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曾经的我选择了远嫁,赌输了,只剩下了一地的心酸。

1、

22岁那一年,我的眼里只有爱情,苏世跟我说:“跟我走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听了,也信了,于是,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远嫁。婚后的头一年,苏世也确如他所说的那般,对我百依百顺,而且,在我得知自己怀孕之后,也更加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幻想着三口之家,幻想着天伦之乐,幻想着一切可以幻想的美好。

如果,他没有出轨的话。

得知苏世出轨的那一天,距离16年过年的时间还有一周不到,那时的我还在月子里,如果不是因为公婆不在家,苏世说他要加班,孩子哭闹个不停,我也不会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裹成个粽子模样,打车去万达的贯日店里买纸尿裤,也更不会撞见苏世和那个女孩手牵着手、头挨着头、你浓我浓的甜蜜模样。

我不知道苏世当时有没有认出我来,我只知道那一刻的我有如五雷轰顶,转身望着橱窗里用帽子与围巾只将自己露出一双眼睛、额头上垂着几缕油乎乎的头发、手里还拎着两大包纸尿裤的憔悴模样,竟会是如此的可悲与可笑。

晚上苏世回来的时候,我跟他摊了牌,我看得出苏世那嘴唇不断嗫嚅中的惶恐,我问他:“要离婚吗?”

苏世摇了摇头,随后“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死死地抱着我的大腿,大声地跟我说他错了。

他拼了命地哭着,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在向我拼命地撒着娇,望着他不断哭泣的模样,我只觉得心底一阵的悲凉。我侧过头去,使劲地哽咽了一下,随后我红着眼,扭过头去,死死地抓着他的衣领,我靠着他靠得如此之近,近到我能看见他泪眼婆娑下眼神中的那种闪躲与不安。

“苏世,当初是谁跪在我父母面前,信誓旦旦跟他们保证,一定会照顾我一辈子的?现在这一切都是放屁了,对吗?”

苏世愣了一下,随后更加用力抓着的胳膊,跟我说:“都是那个女生勾引我的,我不想的,我不想的,我是爱你的。”

我笑了,哭着笑了,我一边流着泪看着眼前这个我愿意抛弃一切深爱着的男人,一边一字一句问他,我对他说:“苏世,你知道吗?你推诿的样子真特么丑!!”

2、

我和苏世是大学同学,我到现在还记得,在大一那一年,他在教学楼A区的一楼,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在大教室里布置好蜡烛,手捧着鲜花向我表白时的样子。

那时候他,青涩,干净,留着一头蓬松的头发,眼睛里好像时刻盛了星光,宽松的篮球服下面是清晰的锁骨和坚实的肌肉。那一日,他真的很认真地去打扮了自己,即使相隔了很久,我依旧能闻到他头上那股浓重啫喱水的气味。

我忘了是谁把我推到了他的面前,让点点烛光照着我们彼此,平日里那么能言善道的他居然学会了紧张,局促地拿着花,就那么盈盈地看着我,憋红了脸,等了好久,却只能说出一句:“请你一定幸福啊。”这样的话。

我至今依旧记得当时四周哄堂大笑的声音和他略带尴尬却又无可奈何向四周挥手说:“严肃点,严肃点,我表白呢!”时,那无比稚嫩却又让人心动的神情。

苏世表白闹得很大,正巧那时候我们所在的城市发生了一场火灾,全市严打,在学校里出现像蜡烛这种易燃物品,自然让辅导员无比震怒,想来处分是少不了了。

而且,当天晚上,辅导员还下令,必须把卫生打扫干净。于是,我就坐在大教室里的桌子上晃着小腿陪着他,看着他一头大汗地蹲在地上拿着钢尺不停地铲着滴在地上后凝固的烛液,笑兮兮问他:“累吗?”

他则回过头,傻笑两声,跟我说:“舒服,舒服,我可愿意干活了,以后咱两结婚了,家里的活都不用你,全我干,我可喜欢了。”

后来,处分下来了,所幸没有开除,只是个留校察看,不过到底把他的班长给撤了。

我问苏世:“值得吗?”

苏世停了,使劲刮了刮我的鼻子,笑兮兮对我说:“为了你,我什么都值得。”

摊牌那一晚,我和苏世一起哭了很久,直到孩子醒了,饿着开始哭闹,我才回到房内。

“先别告诉父母,有什么打算过完这个年再说。”这是我对于他最后的忍让与退步。

过年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把自己锁在房内,即使来了人,碍着面子,我也只是打个招呼便匆忙回房。

婆婆骂我不懂事,苏世则劝婆婆:“小黎刚生完孩子,情绪大,你别和她置气。”可是婆婆依旧不依不饶,说我太过娇气,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哪有那么多的说道。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冲出房门,本想着大声叱问婆婆:“你说你什么都经历过,那你老公有没有在你坐月子里出过轨?”

