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夜,深了。

鹏飞醒着,没有一丝睡意。他翻看着手机,不经意间在朋友圈里发现安然的动态。

安然结婚了。

鹏飞愣住了,就在那一刻,他不知怎么说,也不知是哭是笑,只知道手机画面定格在那一瞬间。

她曾是他的全部,他曾是她的唯一。

放下手机,鹏飞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1、

他和安然在大学相识,虽不是一个专业的,但也是要好的朋友。安然是鹏飞朋友的朋友,鹏飞也是,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朋友嚷嚷着周末去公园,安然和鹏飞也去了。那天天气很好,他们一起坐着公交车去了市里不远的公园。

可能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导航,手机也没有地图吧,他们坐错了公交车。本来是去公园的,可是下车的时候竟然到了车站。

朋友笑个不停,他俩也是。

鹏飞说:“既然来到这里,我们就走走吧,看看这座城市不同的时光。”

朋友说好,安然没有说其他,也许她也是这样认为的。有时,阿Q精神也不是不好,总能让心情变得与众不同。

那天,安然穿着白色的短袖,搭着一条非主流的牛仔裤,一双运动鞋虽然说不出名字,但也看得出精心别致。

他们走了不知多久,看到了市里的《新华书店》,还有刚刚路过的购物中心。此时此刻他们在市里唯一一家重点大学操场围墙的外面。

鹏飞说:“他们这儿真好,你看格局和我们那儿不同。竟然有好多人捧着书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惬意,挺好。”

朋友说:“人家是重点,没办法。”

安然说:“要是能在这儿读书那该多好啊。”

朋友说:“那就好好努力,争取考研究生考到这里。”

安然回头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他们一路走,问了几个路人,也路过几条路口,快到中午的时候到了公园。

人很多,他们漫无目的的溜达着,到了有湖畔的地方,他们几个席地而坐,看着湖里小船来回游来游去,湖畔周围都是柳树,微风拂过,柳条儿飘来飘去,令人心情荡漾。鹏飞忽然想起中学时背的柳永的诗词: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兮,郁雪纷纷。

他们聊着,安然不喜欢说话,就在旁边呆着,也不说话。

忽然,坐在中间的朋友躺了下来,鹏飞看到了安然,安然也看到了鹏飞。他们彼此看着,安然仿佛不好意思,马上转向湖面。

鹏飞没说什么,可心里有点尴尬。

朋友来了一句“饿了,咱们吃饭去”,才让鹏飞缓过神来。

鹏飞喜欢拍照,一直都是。可那个时候鹏飞的手机只能打电话,没有拍照功能。他有点自卑,记得来读书的时候是没有手机的,他兜里的手机还是学校附近一家营业厅做活动赠送的。他没和朋友说,更不会找安然。可在他心里他多想把湖畔,小船,杨柳,还有他们都拍进来。可是他只是想想而已。

午饭他们吃的麻辣烫,超辣。

下午他们又逛了逛购物中心,楼很高,人很多,可他们就在那里玩了一下午。

回来的路上,朋友说:“累坏了吧,不过高兴,你们说是吧?”

安然笑了,鹏飞在旁边使劲的点头。

2、

就这样,周末一有时间他们就出去玩。

就连鹏飞都不记得他们去过多少地方,只记得走过了好多好多不同的时光,而时光里总会有安然的背影。

那天朋友过生日,把安然和鹏飞都叫了去。

朋友喜欢唱歌,他们下午请假跑到市里唱歌去了。

鹏飞也喜欢,不过他没有唱过歌。

他拿着话筒唱了几句,唱跑天了,逗得朋友和安然笑个不停。

鹏飞竟然有勇气唱了下去,跑调跑的太严重,不过好像看来他们喜欢就好,特别是安然。

到安然了,她接过话筒,唱了起来。

安然的歌声很是动人,记得她唱的一首《三寸日光》,歌词很温馨,歌声很唯美。

“希望我爱的人健康

个性很善良

大大手掌能包容我小小的倔强

你的浪漫

只有我懂欣赏

能让眼泪长出翅膀飞离我脸庞……”

