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一个尽职、本分、坦白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他并不比谁更愉快或更烦恼,也许是更沉默寡言一点。是母亲,而不是父亲,在掌管着我们家,她天天都责备我们--姐姐、哥哥和我。 但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父亲竟自…
不过就在那次尴尬的碰面后,我决定搬家了。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