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清浅,微风还在

1、

北方小城的冬日,清风凛冽,林清浅刚走出工贸超市的门,便被迎面而来的风吹的打了个寒颤,匆忙系上了敞开的大衣扣子,抬头的瞬间,突然迎面走来的人让她有些慌乱。

那个人离她大概还有十步的距离,即使看起来身形健壮了些许,但是那曾经清秀的面庞让她怎么也无法假装不认识。

眼看着两人的距离逐渐缩小,五步、三步、两步,林清浅的脚步沉重的难以拔起,逃跑变的举步维艰,直到那个人彻底停在她的面前。

“你好啊,李微风”,“好久不见,李微风”,“好巧啊,李微风”,林清浅在心底里想了好几种开场白,最终都没机会说出口,因为李微风先开了口,“你还好吗,林清浅”。

曾经这句话她等了许久,久到她都快要忘记那些李微风对她置若罔闻的时光。

2、

时间倒退回2008年盛夏,高考结束后李微风变的神神秘秘,林清浅打电话找,上他家去找,都不见他的踪影。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一大早她就去教室等着,李微风直到快午饭时间才来,匆匆领了一张志愿表,准备走时看到趴在桌上睡着的林清浅,白皙的脸庞,含笑的眉眼,似是梦到什么好事,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就像刚认识时的模样。

林清浅是高二的时候从市里转学过来的,大家以为她和其他被塞进实验班的同学一样,大抵也是有着强大的背景,不是校长的亲戚就是某局领导的亲戚,所以当她做完自我介绍的时候,并没有同学欢迎她,甚至也没人愿意和她做同桌。

对于大家莫名其妙的冷漠,林清浅并不明白,她跟班主任表示自己坐最后一排没关系,班主任扫视了一圈后排的高大的男同学,最后让班长李微风向后挪了一座,让她坐了过去。

“欢迎你,新同学,我是李微风”,李微风在林清浅落座时,主动打了招呼,林清浅回头浅笑表示感谢“谢谢,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林清浅”。

李微风成了班里第一个和林清浅说话的人,她的同桌赵雪是第二个,赵雪总是话很少,成天安静地埋着头学习,于是她总是习惯于问后桌李微风,下一节什么课。

渐渐地,李微风会在下一节课上课前告诉林清浅该准备什么课本,什么试卷,也会告诉她各科老师的讲课习惯,偶尔也会穿插点老师的小八卦,说到搞笑处,林清浅总是笑的毫不掩饰。

熟络起来之后,李微风发现,林清浅和其他温柔乖巧的女生不一样,上课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时不时地转过身偷偷扔给他一个小纸条,上面画着丑到难以认出是猪还是兔子的怪物,旁边还配上几个文字。

每次李微风都不得不在林清浅的威逼利诱下昧着良心夸赞她的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为她能成为抽象派艺术家增添些许信心。在他的夸赞下,林清浅画画的地方得寸进尺,从小纸条蔓延到他的橡皮上,书本上,直到试卷上。

向来不收试卷的英语老师,下课后突然要求上交试卷,检查大家上课的笔记。前一秒林清浅才把他的试卷丢了回来,上面画了两个勉强可以分辨男女的小人儿,下一秒课代表已经将收卷从他手中抽走。

恶作剧成功的林清浅,转头冲着他做了个吐舌的鬼脸,灿烂的笑意在白皙的脸庞上笑弯了眉眼。

李微风有些无奈,却又有些着迷,似乎每一次抬起头看见她的背影都会暗暗地期望她回头,哪怕只是瞎胡闹一下,似乎每一次盯着看不懂的英语语法题黯然神伤地时候,她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转身过来一边假装嫌弃,又一边一本正经的像套数学公式一样轻松化解他的疑虑。

从此以后,但凡林清浅讲过的语法题,他都再也没有做错过。年少的喜欢开始在不经意间悄悄萌芽。

高二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林清浅一鸣惊人,班级第三的成绩终于让她摆脱了走后门的嫌疑,当了一个学期隐形同桌的赵雪才开始和她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李微风以班级第十的眼光瞻仰着林清浅138分的数学试卷,“林清浅同学,可以采访你一下吗,你是怎么想到要把选择题空着的”。