鹏飞被震撼住了,原来,安然唱歌那么好听,而且她喜欢的歌词也很好。原来,自己刚刚在班门弄斧。鹏飞情不自禁的拍起手。

记得,晚上聚餐的时候,朋友找了一家小酒馆。

鹏飞定了一个大蛋糕,安然送来了礼物。

朋友高兴坏了。

许愿吹蜡烛的时候,鹏飞问着许下什么愿望啊。朋友笑着说不能说啊,说出来就不准喽。

鹏飞乐了,也没接着说什么,拿了一块蛋糕抹在朋友脸上。朋友来回躲着,他们就这样玩着,也闹着。

安然起身站在墙角,看着他们玩着,从兜里拿出手机拍着,希望可以铭记这一刻。

鹏飞看到了,和朋友闹得更疯了。也许他和普通人一样,想在某人面前,或者说想让某人看到不一样的自己罢了。

快结束的时候,鹏飞对安然说了一句:“安然,我们俩合照一张吧?”

安然笑着说了声:“好。”

那张照片,好像留在了安然的手机里,也留在鹏飞的脑海里:一个漂亮的姑娘,旁边站着一少年。姑娘温柔大方可爱,少年衣着不整,脸上,头发都沾满了蛋糕,他们看起来是这样的格格不入,可他们笑着站在了一起……

3、

毕业了,鹏飞去了远方,而安然选择留在了那座朝夕相处的城市。

也许,毕业才算是开始。无法想象生活带给他们的坎坷。就像毕业时老师送给他们的一句话: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乐观些,积极一点,日子总会好起来。

鹏飞没有联系安然,也不知道安然的消息。

只记得他很辛苦,租的房子太远,每天需要走很长时间的路。唯一感到欣慰的就是房租不贵,一个月才一百块钱。就这样,鹏飞开始一个人努力工作,一个人挤着公交车,一个人逛着菜市场,一个人煮饭,一个人打扫房间,一个人度过了所有的感同身受。

他好像忘了朋友,也忘了安然。

生活,繁忙的生活,让鹏飞忘了太多。也许,他没时间,也许有时间的时候他在休息。

有一天,他的手机有了一条信息:好久不见,一切可好?

是安然留下的。

鹏飞很高兴,没想到好久不联系的朋友也在关心着自己,特别是安然的问候。

他们有了联系,也开始了联系。

鹏飞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奋斗史,安然默默的听着。

有时,工作受了委屈,鹏飞就会找安然;

有时,生活有了难处,鹏飞还会找安然。

也许,安然就像《解忧杂货店》里的浪矢老爷爷,烦恼需要解答,而答案就放在屋后牛奶箱子里面。只是,鹏飞的烦恼很多都给了安然,而安然却经常回信安慰他。

他开始打扰,而她,早已等候多时。

有一天鹏飞参加了同事的婚礼,很是感动:洁白的婚纱,喜庆的旋律,好不热闹。

鹏飞趁着醉醺醺的时候想了很久,和安然发了信息:安然,我好像喜欢你了!

良久,安然回了句:我也是。

鹏飞看着手机屏幕哭了,是啊,有什么比得上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呢?又有什么比得上这份来之不易的情谊呢?

那天,他们聊了很晚很晚。

他们相隔千里,却彼此相爱。一个是工人,一位是老师,他们看起来格格不入,但却彼此相爱。

他们计划很多,准备一起奋斗,一起去旅行,一起看夕阳西下……

当安然准备找他的时候,鹏飞犹豫了。

不知怎么,是鹏飞想的太多,还是没有准备。鹏飞发现自己除了安然一无所有,他不像别人,可以放手去爱。他家人身体不好,看病花了很多钱,也借了很多钱。毕业后的工资只能够维持自己呆在这座城市里。

他和她说了,她说不怕,他不忍心。

他们并没有相见,却彼此相爱。

本来他们可以成为大伙眼中的一段佳话,他却不愿意了。

她哭了,那段时间,她的微博,空间都是灰色的。她最后的动态更新了一句:早知相逢是过客,起初何必去招惹。

他也哭了,他知道,他不忍心她受苦,他更不忍心她落泪。可她哭了。

有一天鹏飞在书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曾经谈过一次恋爱,分手的原因是我不够有钱。我开始拼命到处挣钱,等我兜里有钱的时候,发现青春和你都不在了。我用心想谈一场恋爱,却发现再也找不到一个如你一般的人。

鹏飞心里难受,说的又何尝不是自己呢?

一生所求,爱与自由

可当爱情真的降临了,自己怎么躲得无影无踪了呢?

一生所求,她与温柔。

可当她真的要来了,自己怎么懦弱了?

后来,鹏飞的微博置顶了纳兰容若一段词: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