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单膝跪在我的面前,将手上的鲜花献给我……这一刻……我等了20年……

1、

装修精致、冷气十足的空调房里,我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师正在精心地为我化妆。不得不说化妆师的手都有魔力,半个小时以前的路人甲在她施了魔法之后竟然有了些许美丽。

婉拒了她准备别在我头发上的百合花,我不想跟其他新娘一样用鲜花装点发饰。千篇一律的婚礼从来都不是我的追求,就像千篇一律的爱情,也从来不是我所向往的。

“美女,你确定不用鲜花吗?这样会显得有些单调哦!”化妆师是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姑娘,化着淡妆,长得很可爱。

“确定不用,鲜花不适合我。”

她点了点头,给我做最后的修饰,大功告成。我站起来打望着镜子里的人儿,少了几分平庸,多了几许美丽。

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纯白色的抹胸长裙,裙尾很长,是我一直梦想的那套拖着裙摆的婚纱。

我想,他此时此刻一定是一身白西装,身板笔挺,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幸福表情。

这一刻我等了好久了,有多久呢?

我掰着指头数了数,傻傻的笑了,不多不少,正好20年。今天是我们约定的日子,我们约定相识20年的时候,我一定婚纱落地,嫁给他。

2、

1998年秋天,当许多城市的树叶早已枯黄飘落的时候,我所在的这座小城树木依旧郁郁葱葱。那一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年,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如此的不平凡。

那一年我背上书包,蹦蹦跳跳走进了学校,从此开始了我的学生时代。

因为年龄比同龄人小一些,矮矮小小的我成了第一排的常驻客,一坐就是好多年。

我有一个致命的、至今都改不了的毛病——粗心。

终于在我第三次将课本上的题做漏的时候老师把我叫到讲台上:“夏凌洁,明天让你家长来一趟学校吧。”

胆小、没见过世面的我被请家长吓破了胆,立刻大哭起来:“我爸妈要上班,他们来不了。”

坐在正对讲台第一排的男孩对我做了个鬼脸,嘲讽地说:“你羞不羞啊?那么大了还哭鼻子。”

这个男孩眼睛大大的,穿着格子衬衫,班上没有人不认识他,他叫杜文旺,是班长,成绩很好,是老师最偏爱的学生。

不知道是嫌我哭得烦,还是觉得我太可怜,年轻的班主任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你回座位去吧,以后写作业认真点。”

从那以后那个叫杜文旺的男孩走进了我的视线,他的认真与努力,一直是我奋斗的目标,我相信,有一天我一定能跟他一样优秀。

3、

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年的夏天,学生时代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如期而至。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儿童节每个班都要出一个节目,我们班跳舞,现在需要四个男生、四个女生,有意愿的同学举手报名吧!”

班上开朗的女孩子和优秀的男孩子都举起了手,人群中我看见了举起手的杜文旺,巧的是我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正好看着我,本来就内向的我,因为那一秒的凝视,我把头低得更低了。

内心有两个小人在打架。白色的小人说:“举手吧,难道你不想参加吗?不想去跳舞展现自己吗?”黑色的小人说:“你就是个自卑的丑小鸭,还是别去了吧,举手的人那么多,也不可能轮到你。”

最终白色的小人被黑色的小人打得遍体鳞伤,我始终没敢举起手。

似乎是中了魔咒,每年的六一儿童节都会下雨,那一年也不能幸免。

我们班的节目靠后,到我们班表演的时候下起了大雨,看台上的观众走了不少,我静静地坐在大雨中看完了整场表演。任凭雨水淋湿我的头发。

后来杜文旺说:“原本我以为你会举手的,期盼了好久你终究没有举起手,真遗憾。”

是啊,真遗憾,我为何就不敢举手呢?

4、

2002年。我的成绩在不知不觉间突飞猛进,终于班主任在说到杜文旺名字的时候也总会提到夏凌洁的名字。

杜文旺是班长,夏凌洁也是班长。两人经常因为谁是正班长、谁是副班长,应该由谁管着谁而争得面红耳赤。

杜文旺总是会在我扁着嘴快哭的时候,瞪着眼睛恶狠狠说:“行行行,你是正班长。羞不羞啊?那么爱哭。”

破涕为笑,我却并不感激他。

那一年最有意思的就是学校组织的看电影活动了,那时候没有多媒体教室,在教室安个零时投影仪,放一些抗日片,好奇心的我们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分钟。

电影结束的时候我站起身准备走,杜文旺突然推了我一下,把我推到了一个男生怀里,在那个男生女生课桌上还要画“三八线”的年代,被推进男生怀里的我“哇哇”大哭起来。

我边哭边往教室外面走,杜文旺一脸后悔地跟在我后面不断道歉。那天不知道我是突然抽风了,还是脑袋出了问题,止住哭声、吸了吸鼻涕问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那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敏儿啊?”

