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请相信,善良其实一直都在~

小时候我读幼儿园,老师教我们学三字经,第一句是“人之初,性本善”。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这句话作为衡量所有人的标准,直到有一天被人嘲笑,才发现自己有多蠢。

人之初,并非都是善良

很多时候人性的恶,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不管是很多年之前的“小悦悦事件”,还是今天的“三色幼儿园”“江歌案”。

天使和魔鬼,统统复原。

可是你知道吗?有时候更可怕的,却不是让所有人嫉恶如仇的坏蛋。

而是有一种恶,让所有人忌惮,却不敢发声。

那就是:让受害者如同哑巴吃黄连一般的冷漠——群体暴力。

你长得太胖,是多余。

你长得太矮,是对不起世界。

你长得太黑,是在挑衅众人。

你长的不好看,是犯罪。

你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却要被这个笑靥如花的世界泼冷水。

一般人都会抱不平:这他妈什么混蛋逻辑?

可是,在很多人的观念里,这些都是,混蛋约定俗成的逻辑。

并非空穴来风的扯淡。

1、

读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个特别矮的女生。

二三年级的时候,大家身高差不多,看不出什么异样,女生还会和她一起跳皮筋,男生还会开玩笑拉拉她的小辫子。

五年级的时候,她刚刚一米出头。

排位置,她永远坐在第一排,关键是,她学习还不好。

许多男生经过的时候,不再像以前那样拉她的小辫子,而是,用手狠狠按她的头,然后得意地大声叫着“矮子”。

她低下头,牙齿死死咬着嘴唇,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那些男生不仅不离开,还围绕在她身边,嬉皮笑脸“矮子也会哭啊”,甚至拿着铅笔在她的课本上画很丑的小人。

他们拉帮结派,大声谈笑,把她的自尊,一点一点,踩在脚下。

她只爆发过一次:“你们怎么不去死?”

没想到那个领头的男生反过来回一句:“要死也是你先死啊,这么矮,活着真多余,哈哈哈……”

她疯了一般扑上去,却被那个男生轻松躲开,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天,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甚至,没有人去喊老师。

铃声响起,正常上课,世界重新打起精神,仿佛一直都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只有她,坐在第一排,低头不语。

鬼知道,那节课她经历了什么。

可是,连鬼也不会理她。

因为,她有一次哭着回家,她妈妈带她来学校找过那些男生,可是班主任和那些人是一个村的,只是训了几句,再无下文。

他们变本加厉。

不仅破坏她的衣服和文具,把脏水泼到她的自行车上,还侮辱她的妈妈。

后来毕业之后,她没有去过任何一次同学聚会,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一个人。

她消失了,像一株无人理睬的野草。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这个世界的深深的、饱满的恶意。

可能旁人闻之抖栗,可于我而言,那是一场恐怖片。

而我也只是,充当了某个看客的角色。

2、

有很多人,把那些孩子恶意的玩笑,归结为孩子还小、不懂事。

我只觉得刺骨的冰冷,和恶心。

当一个群体发出一致恶意的时候,它就再也不是玩笑。

而是伤害,甚至迫害

孩子的世界不该是单纯的么?不该是大家一起手拉手做游戏,你忘带伞了我借你么?

怎么成这样了?

理由很奇葩,也很好笑:因为某某某长的丑,长的矮,长的胖。

初中刚入学,还没有分重点普通班,都是随机分配的班里,鱼龙混杂。

我记得有几个男生,总是以欺负别人为荣,尤其是那些不爱说话的学生。

一开始我也很内向,因为想家,学习成绩上不去,同桌吃饭的那个男生,经常支使我去扫地、擦桌子。

我很不满,可我学习不好,长的不漂亮,也不活泼开朗。

而他是班长,即使真的犯了错,班主任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第二学期,我慢慢回归正轨,第一次考试,就拿了第一。

从那之后,他天天跑过来“姐”“姐”的叫,每次吃饭,都提前给我盛好。

其实,每次吃饭,我都恶心到反胃。

而当时班里有个不好看的女生,皮肤特别黑,她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记得她刚来的第一天,就被好事的人叫“黑熊”,全班哄堂大笑。

她涨红了脸,拼命搬桌子,没有人帮她。

大家都害怕:谁和她玩,就成了“黑熊”的朋友了。

有次分组,她分到了我的小组,是最后一号。

别的成员天天找我问题,可她一次都没有。

我以为是她不想学习,懒得请教。

有一次课间操回来,我看到桌子上放了一大把奶糖,还有一张纸条:可以给我讲个题吗?这些糖都给你。

等她回来,我赶紧拿起书,准备找她。

可是还没开始讲,旁边那个整天问问题成绩渣却到爆的男生说话了:“你那么黑,还会学习啊?别耽误人家时间了吧。”

她哭了,痛不欲生的那种,从那之后,再也没有找我问过题。

3、

我也长得不好看。

虽然没有被恶意中伤过,但是看到那些同龄人的所谓玩笑,还是会很难过。

都是第一次做人,善良一点儿,不好么?

