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操,老子兜里要是有钱,该TM多好

1、

大志认识小雪的时候,是在大学毕业。

一次偶尔的机会,他的室友请客吃饭,非要带着几个朋友一起聚聚。

毕竟都快要毕业了,大学几年的友谊还是很珍贵的。

吃饭的时候,大志看到了小雪,仿佛那种一见钟情的模样,生怕别人看到,大志若无其事的低着头玩着手机。

那晚,室友介绍彼此认识。

从室友那儿只是知道小雪是就读于不远处的师范学校,其他的好像无从知道。聚餐结束,大伙纷纷告别离开。

回来的路上,大志拉着室友:“刚才那位姑娘,有没有对象?”

“哎呦喂,怎么?想谈对象了?”

“不是,就是问问。”

“切,拜托老大,都是成年人了,也该谈谈了。不过说实话,人家还真没对象,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追上了?”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大志哥,我把她的号码和微信都给你,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大志不曾谈过对象,一个宿舍除了他,都已经有了对象。

他不是不想,而是觉得不够条件。

家里供他读书已经很不容易了,再也不敢把母亲的血汗钱拿过来去谈情说爱。

可如今他快要毕业了。

对啊,毕业了就可以工作了,若是找个喜欢的在一起拼搏奋斗,那该有多好啊?他觉得小雪挺好,他想追,虽然号码微信都有,可他没有了勇气。

他还是担心很是自卑,自己一无所有,以后能给人家什么呢?

可他不想错过她,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拿出勇气,为爱迈出一步。

2、

大志不懂得如何恋爱,更不懂如何追求人家。

他偷偷百度,发现很多方法,可他不知道如何去说。

他一直是个含蓄的人,不喜欢张扬。

对于爱情,他一直保留着自己的方式。

有了号码,他开始用短信的方式和她聊天。

小雪知道了他,慢慢成为了朋友。没过多久,大志表白了。

那天表白,他郑重的发了短信,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手机,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脸色一会红一会白,仿佛早已掩盖不住他内心的狂热。

没想到的是没有回信,对,什么都没有。

那一晚,大志仿佛明白了一切。

也罢,不回应已经是最好的安慰。

他开始准备毕业论文,还有就是马上面临找工作了,不得不努力一番。

有天晚上他在宿舍忙论文,忽然电话响了。

他一看,是小雪,高兴的拿着电话就跑到了走廊。

小雪说:“那个,你有空吗?”

“有,你在哪?”

“我在你们学校对面的马路上呢。”

“我马上过来,等我。”

那一刻,大志欣喜若狂,本以为遗忘的爱情如今又重新出现在眼前,他又怎么不得意呢?不,他应该痴狂。

那晚,小雪早就吃过了。

大志陪着她走在马路旁边的路缘石上,一边走,一边聊着。

虽说快毕业了,可大志做梦都没想到,在毕业之前,还能遇到小雪,这辈子,值了。

3、

他们在一起了。

毕业后,他们俩来到了上海。

虽然这儿热闹纷繁,可总觉得好像这儿还不认识他们。

不过他俩决定了,通过半年的努力,一定要在这儿稳定下来。

大志每天工作强度很大,小雪也是。

他们和别人合租了一套房子,每天共用着厨房卫生间,有时觉得很是不方面,可想想也是暂时的无能为力。

大志的压力更大,他除了把他们俩的日子过好之外,家里还是需要补贴,当然了,他几年的助学贷款还没有还,上个月电话都已经打给家里了。

他没有和小雪说,他只是不想让她知道。

开始的时候,两个人的工资都不够他们的生活费,平日里除了房租水电费之外,两个人也不敢太多的出去溜达,他们只想着多挣点,尽早搬出去。

是,每天早上排队上卫生间,大志还好,可他不忍心看着小雪也是如此,他知道她苦,她只是不愿说罢了。

小雪很想买个锅,自己下厨,可厨房已经被隔壁邻居占住了。

虽然是共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每天来回拥挤着,实在是不方便。

大志每天都在攒着钱,他一直都想搬出去,合租的生活确实有很多不方便,只是大伙都不愿提起罢了,都不容易,彼此之间有个照应就好,彼此打扰有时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可这儿就是上海,要不卷铺盖走人,要不忍气吞声暂且留下。

到了年底,他们俩终于搬出了合租,在距离市里很远的地方又租了一个小套。

那天小雪高兴的买了盆盆罐罐,还有很多蔬菜。

晚上,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折腾一番,坐在了一起。

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了。

终于,不用整日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他俩忘记了平日里的疲惫,那一刻,彼此洋溢着微笑,而从微笑中又仿佛看到了忙忙碌碌的沧桑。

两个人,紧紧搂住对方,相拥而眠。

能在这儿留下来,实属不易。

4、

没过多久,大志家里来电话了。

母亲病倒了,家里除了母亲,还有一个弟弟。可弟弟还在读书。

大志为难了,他得回去,一定要走。家里需要他,需要他留在家里。

是啊,过去母亲的身体一直都是最好的,平日里都不曾有过发烧感冒之类的病状,不曾想,如今却病倒了。

他和小雪说了声就回去了。

而这一回去,不曾想竟然一个月没有回来。

工作自然而然没有了,而且还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

小雪有点着急了,她打给他:“那个,妈最近怎样了?”

