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子,你为什么喜欢我?”

问我这话的是我的女朋友,胖子。此刻,她正一边啃着辣条,一边躺在我的腿上看我以前的日记。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打量了她一下:粗胳膊粗腿的,不仅骨骼大,脸也挺圆,还好正常的五官。

靠,怎么又胖了?!

她不知看到了什么,笑了笑,眼睛眯成缝,却有万丈光芒。

“你写了这么多日记,为什么不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她又问。

我们的故事太长了,写不完。

那就慢慢写,直到我们都老了。

“不会有人看的。”我说。

“我不是人吗?!”她佯装生气,皱着眉,嘟着嘴。明明是很生气的样子,却是那样可爱啊,悄悄地融化了我的心。

为什么喜欢你呢?

因为是你呀。

1  、

女魔头

胖子的本名叫林依,我叫贺峰。因为我从小跟外婆长大,而外婆就在林依家的隔壁,所以我们可以算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姑且算是青梅竹马吧。

小学时,林依每天都会等我一起上学。她来的时候我总是还在吃饭。林依说,我吃饭的时候是一粒一粒米这样吃下去的,太慢了。于是我便有了“乌龟”,简称“龟子”的外号。虽然我很不喜欢,但还是任由她叫到了今天。

但她不知道,我是刻意吃得很慢,因为我不习惯有人等。可就算不习惯,也让她叫了这么多年,从小学到初中。

林依大大咧咧的,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她似乎还很健忘,问我借的橡皮到现在都还没有还。作为她的同桌,我曾饱受摧残。

她经常趁我不在的时候,藏起我的作业,害我不能按时交作业,被老师罚站;趁我睡觉的时候在我脸上画乌龟;会在我背上贴“我是笨蛋”之类的纸条;更可恶的是,她还会把我尿裤子的事当做笑话给别人讲……

那个时候,我很讨厌她,讨厌的要命。

当然为了报复她,我总是往她的饮料里放粉笔灰;扯她的头发;悄悄解开她的鞋带系在凳子上;也会趁机在她背上贴上“我是丑八怪”的纸条……

那时候的林依在学校小有名气,成绩又好,不矫情不做作,为人仗义,也胖的不是那么明显,长得姑且还行。

我常常能听到身边有人议论他,说想认识她。

我靠,这个女魔头,谁认识谁倒霉。

好不容易上了高中,我以为终于可以摆脱女魔头,却没想到还要分班。也不知道是不是分班老师打了个盹,居然又把我和林依分到了同一班。

林依依然还是那个活泼的“女魔头”,对我还是那么毫不留情。

她仍然玩着小时候幼稚的游戏:趁打招呼的时候在我背上贴纸条;仍然会在我打盹的时候,替我拿开挡着我的书;会在我打篮球的时候,体贴的送上一瓶加了洗衣粉的“水”;偷偷的把我的衣服藏到垃圾桶……

她如此不厌其烦的玩着这些无聊的游戏,而我虽然讨厌,却仍会适时反击:剪她的长发;会拖她的凳子;会偷看她的日记本;贴纸条……

我们总是这样,吵吵闹闹,彼此嫌弃,却又无比亲近。

高中的林依,忽然就胖了起来,于是就有了“胖子”这个外号。但也只有我一个人敢当面这样叫她,因为这是她给我的“特权”。

如果她听到有人叫她“胖子”,她会毫不犹豫地捶你胸口,当然肯定不是用小拳拳。

2 、

告密者

高二的时候,我喜欢的班上一个女生,但不敢开口。

高中学习压力大,所有的怦然心动,都只敢流露于笔尖,写成一封封纸短情长的情书。

在一次下午休息的时候,胖子无意间发现了我的情书。我以为她会看,可是她没有,而是在嘲笑我“居然会写情书”之后,很认真地问了我,是给谁写的情书。

起初我不肯说,她威胁我说如果不告诉她,她就把情书交给外婆和老师。总之,在她各种胁迫之下,我坦诚交代了一切。

你是真的喜欢小安吗?她问我。

我看了看她,她的眼神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一瞬间心里忽然感觉怪怪的,一时忘了回答。直到她又问了一遍,我才点点头。