他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轻声说:“我喜欢的是你!”

声音很轻,轻到我都以为是错觉。回过头想让他再说一遍的时候他已经跑远了。留下我站在风中凌乱,我的脸似乎因为太阳的照射而泛起了红晕。

他喜欢的是我?他喜欢的是我!

5、

对啊,我也喜欢他。这样的喜欢不是成年人世界的喜欢,也不是友情的喜欢,是一种说不清的情愫,纵使我喜欢你,也知道你喜欢我,然后也不会有然后。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年龄的男孩子总是喜欢用捉弄人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欢,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杜文旺总是会扯一下我的头发或是轻轻推我一把。

一个夏日的午后,我翻看着一本图册,图画上大片大片紫色的花海,美得让人窒息。紫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那小小的紫色的花叫薰衣草,图片上那迷人的花田在法国一个叫普罗旺斯的地方。似乎就是从那时候起,我的梦想中有一个地方叫普罗旺斯。我想,有一天我一定会去到那里,哪怕只是去看看,我也一定会去。

正当我看得着迷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拖了一下我的椅子,我整个重心往后仰,突如其来的失重感把我吓得心“砰砰”直跳。

好不容易定下心来,看见恶作剧得逞的杜文旺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我没有说话,只是瞪着他,他似乎以为我生气了,推了推我的手臂:“又生气了,小气鬼!”

等他走了以后我才看到桌子上有一张贴画。那一年特别流行《神奇宝贝》收集册,集齐整本贴画会有一份大礼,似乎从来没有听说有人集齐过,但我们却沉迷其中,透过收集册,我似乎看见那份传说中的大礼在向我招手。

赶紧拿出收集册,小心翼翼把图片贴在册子里。

很多年后的某天,我在他的房间里看见了那本收集册,贴得满满当当的图册里唯独缺了他送我的那张。

6、

2004年。周五是最值得期待的日子,当然我期待不是因为第二天是周六,而是班主任在班上兴起的周五活动。我们可以自己带上锅具和食材到教室DIY食物。

身为班长的我和杜文旺发起了小组成员召集令,看了我们各自写的策划与菜单之后,我很快败下阵来,大多数同学选择加入他的队伍,只有少数几个关系好的同学站在我这边。

他嘚瑟着站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一把扯过我的菜单大声念了起来:“牛肉、鱼、鸡蛋、生菜、非菜、土豆……”

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停下来望着我:“非菜是什么菜?”

拿过菜单看了一眼,我哈哈大笑起来:“这是韭菜好吧,你干脆叫杜文盲得了!”

我们两个小组都是烤烧烤,他们很快生起了火,一群人吃得不亦乐乎。而我们这组四个女孩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火生起来。

正在郁闷的时候,杜文旺不识趣跑到我们的区域,端着碗,嘴里“吧唧吧唧”嚼着什么,含含糊糊说:“你们还没开始呢?我们都要结束了。”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一边去。”

他更来劲了,用空闲的一只手在我们的菜中翻弄着,突然眼睛一亮,找出了一根火腿肠:“这个,给我尝尝呗。”

“尝个鬼啊,你走!”我一把抢过他手上的火腿肠。

没捞着好处,他突然换了一副面孔,一脸正经说:“要不你们去我们那边吧,我们两个组合并。”

队友眨巴着眼睛望着我,脸上写满了愿意。我却执拗地说:“想骗火腿肠就直说,别假惺惺。”

他哈哈大笑:“居然被拆穿了。”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小组吃完收工的时候我们还是没能生起火,平分了食材,拿回家让我妈做成了晚饭。

7、

2005年。时间在我们打打闹闹间悄悄流逝,不知不觉教室里就弥漫着毕业的伤感。

填志愿的时候班主任开了班会,为了振奋士气,她说:“现在大家一个一个起来发言,说说自己的理想中学。”

杜文旺第一个发言:“我想考A中。”