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做梦都要哭着被吓醒。

我有个朋友,长得很漂亮,几乎是大家公认的女神,身边的朋友一抓一大把,帅哥数不胜数。

有一次喝完酒,她竟然哭了。

她笑着说:“你知道吗?曾经,我也是个丑逼。对着美女,只有羡慕的份儿。”

高中的时候,她因为生病打激素,胖到了140斤。

那时候,她的同桌是个很帅的男孩子,开学那天,她偷偷乐了好久,感激班主任赐给她班草做同桌。

没想到,那个男生对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都这么丑了,光知道学习,有用吗?”

她说,从那天开始,她就恨所有长得好看的男生,十分抵触。

高考结束之后,她拼了命减肥,每天不吃不喝,狂奔十几公里。

大一那年,班里举行同学聚会,她去了。

她不记得别人怎么看她的,只知道当初那个同桌看到她的时候,惊讶地把啤酒洒了一地。

晚上回来,那个男生在QQ上给她发消息:“同桌,你好漂亮,做我女朋友吧。”

很显然,他已经把当初的伤害忘却了。

可我朋友没有忘。

她只回了一句话过去:“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再后来,同学聚会她次次都去,那个男生,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如今的男朋友,是个理工男,长的不算帅,但是对她特别好。

她说,当我是个胖子的时候,他就喜欢我了,他们也是同学。

我不紧哑然失笑:很多人都在说,我们要感激当初伤害我们的人,是他们,让我们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可是,他们带来的那些痛,就可以一笔勾销吗?

答案是不可能。

有些伤痛,真的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任何时候想起来,都会恐惧,都会惊悚,都会恶心,不敢面对。

那是我们心底最痛的部分,它是伤口,时间难愈。

4、

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里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可是世界上最坏的,莫过人心。

我喜欢的歌手银临,在《浮生辞》里有一句歌词:心性最狠唯世人

你永远猜不到,他们的心里装着什么,也不必去猜。

太过赤裸裸的谎言,面目可憎。

别去揣测,太疼。

最近几年,人性可以坏到什么程度,一直都在创新高。

幼儿园的“老师”可以对着几岁的孩子下毒手,刘鑫也可以在闺蜜死了以后置身事外,美美晒自拍。

还有什么,是人做不出来的呢?

我们常常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好人一生平安。

可是坏人不断出现,难免心寒。

而我前面所说的那些学生,其实都不是坏人,他们只是不懂善良是什么,把最无知的一面,暴露在被欺凌的人面前。

可是他们忘记了,他们本身,其实也是受害者。

无知犯的错,其实比故意中伤更可怕。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知道他对那个不好看的女同学说的话,到底有什么不妥。

他只知道,他只是在开玩笑,寻开心罢了,那就能跟坏人挂上边儿呢。

可,不好看哪里就是犯罪呢,无知者无畏,才是这个世界给予无知者最大的罪过。

5.

现在,我很怕听到“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甚至一听到,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被这个世界恶意相待过的人,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读三字经了吧。

然而,无知无法原谅,却可以教化。

非常喜欢《英雄本色》这部电影,因为里面有一段特别经典的台词:

四叔临死前,被坏蛋高英培用子弹击中。

高英培以为四叔弹尽粮绝,笑着质问:“你偏要做好人,有什么好!”

四叔悄悄拿出最后一颗子弹,狠狠回击:“坏人也不见得有好报啊!”

那一刻,忍不住泪流满面,单单因为这句话。

因为它让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善良,其实一直都在。

其实,我还是看见了无数愤怒的同学,为那些女同学抱不平,他们可能没有勇气站出来,但他们心里清楚那些人的恶毒。

我还是看到无数网友携起手来,对抗、声讨那些人性泯灭的所谓“人民教师”。

我还是看到无数人,用真情和金钱安抚江歌的妈妈。

请相信,善良其实一直都在,因为,有每一个善良的你在。

这个世界,其实挺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