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乐安乐安,喜乐长安。

1、

乐安是一个情路坎坷的姑娘。

坎坷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在乐安的朋友圈内,比她年纪大的人,结婚的结婚,离婚的离婚,再婚的再婚。再婚的人生的二胎都会喊她阿姨了。

比她年纪小的,她堂妹,大学刚毕业就当起家庭主妇,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只有乐安,两段恋情未果之后一直单着,从小白菜单到老酸菜,从小姑娘单到大姑娘。

用乐安她大姨的话说就是:周围的白菜都让猪给拱完了,就剩下乐安这颗不知道是木头还是白菜的大龄剩女。

大龄倒不算很大,也就27岁。但剩女是真的,被剩下来的女人。

为此,乐安她爸和她妈没少替她操心。且不论她爸妈,她家七大姑八大姨都个个心急如焚,恨不得把自己认识的年轻人全捆到乐安跟前,任君挑选。

乐安很无奈,但也无计可施。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走进爱情的坟墓,她一边羡慕,一边惧怕。

羡慕她们柴米油盐的婚姻生活,惧怕自己无法扛起这重任。于别人而言,婚姻是围城,城内的风景不好可以出城,但对乐安来说,婚姻是万丈深渊,一个不小心,便粉身碎骨。

乐安对婚姻的恐惧,源于她感情路的坎坷。她感情路的坎坷,又源于她曾经有过的两段恋情。

2、

第一段感情,乐安只谈了几个月,但那个男人却纠缠乐安纠缠了一年多。

乐安和他是因为工作认识的。他们在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上班。他是上级,乐安是下级。

商场如战场,也如情场。潜规则是存在的,为了争夺利益而兄弟阋墙,父子倒戈相向也是存在的。公司的财务经理和总监,总经理,以及董事长都有一腿,这种极其复杂混乱的男女关系,当然也是有可能存在的。

乐安没亲眼见过这些,但经常听说到。她本就不是八卦之人,不像别的女生那样把别人的新闻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乐安很忙,忙着和男朋友谈恋爱。男朋友叫徐清,是乐安的直系上级领导。打从乐安进公司的第一天起,徐清就对她特别关照。

好的,提成高的项目第一个转手交给乐安。风险大,效率低的任务,乐安第一个被排除在外。偶尔的约乐安出去吃饭看电影,经常性给乐安带花带点心,还去接乐安上下班。

一来二去,习惯成自然。

徐清多次旁击侧敲,让乐安和他去酒店。乐安再傻都知道去了酒店会有什么后续。平时看的那些狗血剧可不是白看的。

乐安不是不喜欢他。相反的,第一次被人追,第一次被人每天接送上下班,乐安的心早不在自己身上了。可是乐安想到,如果想长久的维持这段感情,必须要妥善处理好工作和私人生活,以及上下级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毕竟,办公室恋情是很多公司都严令禁止的。

乐安虽然享受被人追的感觉,但她不会蠢到为了爱情放弃事业。毕竟没有徐清的这二十几年,乐安自己一个人过得也挺好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纸终究包不住火。

在乐安决定把徐清带回家见父母的时候,东窗事发了,徐清的老婆突然跑到公司,当着全公司上下几千名员工的面,狠狠抽了乐安一巴掌。

“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做狐狸精来勾引别人的老公!”

乐安被打得眼前冒星星,左边耳朵里像有成千上万只蜜蜂在转,嗡嗡嗡的。这个女人还不罢手,她指着乐安,嘴中的激光枪不停地往外发射:“你们可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就是这个女人,她勾引我老公!”

这个自称是徐清老婆的女人在公司门口大闹一番,不仅让自己老公颜面扫地,还掐灭了乐安心头熊熊燃烧的爱情的烈火。

这件事闹到最后,以徐清降职,乐安离职为结局才平息了这场战火。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安安。”事后,徐清找乐安向她道歉。“安安,请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欢你,想要和你长久维持这段关系的。”

这个男人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还在奢望乐安的原谅以求继续这段三角关系。

“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了。”乐安说,“这一巴掌,就当我为自己的愚蠢付出的代价。”说完,她删掉了徐清所有的联系方式。

这件事过去之后很久,乐安都一直耿耿于怀,怎么自己就成了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呢?她把所有问题都归在自己身上。徐清找她一次,她就多恨自己一分。

等到真正摆脱徐清,开始新生活,那已经是三年后了。

3、

那时候,乐安在朋友的介绍下去酒吧工作,当前台。

这份工作乐安不是很喜欢,当时为了摆脱徐清不得已才离开家来投奔朋友。虽然不喜欢,但习惯了也就还好。忙起来总比闲着无所事事,胡思乱想的好。

忙碌可以让人暂时忘记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就在乐安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时,贾意出现了。

