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她真的走了,一句话也不留

1、

豆豆还是和男朋友分手了。

两人分分合合两年多,终于在第三年彻底say goodbye,断了一切联系。

分手是豆豆提出来的。原因很多,但并不复杂。不为别的,就是不了,或者说爱不下去了。

男朋友以为豆豆是开玩笑的,和之前一样,动不动就说要分开。因而豆豆在说出“要不咱俩就这样了吧”的时候,男朋友还在一边打游戏,根本停不下来。

游戏机的声音盖过豆豆说话的声音,男朋友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又埋头扛起自己的ak47,冲锋陷阵,好不英勇。

豆豆起身收拾东西,全程不看他一眼。东西收拾好,她拖着箱子走到他面前,“钥匙我放在桌子上,你回头拿好。”她面无表情,脸上以往可爱的苹果肌不知道跑哪去了,扔下一脸的冷漠。

“别闹,没看见我正忙着呢。”男朋友还在指挥战友先打敌人的首领,以便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良心过不去,走过沙发的时候,豆豆还是随手捡起掉在地上的抱枕,还叠好沙发上的被子。

这间出租屋是两人合租的,房租一人一半。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程潇全交。当初决意要一起住的时候,两人就约法三章谈好了许多问题。

比如房租一人一半,房间一人一间,厕所共用,但不可以把用过的厕纸直接丢进马桶。厨房也共用,但谁吃的饭谁洗碗,不许把碗堆在水槽里留到第二天。

再比如,大门的钥匙一人一把,多出的第三把垫在门口的鞋垫下面。还有一点很重要,不许带人回来过夜,同性也好,异性也罢,都不行。

谈妥条件,两人按下手纹,立马签订合同,当天就入住。程潇先豆豆一天搬进去,豆豆第二天安营扎寨。

这就是两人的初遇。合租房友。

后来回忆起,豆豆叫苦不迭,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贪图便宜选择与人合租。不仅失了心,还失了身,倾家荡产,身心皆保不住。

这座城市里有成千上万的人,每天擦肩而过的都多得数不过来,可是为什么偏偏碰上了他呢?豆豆像是在问老天,也像是在问自己。

缘分这东西,玄乎的很。有的人相识了几十年都不来电,但有的人才认识几天就火花四射,心头的小鹿都快被撞晕了。

程潇说这就是缘分啊,亲爱的。豆豆趴在他背上笑得花枝乱颤,“也不知道是良缘还是孽缘。”她说。“怎么说话的呢,当然是良缘了,天作之合哦。”程潇双手夹紧豆豆的两条萝卜腿,在大马路上跑起来。

那是他们住在一起后的第三个月。也是他们刚确立恋爱关系的第一天。

2、

那天说来也很玄乎。

豆豆在厕所里蹲坑,在她蹲完抬手抽厕纸的时候,抽到的是卷筒,那是纸巾被抽光后剩下的核心。

“给他发微信好呢?还是直接喊他好呢?”豆豆蹲在马桶上纠结这两个问题。给他发微信,他刚巧没看手机怎么办?直接喊他,他不在,出门了咋整?刚进来的时候听到他和人打电话,说是要去吃饭的。

算了,直接喊吧:“程潇!救命啊!”

豆豆的分贝飞出厕所,穿过客厅,电钻一般钻破程潇的耳膜。他刚拿起手机的手一抖,手机差点砸到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进贼了吗?贼在哪里?”猝不及防的,厕所的木门在程潇的铁蹄下咣当一声响,随后从门缝里裂开一条大缝,门后的风景,一览无遗。

没有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杀猪声破喉而出。豆豆淡定地站起来,还不忘把杂志挡好该挡的地方。“看够了吗?厕纸呢?”她指着装厕纸的箱子,问程潇。门外一阵风吹来,屁股凉凉的,她这才想起自己的裤子还在膝盖上,没提上来。

杀猪声响彻两房一厅的出租屋。

“你就是那时候看上我的吧。”伏在程潇背后,豆豆故意一点点勒紧他脖子,“说,是不是被老娘的美貌迷住了。”

“是是是。姑奶奶美貌天仙,小生俗人一个。”程潇背着背上的人,跑在夜晚零下的街头。“难道你忘了吗?你当时连裤子都没穿,我就算要看,首先看到的也不是脸啊。”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豆豆反应过来后已经被程潇楼在怀里各种蹂躏吃豆腐了。“贪恋你的美貌是真的。”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呢,程潇说,“但真心喜欢你也是真的。”想要和你在这间出租屋里吃很多很多顿饭。

