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钱,我也爱,爱情我也要!钱,我来挣,你只要给我爱情就好!

1、

很多人都不知道钱多多真名叫什么,因为她是一个十足十的财迷,以至于到后来大家都忘记她叫范依娜。

钱多多从小就喜欢钱。一两岁,走路都还摇摇晃晃的时候,大人拿五块和十块的钱给她,她必定选择十块,十块和五十,她必定选五十,五十和一百,她必定选一百。钱多多爸爸一摸她脑袋说,嘿,有出息,从小就认钱。

天赋,这种事情,不得不承认。

有些人的天赋是唱歌,有些人的天赋是跳舞,而钱多多的天赋是赚钱。

小学三年级,钱多多久发现一个赚钱的好方法—替人抄作业。班上的有几个成绩差的同学整天不想写作业,每天一大早就跑到教室抄作业。钱多多见此心想,这可是生财之道啊,我既然可以帮他们抄作业,又能巩固知识,何乐不为。于是和他们达成一周一门功课五块钱的抄作业协议。然后她说服功课好的同学把作业借给她抄,一周三块钱包含所有科目。

2、

为了能抄出不同风格的作业,钱多多变着法换字体。每当钱多多抄作业到深夜,钱多多妈妈看着心疼地抹眼泪,我要到学校告她老师,每天布置这么多作业,孩子怎么受得了,这才几年级啊。

钱多多反过来安慰妈妈说,妈,你放心作业一点都不多,我觉得挺好的。

这哪是作业啊,在钱多多眼里都是钱。

初中,钱多多发现已经不能靠抄作业发家。初中的作业量太大,根本抄不过来。可她是钱多多啊,怎么会放弃致富这条路。

当时学生中流行一明星卡,学校周边的小店卖一块五一张。钱多多到市场上一打听,一张卡其实只需要五毛的成本,自己卖一块钱转手就能卖赚五毛。而且她先从同学打听喜欢哪个明星的照片,可以预付,这样一来,减少自己的成本。钱多多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她在班里一宣传,立刻一呼百应。买了五十张卡片,到学校立刻销售一空。

钱多多数着一把零钱,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她第一次感受到做小生意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一叠一叠的钱放在手心好踏实。

一进大学,钱多多决定大展拳脚。她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下一套套房,然后改成日租房。学校附近的酒店大概是一百五十元左右一晚,卫生条件一般的旅馆在八十左右。不少男生抱怨和女朋友住酒店价格太贵,住小旅馆环境太差。

钱多多算了一笔账,房租六百,有三个单间,每晚收取五十到八十不等的费用。就算入住率不到一半,自己这个买卖依然稳赚不亏。

钱多多从批发市场买了床单被套,又买了简单的贴纸,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折腾,终于开业。加上自己前期在学校宣传到位,一开业就备受青睐。

好多人问钱多多,为什么那么喜欢折腾赚钱。她嘿嘿一笑,眼睛贼亮说,钱有什么不好,小时候能买小零食,水彩笔,长大了可以买包包和化妆品,钱,可以让我变漂亮,让我充实,所以我爱钱,超级爱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钱多多信奉的人生格言。钱是一个好东西,上买天,下买地,中间还能买空气。毕业后当所有女孩都还在为毕业后怎么找工作着急,她已经把自创业开班少儿培训学校排上日程。

钱多多只爱钱,不渴望爱情吗?

答案是否定的。她要面包,也要牛奶。面包自己挣,男人只需要给她爱情就可以。她希望,如果有一天她遇到自己的意中人,如果他贫穷,她也不会因为贫穷放弃他;如果他富有,她也不会因为自己贫穷而失去对等的话语权。

3、

钱,是一个好东西。

钱多多和明琪认识颇有几分喜剧色彩。

那天,钱多多和往常一样拿着宣传单在学校门口蹲点守候。

毕业后钱多多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少儿补习学校。一到开学季,早上六点,下午四点,她必定准时在学校门口蹲点守候。虽然教育是朝阳产业,但现在的培训班太多,竞争惨烈,一旦错过招生季,这一年都只能喝西北风。在打点好老师之后,钱多多每天起早贪黑招生。

她在门口蹲点发现斜对面45°有个家长看上去蛮有钱。阿玛尼的灰色外套,卡其色磨砂皮鞋,虽然看不出来品牌,但一眼就能分辨不是便宜货。这样的家长,如果课程适合,有超过五成机会入读自己的培训学校。

钱多多精神抖擞,将宣传单收起来走过去。

“这位家长,您是来接孩子的吗?”

“嗯。”明琪并不乐意钱多多的打扰。

“你家孩子多大了?”

“不知道。”

钱多多一脸茫然。

“对啊,我不知道。”明琪看着表情失控的钱多多,“法律有规定,家长必须知道自己孩子的年龄吗?”

