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成全一个人哪有那么伟大,一瞬间如释重负,一转头就心如刀割。

前几日,有位关系还不错的同学留言,大意是说,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反复纠结到底要不要告白?(情况有点特殊)。

看到“情况特殊”几个字,我顿时有点懵逼(别多想,三观要正),不过鸡汤手的职责不就是鼓舞士气,迎难而上么?

我意味深长地开启了话唠模式,“喜欢就去追啊,表白没什么好丢人的,比起遗憾,你更要勇敢……”,自顾自地吧啦吧啦说了一堆,却略带疑惑敢作敢为的他竟然没勇气表白。

可在他说出他心仪的对象后,当时我翻脸比翻书还快,“你还是好好考虑下吧,做朋友也许更长情……”。

他喜欢的那个女孩我熟识,肤白貌美大长腿,沉静的性格里略带调皮。这么久了,他们一直都是以好哥们的身份互黑吐槽,都说“相似的人适合欢闹,互补的人才适合终老”,多希望这也能成为现实里的箴言。

我给他的建议是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告白,不过要做好失去一个好朋友的打算。当所有心事和秘密在他的心里堆积,终于他还是鼓起勇气表白了,结果也如我预料那般尴尬。

其实,成全一个人哪有那么伟大,一瞬间如释重负,一转头就心如刀割。

可是我们都该明白,表白本身就是场豪赌,你要愿赌服输,可我们往往沉溺于过多的自我感动里,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内伤。

梨花小姐就是如此,她的整个高中回忆都和那个同桌的他有关。

那时,她喜欢穿白衬衫的他,打篮球大汗淋漓的他,唱歌走调的他,调皮坏笑的他……却也只能默默把所有欢喜收起,上课时睡觉帮他打掩护,下课借他抄作业,体育课后欣喜地给他送水……操场上,食堂里她总能一眼就捕捉到他的身影,据说这是情到深处才具有的特异能力。

原来年少时喜欢一个人会没有勇气的,怕他知道,又怕他不知道,只知道没心没肺地因他而欢喜。

在那个早恋就是犯罪的年代,她还是没勇气说出自己的心事,她怕,怕对不起太多人沉甸甸的期望。

高考过后,他们阴差阳错去了不同的城市,你南我北,尽管时有联系,却始终少了种关怀的身份。

梨花以为时间会让所有记忆褪去,就像秋刀鱼会过期。最后她还是选择以一封粉红色明信片作为情书,寄去自己的心意,在忐忑不安中有所期待。

不久,梨花收到了一张印有江南烟雨的明信片,隽秀的字迹里带着淡淡忧伤,“谢谢你在青春里陪了我那么久,就让那些美好停留在记忆里”。

手拿明信片的梨花再也忍不住地崩溃大哭,也许她不是因为被拒绝的不甘心,只是该给自己这么多年的念念不忘做个了结了,多可惜,我只能喜欢你到这里了。

一起看网剧《最好的我们》时,她转头傻傻微笑着对我说,“其实,我一点都不后悔和他做同桌”,像极了剧中的耿耿。

也许正如八月长安所言,当时的他是最好的他,后来的我是最好的我,可是最好的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青春,怎么奔跑也跨不过的青春,只好伸出手告别。

年少的我们也都曾在脑海里无数次幻想过和那个喜欢了好久,珍贵无比的他紧紧相拥时的喜极而泣,可爱情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宣告。

也许,我们割舍不下的,已经不是那个青春里喜欢到疯掉的人了,而是那个默默付出的自己。当你惊叹于自己的付出的时候,你爱上的人,其实只是现在的你自己。到最后,在这场独角戏里,感动的人,也只有你自己。

所以,亲爱的你,还是要勇敢,如果一厢情愿,就不要怕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