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面相一部分是爹妈给的,另一部分是自个儿成全的。

上周我到医院做检查,在挂号处有两位护士值班,她们都手脚麻利,办事效率很高。

唯一不同的是,她们给我的体验感天差地别,我排的那个队值班的护士看起来凶神恶煞,让我心生胆怯。

其实她长得并不差,皮肤白皙,涂着淡淡的口红,眉毛整齐清淡,五官端正。

只是在我排队的半个小时里,她美丽的嘴唇基本呈下垂状态,面部松弛呆滞,无精打采。

一有病人问她问题,她的眼睛就半翻白,眉毛上扬,眉头紧缩,额头皱纹被挤成纵横分布。

有个老奶奶问她怎么去找她挂号的主诊医生时,被她不耐烦地怼了回去:“你去别的地方问问!”

可能在工作中,保持长期不耐烦和愤怒的表情,她两眉间的印堂过早地出现了川字纹。

因为嘴巴经常下拉,可爱的樱桃嘴成了覆舟嘴,天生好看的皮囊却成了一副可怜相。

坐在这位护士旁边的另外一位护士的态度和面相看起来就如沐春风多了。

她的嘴角上扬,微笑甜美,额头舒展,看不出有一条细纹。

五官虽不算精致,但在她长期温暖的表情里,整个脸部看起来特别和谐温婉,让人心情舒畅。

或者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相由心生。

你内心怎么想,你的表情就怎么表达,而长期表情的塑造,就固化了你后期的面相,这是靠整容也无法改变的气质。

苏格拉底说:“高贵和尊严、自卑和好强、精明和机敏、傲慢和粗俗,都能从静止或者运动的面部表情和身体姿势中反映出来。”

我深深认同,面部表情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气质。

我以前有位女同事挺漂亮的,一开始你会挺喜欢跟她说话的,但长期下来你会发现她身上有种挺讨人厌的气质。

她这种讨人厌的气质是通过她的表情包传达的。

比如,部门开会议时,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发表意见,她都会不自觉地把头扭到一边,小嘴向下撇,当演讲的同事讲到如火如荼时,她还会情不自禁地皱眉头和摇头。

这些小动作和小表情,她可能是无意识的,但因为早已成为习惯,成了她个人风格,所以在一些交流的场合,她总是露出这些不尊重人的表情。

她的这些表情已经成了她个人的商标,成了她面相和气质的一部分。

每次只要想起她,我就会脑补出好几个她摇头撇嘴的画面,这些画面都充满负能量,如果跟她交谈过多,对你本人的情绪也会造成不良影响。

一个人的长期表情充满负能量,他的皮囊也是下垂的,他的嘴下垂、他的眼角下垂,连带他的眉毛也是八字的。

这种下垂气质,很容易让别人觉得你不容易相处,是个郁郁寡欢的人,人缘自然也比那些上扬气质的人差。

难道我们就不能悲伤或者愤怒吗?

我觉得短暂表达情绪的表情是合理的,但不要长期让自己陷入消极的表情里。

这种负面的表情经过长年累月的洗礼会植入到你的面相里,这辈子都逃脱不了它的烙印。

我以前有位邻居阿姨,她嫁的老公没什么本事,也许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他们家经常吵架,鸡犬不宁。

有时因为小孩的学费、有时因为家庭伙食开支,反正一周一小闹、一月一大闹。

阿姨常常愁眉苦脸,觉得什么都不顺,无论逮住哪个熟人,都会滔滔不绝地抱怨。

日积月累,她的面相越来越“祥林嫂”,两眼无神,两颧发灰,印堂紧缩,比她同龄的那些乐呵呵的大妈老气了许多。

关键是她整个面相衬托她那叨叨絮絮的性格,一点福相都没有,气质还增添了几分凄楚。

后来这位阿姨的几个子女长大了而且发展不错,她的衣食住行都升级了,但还是改变不了那愁苦的面相。

有次她儿子结婚,大摆宴席,她内心是欢喜的,但穿着旗袍的她,给人的感觉却没什么欢乐气氛。

因为她常年抱怨的表情包,让她的眉头早已成了螺旋状,被固定下来了,泪沟和法令纹也比别人深,有一股苦大仇深的气场。

阿姨的事迹让我想起了上海最后的贵族,永安百货的四小姐郭婉莹。

她文革时被打倒,丈夫冤死在监狱里,后来她被发配到远郊养猪、洗马桶,60岁还要爬到高高的架子上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难得休闲时还要接受革命群众的无休止批斗和羞辱。

可是经过多年的折磨,她居然没有成为一个恶毒、充满怨恨的老人,相反她的眼神依然优雅、高贵。

她的这种高贵的面相是她长期的表情所积累的,就算在最难的岁月里,她也能保持风度,不愁眉苦脸,尽最大的能力笑对生活。

我曾经看过一本育儿书说,如果一个母亲对着婴儿的长期表情是愉快而松弛的,婴儿也会是个安全感十足的快乐宝宝。

相反,若妈妈常在小孩面前维持一张丧脸,婴儿也容易变得焦虑和不安。

连涉世未深的婴儿也能通过妈妈的长期表情判定她快不快乐,喜不喜欢自己。

母亲长期的表情就是母亲在婴儿心目中的整体气质,有快乐气质的母亲才能生出快乐气质的宝宝。

我欣赏那些吃过苦、受过伤、经历过无数挫折,依然能让岁月不在他们脸上留下摧残痕迹的人。

虽然他们被生活痛击过,但是他们的面相还留着小孩一般的无邪和开朗。

很多人说不喜欢伊能静,说她矫情、做作。

但我挺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欣赏她那种打不死的精神。

即使拥有不愉快的童年、历经事业低潮、婚变风波,但你在她脸上看不到这些惨状,她面对生活的长期表情是舒展的。

也许她也曾在人后落泪无数次,但你看到她的大多时候眉宇间是乐观向上的。

她甜美的笑容、没有皱纹的五官、不老的童颜,让你很难想到她也曾那样的惨过。

她拥有不老的面相,并非因为生活太宠幸她,而是她懂得宠幸自己:如果能笑,就不会让自己哭。

在现实生活里,无论遇到多大的委屈和不如意, 与其愁眉苦脸地吞下去,倒不如泪中带笑地承受和忍耐。

你笑着笑着,就会弄假成真,心情真的好起来,人也好看起来。

在《我的情绪为何总被他人左右》一书里,心理学大师埃利斯说,人其实是可以理性地控制自己对外界的反应的。

只要你活着,你就要承认这个世界一直都有痛苦存在,你可以不喜欢这些痛苦,但是建设性地接受和处理。

当你学会接纳,你内心就会变得宽容,展现在你脸上的表情就会变得更豁达和舒展。

你的表情就是你的内心,你的内心呈现出的面相就是你的气质。

即使我们曾被生活暴打千千万万遍,但愿我们都不要因此长成一张被生活欺负过的脸。

我们要自带傲娇的表情,美美的,理直气壮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