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所有与爱有关的事情,都遗落在风里。

1、

5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这场签售会在25岁生日之前如约而至。建设路转角的那个书店里人流如织,一切都普通却又处处昭示着不普通。

阿九的书摆在店里最醒目的位置,店门口的广告牌上,碧海蓝天开阔的景色却略带伤感,白衣女孩俯瞰着远方,眼眸里说不出的深情与无奈。最下方写着一行粗体小字:阿九说想在海边买一幢房子,与最爱的那个人住在一起。阿九说想做间杂货铺的老板娘,店名就叫做爱阿九。阿九说那个人我后悔了,故事的结局为什么是错过。

店里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写字的姑娘还是不习惯这样热闹的场面,一笔一话签下自己的名字,一个个小小的礼物被小姑娘们递到自己手里,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蛋简单善意的望着自己。

25岁的阿九终于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长篇小说。

20岁时与少年说过的话一字一句还历历在目。偌大的书店,熙熙攘攘的人群,左顾右盼,人影绰绰,留着板寸头的男生朝自己微微笑着对嘴型似乎在说祝福你。回归现实,到处都是自己的书迷,而故事里的那个人,始终没来。

摇摇脑袋克制住无限蔓延的思念与想象,换回属于25岁的思绪。握紧比一本一本签上自己的名字,又揉揉发酸的手腕,小助理贴心的递来一杯温热的开水。

“阿九姐,稍微歇会儿吧!都忙一上午了。”

喝一口水润润长时间紧闭的双唇“没事,大家都等的很辛苦。”

长指甲因为同一个姿势保持很长时间手心里嵌下深红色的痕迹。这场签售会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意兴阑珊,终于忙到人群散场,空气都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努力维持着情绪以过来人的身份保持着看客心,奈何故事在心底酝酿,闲下来的时候思绪终于开始变得鲜活。

别想了,过去了。坐在椅子上,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脸埋在臂弯里掩饰掉情绪。

2、

20岁可以哭,25岁了,哭的时候怎么还可以让别人看到?

“阿九姐,刚刚有位先生送来一封信,要必须交到你手里!高高瘦瘦的,蛮帅的呢!”

小助理递出手里的信封做害羞捂手状。莫名的紧张感,站起身来忙不迭的打开米白色的信封。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字迹。信纸上的字体一如五年前的言简意赅,:“恭喜你,阿九。”

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25岁的老姑娘哭起来发出呜咽的声音像个老小孩。哭着哭着却又忍不住笑起来,吓得旁边单纯的小助理手忙脚乱不敢说话。哭哭笑笑的故事,终究是成了曲终人散物是人非。

阿九第一次遇见严述是在学校的艺术大赛上,简陋的舞台,稚嫩的表演。对于音乐一窍不通唱歌一窍不通的阿九破天荒的来观看此类活动。灵感来自于生活,写文陷入瓶颈期的阿九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寻找灵感的机会。

爱美的女孩们跳着青春洋溢的舞蹈穿着白色衬衫蓝色超短裤,在11月的北方看着就叫人牙齿打颤。算不得太差也算不得太好,百无聊赖的刷着微博,一个小时过去,始终没有瞧见很出彩的节目。

主持人穿着大红色的拖地长裙在台上报幕,接下来由数学系的严述演唱《祖国你好》。又是一个烂节目,滑动着手机屏幕,微博头条又是某某情侣分手,没有任何看下去的兴致。周围人一片嗤笑,都什么年代了居然有人唱这种歌。

谁知少年一开歌喉便成功用实力安抚了所有人暴躁的情绪。浑厚饱满的声音不自觉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一曲完毕踏着笃定的步伐迈下舞台,台下的掌声响彻全场。20岁充满浪漫细胞的阿九也是看呆了眼,第一次耐着性子听完了一首国歌。在心里细细斟酌着,严述,数学系的严述。灵感乍现,有趣的男孩,脑海中的故事也逐渐成形。

20岁的阿九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场艺术比赛上钟情于一个唱国歌的男生。也许是感情太过于真实,也许是文笔大爆发,文章莫名其妙的在学校里火起来。朋友圈的转发量惊人,终于传播了当事人耳朵里。

下午4点半以后的图书馆,和煦的阳光均匀洒落在白色毛衣与木质书桌上。纸质的书籍总是充满质感,随手翻开一页:假如人生只是一段漫长的休眠,唯有人与人之间的爱才能带我们来到梦醒的边缘。

3、

趴在书桌上假寐,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少年唱歌的画面。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后来你就与所有人都不一样,后来我开始不停的寻寻觅觅摸索着你。

旁边的空座位上木质椅子发出与地面撞击的清脆声音,少年捧着一本《逻辑学》目不斜视的坐下来,却惊扰到了旁边神游的女孩。

女孩慌乱的理理头发,揪揪衣角,假装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桌上的书里。

马克.李维的《与你重逢》,故事的结局阿瑟与劳伦终于拥抱在一起,善良的人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身体的动作总是要比说出的语言更诚实,随着书里的故事眼神又不自觉的神游到旁边男孩的身上。我们,是不是也能有一段故事?