“恢复差不多了,可还是需要照顾。”大志还想继续说,可没有说出口。

他想让小雪回来,可他家一无所有,他开不了口。

可母亲需要照顾,弟弟还在读书。

没过多久,大志觉得是时候和小雪谈谈了。

他和她说:“小雪,我不能回上海了,我很想;可家里需要我,那个,你愿意回来和我一起吗?”电话的另一端,久久没有回音。

那一刻,大志也知道答案了。

她犹豫了,很是犹豫。

她奋斗了十几年,终于来到了上海,现在让她回去,她不想,一点都不想。

她本来要解释的,可不曾想大志挂了电话。那一刻,她哭了。

与此同时,他坐在院子里,傻傻呼呼的呆坐着,不知所措。

5、

没成想,他们的爱情似乎就这样在不吵不闹之中结束了。

大志没有怨言,只是觉得有点心酸。

他放下了大学生原有的资本,跟着村里几位大哥整日搬砖头。

说实话,刚开始他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是读过书的,可想想也没什么。

头两天,他的双手都磨了水泡。

可一想到母亲在家,还有弟弟读书,他悄悄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邻居大哥看着心疼,总是让他少干些重活。

就这样,他慢慢融入了一种新的生活。

而这生活,是他不曾想过的;可如今又不得不做。

有天早上,忽然电话响了。大志拿起一看,是小雪。

她打来电话说:“大志哥,你有没有2万块钱?听我说,我不是要,算我暂时借你的。我弟弟相亲处了一个对象,现在人家要房子,我们家都借完了,可还差2万块钱。可不可以?我年底保证还你。”

大志愣住了,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可毕竟又曾相爱过。他答应了小雪,分手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

他只是觉得应该为她做点事情了。

不一会儿手机响了,小雪发来了银行账号。

可自己的钱都在母亲那儿,大志找到了母亲:“妈,能不能给我把过去的工资卡拿一下。”母亲抬头看了看他:“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恩,一位朋友结婚,要借钱。”

“借多少?”

“2万。”

“什么样的朋友借那么多?你卡里也就三万来块钱。”

“妈,你就给我吧,好吗?”母亲担心儿子被骗,没有答应。

大志有点着急了,他不知怎么和小雪说了。

上午他干活的时候问了邻居大哥,能不能姐点钱给他,急用。

可大哥听到2万的数字时,也有点为难了。

大哥说千拉八百还行,辛苦一个年头也就能挣这么多,况且很多时候家里再多消费,根本不怎么有余钱。

大志失望了,他搬砖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还被监工的看到批评了一顿。

中午小雪的电话打来了,大志不敢接,可又不能不接。

小雪说:“大志,怎么样了?”

“那个,小雪,你听我说,现在遇到点困难,你能不能等我两天,就两天。”

“哦,谢谢你了,那就不麻烦了。”

还没等大志再多说什么,小雪的电话已经挂了,而大志打过去已经是正在通话中了。

此刻她急需钱,可现在她仿佛不需要他了。

大志心里懊恼刚刚的解释,午饭他没有吃,一直打电话和同学借着,幸好宿舍的几个哥们都混的不错,都能借出一点。

剩余的大志都用了信用卡。

他满怀激动的心情顿时按捺不住,匆匆去了银行,取了钱。

然后又把小雪发来的短信账号拿出来,就在准备转账的那一刻,工作人员告诉他:“很遗憾,你转账的这个账户已经被注销,请核对。”

大志愣住了,他给小雪打电话,怎么打都打不进去。

他还发了好多短信,一直坐在大厅里,等到银行下班了,可没有人回信息。

那一刻,他明白了,她需要钱,可不用他了。

都说爱一个人应该无私奉献毫不犹豫,他差点就做到了。

他想起曾经点点滴滴的回忆,不得不说心里糟透了。

那晚,大志失眠了。

他嘴里叼着根烟,望着窗外的月光爆了句粗口:操,老子兜里要是有钱,该TM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