喜欢就大声说出来,别扭扭捏捏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我往女生寝室走。

巧的是,小安刚好从寝室出来。

“你在这里等着。”她朝我丢下了一句,便跑了过去。我们距离并不远,所以我听得到林依和她说了什么。

林依说:我哥们喜欢你,喏,就是那个长的还行的家伙(她指了指我),你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当时我在心里暗骂这女魔头,死胖子,不知道什么叫委婉吗?一点儿都不知道害羞!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在她们一起看向我的时候,胖子已经被千刀万剐了。不过,我也很庆幸她这么做,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快追到小安。

高中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我们就好像地下党,恋爱谈得悄无声息。那个时候单纯,我们最多也只是牵了个手,更多的时候是写信,也不会写什么动听的情话,而是鼓励对方好好学习将来一起考同一所大学。

而林依,则成了我们之间的邮差,我们爱情的见证者。

然而有一天下午自习课上,班主任忽然大发雷霆,手上拿着我写给小安的情书,说要杀一敬百,并说如果有人主动交代的话可以从轻发落,他会在办公室等着人去自首。

小安一直朝我哭,问我该怎么办。那时的我们都很警惕,并没有署名,用的是只有彼此能懂的笔名。我和小安的恋情,也只有一个人知道,林依。

小安怀疑是林依出卖了我们,我不信。我当着小安的面替她担保,但在心里却也不完全肯定。我找到林依,直接问她是不是她把信交给老师的。林依没有说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安很不安,说我们都交错了朋友,信错了人。

为了让小安安心,我决定下晚自习之后再去一趟班主任办公室,打算自己抗下这件事。但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没有再提这件事情,而是把林依叫了出去。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是林依告了密。

班上开始议论说:信是林依写的,老师正在劝她;没有想到会是她啊,那么胖也会有人喜欢啊……

我看了看小安,她一下子安了心,而我在这一刻却莫名坚信林依不是告密者。

因为告密这件事,班上同学经常说她表里不一,是心机girl。林依不解释,也不反驳,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整个人忽然就没了生气。重要的是,她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爱搭不理。

有一天放学,我在校门口等她出来一起回家,却看到她被人围在教学楼。围住她的人是小安的室友,她们在知道我们的事后,要替小安出头。

我赶到的时候,她们扭作一团。我一把把她们拉开,看到林依的手臂上全是指甲划出的伤痕,心被针戳了一下。

看见我护着林依,她们更加愤怒,幸好小安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碰撞。小安看到林依“伤痕累累”的样子,害怕的哭了起来,说是自己告诉老师的,因为她嫉妒林依,嫉妒她成绩好,嫉妒她有我。

因为这件事,我和小安也就彻底结束了。

从此以后,我告诉自己,就算我可以怀疑全世界,也再也不能怀疑她。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我的世界只有两件事,无条件维护胖子和学习。

后来各自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但是没有想到我们理想的大学,竟然也是同一所大学。

胖子一定是故意的。

3、

  哥们儿

到了大学,我们各自忙碌,虽然在同一个学校,但是专业不同,很少见面,最多也是在qq联系。

我是一个十足的宅男,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而她还是那个热情的胖子。她看到我时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喊出“龟子”,让我在同学面前颜面尽扫,因为我好歹也是寝室的颜值担当。

大一的时候,胖子经常和我一起出入图书馆,看我打篮球,一起去食堂,还经常等我下课。

我们经常一起围着操场,一圈又一圈的走着,橘黄的灯光拉长了我们的影子,也拉长了胖子的心事。

她经常和我说,这座城市风真大。

她说,龟子,你可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的,我们都是背井离乡的孤独患者。

而我总是嘲笑她,说她矫情。当然,不可避免的,她使出了她的小拳拳,在我的胸口重击。

有一次,我们一如往常溜达完之后,我送她回寝室时,她忽然欲言又止:“龟子,你……”

“我怎么了?”我问道。

记忆中的胖子,从来都是直言不讳的。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了以前。晚安。”她笑了笑,转身进了宿舍。

不知怎么了,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胖子变了,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坚强的人,而是无比脆弱、孤独和自卑。

每当看到我和胖子在一起,室友总会说我眼光独特。我知道,他们怀疑我和胖子在搞对象。

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胖子在一起,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在我生日那天,我请了胖子一起吃饭,同行的还有我的几个室友。他们见到胖子,直截了当地问她,我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就是你们看到的关系。”胖子说,同时冲我挑了挑眉。

“哟哟哟……”室友们情绪高涨。

我意识到苗头不对,连忙解释:“我们可是好兄弟,是哥儿们!”