可是当我看到苏世那近乎恳求的眼睛时,我还是心软了。

不是我太过懦弱,只是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毕竟是我曾经为了他放弃一切,选择远嫁的男人,我真的是太爱他了。

哪怕他说婚后我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都要孝顺,每年过年都是我一个人拿着行李坐上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家。

哪怕他说过让我手指不沾阳春水,我八个月的时候还是在给他擦地做饭。

哪怕他说过让享受我公主般的待遇,我孕期却一直挤着地铁上下班生怕挤着肚子。

哪怕他说这辈子永远只爱我一个人,我生完后在饱受白带增多、尿液失禁的困扰时,他却在跟别的女人快活地滚床单。

我还是爱他。

我知道我应该恨他,只是我真的、真的好不甘心!我明明那么爱他,为他割舍了父母的思念,放弃了朋友的社交,他怎么能够舍得背叛我?

3、

都说女生别远嫁,其中滋味,只有远嫁的女人才会明白。

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我妈给我传来了视频,刚说没两句,听着我妈的声音,我就忍不住哭了出来,我爸知道我哭了,系着个围裙,满手面粉地就凑到我妈身旁,小心翼翼地问我:“大宝,怎么了?咋还哭了?是不是苏世欺负你了,你让他出来,我骂他。”

我使劲地摇着头,捂住嘴,努力地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我告诉我爸,说:“没事,爸,我就是有点想家了。”

我爸不信,在手机大声的喊着苏世的名字,苏世听到了,走进了屋里,酝酿了好久,才拿起手机,对着屏幕,喊了一声:“爸。”

我爸跟他说:“我姑娘从小让我惯得娇气,尤其刚生完孩子,波动大,你多让让她,好不好?”

苏世笑了,拼命地拍着胸脯,跟我爸保证着:“爸,你放心,我一定会的。”

挂了视频后,我一直坐在床边哭,苏世则呆呆地站在我的身旁,不言不语,好像一根木头立在那里,竟是那么的碍眼。

我抬起头,不停地哽咽着,我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能说出话来,我对苏世说:“苏世,你这么跟我爸保证,你真的不会亏着良心吗?”

苏世没有说话,只是立在那里,任凭我不断地打骂,他都不动,最后我忍不住了,死死地咬了他胳膊一口,咬得都出了血,他还是不动。

他对我说:“小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的老家是江苏,他家是甘肃的,在地图上看过去只是不到一根手指,坐火车却要好久,好久。

自从我和苏世谈了恋爱,每一年的寒暑假,苏世都会带着他们地方各种各样的特产回来给我,不仅是我的,就连我们寝室的姐妹们也都人手一份,装了厚厚的一个行李箱。

我骂他傻缺,不行邮快递呗,火车要坐那么久,还要拿两个箱子,多累啊。

苏世听到了,只会傻呵呵地乐,跟我说:“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这叫心意。”

苏世总喜欢跟我讲他家乡里各种风情,对于从小不怎么爱出门的我而言,心里充满着向往,他跟我学着他去嘉峪关游玩的场景,还跟我学着莫高窟内多么美妙的壁画,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撒着娇,跟他说:“我也想去。”

而每到这时,他都会跟我说:“不着急,等我娶你了,咱俩有的是时间去。”

结果,到了最后,莫高窟和嘉峪关我俩都没去成,我曾经无比向往的他口中的家园,住得时间久了,对于我而言,更多的是水土不服带来的身体不适以及坐在家里时,面对方言,一个字都听不懂的窘迫。

在那一刻,你才会明白,思念是从身体开始的蔓延的折磨。

4、

初三的那天,那个女孩主动约我见面了,我也顾不得什么月子不月子的,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把苏世勾得忘记了曾经的山盟海誓。

我以为我会大闹一场,事实上并没有,因为我还没来及说话,那个女孩就已经哭成了梨花,走之前,她跟我说:“对不起,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他有家室,我刚来单位没多久,他又对我很照顾,真的对不起。”

回到家后,我抱着闺女,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脑子里一片空白。晚上,苏世回来了,他站在宝宝的床前,一边逗弄着女儿开心,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我问他:“挺好啊,以前怎么没发觉,你办公室恋情玩得挺溜啊。”

苏世愣愣地看着我,脸色一变再变,他努力想要争辩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他问我:“你和她见过了?”

我点了点头。

而后,苏世就又站在那里,我让他离开,他不走,我就又站起来推着他走,他大声地骂我:“你疯了?”

我笑了,笑得无比开心,我用手指着还在盯着玩具发呆的女儿,我大声地责问他说:“对,我是疯了,你离我女儿远点,我不想让我女儿也被人传染。”

我和苏世的吵闹到底惊醒了公婆,也是在那一晚,我们把脸皮彻底撕破了。

大四毕业那一年,苏世向我求婚了,求婚那一天,我们正在上海,他在外滩上单膝向我下跪,四年感情的积淀,让我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同意。

那一年,我们都没有选择着急工作,我先和苏世去了他家,那时候他妈我还应该叫阿姨,他们一家都对我很好,他妈妈对我说:“我和他爸只有苏世这么一个儿子,我俩一直想要个女儿,你来了,不用怕,我们会把你当亲女儿一样看待。”