“因为没算出来,所以空着了”,第一次听到有人选择题空着是因为没有算出来答案,李微风的下巴差点被惊得脱臼。

“所以你不知道在四个答案里蒙一下吗”,李微风追问道。

“我是单细胞生物,对于我来说只有会和不会,没有第三种选择”,林清浅头也不抬地依旧在李微风的英语试卷上涂鸦。

“林清浅,你还是多长几个细胞,下次记得蒙一个答案,单细胞生物寿命短,不好”,李微风莫名其妙地有些严肃。

林清浅手里的笔,稍微停顿了一下,试卷上两个小人的手指边缘连在了一起。也许是久经练习,也许是画者有意,更或是看着有心,她的画已经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里面的男生女生,男生俊朗,女生含笑。

“单细胞生物虽然寿命短,但是它若是喜欢上什么,终其一生也就只能喜欢它了”,林清浅用她仅有的对于单细胞生物的理解,反驳了李微风。

对于林清浅而言,简单的事情莫过于最好的,所以做单细胞生物没什么不好,而对于李微风而言,如果不能让她拥有纷繁,那宁可为她保护好这个单细胞生长的环境。

后来的高二和高三时光,李微风依旧每节课提醒林清浅,直到高考前几天,上课铃声打响了,林清浅翻过手拍后桌,“李微风,这节什么课啊”,身后许久都没有回复,她才迷蒙着睁开眼回头发现李微风不在座位上。

“赵雪,李微风今天没来上课吗”,林清浅清醒过来,偷偷的问道同桌。

“他高考前都不会来了,早上我去抱作业本听到他给老师请假了”,赵雪回答道。

“他怎么都没跟我说”,林清浅自言自语道,她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李微风。

收到他的回复时,已经是下午最后两堂自习课,“清浅,我最近有点事,就不去学校了,你好好复习,我不能再提醒你了,你记得高考时带好证件”。

“你会参加高考的吧”,林清浅觉得李微风的回复像是诀别,于是问道。

“我会的,我还要和你上同一所大学呢”,这是李微风最后一条回复,收到这条回复之后,林清浅再也没有见到李微风,高考后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李微风都没有回复。

出成绩的那天,大家要去学校领取志愿表,林清浅很早就去了,等着等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她顺势伸手去抓,果然抓住了,只是睁开眼的时候人早已消失。

她不知道李微风发生了什么,两年的时间,她才发现,除了李微风,她在班里竟然没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她甚至不知道去哪里可以找到他。

交志愿表的那天,林清浅路过班主任办公室的时候,意外地听到李微风要复读的消息,她偷偷地把志愿表改了。

高考放榜,两个人双双落榜,李微风开始了复读班的课程,教室的位置一样,座位一样,除了楼层和林清浅。

他听说有个高分落榜的同学要来复读,只是一直没见到人影,直到一个月后,林清浅背着书包出现在教室,和转学来时一样,含着笑声音爽朗的自我介绍,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让出座位,任凭林清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3、

林清浅一反往常的和他的前桌商量换座位的事,前桌同意了,而李微风却搬着桌子走了。放学的时候林清浅把李微风堵在了教室门口“李微风,你为什么躲着我”。

“林清浅,你有那么好的分数,你为什么要复读”。

“李微风,你为什么最后一门英语没来参加高考”。

“林清浅,为了我这么做不值”,李微风第一次对着林清浅声音严厉。

“我觉得值就好”,林清浅固执的想要知道李微风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本以他的成绩两个人上一所大学完全不成问题。

只是李微风不愿意说,丢下林清浅转身就走,林清浅愣了。

第二天,单细胞的林清浅就把自己摔伤了,从二楼直接滚了下去,她把一瘸一拐地把擦破的手掌和胳膊递到李微风面前,李微风别过头不理会。

林清浅气呼呼的回到座位上,趴在桌上开始睡觉,睡醒的时候抽屉里多了几盒药水和纱布,她下意识的看向李微风的桌子,人早已没了踪影,同桌关切她赶紧包扎一下,小心发炎。

林清浅开始胡闹,上课趴在桌上睡觉,她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能得到李微风的关心,只是这样的行为除了招来老师的责罚并无其他,李微风除了学习看都没看她一眼。