“没有,没有。”钱多多叱咤江湖多年,怎么可以被泼一瓢冷水就打住。

“现在的家长,真辛苦。你看学校布置作业,还非得家长帮忙完成,把老师的责任都转嫁给家长了。还有经常学生学不好,家长一起受罚。”

明琪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露出赞同的表情。

“我们就是想帮助家长减轻负担和压力。你看看我们的课程、、、、、、”

校门口又来了两个培训机构,钱多多警觉得像草原上的兔子,耳朵一竖,立刻打发自己的人打起精神。明琪在一旁看着,不知不觉嘴角往上翘,这个女孩,认真努力的样子挺可爱。

铃声响起,学生哗啦啦从学校涌出来。钱多多像一条轻盈的金鱼在人群中穿梭,笑意盈盈。

明琪从她身边路过:“麻烦给我一张你们的宣传单。”

“好啊!”钱多多笑得灿烂,双手送上。

“佳佳,我们上这个补习班好不好?”

“我不想读补习班,舅舅。”

“佳佳,我们只报名。”

“为什么啊,舅舅,读补习班好累啊!”

“我带你去游乐园,还有给你买TFboy的门票。”

“你说真的。”

“真的。”

“那拉钩。”

“拉钩!”

4、

皎洁的月光如鱼鳞一样闪耀。钱多多无心欣赏月色的柔美,她对着电脑一阵噼里啪啦。她脑子全是下一季的招生方案以及扩大培训学校规模的策划。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钱多多头也不抬地说:“请进!”

“哎哟,我的地主婆,这都几点了,你在办公室。”明琪走进来。

“钱是赚不完的,你不要整天地掉进钱眼儿里了。”

“钱,当然是赚不完的,但是我少赚一点,别人就要多赚一点。”

钱多多嘟嘴,气鼓囊囊地看着他。

“你气什么啊,我又没有办培训学校,又没有把你那份钱赚了。”

“地主家的傻儿子,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这小生意不能跟你家比,不精打细算怎么赚得了钱。”

“你不用赚钱,我养你啊!”

钱多多把自己的双手放在明琪手心问:“你说我这是什么?”

“手啊。”

“对啊,我有手有脚干嘛要你养。”

明琪双手环住她的腰,钱多多爱财如命的样子让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是他爱这样的钱多多,偏执得可爱。明琪支着胳膊看钱多多写方案。

“你想窥探我商业机密吗?”

“你这个小心眼儿,我就看你的方案。”

“泄露我商业机密,我挖你双眼。”

钱多多伸出两个指头作势要挖他的眼睛。明琪一把抓住她的手,摁住她就在额头上亲一口。钱多多立刻羞得满脸通红。“办公室门没关,会被别人看见的。”

“你还知道害怕啊,我以为你钱多多天不怕地不怕啦。”

钱多多一脸幸福地勾住他的脖子回吻。

5、

钱多多握着手机,脚步轻盈,感觉自己快要插上翅膀。微风吹拂她的秀发,如风在吟唱,低低的声音轻柔至极。走到珠宝店门口,她可以放缓脚步,收起脸上的笑容,还装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哎呀,我学校还忙着呢。”

明琪抓住她的手,往店里拖:“买结婚戒指,你不来怎么知道尺寸。”

钱多多捂住嘴忍不住笑起来:“我要买一个超级大颗的钻戒,谁叫你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随便看,这个珠宝店,我给你承包了。”

戴着白手套正要从柜台拿戒指的店员吃惊地看着明琪。他顿时尴尬了,微微摆手一笑,“开玩笑,开玩笑。”

“这两款戒指都非常适合女士你的气质。”店员打开盒子,“这一款是经典款,圆角皇冠式戒托,从侧面看仿佛是一顶小皇冠。这一款是简奢款,在经典款的基础上增加了单排细钻,更加有设计感和美感。”

钱多多看着两款戒指眼睛都在发亮,钻石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出它本身绚丽的色彩和光芒。钱多多脑子一边算计,钻石不如黄金保值啊,买贵重金属一定要买黄金啊,但是心里却欢喜得不得了。钻戒真的太漂亮了。沉浸在无暇遐想之后,她再看价格标签,一万二。她的小心肝颤抖了一下,好东西果然不便宜。

明琪握住钱多多,手有些发抖。钱多多明显感到他的紧张后,自己立刻也紧张起来。“哎哟,你的手不要抖啊,弄得我也好紧张。”钱多多眼里有泪水泛出来。

“我没有抖,我哪里在抖,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明琪一边说一边抖。店员忍不住捂住嘴要笑。

明琪长舒一口气,终于把戒指套在她手上。

“好看吗?”

“好看,戴在你手上最好看。”明琪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选定这款经典款吗?”