而到了我家,我爸妈却是一反常态地表示担心,我妈哭着劝我说:“太远了,我和你爸退休还早,你要是受了委屈,身边都没有个人,可是要心疼死妈妈。”我爸虽然什么也没说,却一直拉着苏世一根一根地抽起了烟。

最后,我妈还是妥协了,婚礼的那一天,我爸和我妈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给了我,我跟我妈说:“不用,苏世那里什么都准备好了。”

可是我妈不同意,死活把卡塞进了我手里,她跟我说:“哪能什么都让男方花钱,妈这是怕你受委屈啊。”

我那时还笑我妈担心过多,可是事情证明我真傻,傻得可怜。

婆婆终究还是婆婆,哪怕我把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她依旧在袒护着她的儿子,我生气地摔门离开,拿着手机,呆呆站在走廊里,我想离开这里,却发现我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城市,竟然没有我的去处。

这里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我哪怕想拿起手机给我闺蜜打一个电话,我发现我竟然都不知道应该张嘴说什么。

举世无亲,在那一刻,我都想知道,我的心底是怎样的悲寂。

5、

民政局刚一上班,我就和苏世说:“咱俩去把离婚证办了吧。”

苏世不同意,他死活都不让离,我婆婆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拉着我的手苦苦哀求,见我无动于衷,她就坐在地上哭闹,而后开始骂我。

我无比惊讶地问她:“你有什么资格骂我?是我对不起他一丝一毫了吗?”

而她则说我是:“得寸进尺,忘恩负义。”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跟苏世说:“如果你对我还有一丝感情,麻烦你帮我收拾东西,这里我真的待不下去了。”

那是婚后我见过苏世最大方的一回,他给我定了我们这的城市里最好的酒店,我抱着孩子冷冷地坐在房间里,他则看着我,放下了我和孩子所有的东西后,他叹了一口气,走了。

房门刚一关上,我就忍不住站起来,对着房门,大声地咆哮着:“你有什么资格叹气,你凭什么叹气!”

孩子因为我吓得哇哇直哭,而我则抱着孩子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房间里一点也不冷,可是我的心里却真的好冷。

晚上,我实在忍不住给我爸妈打了一个电话,第二天,一辈子勤俭的二老第一次坐上了飞机,在抱着我一顿痛哭之后,我爸冲到了苏世的家里,苏世刚开口叫了一声“爸”,我爸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妈报警了,警察出了警,因为是家事,做了笔录,训诫一番,也就给我爸放出来了,在派出所门口,我大声地叱骂着苏世,而苏世则静静地听着,听完后,他问我:“我们还能回去吗?”

我笑了,我侧着头冷冷地看着他,说:“你说呢?”

就好像当年他对我表白的那个夜晚,我问他:“你真的很爱我吗?”他对我说:“你说呢?”时一样。

竟觉得当年是如此的可悲与可笑。

2016年的3月,我和苏世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直到那一刻她妈还在骂我,骂我怎么狠心,让一个家分崩离析成这样。

而我那时候已经根本没有力气再与她争辩。

我爸我妈带着我和孩子要离开的那天,苏世跟我说:“小黎,现在孩子离不开你,等她大点了,跟我吧,你也能再找个好人家。”

对此,我只是笑了笑,跟他说:“不用,记得把生活费按时打过来就行,别的不用你操心。”

当火车开起来的那一刻,望着窗外不断变换的风景,我再次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我妈使劲地摸着我的头,小声劝慰我说道:“乖,不哭了,这么多人呢,不好。”

可是我,真的忍不住,忍不住啊。

尾声

17年年末的时候,苏世说他想女儿了,跟我视频了一会儿,闲来时,我问他:“最近怎么样?”

他说:“挺好的。”

他又问我:“你呢?”

我笑了,说:“挺好的,谈了一个男朋友,他也挺喜欢小糯米的,对孩子也挺好,明年打算结婚了。”

苏世听完了,愣一下,只说了一句:“哦。”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想起当年我和苏世结婚前,我和我妈的一番对话——

我问过我妈,她这么反对,是不是远嫁真的不好?

我妈那时,正摸着我的头,看着我拿着葡萄一个劲地往嘴里塞,无比溺爱地跟我说:“傻孩子,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远嫁永远错的不是这个事,而是那个人,并不是每一个远嫁的女孩都不会幸福的,你表姐也是远嫁,嫁过去好几年了,不是也很开心吗?”

我又问我妈:“那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会这么反对吗?”

我妈笑了,她说了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那句话——

“做父母的,就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不幸的几率,我们都不愿意让你去赌,父母不是想把你圈养在身边,我们想要的只是你能在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和你爸能够给予你一份温暖。”

望着正在我妈怀里陪着她一起看电视的女儿,我突然又想起了这么一句话:“远嫁,嫁给的是爱情,可是当掺杂了生活的不确定时,你除了他,还能剩下什么?”

曾经的我选择了远嫁,赌输了,只剩下了一地的心酸。

未来,我的女儿,你也要出嫁,但是,请答应妈妈,请别远嫁。

可能,你愿意去赌,赌一个一辈子爱你的男人,可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妈妈都舍不得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