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火中的雪,宛如恨中的爱。不论雪多大,那火还是把她的身躯燃尽,连同她的爱。

1、

“小姐”一声娇嫩的女声踱过门槛,只见一个12、3岁的女仆冲进茅草屋,十分激动地叫唤着。这时茅草屋里一个全身着装素衣女子小跑出门外,一手接住因跑的匆忙差点摔倒的女仆。

素衣女子名叫芊芊,芊芊蹙着眉,一双眼睛露出担忧,她来不及询问女仆是否摔倒便立马问:“他……他成功了吗”

2、

女仆是个叫红玉的女童,她立马激动地说:“许少爷成功了,他已在门外,小姐,你的苦日子到头了。”话音刚落,一身穿着白袍的,气宇轩昂的俊男子走了进来。芊芊一看,眼圈顿时泛红。而这位许少爷此时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眼前瘦弱的女子。

丫鬟一看破涕为笑,识趣地跟着许少爷的随从出了门,传来了一阵木门吱呀吱悠悠的声音。随即芊芊松开了许少爷的手,此刻这位女子脸上的泪水早已被微微一笑所代替了。那一笑掺杂着一双动人的酒窝,使人心田温暖如春。

许少爷先开了口,“芊芊,我已经报仇雪恨了,为我全家上上下下几千条人命讨回了公道。而且我将取而代之做这世间的皇帝,我要你成为我至高无上的皇后。”听到这句话,芊芊心头一震。她从来不在乎什么皇后,她只想一辈子陪着他,照顾他。相识整整六年,相随六年来,她为了他10岁离家出走,不管经历什么,都从未离开过他,一直伴随他。而如今终于可以永永远远在一起,他心里也不再有仇恨了。

3、

许少爷忽而一把把芊芊抱住,芊芊一惊。但也马上抱住了他,他的身上散发着男性的气息,让她感动很安心。她很久很久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抱着他了。良久,许少爷又开口了:“芊芊,如今我就欠一个仇人没杀呢。”音落,芊芊不就得紧张,她怕他还要在离开她一次。不由得迅速回应:“还有谁?你还要走了吗?”许少爷一笑:“傻芊芊啊,我不走了啊,因为那个仇人就是你啊。”话音未落,只见许泽易的衣袖里一把蓝色匕首迅速掉落他的手中,瞬间那把匕首便刺进了他怀中的女子芊芊,他迅速推开了她。

“为什么?”芊芊歇斯底里,眼里都布满了血丝,一张绝美的面容上划过一阵痛苦。”许泽易收起了刚刚的温柔,转而一脸冷酷:“为什么?怪就怪你爹吧当初朝廷本来是没有对我们许家有怀疑的,是你爹说我爹预图谋反,还把一份伪造的书信送到狗皇帝面前。让我们整个府邸上上下下几千人葬命。其实一直以来我要对付的只有你们一家人。还有,实话告诉你,你们家也被我屠了。哈哈哈哈”说完,他一阵放肆的冷笑。躺在冰凉的芊芊,不由得心一阵阵刺痛,她最的人屠了她的爹娘。她为了他忤逆不孝,私自离家出走,陪了他整整六年,她甚至都没有尽过孝。一想到这些,她的心仿佛被千刀万剐了一般。她突然冷冷的笑出了声,声音冰冷的说:“所以,一直以来你都是在利用我?所以那些你曾经说的誓言只不过说骗骗我?所以,所以,所以许公子您根本就没爱过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问这些多余的废话,可是她真的心里很不甘,她不相信,她不相信那个曾经对她百般呵护,不让她受半点委屈的他,真的从来没有爱过她。许泽易一听,一阵冷笑,突然面目狰狞地回答:“你的意思是我会爱一个杀父仇人的女儿?要不是为了报仇,我怎么可能会接近你这个贱人,真让人恶心。”呵,他没有爱过,对啊,怎么可能会爱过,如果爱过,又怎会对她下此毒手。她好狠好狠,她的血在地上染了一大片红。她死了。

许泽易就这样看着她在冰冷的地上血流不止,看着她慢慢地死去。在她完全没有了反应,他慢慢走出屋子,一身还是如刚刚一般气宇非凡,干净潇洒。到了门口,随从便把红玉的尸体扔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地问到:“要怎么处理她们俩的尸体?皇上。”红玉在刚出屋子的时候,便被他的随从侮辱了,然后咬舌自尽。她身上一道道抓痕让人看着触目惊心,才十二三岁的女童。许泽易只是说把她杀了,可他的随从却先侮辱了她。他看出来了,但并没有感到同情也没有生气。只是冷冷地说:“把她扔进屋子里,直接点了。”话音一落,他便径直走了出去。

4、

身后是一片火海,忽而下起了大雪。他转过头,仿佛回到那年他在街上偷一个面包,差点被打死,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透着紧张地为他求情把他救了下来。也许那个时候稚嫩的他也动了心,只是后来知道了她的身世,心便被冻了吧。

火中的雪,宛如恨中的爱。不论雪多大,那火还是把她的身躯燃尽,连同她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