“嗯,帮我包起来。”

“你也不让我再看看其他的。”

“就这款最好看。”

明琪付了款。店员把钻戒装进盒子递到他手上:“祝福二位。”明琪接过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再装进自己衣服内的口袋里。

“我的戒指干嘛现在不给我。”

“还没到时候呢。”明琪在她额头上一吻。

这时明琪的妈妈打来电话。接完电话,明琪神色大变,立刻布满乌云。钱多多竖起耳朵想尽量听清电话里的声音。可他却故意转身避开她。

挂掉电话,明琪眉毛拧成一股,愁云惨淡:“我不送你回学校了,我有点事儿要去我爸的矿上看一下。”

“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你先回去,迟点我再联系你。”

明琪还不善于掩饰和撒谎。钱多多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所有的坏事就像连锁反应一样到来。明琪父亲的矿上出来事故,正在开采的矿发生了塌方。原本想降低事故的影响,但未料到合伙人在这时卷款潜逃。明琪的父亲作为负责人已经被警方控制。

现场一片混乱,消防队、医疗单位都在现场进行救援,政府相关负责人在现场指挥抢救工作。母亲在父亲被带走后,当场气晕了。她醒来拉住明琪的手:“儿子,妈该怎么办啊,你爸现在被带走。那个张叔一听出了事故,不但没有露面,还将公司的大部分资金带走了。现在根本联系不上他。”

明琪脑子一片慌乱。从小到大他也没经受过这等变故,原本家里的支柱说没了就没了。虽然他心底也慌得不得了,但是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他极力显示镇定。“妈,放心,没事儿,还有我啦,爸也不会有事儿的。”

记者像苍蝇一样无处不在,镜头像长枪短炮一样对准现场的每一个角落。明琪摸了摸怀里的戒指盒,忽然觉得茫然。

明琪终于感悟到什么叫做家道中落。父亲还在被羁押,母亲一病不起,携款潜逃的王八蛋没有踪影。他在警局报案的时候,警察也摇摇头说,如果人潜逃出国,能归案的可能性太小。

明琪怪自己小看了人性的贪婪和自私。平日里的两家交好瞬间荡然无存。在这时,他也备尝被人冷漠的滋味。放在往日,谁见了他不都是一张笑脸相迎。现在却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开他。谁都知道他家出了事故,需要一大笔钱周转打点。可是谁也不肯帮这个忙。

6、

明琪终于明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他到亲戚家里,屁股还没做热,别人都自顾自说起家里困难,话里话外都是在说,家里没有闲粮。

明琪也不好多呆,立刻起身说家里还有事需要处理转身就走。压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从出事到现在,他一面也不曾见过钱多多。他莫名地害怕,他没有信心自己在落魄的时候,钱多多还能和自己在一起,因为钱多多是出名地爱财如命。

他拎着热汤往住院。这两天,母亲的病情好转,自己也不用医院、矿场两头跑,多少会轻松很多。明琪走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心想,是不是上帝看你自己过得太愉快了,所以特意搞这么一出整自己。

忽然从树林闪现一个人影。他被吓了一跳。

“我这几天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你怎么不接。”

“没有为什么。”明琪没好气地说。

“我是想好好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没有什么态度,就是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7、

几天来挤压的情绪忽然在这一刻爆发。他太累了,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自己宣泄,他像一个过度饱和的气球,已经在爆炸的边缘。

“你是怎么回事儿?”

“我没什么,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好好呆一下,别烦我。”

明琪的声音在幽静的医院格外刺耳,像钉子划过玻璃一样尖锐。两个人都凝滞在原地,相互较量。

“你和我在一起,不也是冲着我有钱吗,现在我家没钱,好吗?”

明琪的话锐利得划破人的心脏。他犹如一头困兽一样在宣泄堵人情世故的不满和敌意,他将这几天所有受到的伤害统统抛掷在钱多多身上。他感觉心痛的同时也划破了钱多多的心。

两行滚烫的热泪滑过脸颊,像岩浆一样灼热。钱多多感觉自己的心被捣腾得稀碎。

“你走!”

钱多多咬得嘴唇都快出血,恨恨离开。

8、

看到钱多多消失在夜色当中,明琪绷不住内心的情绪一屁股坐在长椅子上,捂住脸任凭泪水从指缝流出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琪感觉眼前站了一个人。他抬头,钱多多抱住包呆呆地看着他。

“这是我现在所有积蓄。你看还需要多少钱,我再想想办法。”钱多多用手背拭去眼角的泪水。

“、、、、、、”

“我好心给你送钱,还被你骂得像狗一样。”

“钱多多。”

“我是爱钱,但是我更爱你啊!”钱多多哭得稀里哗啦,“钱没了,就凭我钱多多怎么都能赚回来,可是你没了,我哪里去找啊。”

明琪一把抱住钱多多,紧紧地仿佛要将她嵌入身体。明琪从怀里掏出戒指,紧紧地套在钱多多手指上:“你可别后悔!”

钱多多笑着落泪:“幸亏买戒指的时候你还地主家的傻儿子,买的戒指钻石还勾搭。”

“钱多多,你真爱财如命。”

人们常常会问,钱和爱情,你选哪一个?

为什么要选,为什么二者只能选择一个?

钱,我也爱,爱情我也要!钱,我来挣,你只要给我爱情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