A中是全市最好的中学,对于成绩优异的杜文旺来说,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事。班主任脸上露出的笑容证明着我想法的正确性。

12岁的我似乎觉得自己已经长大到可以离开父母,独自开辟新天地的年龄了,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父母,奔向寄宿制中学的怀抱。

B中,全市排名第二的中学,寄宿制学校,自主招生。为了保险起见,填志愿的时候我填了有十足把握的C中。

终于熬到了放榜的日子,我怀着美好的心情,憧憬着未来,愉快地奔向B中的红榜,挤开人群,站在最前面,眺望着我的名字。

当看到红榜靠前的位置出现“杜文旺”三个字的时候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当看到红榜上最后一个字依然没有出现“夏凌洁”三个字的时候我的眼珠子真的掉下来了。

最终因为0.5分之差,我与B中失之交臂,去了C中。从此,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也不是你站在我面前,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在B中,我在C中,你住校,我走读。

满怀失落回学校拿C中的录取通知书,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学校闲逛,想要再看看这个呆了七年的地方。

突然看见后门一块废弃的黑板上写着:“杜文旺喜欢夏凌洁,希望大家于XX年XX月XX日参加我们的婚礼。”

上面写着具体的年月日,但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8、

可能说出来也让人不可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和他的家仅仅隔着一条马路,走路也就五分钟,如此近的距离,我们却从来没有偶遇过。

我们开始了各自的中学生活,有了自己的朋友、也有了自己的圈子,渐渐淡出了彼此的世界。

2007年。小学同学瑶瑶跑到家里找我,让我去参加同学聚会,说什么我都不愿意去,她各种软磨硬泡,赖在我家里不走,拿她没办法我最终决定参加。

去的同学不多,也就十几个人。两年不见,杜文旺长高了,嘴唇上也长出了小绒毛,呆呆的模样,看来没少受数理化的摧残。

租了个当时很流行的“傻瓜”相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胶卷数量有限,大家都很谦让,不愿意拍照。

于是有小伙伴提出:“我们玩儿游戏吧,输的人组合拍照。”

全票通过。不知道该说我是幸运还是不幸,第一次游戏就输了,然后杜文旺也输了,大家起哄让我们合影。

背景在一个山崖边,我和他站在离山崖半米的地方,看我还在往后退,他扶了扶我的肩膀:“小心点,别摔了。”

一句简单的提醒,我却红了脸夹。

站在那里感觉很不自在,惊慌失措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他突然伸出手揽住我的肩膀,我很嫌弃地露出不满的表情,小伙伴赶紧按下快门,留住了那珍贵的一瞬间。

后来杜文旺把洗出来的照片送到我家,我用彩纸把它包裹着放在书柜的最底层,我不想父母看见那样的照片而怀疑我早恋。

9、

从那次以后我们再没有见过,也失去了联系,这个叫杜文旺的人从此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中考的时候我一败涂地交了择校费被C中高中部勉强收留。而我偶然听说杜文旺因为成绩优异直接保送了A中。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2011年夏天。高考不会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就延迟。该来的总会来,既然是这样,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忘了走进考场的情景,忘了作文的题目,忘了“散伙饭”那天喝了多少灌啤酒,忘了那个给我表白的少年说了怎样深情款款的情话……

6月24号,我沮丧地爬在电脑屏幕前,纠结着该怎么填志愿。QQ上的小企鹅突然跳动起来,是一个临时对话,群名片上我确定我没看错,上面写着“杜文旺”三个字。

很简单的开场白。

他说:“在?”

“你是?”我明知故问。

“杜文旺啊!”

“原来是你!”

“对啊,今天可以查成绩了,我就想问问你考得怎么样?”

“如果你还想继续交流就别问我成绩。”

“你不会是没考好吧?”

“你呢?听说你成绩不错啊,能上二本吗?”我故意转移话题,谁问我成绩我就跟谁急,不许问!

“我可能不上二本吧!”

“那你打算报什么学校?”我心中窃喜,不是成绩那么好吗?二本都上不了。

“报军校。”

“挺好挺好。”我很违心地说出这句话后,心中升起无数个鄙视,在我心目中考军校得多高的分才能上啊,你二本都上不了还想上军校,简直要笑掉姐的大牙。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聊了很多很多,从成绩聊到学习,又聊到老师,然后聊了消失在彼此世界的这几年,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似乎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

10、

傍晚的时候他给我发了个大哭的表情,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上六百,数学失误了。”

听了这句话我瞬间就不想说话了,突然觉得自己卑微得像个小丑。

他说:“我提前批填军校,你说我第一志愿填什么学校好?”