室友们愣了愣,搞不清楚状况地看了看我,又看向胖子。

她忽然大笑,笑得前俯后仰,还是丝毫没有女孩子的姿态。

我们是哥们儿!

4 、

我可能喜欢你

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之后,她忽然告诉我说,她失恋了。

我打趣: 原来胖子也有人追呀,也有人喜欢呀。  “”

“怎么了?胖子才是最值得喜欢的,别人可不像你这么,没有眼力见儿。”

我很开心她还能和我耍贫嘴,这至少证明,她没有很难过。但后来我才知那不过是表象而已。她再也没有主动找我出去玩,没有主动找我聊天,没有主动跟我进图书馆,没有在我打篮球时为我加油。

我很久没有看见她哭的样子,撕心裂肺,我也跟着难过起来。

那段时间,她每天都在哭。

都说忘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喜欢上另一个人。于是我想了一个最笨的方法,找了好友颜黎去追她。

当我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颜黎一脸诧异:“你难道不喜欢她吗?”

“怎么可能,她可是我哥们儿。”

“那你这不是坑我吗?”

我好说歹说,终于以洗下学期的袜子为条件,让他终于同意去追胖子。于是我经常拉着颜黎和胖子出去玩,然后借故离开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

颜黎一开始很排斥,可是在一次和胖子聊完天之后,觉得胖子颇为有趣,便常常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再约。再后来,他们根本不需要再由我来联络。

颜黎说:“小胖子挺有趣的,我还真有点喜欢。”

那个时候我正在追我们的班花,颜黎说:“既然你喜欢小雅,那胖子就交给我吧。”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接话,在我的印象里,他只喜欢前凸后翘的人,什么时候换了口味?可是他说得诚恳,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开玩笑。

我说:“喜欢就去追啊。”

这句话,好似在哪里听到过。

“你不介意?”

“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咱之前的筹码可就一笔勾销了。”说完我就有些后悔,还有些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

“行,那就一笔勾销。”他很干脆。

那以后,颜黎经常到她的课堂去蹭课,在广播站点她最喜欢的歌。我经常看见他们走在一起,去图书馆,去食堂,在校园里散步。

胖子终于走出了失恋的阴影,又变成了那个爱笑的女魔头。

她终于又找我聊天,聊的却是别人;她还会跟我一起吃饭,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人;她还会看我打篮球,只是不再只为我加油。

终于,我的世界里没有了胖子。

可我竟然有些不习惯,总是会摸摸后背有没有她贴的纸条。我想我开始有点怀念胖子了。

我总是想起小时候,胖子替我出头,帮我写作业,怕我在课桌上睡得不舒服,便用手臂拖着我的脑袋;想起她在图书馆看书睡着的样子……

而这时候,小雅也终于有所回应,说愿意和我试试。胖子听说我拿下了班花,特意为我设宴,夸我终于长大了。

天知道,我和小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里,我想到的却是胖子。

终于,我在小雅面前提了胖子第一千零一次的时候,提出了分手。

胖子又为我设宴,安慰我这个失恋的人。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拉着颜黎说起我和胖子过去的事儿,趁着酒醉靠在胖子的肩头,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可不可以,不要抛下我?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5、

  属于胖子的爱情

我醒来后的第二天,就收到了颜黎准备在胖子生日那天表白的消息。他问我胖子最喜欢什么,我想了一下,说不知道。

真的,我不知道。

他叹了口气:“你曾拥有小胖子,我真挺嫉妒你的。”

我不明所以,他也不解释。

“颜黎,你是真的喜欢胖子吗?”

“当然。贺峰,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说完,他开始筹备告白。

胖子生日这天,颜黎订了KTV包间,99朵玫瑰,和一个藏着情书的大蛋糕。

当着胖子好朋友的面,单膝跪地,说:“我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请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胖子不知所措得站在那里。

她想了很久,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我,准备开口:“我……”

“他妈的,我不同意!”我嚯然跳出来,站在他们中间。

“你凭什么不同意!”颜黎站起来问。

“老子就是不同意!”说完,我就拉着胖子大步走出了KTV。

我一直拉着她走到了一家面馆,点了两碗杂酱面,说:“胖子,我们在一起吧。”

“龟子,我们可是哥们儿啊。”

那我们就搞基,不管你同不同意,我是赖着你了。”

反正我所有的爱,都只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