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再见了,我心爱的女孩,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怪过你,真的,我只怪我自己长得太矮。

1、

从小我个子就很矮,到了上学年纪,脑袋只到同学眼睛那。那时还小,也不觉得。上中学的时候,这种差距就很明显了,我比正常男生要低一个脑袋。

同学们开始拿我取笑,他们叫我矮冬瓜。我很生气,让他们不要叫,可他们叫的更欢。为这事,我和好几个同学打架了,但我打不过他们,每次都被揍的鼻青脸肿。

回家父母问起,我总是撒谎,说不小心摔倒了,次数多了,父母起了疑心,我不敢再打架了。就这样矮冬瓜的外号一直伴随着我整个中学生活。

到了高中,个子虽然还是没怎么长,但其它地方都开始发育了。和所有青春期的男生一样,我喜欢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她长得很漂亮,笑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好可爱。

但我不敢和她说,只是把这份爱深深地埋在心里。知道她喜欢吃苹果,我就每天早上饿肚子,把早餐钱省下来给她买苹果。她问我为什么不吃,我骗她说吃过了,然后她就会害羞地对我说:“谢谢。”

粉嫩的小脸一片红晕,就像红苹果一样。可后来,她不肯要我的苹果了,她说:“小三,你是不是喜欢我呀。”她是班里唯一不喊我矮冬瓜的。

“我……我没有。”我结结巴巴,不知所措。

“可是他们都说你喜欢我,你以后不要再给我买苹果了。”说完转身离开。

我呆呆地站在操场上,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任眼泪无声滑落。

2、

那以后,我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学习上,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考取了武汉一所著名高校。

到了大学,人都比以前成熟了,再没人公开喊“矮冬瓜”的外号,可是我知道在同学的心里我依然毫不起眼,也没同学愿意和我玩,谁让我长那么矮呢。

我性格越来越内向,忧虑。我开始喜欢写作,既然同学们都不愿意和我交往,那么就让自己的情感在文字的世界尽情流淌。

我加入了校园文学社,我的文字频繁出现在校刊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我。有一次,我获得校园征文大赛一等奖,因为这我认识了安琦,她负责采访这次大赛的获奖者。

安琦不属于第一眼美女,但看起来很清爽,干净,像邻家小妹妹。当她刚看见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笑着和我打招呼。她说很喜欢我写的作品,又和我开玩笑:“果然浓缩的都是精华。”

我直直地盯着她,她的眼睛清澈明亮,没有一丝讥讽,我感觉到了她的亲切,友好。她让我谈一下获奖感受,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她我有一种好想倾诉的愿望,我把以前压在心里不愿别人知道的经历全都讲给她听了,我告诉她为什么喜欢写作,为什么热爱文字,她听完眼角明显湿润。

那以后我们开始熟悉起来。她也喜欢文学创作,我们会经常探讨一些文学名家的作品。从鲁迅到郭沫若,从张爱玲到三毛。我们都很喜欢张爱玲写的:“见到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尖埃里去,但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3、

因为身高的原因,我一直很自卑,她安慰我说,男人不在于高度,而在于厚度,你看鲁迅先生个子也不高,不是也成为了文坛上的巨人。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很优秀。

她的话像一阵春风,吹开了我封闭已久的大门。再见她时,我的心总是“砰砰”乱跳,仿佛又回到高中时那暗恋的感觉,那之后我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但我不敢向她表白,我怕再次受到伤害。那天周末,我去女生宿舍找她,她正在宿舍外和室友打羽毛球。看见我过来,问我:“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我有点紧张,她继续打球,但我舍不得离开。过了会,她打完了,看我还在旁边。

“怎么还没走?”她问

“哦,今天学校放电影。”我说

“每个周末都会放电影啊。”她很奇怪。

“听说是日本新出来的大片,很好看。”我说

“那你还不快去。”她说。

“我……我想……”我满头大汗,不知怎么开口。

她笑了:“你想约我一起看电影,是不是?”

“嗯,嗯。”我拼命地点头。

“你呀,比女孩子还害羞,你等我,我上去洗个澡,换件衣服。”说完,她转身上楼。

“你等我”三个字传入耳中,当真是比西方佛祖的舌灿莲花还要动听百倍,我兴奋的手舞足蹈。

安琦换了一件白色蕾丝连衣裙,乌黑的秀发随意地披在肩上,脸上没有化什么妆,却让她愈发显地清纯脱俗。

放的是一部日本恐怖片,安琦看的一直很紧张,当看到男主用电锯支解女主的尸体时,她再也忍不住了,吓得扑倒在我身上。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簌簌发抖,那一刻我瘦小的躯体里迸发出想要保护她的强裂愿望。我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少女身上的体香传入鼻孔,刺激大脑,我目昡神迷,低下头,亲吻着她的脸颊……

那以后,安琦成为了我女朋友。我们几乎游遍了武汉所有地方,我们爬磨山,登楚天台,我们游东湖,听鸟语林,我们去欢乐谷体验极速世界,到海洋公园与大鲨同游,我们进户部巷吃豆皮,在昙华林喝咖啡……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爱的足迹。

4、

因为有安琦在,我大学生活不再孤单,郁闷,每天都是欢声笑语,我都已经忘记了自己长的很矮。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眨眼,我们就快毕业了。安琦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安琦笑了。可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我怕安琦会离开我,我怕会失去她。那段时间,我整天心绪不宁,人也变得特别烦躁。

毕业前夕,安琦带我回去见了她爸,妈。她妈还好,没说什么,只是语气明显冷淡。她爸直接不客气:“你长得太矮了,和琦琦不配,我肯定不会让你们在一起。”

冰冷绝决的语气,仿佛一把刀子扎在我的身上,将我的心一寸一寸割裂,窗外艳阳高照,但我却看不到一丝光。

安琦让我找个旅店先住下,她说会劝她爸爸。晚上安琦过来找我,神色凄苦,眼睛通红,肿得像水蜜桃一样。我知道她父亲终究没有同意我们在一起。

安琦握着我的手,一直哭着说:“对不起……”

我摇了摇头,默然无语。安琦哭累了,躺在我身边,沉沉睡去,我帮她盖好被子,自己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天亮了,我悄悄起床,一个人离开,我没有惊醒安琦,我不想她再为了我伤心难过。

再见了,我心爱的女孩,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怪过你,真的,我只怪我自己长得太矮。谢谢你陪我渡过的快乐时光,那是我最温暖的回忆。我记得你说过男人不在于高度,而在于厚度。我会努力,也愿你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