谁知男孩却猝不及防扭头,合上书,戏谑地盯住正在游离的一双眼睛。

“那篇文章我看了,写的很棒!”笑起来脸上能看到浅浅的梨涡,第一次看到这么养眼的理科男,男孩拿起笔刷刷在纸上写着什么。

女孩憋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副所有心事被人发现的表情。

“下午还有篮球赛,我先走了,你可以选择来给我加加油。”

纸条被搁在女孩书上,盖住与你重逢四个字。男孩站起身来转身离开。11位数字,一段故事的开始,女孩小心的收起纸条终于反应过来,内心狂喜。

人生总是充满戏剧化与偶然性,赶紧追上男孩,太阳光倾洒在俩人并肩行走的背影上。

那场篮球赛结果并不如想象中的好,严述的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魅力,一个假动作便骗过了对方,篮球稳稳的投进篮筐里。

阿九努力维持着淑女形象,眼神却一寸也离不开球场上的严述,内心早已炸开了窝,不停的为少年鼓劲助威。

前半场打的格外精彩,后半场却陷入混乱状态。激烈的争夺还没等阿九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裁判便吹响了口哨,有人受伤了。

替补队员上场,喧闹声停下来,球场上继续恢复如常。严述扶着受伤的队友,三个人慢慢悠悠的前往医务室,路上有三三两两打水路过的女同学,也有牵着手走过的情侣。

冬天的忻城总是这样寒冷,女孩百无聊赖的裹紧身上的棉衣。男孩不好意思的一手馋着队友一手摸着剪的短短的板寸头。

“不好意思哈,没想到这么糟糕。这是我兄弟张尧。”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打的很棒。”

女孩慌乱的摆摆手,鼓励着男孩们。转头对着那个叫张尧的男生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男孩却一脸戏谑的表情,碰碰严述的胳膊。

“女朋友?怎么也不介绍一下?你小子不老实啊!”

“程阿九”

言简意赅,没有多余的一个字,模棱两可的答案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张尧留在了医务室上药,推推搡搡的让俩个离开,说是不想耽误俩人的好事。男孩依然一副正经的脸,女孩却尴尬的涨红了脸不停咳嗽。

校门口的火锅店里冒着热气,隔壁桌的母亲正在软软糯糯的哄着哭闹的儿子,充满着人间烟火味。男孩把熟透了的羊肉夹到女孩碗里,一脸宠溺。

“你的那篇小说我就当是表白了。”

许是吃了太多辣椒的缘故,女孩的脸变的彤红不敢看男孩的眼睛,只是痴痴傻傻又不清楚状况的点点头。

回宿舍的路上,男孩走霸道总裁路线把女孩的手放进衣兜,甜腻腻的故事便在这里上演。

文艺女与理工男的爱情故事听起来总是那么契合又完美。

一个擅长幻想,写出细腻暖人的故事,热爱撒娇卖萌小女儿姿态;一个擅长理性,井然有序列出的条条框框,又把女孩保护的妥妥帖帖。

22岁的阿九即将毕业,对未来有着无限憧憬,爱着一个叫严述的少年,拥有很多奇怪梦想,其中最重要的有俩个:嫁给一个叫严述的男生,不停的走在路上在25岁之前出版一本小说。

25岁的阿九终于完成了其中一个才知道最重要的原来是另外一个。

四年的大学生涯匆匆而过,还是最初的那家火锅店里,朝夕相处的伙伴们转眼就要各奔东西。笼罩着伤感的气氛。所有人都喝的微醺。

已经喝大了的张尧举起手里的罐装啤酒转个大圈绕到严述面前:“大学四年,就数你俩的感情稳定,甩出我们这些单身狗好几条街。我就不指望了,你们俩赶紧结个婚让我当干爹。”

身边的人都跟着起哄,女孩羞红了脸,笑着闹着要张尧赶紧闭嘴,男孩宠溺的摸着女孩的头发,似在众人说,又似对女孩说。

“不会等太久的。”

