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当初早点跟他离婚,也许我就用不着守大半辈子的活寡了,如果我没有那么深的执念,也许就可以像那些年轻情侣一样,牵着自己心爱的老伴在夕阳下惬意地散步了。

1、

每每看到有年轻的情侣笑容灿烂,手牵着手从我身边经过,我都会情不自禁想起自己的这一生。

我想很多人应该跟曾经的我一样,只爱面子,不顾里子,因为执念,蹉跎了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

我跟老温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后来我们都去了县城里的鱼种站工作。八几年能有这样的工作,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当时,我们都觉得对方条件不错,于是,还没怎么谈恋爱,就很快结婚了。

刚开始,除了婆婆爱经常在我面前倚老卖老,颐指气使,我跟老温在家总体过得还算比较滋润,没多久便有了我们的女儿玲玲。

可慢慢地,我发现老温是个冷酷,自私,且唯母独尊的男人。比如,我月子都还没坐完,就不得不碰冷水,为玲玲洗这洗那。婆婆不但不帮我,晚上还要求我帮她打洗脚水。

可老温从不会心疼我,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该做的。他总是像个老爷一样,常常把双腿搭在茶几上悠闲地看报,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我为这个家服务。

结果有一次,我因提一桶洗澡水用力过猛,不小心把还没恢复好的子宫搞下垂了。后来,去医院吃了好多苦,医生才把子宫弄回了原位。

经历了那件事,我以为老温和婆婆会吸取教训,从此对我好点。没想到,他们母子照样是原来那副德行。我在这个家,对他俩来说就是生娃的工具和保姆,一点地位都没有。

虽然我心有怨言,但从没对谁抱怨过,因为我总想着哪天能用自己的行动感动他们。

可我越是像奴隶一样忠心耿耿地为家操劳,他们越是觉得我的付出都是理所应当的。我从来都得不到他们的认可,永远都有更高的持家标准等着我。

2、

后来,婆婆去她其他儿子家享福了,我本以为从此可以跟老温享受幸福太平的生活,没想到他却对我越来越冷淡了。

到玲玲三岁的时候,我跟老温的关系已经冷淡到没有了夫妻生活。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我一心一意爱着老温,也尽心尽力地操持着这个家,却换不回他对我的一点点爱意和尊重。

为此,我悄悄落过很多次泪,但从来没有气馁。因为,我总在内心为他开脱,认为他是太专注于工作才忽略了我的感受,并幻想着他哪天突然能良心发现,意识到只有我才是最爱他,对他最好的人。

直到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老温突然叫住了正在擦玻璃窗的我,看着他满脸阴郁的样子,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对我摊牌,说要跟我离婚。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于是,我面带怀疑地问道:“什么,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们从来没闹过矛盾,不是一直都过得好好的吗?”

“我是认真的,考虑了很久,才决定跟你离婚的。其实,这些年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我觉得离婚对你和我都是最好的选择。”老温面无表情地回道。

“既然你从来都没爱过我,那当初为何要跟我结婚?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做太伤人了吗?”我的语气突然拔高,扔掉了手里的抹布,眼泪忍不住决堤般地流了出来。

“当初我认为自己到了适婚年龄,恰好又觉得我们适合在一起,经别人一撮合,所以就跟你结婚了。

本来以为婚后能日久生情,但没想到我始终无法爱上你,没爱情的婚姻让我觉得越来越痛苦。

因此,考虑再三,我觉得我们还是离婚比较好,这样我们就可以互不耽误。对此,我只能跟你说声抱歉。”老温态度依然。

“你说得倒是轻巧,那玲玲怎么办?你忍心看她那么小就经历父母离婚吗?”

“不管玲玲选择跟谁在一起,我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让她的生活不愁吃穿。”

“那你告诉我,你那么久都没碰我,是不是早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嗯,到现在,我不想再骗你了。我是真的爱她,希望你能成全我们。这样,对你也好,你可以趁早去找个相爱的男人结婚。”

“呵呵,原来你早就打算好了呀。那我就偏偏不让你的计划得逞,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想要离婚,除非我死。我才不想白白便宜了外面那个女人。”我的心和语气突然充满了恶毒的怨恨。

“你......”老温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于是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唉!你这样做又是何苦呢?”

