜来撸串,顿时什么烦恼都没了。

“额对啊,不过这家真的特好吃!”路川尴尬的挠挠头,将温婉拉过来坐到一个桌边。

路川熟练的招呼来老板点了一大堆串还要了啤酒。温婉赶紧打住了他说“你可别喝酒,等会还骑车呢。我怕你给我带沟里去了。”

“阿那行吧那就不要酒了老板。”

两个人很少这么近的坐在一起,温婉甚至可以看清他纤细浓密的睫毛,眼皮低垂着吃着盘里的食物。

突然路川一抬头对上温婉正在看他的目光,露出好看整齐的牙齿,道“温婉,我就这么好看阿?你别爱上我了。”

“你想的美。”温婉适时的挪开了目光。

“怎么样,好吃吧!”

“嗯还不错。”

还好后来两人都没再提什么尴尬的内容,上次路川向她告白的事也似乎被翻了篇。整顿饭吃下来还算愉悦的。

只是到了买单的时候,路川掏出钱包却被温婉用胳膊挡掉“你还是学生,这顿饭老师请你了。”

“老板,支付宝转过去了阿!”温婉拿起手机对老板示意着,却没看到身后的人黯淡下来的眼神。

回来的路上,路川没有骑很快,舒适的风吹着十分惬意,这是白天享受不到的凉爽。路川开了口“温婉,在你心中,我只是个你的学生吗。”

“当然了,不然还能是什么。(你还年轻,你还会见到各种优秀的女孩子,你的未来会有无数精彩的可能性,我不能耽误你)”当然后面的话,温婉是没有说出来的。只是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揪着疼了起来。

路川没有再说话,沉默的将温婉送到寝室楼下。便安静的骑车走掉了。

温婉当然注意到了路川情绪的不对劲,但想他以后一定会明白她的良苦用心。便也闷闷不乐的上楼去。

6、

温婉双叕叕又出事了,被路川骑车带出校门的照片在论坛上热议了起来。从照片上看,女生明眉皓齿笑容恬淡,男生浓眉俊目五官立体。如果不知道的人,完全就像一对相配的高颜值学生情侣。

可偏偏前段时间的晚会已经让全校学生知道了温婉是辅导员老师,话说这老师和学生吃饭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偏偏是单独外出还是晚上。主角还是倍受瞩目的学生会会长。这就不由的引发各类吃瓜学生们纷纷猜想这背后的故事,各种版本成出不穷。

学生会会长和去年刚来的年轻辅导员谈恋爱,这对学校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就算温婉有口能辩,旁人也不一定会信。且温婉已经能够想象到徐瞳此时正得意洋洋的在老师们面前说她狐狸精的模样。

温婉一筹莫展的坐在床上,思考半天,最终还是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工作以后,为了不让妈妈操心,很多委屈都是往肚子里吞。可现在自己实在是没了法子,她甚至都不敢去办公室接受众人奇怪的目光。

母亲听了温婉絮絮叨叨了讲了好半天,沉默了很久,最后终于出了声。

“婉婉,咱要不然就别在这个学校干了。妈妈舍不得你再受委屈了。好吗?”

“可是妈,和学校签的是五年的合同…”

“违约金妈给你。只要你能找到让你开心的工作。”

“谢谢妈,这钱算我借你的,以后慢慢还你。”听到妈妈对她这么支持,温婉哽咽了。

其实,离开这个学校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这样自己就不用在被徐瞳恶意嘲讽,不用在被繁重的工作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不用再去对路川愧疚…自己好像对他真的有一点歪心思,趁现在没有陷进去更深。离开或许是对彼此都好的决定。

7、

温婉的离开是静默无声的,她悄悄找了领导递了辞呈付了违约金。在晚上就买了高铁票回了家。这些,路川当然都不知道。

她甚至还换掉了手机号,势必想要和过去做个了结。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后便收拾行李去了上海。

3年后。

温婉挺庆幸自己两年前的决定,自己孤身一人来到上海凭着出色的外貌和良好的简历找到了不错的工作。目前在一家网络公司担任对外翻译工作。

同事们都很好,工作和生活都很关照她。有时间去谈恋爱了却依然单身,花很多时间去大街小巷找好吃的食物填饱胃。

温婉听她原来的学生说路川疯狂找她找了很久,也颓废了很久。没有精力做任何事情,连学生会主席都拱手让人。学校的论坛都在讨论这个昔日的校园男神是为情所伤。

温婉当时听过觉得很难过,其实自己这三年来也经常想到这个男孩儿,这个在她最落魄的时候给她带来一丝温暖的人。虽然他总是不正经,但是温婉知道,路川一直有一颗细腻的心。

很多次,温婉在上海街头看到与路川背影很像的男生,会冲动的上前去蹩过对方的身体。结果看到不是只能失望的说声抱歉。

很多次,温婉输入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却在要点拨通的时候点了删除键。

时间会治愈一切,她想。

总有一天,会有比她耀眼夺目的女孩儿出现去填补路川被她所伤的心。

“欸,温婉你过来一下,等会有个老外客户来,你负责翻译。”

经理的电话打断了温婉的思绪,温婉赶紧整理好情绪投入到工作中去。

“好的经理我这就过来。”

可一推开门,眼前的人却让她吃了一惊。

“经理这位是?”温婉疑惑道。

“噢,这位是公司高薪聘来的高级网络工程师路川。在大学就获得不少奖项呢,年轻有为的小伙子。等会你就负责和老外翻译他的话。”

“来路川,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位是我最亲爱的老师,老师好久不见阿。”路川打断了经理的介绍道。

而温婉打量着路川,穿着笔挺正式的西装,肤色黑了一些但仍容貌硬朗。原来的青涩褪去,多了些成熟懂事。看来这三年来,他真的变化不小。

温婉没有察觉到,自己眼泪已经落了下来,可她仍笑着伸出手来“路川,你来了。”

“老师等结束,我能请你吃饭吗?”路川握住温婉伸来的手道。

这一年,温婉28岁,路川23岁。正是最好的年纪。

透过黝黑明亮的眸子,温婉仿佛再次看到那年台上干净如斯的少年深情对着她唱着——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

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