柜台上正在算账的老板娘时不时的抬头看看这群年少无惧的年轻人,离别的伤感与未来的憧憬正在一起交杂着。

那天晚上阿九没有像往常一样再回六个人的宿舍,已经毕业了,从此就要永远脱离学生这个代名词。昏暗的路灯把俩人的身影拉的修长。

简陋的小旅馆,白的像一张纸的床单。在严述进入身体的那一刻阿九痛出了眼泪,又轻轻的擦掉不让男孩发现。男孩终究还是发现异样放缓动作把女孩紧紧搂入怀中像是要揉进骨子里。

“阿九,要不然我们结婚吧!我娶你。”

女孩却开始陷入无限的焦虑,自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严述,再等等我好不好?”

4、

22岁的阿九有俩个重要的梦想,不停的走在路上体验不同的生活25岁之前出版一本小说,嫁给一个叫严述的少年。

22岁的严述只想要有稳定的工作挣刚好够的钱娶一个叫阿九的姑娘过简单的生活。

文艺女有着自己的怪癖,总是向往远方与自由,不甘于过一眼忘到底的生活。理科男总是把一切规划的井井有条,早就凭借着出色的能力成功留在了之前实习的公司。

不同类型的俩个人终于出现了分歧,暴露出各种端倪。

在一家完全陌生的火锅店里,价格贵的吓人。依然热闹依然热气腾腾却失去了最初的熟悉感。

“严述,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

女孩一脸倔强,努力隐藏掉眼里的舍不得,男孩轻描淡写的涮着一片生菜,一如20岁时波澜不惊。

“你想要自由我辞职陪你流浪就好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别闹了,我爱看文艺片,你却一个一个指出里面的穿帮镜头告诉我那是骗人的;我想去压马路随便走走就好,你却非要我给你一个目的地;我突然特别想吃冰激凌,你却必须要制止我告诉我不能吃会肚子疼。严述,我们有这么多不同,我们一点都不合适。”

说完便不等头也不回的离开。回头了,会掉泪。

我太爱你也太懂你,我们都有彼此的追求。你能牺牲我却从来舍不得你牺牲。未来与你,抉择起来总是让人崩溃。

那天严述一个人吃完了阿九爱吃的鱼丸,阿九爱吃的羊肉,阿九爱吃的金针菇。一个22岁的大男人和着眼泪与无奈,一个人的火锅说不出的落寞。

阿九一个人蹲在街角处哭了好久好久,我舍不得放弃自己的梦想却也始终舍不得让心爱的男生我过颠沛流离居无定所。

2015年4月,阿九流浪在一个叫尼泊尔的地方,课堂上年轻的女老师正在教四年级的小朋友们爱字怎么写。突然之间灯管开始剧烈摇晃,砸落在课桌上。女孩终于反应过来,慌乱的带着孩子们撤离。

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了这座城市,死里逃生的阿九立刻加入了震后救援中忙的任何事都无暇顾及。

淅淅沥沥的小雨,曾经美丽的夜晚今夜却看不到星星。简陋的帐篷里女孩紧紧握着一个小小的许愿瓶,里面塞着的小纸条上写了一串11位数的号码。

心若无处安放,到哪里都是流浪。终于按耐不住疯狂的思念,颤抖着手指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一遍一遍默念着准备好的台词。

“严述,娶我吧。严述,娶我吧!”

这句话,淹没在风里,淹没在淅淅沥沥的小雨里。那个鼓起全部勇气的电话在官方的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中落幕。

已经订婚的严述从别人嘴里得知阿九正处在这座危机重重的城市便乱了分寸。24岁的严述抛弃已经订婚的未婚妻马不停蹄的赶往这座处于灾难中的城市。只有一个信念,你活着就好。

24岁的阿九一遍一遍倔强的播着一个号码,直到掉出眼泪。24的严述看看女孩一个人坐在那里一遍一遍对着手机流泪,再看看自己已经自动关机的手机,不知道那个电话是不是拨向这里。而自己,却再也没有踏出一步去安慰安慰女孩的勇气。

家里有正在等着自己的未婚妻,他终究成了别人的夫,永远失去了保护她的权利。

回归现实,25岁的阿九终于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故事历时五年,故事的主角叫做严述。

张尧一大早便打来电话祝贺,恭喜新书大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透露结婚一年的严述即将要做父亲。

男孩终究还是发来祝福,以写信的方式,言简意赅的恭喜,以老友的身份。

25岁的阿九哭的像个老小孩,一本书完结了,一个爱情故事终究落幕了。

所有与爱有关的事情,都遗落在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