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丧 成了一种潮流 一种文化 各大社交媒体充斥着许许多多的负面情绪 就像一个大垃圾桶 站在不远处就能看到里面形形色色的垃圾

不可否认的是 我的心情也很糟糕 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很晚才能入睡 偶尔难过到躲在房间的角落大哭 脸上开始疯狂爆痘 惊恐的我开始用药物控制生物钟 所幸情况也一点点变好

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曾经问过自己 或许是因为我天性患得患失 或许是现在的生活缺少了某些必要的情感 或许又是因为主流社交软件的 丧 传染了我 我在每个无眠的夜晚在想 我是否会碌碌无为 最终成为一个平凡也平庸的人

之前和朋友聊天 他说 他觉得我是一个十分敏感脆弱的人 虽然我暂时不认同他的观点 但坦白说 我确实不像表面上那样固若金汤 微信好友里有一位姐姐独自旅行了好多年 她曾说 或许我们这类人 就不会把安全感寄托在别人身上 我经历的还没有她这么多 我不知道她是经历了哪些才得出了这么冷漠的一个结论 至今 我也希望有一个能陪我浪迹天涯的朋友 去托付我那无可放置的安全感和无助

昨晚我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回到高中 回到枯燥无味的那几年 虽然嘴上说无聊 但那几年确实是人生迄今为止最开心的几年 相较于社会 校园中的关系会许更单纯一些 敢爱敢恨 意气风发 时间真的很快 现在提起那些往事居然也可以称呼它为 当年 梦醒后 我也不清楚枕头边那摊湿热是眼泪还是口水

偶然间翻到一个朋友的个性签名 十年饮冰 终得肺炎 偷笑之余 想起来高三曾看过一句话 十年饮冰 难凉热血 当时很喜欢这句话 把它写到许许多多复习书的封面上 也曾追溯过源头 语出梁启超先生的《饮冰室全集》 现在回想起还挺感动的 当时或许就是靠这句话撑过了那高考前的几夜

从小到大 我从不缺这种热血沸腾的句子 所以我始终不认为自己会是个消极的人 确实 成长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每个人伤害 从不吝啬 如何去拥抱疼痛 与它并存 是每个人一生的课题 因为 我相信 人永远在成长

去年夏天我去日本一所学校当交换生时 曾在一个毕业班的教室里看过一句话 诚意感谢成长 当时内心波澜起伏 我不知道这六个汉字背后隐藏了多少个关于成长的故事 但光这几个字就能看出 这是关于一个少年在不断的跌倒中 又挣扎着爬起 不断的探索和追求的缩影

好吧 我也不知道我会 丧 到什么时候 但总归会慢慢变好吧 订了八月底往返雷克雅未克的机票 希望我能在世界最北的首都 想清楚这些天一直以来打扰我的这些情绪 我并不希望在被它们所击败 也希望去尝试一个真真实实属于自己的一个人的旅行 去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 去思考自己的未来

至此 我希望每一个最近沉浸在悲伤和失望中的 你 能够学会慢慢地从生活的阴影中走出来 毕竟人总要学着成长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故事还长 请别失望

最后 再送你我很喜欢的一句话 千年暗室 一灯即明

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