老师的责骂一次比一次加重,最后终于将林清浅赶出了教室,让她站到走廊里,而她径直向楼下走去,天空上的阴云一片片翻滚,浓郁的快要将天空压塌,噼里啪啦的雨点瞬间就打了下来,林清浅倔强的站在雨里,任凭谁喊都听不进去。

李微风终于还是来了,拖着林清浅进了教室,“林清浅,你可以不闹了吗,我需要安静的学习”,原本以为这样终于换来了他的关心,最后却只是不想让她耽误他学习。

林清浅终于安静了下来,除了咳嗽声日渐加剧,她再也没有胡闹,淋雨的后遗症渐渐加剧,她拒绝去医院治疗,一天课间操的时候,晕了过去。

在最后的意识里,她明明看到了李微风向自己冲过来的着急模样,只是醒来时,病床前却没有他的身影。

回到学校后,林清浅开始定心学习,不再向着李微风座位的方向看去。复读班的英语老师意外怀孕,找了新来支教的大学生帮忙代课。

新来的老师叫陆奕阳,初来学校时,是林清浅将他带到了学校办公室,当时这个姑娘看着单纯而又快乐,笑脸时不时地就会初来,一路上跟他介绍了学校许多有趣的地方,而再见时,林清浅已经安静到判若两人。

林清浅看到前来代课的老师,竟是她到补习班第一天时见到的老师,乍一看还有些帅气, 和李微风的那种干净明朗的帅不一样,温煦中透着点开朗。

下课后,陆奕阳叫林清浅去办公室,想了解点近况,李微风看着沉寂了许久的林清浅露出了笑容,心里暗自疼了一下,苦笑着低头继续做起题来。

林清浅和陆奕阳频繁的接触,她的笑容又渐渐地多了起来,整个人也活跃起来,班里的很多同学都愿意和她一起玩,一扫前两年只有李微风的时光。

09年又一次高考结束,林清浅没再去找李微风,两个人就此还身于茫茫人海,她没去当年说好要和李微风一起去的城市,毕竟执守诺言的双方,有一方早已不在意,另一方再过坚持也只是徒增悲伤而已。

高考后,母亲带着她又搬回了市里,她很少再回去那个小县城,也再没见过李微风。

林清浅没再问任何人,要去哪一所学校,只是在录取之后,告知陆奕阳时,才惊奇的发现他们的学校离的很近,几乎只是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

原来没有了李微风的时光,单细胞的林清浅也会有了许多朋友,也终于可以融入人群之中。

停顿了许久,林清浅用依旧清澈的嗓音回复说还好,其实有过很多次她都想说不好,想象着两个人还是最初的样子,可成长不就是这样,即使面对自己曾因为喜欢痛到撕心裂肺的人也要强装作我很好的样子。

“你现在还住原来那个小区吗,清浅”,李微风却像是依旧和她很熟络的样子,温润的声音关切地问道。

“不常住了,高考后我就搬回市里了,今年小姨家家庭聚会,所以我妈带我回来过年”,长大后的林清浅平静的回答,三年前她是多么盼望两个人可以像现在一样平静地一起说话,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微风听到她的话恍然若悟的样子,挠了挠后脑勺,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我去找你找了那么多次也没找到”。

“你现在是去哪儿,我送你”,久别重逢的李微风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一点也不显得尴尬。

“回家”。

他顺手接过林清浅手里刚买的一箱牛奶,他问她大学过的好不好,她答好,他问她以后想在哪儿工作,她答没想好。

毕竟曾经那么为他难过过,她一时还没找到好的说话方式。

半道上她妈妈打过来的电话,才使得情形有些转变,母亲叫她顺道去菜场带点菜回来,县城的菜场搬迁过,新建的菜场她也不熟,李微风便充当了向导。

“清浅,新的菜场离这边有点远,等我去叫个出租车”,李微风依旧体贴入微。

“李微风,你以前的自行车还在吗”,有那么一刻,林清浅被李微风的温暖带回了高中时光,她突然想去尝试看看,再一次坐在他的后座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快乐。