“你问我干嘛,自己考虑。”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交大吧,专业选土木工程。”

后来他的志愿表上第一志愿真如我所说填了交大的土木工程专业。他说:“如果没被军校录取,我估计就去交大了,跟你在一个城市多好。”

对啊,跟我在一个城市多好!

他问:“下周的同学会你会去吧?”

“不去,很多人都没联系过了,去了尴尬。”我没开玩笑,我是真不想去,那么多年没联系过的同学聚在一起真没话说,而且我也不想被人问起高考成绩。

“去吧去吧,如果你不去,我组织这场同学会就没意义了。”

“不去不去”

“反正到时候我去你家找你。”

从那以后我们每天都会习惯性在同一个时间登上QQ聊几句,聊天内容渐渐有了些许暧昧,似乎我们都没有发觉,或是我们都假装不知道。

11、

一转眼就到了同学聚会的日子。为了这场同学会,我专门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很早就起来化妆。那是我第一次化妆,我也不知道化给谁看,但我就是想让自己用最好的姿态出现在同学聚会上。

谁知道结果适得其反,不防水的眼线笔和睫毛膏把我的眼睛晕染成了可笑的熊猫眼,而我直到晚上回家照镜子才发现。

八点钟,电话准时响起:“懒猪,快起床了,我都在你家门口了。”

“你先去芬芬家门口叫芬芬,我再过几分钟就起床。”我假装还没睡醒的样子。

“那你快点。”

挂了电话,涂上带着金粉的唇彩,我自以为完美的背上包包出了门。

芬芬是我发小,家离我家不远。走到她家门口四处张望,杜文旺突然从老井边窜了上来,吓了我一跳。

他恶作剧得逞,望着我傻傻地笑。他很瘦,比我高了半个头,依旧一副呆呆的模样,标准的理工男。

看见我第一句话就是:“哇,你怎么像个鬼一样?”

正准备和他好好理论一番,发小突然走了出来,忙着和发小寒暄,暂且放他一马。

12、

同学聚会的地点选在我们当地一个风景很好的湖边。农家乐里,有同学邀约我打麻将,我拒绝了,因为发小不会打麻将,而我之前就答应要陪她玩儿。

“哟,赌神居然不打麻将?”杜文旺一脸嘲讽。

“我从来不赌博。”

“别装了,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是什么时候吗?”

“不就是学前班的时候呗。”

“当然不是,是在上学之前,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正在你家门口和一群小伙伴打牌呢,你从小就是赌鬼。”

他在上学以前就认识我了?

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我惊奇地发现清澈的湖水中有很多小鱼,突然童心大起,找农家乐老板借了渔网,脱了鞋子跳到湖里舀鱼。

水不深,就到我的膝盖。大一点的鱼很灵敏,我的网还没放到水里就跑了,所以我只能欺负那些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鱼。

发小看见了也跳到水里跟我一起玩儿,溅起来的水花弄湿了我的裙子,我立刻用手捧水来泼她,我们两个在水里笑到前俯后仰,回过头我就看见杜文旺爬在岸边的防护栏上望着我傻笑。

我本来想叫他一起玩儿的,谁知道话到嘴边变成了:“去给我找个瓶子装鱼。”

他屁颠屁颠不知道哪给我找了个矿泉水瓶子,我把舀到的鱼放在瓶子里,不一会就舀了小半瓶。我故意举高瓶子摇了摇,想让他看看我的收获,他依然爬在防护栏上笑。

整整一个下午,他什么都没干,就爬在那里傻笑。我很想去问问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最终觉得这样不好,忍住了。

玩儿了一下午,又饿又累,终于到了吃饭时间,男同学都在喝酒,女同学点的饮料服务员迟迟没有送来。

我太渴了,让旁边的男同学给我倒了一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昔日的乖乖女喝酒似乎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

男生纷纷端上酒杯要敬我,喝了一杯又一杯。杜文旺突然叫了服务员指着我说:“给她一瓶矿水。”然后又对我说:“少喝点酒,可别喝醉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他的视线总停留在我身上,每次我看他的时候也正好会发现他的目光凝聚在我身上。

后来他说:“虽然那么多年不见,但你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情怀。”

你对我来说又何尝没有特别的情怀。

13、

八月。离他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每天都会聊天却从没约过见面。

他说:“我要走了。”

“一路顺风”

“明天我办升学宴,我想请你吃饭。”

“还是算了吧,你邀请的都是A中的同学,全是学霸,我一学渣加入不合适啊。”

“你真不打算见我最后一面?”

