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也是第一次当别人的女朋友,任性不周之处,多多体谅

1、

我在25岁这年,遇见了G先生,我们在小树林里一前一后地走着,他是这样表白的:“你没有男朋友吧?要不我们谈恋爱?”

故事也就开始于这个夏天,按照我不喜欢的说法来表达,即是,一个25岁的大龄处女和一个27岁的大龄处男恋爱了。

他说:“长这么大,我还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呢。”

我说:“那下次,手借你牵牵。”

G先生说,这是他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隔日的一个晚上,G先生就腼腆地牵起我的手,一直没放下,拉着我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又一圈。读到这,各位也别笑。诸如我和G先生此类人,就是被中国传统性教育观念荼毒的典型案例。

起初,G先生是背负公司使命找我约稿的,只不过,最后的结果是,稿件没约成,约到了一位女朋友。言情小说的情节搬到现实,上演了一个剧目。

他会在情人节时,精心地准备礼物;会在我月经期前,买来红糖姜茶;会安慰我说,“真要失业了,我养着你”;会抱紧我说,“不哭不哭,一直在呢”;会参照网上的菜谱,给我做一桌子的菜;会执拗地强行给我买衣服;会在下班后,做一个半小时的车来学校找我……

我受家庭负面影响挺大的,不信任且排斥异性,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G先生特别的会疼人,对我好到,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和他在一起。

我爱他么?

我想是的。

两个人躺在操场上时,周围有很多男男女女带着自家的孩子玩耍,我会情不自禁地凑到G先生的耳边说:“我不想生孩子,可是给你生孩子,我是愿意的。”

2、

我一直觉着,在爱情里,三观契合是很重要的一点,你要找一个三观同你一样“臭味相同”的人。

我和G先生都喜欢读书,因此,两个人的聊天内容也是天南海北,哲学、历史、政治、心理、文学、教育……

和大部分人交流时,我是断然不会聊起这些的,因为对方听你说这些,会哈欠连天,会觉着你有病。很多国人的思想是很肤浅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有句俗话是说:你要找一个能聊得来的人结婚。其实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就是,你要找一个和你三观契合度大的人结婚。

而检验和一个人三观是否能合得来的最好方法,就是一起出去旅行。因为是陌生环境,而且会有各种突发状况。

我身边有很多“大龄剩女”,而且很优质,学历高,长相尚可,性格也还成。据我观察,她们内心都是极度想脱单的,只不过嘴上会说“一个人过没什么不好”。至于为何一直单着,归根结底还是眼光太高,要求太多,追求想象中的完美。

她们在考量一个男人时,是以结婚对象的标准来考量的,包括这个男人的内在和外在,还有这个男人的家庭背景。如此看来,有些女人可能不是在找爱情,她们是在找一个能满足自己各种心理的男人。

我认为这是不对的。遇见一个男人,只要方方面面还可以,在不排斥的前提下就可以相处试试,在相处的过程中,你才能知道合不合适。而且倘若那个人是你喜欢的,你会发现,之前自己所设置的一些条条框框其实都不重要了。

这些话,适用于女人,也适用于男人。

3、

物欲横流的社会还存在爱情么?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它可能持续一段时间,也可能持续一辈子的时间,只要它出现过,就不能否定它的存在。

我曾和G先生说:如果哪天我们真的不幸因为某些事情而分开了,我也不后悔认识你。因为,遇见的是爱情。

可能,真正的喜欢是相互成全吧。G先生以前是比较宅的一个人,因为我喜欢乱跑,他就陪着我乱跑。

他记得我想去山顶看日出,就拉着我爬了两天的峨眉山,那是他第一次爬山,叫苦不迭。山顶,是初生的太阳,地平线,和苍翠的群山。他在背后抱紧我,手臂的力量大抵是爱情。

他记得我说过稻城亚丁,就陪我坐了四天的大巴车,背着氧气瓶爬了一天的山。在山顶,我们看见了牛奶海和五色海,那是山下水的源头,干净的像婴儿的眼睛。他激动地不顾周围人吻起了我,画面刚好进入一个正在进行直播的老爷爷的手机里,老爷爷朝我们竖起了大拇指,我脸上爬满的火烧云大抵是爱情。

……

我能描绘出的爱情最好的样子,大概是,某个夏天,林荫树下的椅子上,依偎着两个情侣,女人躺在男人的怀抱里,闭着眼睛听蝉鸣、听蛙叫、听树叶沙沙响、听微风在耳边吹过……

乍一睁眼,正午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明黄色的光线忽明忽暗,暖暖的,像是在给脸挠痒痒。女人侧过头,莞尔一笑,轻快的笑容在一瞬间刚好坠入男人黑色的明眸里,他会孩子气地露出一口大白牙偷偷地笑。

那或许是个夏天,在吵闹的世界里,有一隅角落,在讲着爱情,深沉而又热烈。

我仍旧记得故事的开始。

我说:嗯,我也是第一次当别人的女朋友,任性不周之处,多多体谅。

你说:喔,我亦是第一次做别人的男朋友,体贴不微之地,重重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