“在在在,我家就在这附近,你等我一下”,听到她的回答,他显得有些高兴,立刻迈开了步子向家里走去。

地库里,车子已经落上厚厚的一层灰,李微风带着带着林清浅上楼,要她坐在家里等他一下,把车子擦干净两个人再出门。

林清浅第一次来李微风家里,家里干净而又明亮,门口进去便是他的卧室,卧室墙上挂着的球衣是他最爱的3号,书架上放着满满的高中课本和试卷,随手翻开了一张试卷,上面是她的涂鸦,现在看看当时还真是没有画画天赋,丑到自己都认不出是什么,若非图画旁边的几个小字李微风和林清浅,她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杰作。

可是任凭翻遍所有记忆,她都不记得在上面写过自己的名字,再仔细一看,李微风三个字和林清浅三个字明显不是同一个人的笔迹。

于是她翻了书架里所有存着的卷子和书,直到那一张她画的两个小人手微微碰在一起的卷子,旁边赫然写着:我喜欢林清浅——李微风。

李微风刚好就在这时进门了,看到林清浅手里拿着的那张试卷,没有开口,只得匆忙的把试卷收起来,掩饰的说自行车擦好了,可以走了。

“所以,你以前喜欢我?”,林清浅想问个清楚,几天前她刚回县城的时候在车站碰到了赵雪,赵雪问她李微风现在怎么样,她很惊讶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赵雪说李微风高考前几天,母亲突然脑溢血住院了,高考英语的那天,他妈妈突然病重,当天就离开了,她以为后来他们在一起了,所以问问他现在怎么样。

林清浅以为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在一起了,而只有李微风不这么以为。

“不是以前,还有现在”,李微风的回答并没有避讳,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年,即使他说出这些,也许也影响不了林清浅什么,但至少让她知道自己喜欢她。

“所以,李微风,四年前,我故意摔伤了自己,我的药是你送的,我晕倒了是你背我去医院的,不是我的错觉对吗”,林清浅想把那些一直没想明白的问题问清楚。

“所以,你现在也在江城对吗,我大一发烧肺炎,是你抱我去医院的,不是陆奕阳,我大二考2000米跑不过,晚上是你在我后面陪跑是吗,我参加唱歌比赛很紧张,是你托人给我写的小纸条告诉我只看前面不要看人群对吗…..”

一连串的问题,李微风也没有料到,他以为他做的这些只是希望能默默的继续守护她,即使看到她已经和陆奕阳在一起,没想到这些她一直都知道。

林清浅一直以为这一切事都是她的幻觉,而他却一直像影子一样,跟在她身后整整三年多。

“清浅,你别生气,我一直想正面出现在你面前,只是我们警校很难有假期,所以我只能参与你大学生活里极少的时刻,陆奕阳他是个不错的人,看着他把你照顾的很好,我也放心”,李微风看着不再说话的林清浅努力安慰道。

林清浅走了,自己一个人回了家,李微风总是这样,他总是用他以为的方式对自己好,可是他的这些方式渐渐成了她的习惯,烙上烙印,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突然要戒掉会有多疼。

她的卧室高考后就没怎么变,书架上也依旧放满了高考时的书,她突然想起以前李微风给她注册过的一个qq号,终于在一本书上找到了李微风写的密码WFXHQQ,一登录上去qq消息就不停的闪烁,里面唯一的好友李微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她发消息,第一条是问她报考哪个学校,第二条是她新换的手机号码是什么,第三条,第四条……

最后一条是:清浅,我听说你毕业后要留在江城了,我也在江城签了工作,我知道这个qq你早已不用很多年,可是对着你说话好像早已成了我的习惯。

隔了许久,许久,林清浅拨通了李微风留的号码,三年多了竟然也没有换过。

“李微风,你总是这样,理所当然对我好,然后又理所当然不理我,是不是你觉得我喜欢谁都跟你没关系,可是我明明说过我是单细胞生物,你为什么总是不记得”。

后来,过了很多年,李微风也没说那个qq的密码里藏的秘密,也没有再提起,高考结束后他在医院里碰到林清浅的母亲,温和而又高贵的跟他说希望他让林清浅一个人,一个人学会成长,林清浅的生活里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迟早都要长大,学会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学会融入不一样的集体。

所以他选择了那种令自己也痛苦的方式,让林清浅去长大,去面对除他以外的人生。

喜欢()
热门搜索
Top https://gentleweight.com/best-weighted-blanket-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