“别说得那么悲壮啊,又不是过年不回来了。”

最终无论他怎么软磨硬泡我都没有去。他上了军校,将来注定会去祖国的某个海疆保家卫国,而我和他注定是不可能的,我想我们已经牵绊彼此十多年了,够久了,是时候说再见了。

如果没有记错,那天是8月24号。他收拾了行囊,褪下一身稚气,终于乘上了那趟列车,开启了他的军旅生涯,去到那个离我一千多公里的城市。

我在他的留言板上写着:“一路顺风,你一定会有一个锦绣前程。”

关了手机,我想我们就在这里结束吧。

14、

9月的时候我也收拾了行李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周末的时候QQ上的小企鹅又开始跳动了,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他给我发的消息。

他说:“好累啊,我好想家,早知道当初就上地方大学了。”

我说:“学霸,可别说丧气话啊,保卫祖国的宏图大业还指望你呢。”

“国庆的时候我同学女朋友会来学校看他们,人家从外省过来。”

“那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啊。”

“哪去找啊,你以为说找就能找啊?”

“你学校的女学员啊。”

“才不要,不想找女兵。”

“你要求挺高啊,你要知道,嫁给你可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如果有女孩愿意陪着你,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对她好点。”

“这个是必须的啊!”

我浅笑,故意想逗逗他:“哎,最近看了些心理学的书,还真厉害,一下子就看透了你内心的想法”

屏幕那边他迟迟没有回消息,估计是有事吧。

晚上的时候他发了条消息:“不想想你”然后给我说交手机了,便再没有说话。

“不想想你”这四个字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我很蠢地问旁边的小凝:“你说不想想你是什么意思啊?”

她说:“就是不断告诉自己不要想你,却怎么也忍不住要去想你。”

15、

2012年夏天。《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席卷了整个大陆,看完电影,关了电脑坐在椅子上感伤着沈佳宜和柯景腾的错过,骂着柯景腾是个大笨蛋,疑惑着为什么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不能在一起呢?

他突然给我发消息:“你在干啥呢?”

“刚看完《那些年》正在伤感。”

“电影版我还没看过,但我看过小说,真的很好看。”

“你说为什么沈佳宜和柯景腾互相喜欢却不能在一起?”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谈过恋爱。”

“真的好羡慕沈佳宜,可以有一个人喜欢她那么多年,她真的好幸福。”

“你会比她更幸福。”

“怎么可能?又没有一个人可以喜欢我那么多年。”

“我喜欢了一个人不止十年。”

我的心开始颤抖,我期待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害怕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我的内心在矛盾中煎熬着。

正在这时候小伍给我发来消息:“有件事我想给你说,但作为交换你也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小伍是杜文旺的发小,也是我小学同桌。

“如果要交换你还是别说了。”

“你这人真抠门。现在不要交换了行吗?”

“那你说”

“杜文旺喜欢你,从小学到现在。”

“我知道”

“他不是还没说吗?你怎么知道?”

“我会读心术。”

关了和小伍的对话框,我问杜文旺:“我现在问和沈佳宜同样的问题,你想知道答案吗?”

他毫不犹豫打了两个字在屏幕上:“不想。”

我有些生气,他是白痴吗?为什么说不想,如果说想不就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吗?

“小伍说你喜欢我”

“怎么可能啊,你别听他乱说”

“你不喜欢我就好,省的我还得拒绝”

我气哄哄说要睡觉了,他也就没再说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沈佳宜和柯景腾的错过不禁让人扼腕叹息,我是不是应该努力争取一次了?

16、

2012年7月8日中午。杜文旺就像失意了一样,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事,还是那句经典的开场白:“你在干啥呢?”

“我在网上看过一句话,它说当有个人问你在干啥的时候其实是想说我想你了,你想我了?”

“是,我想你了!”

“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昨天那个问题的答案你现在要不要?”