人啊,不知道该说口是心非还是该说善变。说爱你的时候是认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但说不爱的时候也是认真的,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3、

豆豆没想过她和程潇会分手。

程潇生的帅气,到处有想勾搭他的小姑娘。但她长得也不赖,很多人都明里暗里向她示意表白,不过都没她拒绝了。

程潇是肉食主义者,豆豆也无肉不欢。程潇嗜辣,豆豆无辣不欢。程潇不吃香菜不吃蒜,但喜欢洋葱。豆豆正好相反,不吃洋葱,喜爱香菜也吃蒜。

豆豆说结婚后不想和父母一起住,程潇说那正好,搬出去住可以有更多的二人空间。豆豆说婚礼一定要大办,程潇说那是必须的,我媳妇一生只嫁这么一次,必须大办。豆豆说生孩子很疼,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还会一尸两命。程潇说呸呸呸,那就不生了,天大地大,我媳妇最大。

不管从哪方面看,程潇和豆豆都是一路人。颜值相近,三观一致,吃喝互补。多般配,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人要不在一起,或没有长久的在一起,天理不容。

可是后来他们还是违背了天理,朝着分岔路口走向了各自的独木舟和阳光道。

事情的经过要从豆豆发现自己有身孕这事说起。

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面面相对,朝夕相处,又顶着男女朋友的名义与身份,发生关系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饮食男女,大家都是俗人,这再正常不过了。

豆豆平常在这方面很注意的,因为她和程潇商量过,以后能不要孩子就不要孩子,再者说,现在也还不是时候,两人的工作都正处在上升期,一点容不得意外。

然而天道轮回,人算不如天算,意外就赤果果地降临了,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豆豆在一次上班期间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后,医生很开心地告诉她:“恭喜呀,你准备当妈妈了。”

豆豆当时直接给医生这句话整傻了。她扒着医生撒泼打滚,让医生再给她验一次。医生说我从事妇科这行几十年,你这样的孕妇,我没少见。

啊呸!谁是孕妇?你才是孕妇。你们全家都是孕妇。骂完,丢下一脸见了鬼的医生,豆豆连爬带跑地飞出医院。

她在医院附近逗留了很久,还特地去了医院旁边的幼儿园。园里正在搞活动,小朋友们个个都奇装异服,个个都可爱得像小天使。

也许生下来也挺好的呢。她自己嘟哝道。这么想着,她掏出手机给程潇打电话。程潇的反应果然不出豆豆所料,很震惊,特别震惊,以为豆豆在开玩笑,试探他呢。

震惊完了,程潇说:“豆豆,我们现在还养不起孩子呢。”他说亲爱的,我们不是商量过不要孩子的嘛。

那一瞬间,豆豆只觉着天地在她眼前是倒着转的。天在下面,地在上面。天地之间,豆豆的身体是一块块拼图拼起来的,风一吹就散。

4、

其实我也不怪他,豆豆后来说。

不怪他懦弱担不起养育一个新生命的重任,不怪他一句话就割掉自己身上的一块肉。怪只怪,那时候两人都太年轻,总以为失去了的还会再回来。

可是后来事实证明,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失去了的东西,再也没有重新获得的可能。如同豆豆和程潇之间的感情一样,破裂了就是破裂了,再怎么修补也补不回来了。

豆豆是一个人去拿掉的孩子。程潇因为出差没有请假陪同。从医院回来,豆豆在出租屋里躺了三天,程潇一个电话也没有。

躺完三天,第四天的时候,豆豆换上工作服出门上班。换衣服的时候,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平坦的小腹一阵阵刺痛,它在提醒豆豆:这里,曾经流失过一个小生命。

分手是豆豆先提的,程潇当时忙着打游戏,不予理会。当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时,豆豆已经收拾行李离开了出租屋。

豆豆不在的第一天,衣服挂在哪个柜子里,领带放在哪个架子上,皮鞋是在鞋架上还是在门外,冰箱里还有没有吃的,阳台上的多肉要不要浇水……

家里所有的一切,程潇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平时都是豆豆整理的。她不在了,这个屋子就没人气了。

他以为豆豆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这回是真的。她真的走了,一句话也不留。连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

可是道歉有什么用呢?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可以换来一句没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