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一家企业咨询公司总经理助理。这份工作有个好处,平常接触的人都是企业老板。这些能拿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做咨询的企业,都很有经济实力。

我们接过一个商业地产项目,当家的是一位漂亮女老板,资产过亿,开一辆红色玛莎拉蒂,特别帅气。我当时还特意去和这辆车合影,站在车旁,都不知道如何摆Pose。

还有一个项目老板是台湾人,很少来上海,但在上海有一套别墅,一年只住两次,还养着两个帮忙打理的人,每年开销几十万。我没有见过他,我们接触最多的是他在大陆的职业经理人。

在和这些人打交道的过程中,我清醒地意识到一点,这个项目结束后,我们不会成为朋友的。当然,如果我努力工作,表现特别好,可能会成为他们的一个员工,但绝不会是朋友。

因此一开始,我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兢兢业业干活,做调研、竞品分析,出报告。偶尔跟他们一起吃饭,也是充当端茶倒水的角色,不多说一句话。

我默默听他们讲话,尽可能去理解他们讲的商业模式和做事情的方法。

有时候在一些高档酒店吃饭,一些菜我没见过,为了避免尴尬,我从来不吃自己没有吃过的东西,直到看到他们如何吃,再跟着学。

我接触的这些东西,都不是自己的生活,出差我要住五星级酒店,但是出去旅游,我肯定住快捷酒店。虽然现在我旅游也住上了五星级酒店,已是三年后了。

不能在一个水平上平等对话,努力挤进这个社交圈又有什么意义呢?

即使因为某一项工作,吃过一顿饭,不代表我和他就是朋友了,不代表他的资源就可以给我用。

与其把心思花在不现实的事情上,不如把心思花在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上。

当你在某一个领域特别出色时,就能和他们平等对话。就像我的老板,她没有那么多资产,但她特别擅长品牌定位、资本运作,她思维缜密,总能在不可能中发现可能。

一些老板都愿意和她做朋友,她很nice,非常聪明,可以帮那些老板发现更多的商机、赚更多的钱。我要做的就应该是这种人,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并做出一些成绩。

这份工作,老板要求很高,方案需要反复修改,必须给客户出精品。因为是创业公司,刚起步,没有太多的资源。

有时候,为了完成一项工作,我需要绞尽脑汁想办法做到。因为我知道提升能力远比积累那些高端的人脉更重要。

工作一段时间后,老板再去见一些人,如果我手头上有重要工作,就告诉她不去了。最初我会特别积极跟着去,哪怕一句话不说,只是吃东西,听他们讲话。这样带来的结果就是很多工作需要加班完成,没时间写作、看书。

这些人见多了,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方法都是相通的,尤其互联网时代,没有哪一个商业模式不为人知。就像做微信公众号,如何申请、如何发布,甚至如何排版,都有大量教程。唯独写的文章内容,没有太多技巧可言,就需要写,需要练习。

合作也如此,合作的方式,无外乎你出钱我提供服务,要么资源置换。这是特别残酷、也特别公平的事实。

当我们资源不够多的时候,与人合作,基本上就是一个索取方,自己心里有负担,别人心里也难免不舒服。

我有一个本子,专门记录别人对我的帮助,虽然不一定能马上还人情,但当他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他。

关于人脉,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一书中也提到:“如果有一天,某个人经过长期的积累,真正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他必会惊喜于真正意义上的、有价值的、所谓‘高效’的人脉居然会破门而入。”

人脉很重要,但这是一个附加条件,只有你自身实力达到一定标准后,人脉资源才能盘活,否则这些社交只是浪费时间。如果你无事可做,只是单纯搞关系,即便认识再牛的人也没用。

做事情是最好的名片,也是最有效的途径。在某一个行业做事情,并且努力做好,就可以打开你的社交局面,让你做事更顺利。

与其在一个饭局接着一个饭局中游走,不如静下心来看一本书,学习一门技能。

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渴求的很多东西,都会自动送到你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