“要,你说。”

“和沈佳宜一样。”

没有告白、没有鲜花,什么都没有,我就这样和杜文旺走在了一起,隔着一千多公里,隔着千山万水,我却听见两颗红心跳动得如此有力。

沈佳宜和柯景腾错过了。

夏凌洁和杜文旺不会错过。

这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异地军恋就这样开始了。我们还是像之前一样,每周一次的聊天,一到周末我就拿着手机盼啊盼,看见小企鹅跳动的时候我心里全是甜蜜。

终于熬到了暑假,他却要去航海实习,从东海到南海再到东海。他偷偷藏了手机,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站在甲板上摇晃着手寻找信号,陪我聊天。

他说:“南海的水好清澈啊,比东海美。南海的星星好亮啊,比东海的亮。”

“那你给我带个礼物回来吧。”

“好啊”

“我都还没说要什么呢,你就答应我。”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一定满足你。”

“但是我想让你给我抓一只美人鱼回来,你能做到吗?”

“美人鱼是抓不着了,但是我这只丑人鱼会回去陪你。”

“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你能给我摘吗?”

“我摘不了,但我可以陪你看。”

“你快睡觉吧,不早了。”

“你困了吗?”

“没困,但是你应该休息了。”

“你不想跟我聊天了?”

“你白天那么辛苦,晚上还要陪我聊天,我心疼你。”

他白天要训练、学习,晚上偷偷用手机陪我聊天,有时候躲在被窝里,有时候蹲在厕所里,每次赶他睡觉,他总是讨价还价嚷嚷着再给他五分钟。

后来学校给了福利,每个周三晚上可以用公话打电话,他每次集合结束就飞奔着抢电话,我总是听见电话那头他排队的同学催他快一点,他不耐烦让说再等等。

我说:“挂了吧,让人家打电话。”

“五分钟,再说五分钟吧。”他总是前一秒对别人不耐烦,后一秒换上哀求的语气。

那时候虽然苦点,但是每一次聊天的甜蜜都足以支撑着我等到他下一次电话。

17、

2013年春节。因为时间很紧,大年三十杜文旺不得不选择留在医院做手术,犹豫了好久我最终决定告诉父母我和杜文旺谈恋爱的事。

杜文旺是优等生,从小到大成绩都很好,父母完全相信他的人品,但因为他的职业,我爸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我妈说:“妈妈支持你,一辈子遇到一个相爱的人不容易。”

于是我买了水果飞奔去医院,我知道杜文旺的妈妈陪着他,也就是说我们会见面。我站在病房门口犹豫了好久,还是走了进去。

不知道他妈妈是因为内向还是不喜欢我,对我有种莫名的冷淡。

我说:“阿姨,你回去吃年夜饭吧,我在这里陪他。”

她说:“你不回去吃饭吗?”

“我吃过了。”

对啊,我撒谎了,我根本没有吃,但我想陪着他,也想给他妈妈留下好印象。

等我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年三十的大街上很冷清,打不到车,我一个人走路回家。

到家的时候爸妈摆了一桌子菜,还没动筷子,他们说等着我吃饭。

我妈说:“他妈喜欢你吗?”

“挺喜欢的”

“他们没邀请你回家吃饭吗?”

“邀请了啊,我不想着你们在等我吃饭吗,我就没去。”

整个年夜饭我没再说话,一直埋头吃着菜。

收拾碗筷的时候我爸对我说:“开学回学校找找老师,你去法国留学吧。”

“啊?怎么突然让我去留学?”

“爸爸不希望你将来因为学历被人看低。”

“但是留学得花很多钱啊,而且我也不会法语,而且……”

“我赚钱不就是为了你吗?不会法语你可以学,你不是说你很想去法国那个啥叫普罗拉斯的地方吗,去吧,选个那里的学校,读完硕士再回来。”

“是普罗旺斯。”

“不管什么斯,拿个高一点的学历回来,多少是个海归,我不想你受气,我最爱的女儿怎么能被别人看不起?”

“爸,你说的什么意思啊?”

“你别管,听我的话。”

18、

快开学的时候我爸买了很多特产让我带去学校送给老师,让她帮忙给我转“国际班”。我真的很想去法国,有了我爸的支持,我更加坚定了信心。我在学校外面报了法语培训班,等着辅导员给我的消息。

终于某天接到辅导员的电话,我得到了去法国留学的机会。

按耐不住的兴奋,我梦寐以求的法国,我向往的普罗旺斯,而且我选中的那所商学院就在普罗旺斯。

我激动地给他打电话:“我可以去法国留学了,普罗旺斯啊,我梦想的地方。”

“那很好啊”他的声音透露着失落。

“你不为我高兴吗?”

