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难受的时候就来找我吧,我在的~

这个点醒来,有些意外,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心头记挂着事情,一夜好眠变得奢侈又可笑。

点开微信,没有你的消息。意料之中又有些许的担忧。想说的话在对话框里编辑好又删去,最终默默退出聊天页面,什么也没说。

在昨天之前,我们曾不止一次谈论过“生死”这个话题。或玩笑,或认真。其中有一次,你说如果以后我要是得了癌症或是其他不治之症,那我就不要继续治疗了,继续治疗既浪费时间又麻烦家人,有钱没钱这是其次的。

我说我也是啊。可是我不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死去。医院里太冰冷了,医院的病床更可怕。我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拔掉身上的管子,尽量不惊动任何人,悄悄地离开。如果可以的话,在此之前,我想先去看看我想看的人,走走我一直想去但因各种原因没有去过的地方。

聊完,我们都忍俊不禁。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干嘛有事没事就说这个?像两个神经病似的。还不止一次的谈论过。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生死这个事离我们很远。可如今,当它也想学我悄悄离开一样悄悄来临时,我们都措手不及。

昨天听到你说出那个消息时,我愣住了好一阵子,久久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怎么接下下一句话,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才能安慰到你,且不戳破你的泪腺。

那一刻,所有的话语都显得苍白而于事无补。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真不好受。

当听到你说出“我觉得自己好没用”的那一刹那,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心疼”。好想抱抱你,拍拍你的脑袋,或者像往常一样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嗨,多大点事啊。没事的哦。

没事的哦,会好起来的。乖,摸摸头。

没敢和你说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也很难受。如果说我一个局外人都觉得难受的话,可想而知,你该有多疼。

我向来不会安慰人,尽管以前安慰过不少人。在别人那里,我可以根据对方倾诉的点,然后说一些让人听上去觉得舒服的话。可是在你面前,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像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没用的。可即便是如此,还是想让你知道,我一直都在。随时随地,只要你需要,我都在。

我的存在弥补不了什么,但我可以陪伴你。陪伴是不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看不到你的消息,我不仅会担心,还会心疼。

我多想抱抱你。可惜时光之里,你我之间,山南水北。我多羡慕那些每天都能见着你的人,他们不像我这样,说话都还得猜测你的脸色,因为看不到你。

就像现在,此时此刻,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说:难受的时候就来找我吧,我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