后来回忆起过往,乐安总会鄙视自己,当时被猪油蒙了心,一见到好看的男人就腿软走不动道。一点出息也没有,光看男人了。

经历过徐清的事,乐安已经学乖了不少了。气囊好看,不代表内在也一样漂亮。花言巧语、海誓山盟在老婆孩子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乐安啊乐安,千万别再犯蠢了。”每次在酒吧见到贾意,乐安都暗自警告自己。贾意每次看见乐安,那有意无意的眼神,让乐安觉得他不是好人。

“怎么,我是老虎?会吃人?”某一次,贾意把乐安堵在洗手间的出口处,目光赤裸裸的,像是要剥光乐安似的。

“抱歉先生,我不认识您。”说不认识,心里却念着他的名字。贾意,姓贾,和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一个姓。

“我观察你好几天了。”贾意直言不讳。

“这是我的名片,下次见。”有人从里面出来,贾意让身起开,走到拐角处,他突然回头:“你昨天听的歌不错,我也喜欢李健。”他声音爽朗,似乎很开心。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李健的?”靠在贾意的怀里,乐安问。

贾意要回福州去了,他这次来武汉出差只有一周的时间。在酒吧碰见乐安纯属意外,更意外的是,他竟然对这个只见了几次面的小姑娘很感兴趣。

本来只有四天的时间的,可是为了多见她几次,贾意向公司申请,挪用了下个月的休息时间,刚好凑到一周。

据他观察发现,乐安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子。她身上有别的女生没有的气息。酒吧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比乐安长得漂亮的女人很多。她们争先抢后地在那些男人面前表演自己的绝技,甚至不惜出卖身体。可是乐安不一样,她一直安守本分,守在柜台前像座雕塑一样。

因为她太过透明,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为难她。大家都把她当空气,她也乐于当空气。

贾意还发现乐安特别喜欢听李健的歌。有一次无意间看到她的手机,歌单里绝大部分的歌都是李健的,正在单曲循环着的是那首《假如爱有天意》。

年少的我们曾以为
相爱的人就能到永远
当我们相信情到深处在一起
听不见风中的叹息
谁知道爱是什么
短暂的相遇却念念不忘
用尽一生的时间
竟学不会遗忘

当时歌词正好唱到这里。这段歌词,以前读书的时候贾意摘抄过不下十次。歌词熟悉到无论在哪里,只要旋律响起,贾意都可以哼出歌词。

“想不到你一个女孩子也这么喜欢李健。”嗅着乐安发间的香味,贾意说到。

今晚约她出来,是想和她告别的。明天就要离开武汉回福州了,贾意想最后见一次乐安。本以为她不会来,可是她不仅来了,而且现在就躺在他怀里。

乐安也以为自己不会赴约的。收到贾意短信的时候,她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去的。可是念头一转,“他明天就要回去了,以后还来不来说不准。如果不去,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个,乐安心里止不住的难受。

“李健十月份在福州有一场演唱会。到时候你来,我给你买票。”李健的歌声在酒店的房间里悠悠传出,贾意拥着乐安,轻声说到。

“到时候再说吧。”乐安不敢说一定会去。等待是一个特别漫长又令人焦虑的过程。期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倒不如什么都不想,一切交给缘分,顺其自然。

4、

“后来呢?你去看演唱会了吗?”朋友问乐安。

“去了。”乐安回。

“那……你和他,你们俩见面啦?”

“没有,我一个人去的。”

“为什么不和他一起?”朋友说。

“那时候他正在打离婚官司。”乐安叹了口气。

是贾意主动坦白说自己已经结婚而且正准备离婚的。那是在李健演唱会的前一天晚上,乐安和他在微信上聊天。

“我不想欺骗你。我和她已经没有感情了,离婚也是在所难免。”他说,“我相信你不会感受不到我对你的好意,我是说我喜欢你。”他继续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试试。”

后来他还和乐安说了很多,但乐安一句都没听进去。在听到他说他已婚的那一刹那,乐安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庆幸那天晚上在酒店里,什么都没发生。

“那他后来还联系你吗?”朋友问。

“我不联系他了,删了微信和电话。”因为我不想再被别人当成破坏人家家庭的不要脸的女人,乐安在心里对自己说。

唉,真是对不起老爹为我取的这个好名字啊。当初乐安她爸为她取名字的时候翻遍了整本新华字典,最后决定用最简单,最好记的两个字:乐安。取喜乐长安之意。

乐安乐安,喜乐长安。

可是一直以来,除了平安之外,哪有喜乐可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