“高兴啊,那不是你的梦想吗?”

“但是我怎么觉得你不高兴?”

“你走远了还会回来吗?”

“我当然会回来啊”

“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我怎么可能不跟你在一起?我爱你啊!”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着。我挂了电话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给我爸打电话:“爸,老师说没办法,我去不了。”

“你再去送点礼啊,让老师帮帮忙,花点钱没事的。”

“真的不行啊,去不了。”

“我看是你不想去吧。”

“我……”

“随你吧。”

他挂了电话。那天我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我的梦想,从小到大的梦想,离我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却舍弃了它。

19、

2014年暑假。杜文旺航海实习归来,路过昆明,我让他等着我,连夜赶去昆明跟他汇合。

我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汽车,从昆明到西双版纳,一路上他都很照顾我。

参观傣家村寨的时候,导游给我们洗脑介绍银饰,说女孩子戴银饰对身体好。他一个人站在一堆女孩子中间挑了一个给我带上。

一个破手镯要五百多,我觉得完全不值这个价。我知道他从上大学开始就自食其力,每个月就几百块的补助,我很心疼他,不舍得花他的钱。死活不肯要,他却不顾阻拦非要给我买一个。

他牵着我的手,我们走在陌生的西双版纳街头,我想我们可以就这样走很久很久。

9月的时候我们第一次吵架了。杜文旺要去地方大学带军训,我很小心眼的不让他给女学生留联系方式,我怕他被别人抢走了。

“别人让我给联系方式不给不好吧,我保证、我发誓,不可能跟人跑了。”

“反正我不管,你不许留号码,不许加QQ。”

“你现在怎么那么小心眼了?”

我气哄哄挂了电话。后来我偷偷登了他的QQ,我看见很多好友验证消息,他真的一个女学生都没有加,我心里乐开了花,替他加上了好友。

国庆的时候我买了回家的车票,七天假期可以回家好好陪陪父母。习惯性登他QQ,其实我不是不信任他,而是我想看看他们班群里的聊天,我很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突然看见他同学说:“让你女朋友来一次学校吧。”

他说:“她已经买了回家的车票,估计来不了了。”

似乎透过手机屏幕我能看到他失落的表情,他同学的女朋友应该很多人都会去吧。

退了车票,换成了去他城市的车票,偷偷记下他同学的QQ号,加了他同学。11号是他的生日,我想提前给他过生日。认识那么多年,我们从来没有一起过过生日。

他同学很豪爽答应替我保密,陪我一起给他一个惊喜。

20、

终于我踏上了去武汉的列车,追寻着他的足迹,我走进了那座陌生的城市。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杜文旺要第二天才放假,不能去接我。路痴的我被出租车司机无情地扔在了他学校附近,让我自己去找找。

上午9点到12点,好不容易等到杜文旺给我打电话,看见他一身白军装从校门里走出来的那一刻我差点哭了。

我第一次亲眼看见杜文旺穿着白军装出现在我面前,那天那个场景估计我这一生都不能忘怀。

我偷偷和他的同学策划着给他的惊喜,他看出了我的鬼鬼祟祟:“你干嘛呢?”

“没干嘛,你睡会觉吧,我出去一趟。”

“你还会回来吗?”

“我当然会回来啊。”

我在校门口和他同学汇合,我们订了蛋糕和KTV包厢,我给杜文旺打电话让他找我。

他飞奔着找到我们。到了KTV,当服务员把蛋糕推出来的时候,他愣愣问了句:“谁过生日啊?”

我们全都大笑起来,说他傻。

杜文旺的同学抹了一块白色的奶油在他头上又抹了一块在我头上说:“我们军人给不起你们物质,也给不了你们陪伴,但我们会一直对你们好。这白色的奶油寓意着白头到老,希望你们能幸福。”

我望着杜文旺的时候他也正深情地凝视着我,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我能看出他眼里的坚定,我相信他会给我幸福。

下午回到招待所,他紧紧抱着我对我说:“你知道吗?上午我一个同乡给我打电话,说看见你和我同学在一起,说你跟我同学好了。”

“你同乡怎么会认识我?”

“我们可是学校的模范,很多人都认识你。”

“那我们得一直模范下去哦。”

“那必须啊!”

