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狠心的是我,最疼的是我,步步回头的还是我。

1、

这是米粒和欣分手后第一次梦见他。

说来也奇怪,米粒和欣在一起的两年从来没梦见过他,可能是因为相信彼此能走到最后,所以离再远也不会想太多。

梦里,欣向米粒求婚了。

婚礼现场,只有欣和米粒的家人和朋友,人不算多。米粒穿着白色的婚纱,特别好看,欣单膝下跪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钻戒,亲手给米粒带上。

米粒幸福的笑了,被欣搂在怀里,久久不肯放开,眼前的这个男人终于娶了自己。

这和米粒幻想中的婚礼一模一样,白色的婚纱,钻戒,不多不少刚刚好的家人亲戚和朋友。只可惜现在只是一场梦,欣再也不会娶自己了。

曾经,欣向米粒承诺,两年后事业稳定了一定会娶米粒,米粒笑着说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愿意嫁给你。

爱情里的女人都是傻子,一无所有的他拿什么养活你?

都说女人最现实,找对象的标准是要有钱还要有能力,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只要男人好好爱她,哪怕他一无所有女人也愿意跟他在一起。

而男人呐,才是真正现实的人啊,他说要和你谈恋爱,那就是只想和你谈恋爱,不曾想过结婚的。

真正能和自己结婚的人,是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不是那种随便用好听的话哄哄就开心的像个傻子的女孩。

2、

米粒就是那种随便用好听的话哄哄就能开心起来的傻女孩,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欣主动道歉认错,米粒都能原谅。

有一次,欣喝醉了,半夜三更都没回来,米粒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人接听,米粒担心坏了,整个晚上都没睡,挨个儿给欣的朋友打电话。

米粒边哭边打着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米粒完全不顾时间已经是半夜了。

要不是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不能立案,米粒应该会冲到警察局报警吧,毕竟欣是她长这么大最爱的男人啊!

就在米粒神情恍惚泪眼婆娑的瞎想时,欣回来了,醉的东倒西歪,舌头都打卷了,刚走进房间就吐了一地,嚷嚷着自己没醉还要喝。

米粒看着欣这副模样,一点儿没生气,反而高兴的像是欣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样子,把欣扶到卧室安顿好,又一个人清理了地下的呕吐物。

一夜没睡的米粒一大早给公司请了假,专门留下来照顾欣,她害怕欣会出什么事。

当然米粒什么都没问,只是默默地为欣煮好了醒酒汤,看着他安好的样子,米粒觉得这大概就是幸福吧。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切都安好的样子,这就是幸福的感觉。

3、

欣在一家创业公司做销售,半夜两三点回家是在所难免,饭桌上喝酒喝的酩酊大醉更是家常便饭。

米粒讨厌欣喝酒,可是她更爱欣,比起不能忍受自己喜欢的人喝酒,她更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开心。

每一次,欣喝的醉醺醺的回来,米粒一句怨言都没有,因为欣总是会提前给米粒发消息告诉她:“老婆,今晚又要加班了!”

米粒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她觉得这是欣怕自己担心,她知道这是欣在努力工作,不好好工作,将来怎么会有能力娶自己呢?

米粒沉浸在欣的承诺中,相信欣最后娶的人一定是自己,她就这样活在自己的梦里。

可现实总是在你满怀希望最得意的时候,狠狠的甩给你一巴掌,拍碎你的梦想,告诉你看清楚了这才是现实。

4、

两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欣的能力越来越强,成为了公司的销售经理,曾经答应要娶米粒的时间也到了。

可欣却没有兑现承诺。

欣告诉米粒:“现在的我不爱你了,所以我不会娶你,那个时候的自己不懂爱,请你原谅我的幼稚。”

一句请你原谅我的幼稚,把曾经的承诺变得一文不值,是米粒太傻了,心心念念要娶自己的人却告诉自己不爱自己了。

米粒不相信,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她还像当初一样深爱着欣,她以为自己这样卑微的爱会感化欣,却不知欣早已经移情别恋。

虽然答应了欣的分手,可是却一直没放下他,米粒一次次的想要挽回这段感情,却看到了欣的现任女朋友。

5、

米粒去超市买了欣最爱吃的水果和牛肉,想亲手再做顿饭,可是还没走到欣的出租房,心就已经碎了。

她看到欣的车里坐着一个女孩,看不到正脸,却恰好看到欣凑上去亲吻女孩儿的脸。

那般亲密的模样让米粒愤愤不平,也让自己的心碎的稀巴烂,更让自己心存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

一次次的回头,却没想到反而伤害了自己,一次次的包容,换来的却是伤害。

手里的袋子不知何时掉落在了地上,水果撒了一地,米粒静悄悄的离开,不敢上前打扰,更害怕被人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

原来自己在爱情里这么卑微,这么懦弱,米粒忍不住自嘲,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笑话,一场闹剧罢了。

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自导自演,自以为是一场喜剧,最后却发现不过是一场悲剧。

在爱情里,不撞南墙都不愿回头,这大概是每一个深爱过的人都有的体会吧。

这南墙,米粒是撞了,不仅撞了,还把自己的心撞的粉碎,这一撞,彻底让米粒回了头,再也不抱任何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