“我乐意怎么着?你们不让我好过,你们也休想好过,我不离婚,看你有没脸牵着她出去见人。”我没有了往日的温婉与隐忍,俨然成了一个会咬人的泼妇。

老温不想再继续跟我谈下去,表情淡漠地起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那天,于我而言,如六月下起了飞雪,让我冷得刺骨;又如利刃刺进了心脏,让我疼得钻心。我头痛欲裂,四肢无力,浑浑噩噩,不知天黑天明。

3、

离婚之事谈崩以后,我跟老温更是连普通朋友都不如。虽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开口说话的。就算有事要谈,也是以“哎”字开头,从不会主动叫对方名字。

另外,他因不爱我,恨我拖着他,不愿跟他离婚,所以对我的冷漠几乎到了残忍的地步。他对我的吝啬也是搞笑又很失男人风度的。

自从婆婆走后,他就很少给我生活费,家里的日常开销基本上算是我们平摊的。偶尔有朋友来家做客,也是他出钱招待他的朋友,我出钱招待我的朋友,共有的朋友,我们就一起出钱请客。

我跟老温根本就不像是夫妻,也不像是合伙过日子的朋友,更像是两个合租房屋的陌生人。

我知道,大部分事情是拜他妈所赐,他妈叫他怎么对我,他就怎么对我。他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儿子,为了他妈,他宁愿牺牲我这个女人。但不知面对那个女人,他又该牺牲谁,将就谁呢?

这些年,我跟老温一直相互折磨着彼此,我们谁也过得不舒坦。

其实,我也有想过成全他和那个女人,但在那个年代,无论是乡下还是小城,离婚对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我一向很爱面子,是受不了别人背地里对我指点指点的。

因此,为了继续保持“光鲜亮丽”的外表,我宁愿被华丽长袍里面的虱子咬得遍体鳞伤。

由于我长期处在孤独压抑的生活当中,才刚三十出头就绝经了,连医生也无回天乏术。对此,我对老温的恨意又深了一层。

但我从没想过要跟他离婚,因为那么多年都坚持过来了,现在身体变成这个样子,就更没必要离婚了。谁会娶一个不会生育的二婚老女人呢?想想都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除了无奈地摇头,也就只能无奈地叹息了。

慢慢地,玲玲长大,结婚生子后,我帮她把外孙带到三岁就走了。她是想要挽留我的,但我实在受不了她跟他爸一样的德行。

我觉得,只有我离开,让她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她才能体会到做一个女人的不易,才能更加尊重每个人为家庭的付出。

离开女儿家,我是不愿再面对老温的。其实,与其说不想见到他,倒不如说是不想继续待在那个让自己伤心了大半辈子的冰窖。

于是,经在广州当保安的五哥帮忙,我去了一家运动器材公司当清洁工。由于我做事麻利细心又不怕辛苦,深得老板喜欢,后来被老板聘为了家庭保姆,每天负责接送他的孩子上下学。

4、

如今,我有了工资,日子也过得更硬气了。用不着像在老家,买点什么生活用品,要钱还得看老温的脸色。

这里不得不补充说下,我们当初上班的那个鱼种站在我还不到四十岁的时候就倒闭了。后来,老温又找到个很不错的新工作。而我文化低,没能找到适合的工作,于是就一直在家做主妇,伺候他们父女俩。

因此,没工作的我一直都是靠老温养着的,我早就受够了被他呼来喝去的日子。

前些天,老温突然打电话求我回去,还说愿意把每个月的退休金交给我。呵呵,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打的鬼算盘。

我知道,他妈现在老了,拽不了了,需要人伺候了,他又需要我出力了。他怎么不叫那个女人去帮忙?也许无名无分的她早跟他断了吧。

以前他们母子都没把我当成人,现在却盼着我回去尽孝,可我再也不想像年轻时那样傻了,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回去恶心自己的。他有钱,可以请保姆哇。

现在,除了五哥,其他兄弟姐妹的经济都非常不错,他们都争着说要照顾我。加上玲玲还另外跟我买了一套房子。照理说,我应该非常开心和知足才对。

但是,我还是常常忍不住感到孤独和失落,我知道自己是后悔当初没有跟老温离婚了。

如果当初早点跟他离婚,也许我就用不着守大半辈子的活寡了,如果我没有那么深的执念,也许就可以像那些年轻情侣一样,牵着自己心爱的老伴在夕阳下惬意地散步了。

然而,我明白,世间是没有如果的。遗憾已经造成,加上我已无力再去爱任何人了,因此,只能凭自己的力量让余生过得更轻松,更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