“你可不可以不要抱我那么紧?”

“不可以,我怕松开就会失去你。”

“不会的,只要你不放开我,你就不会失去我。”

只要你不放开我,我绝对不会放开你。

21、

2015年夏天。怀着忐忑与不安,我参加了毕业典礼,结束了我的学生时代。从此开始新的旅程。

6月,我的毕业典礼结束。收到了杜文旺的邀请函,他邀请我参加他的毕业典礼。本来是邀请他的父母,但是最终他把机会留给了我。带着满满的骄傲与感动,我第二次踏上了武汉的土地。

毕业典礼上,他们宣誓着:“誓死保卫祖国的时候”,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晚上的冷餐会,他把我介绍给他的同学和领导,我骄傲地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将我们分开。

毕业典礼结束,他还得留在学校参加一年合训,然后奔赴祖国万里海疆,建功立业。

我想,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去到那个海疆,他守护着祖国的大家,我替他守护着我们幸福的小家。

10月国庆,我第三次去了武汉。

走的那天我说:“我送你回学校吧”

“不了,你快回去吧”

“我想送送你”

“过年我就回去,听话,等我。”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坚定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坐在公交站台的凳子上,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过了一会他给我打电话:“我在车上看见你坐在那,你怎么不走?”

“你居然回头看我了,我以为我们每次分开的时候你都是头也不回呢。”

“怎么可能,我每次都回头看你,你都没有回头看我。”

“才不是,每次我回头看你的时候,你都没有看我。”

“傻子,快回去吧,注意安全,我很快会回去的。”

“好,我等你。”

坐在回家的列车上,我努力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想要记住所有的事物,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很难过很难过,似乎觉得失去了什么。

22、

2016年1月16日,离他回家还有十多天,我正快乐地刷着朋友圈,等着他给我发消息。

突然手机响了,是他发给我的微信:“我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分手吧。”

我愣了一下:“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们分手吧”

“给我一个理由”

“我妈说我们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不现实,而且觉得你学历确实有点低。”

“为什么以前不说,现在才说?”

“他们一直都不同意,是我骗了你,我一直以为以后会好,但是现在我发现真的好不了了。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我父母也是为我们好。”

“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我吗?如果是嫌弃我学历,那你给我两年时间,我去国外读研究生,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不用了,你别这样,好好的,找个能陪在你身边的人吧。”

“我们见一面吧,我去找你。”

“不用了,我没脸面对你,原谅我的懦弱,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我真的很爱你,很想娶你,但是,对不起。”

“开视频吧,当面给我说分手。”

“不用了,我不敢面对你。”

“如果你不开,我就一直纠缠你。”

他接了视频,我忘了说了些什么,或粗俗或卑微,我都忘了。只记得他在视频那头泪流满面,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如此伤心。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想也不过如此吧。

终于,我们的故事结束了,你再也不是我的英雄。

23、

“夏凌洁、夏凌洁……”芬芬站在我背后扯着嗓子大声叫我。

我回过头,扯了扯她的衣角:“叫魂呢?我就在你背后好吗?”

“我去,化了妆完全变了个人啊,如果你不叫我,我肯定认不出你。”

“真的有那么漂亮?”我站起身在她面前转了一圈。

“等等,你这穿的是婚纱?”她瞪大了眼睛打量着我。

“对啊”

“你不是说必须要等到结婚那天才会长裙落地吗?拍个写真犯得着吗?”

“我想今天就是好日子了吧!”

她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抱住我,眼泪滴在我精致的妆容上。

“他真的是娶那个女孩吗?”

“是吧”强忍着泪水,我不能哭、不能哭……妆会花……

“你说他当初怎么就忍心为了一个刚认识一个月的女孩放弃你呢?”

“可能因为学历被打败了吧。他们挺般配的,可以一起奔向万里海疆,而我不需要再过上无穷无尽等待的日子,他父母的决定真是正确的。”我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我知道她心疼我。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打败你的不是天真,而是无鞋。”

我笑了笑,我想,是吧。

尾声

“美女,看这里、看这里,想象一下此时此刻你的新郎正手捧玫瑰向你走来……”摄影师对我摆着手。

我仿佛看见他穿着白军装,缓缓从舞台中央向我走来,手上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我的脸上绽放出了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

“对对对,就是这个表情,非常好!”

他单膝跪在我的面前,将手上的鲜花献给我……这一刻……我等了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