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时,爱情就是这样。你用心等待,亦或是到处寻找,它不会轻易到来~

而当你忙碌的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它常常会悄然降临,让你惊喜的不知所措。

1、

老李曾是镇子东街上一位修车师傅,在我记忆里,他帮我修了很多次。

读初中,读高中,下雨,下雪,我的自行车经常出毛病,而他的修车铺正在我读书的路上,所以那几年,车子坏了,就推着跑到他那儿去。

老李修车有个原则,无论什么时候,他在干什么,只要有学生,他会放下所有的活走过来。后来我们也都知道了,学生优先。

他已经三十多了,没有结婚。

听村子里老人说,他守着修车铺已经十多年了。也有媒人给他介绍姑娘,可人家都是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嫌弃他。

他个子不高,认真的说就是矮,很矮。

就这样,他一个人,修着车子,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他的铺子在马路的北面,而正对着他的铺子,就在马路南面,有个包子铺。

包子铺的生意不错,而且和他一样,经营的日子久了,大伙也都习惯去那儿吃早餐了。

老李喜欢去那儿吃早餐,每天打开店门,走到马路对面,要了一笼包子,还有一碗稀饭,有时也会来几个茶鸡蛋。

他吃着,看着对面自己的铺子,担心是不是有生意来了。

反正就是一路之隔,他喜欢坐在包子铺的门口吃早餐,这样一有人来修车,他可以看到。

包子铺的老板是老张,五十多岁了,他和老李关系不错。

毕竟是邻居,有时晚上两个人也会拎着一瓶酒,拿着包花生米,聊着,也喝着。日子,就是这样惬意。

2、

有一天,老张的包子铺来了一个帮手,是位姑娘。

老李按照往常一样,早上打开门,收拾好之后,穿过马路,来到路的对面包子铺,要了一笼包子和稀饭。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给他端包子的不再是老张,而是那位姑娘。

他有点不知所措,立马低着头看着桌子,等姑娘转身走进屋里,他才抬头看了一下。

长长的头发,一身休闲服装,这人是谁家的孩子啊?老张也是,也不曾听他提起过啊。

老李匆匆吃过,付钱的时候,也是那位姑娘收钱。此时,他看清楚她了。

她系着围裙,满脸微笑,让人觉得好生亲切。姑娘可不认识老李,她接过钱笑着说:“一笼包子,一碗稀饭,收您五块钱,正好,谢谢,常来。”

老李听了有点乐了,哎呦喂,心想自己吃了几年了,付钱的时候老张可从来没有说过谢谢啊,这姑娘多好,还说谢谢。

老张笑着走了出来:“娟子,不要他的钱,他就在马路对面,是咱们的邻居。来,老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俺外甥女,在小学当老师,暑假来我们家玩,非要来包子铺帮忙,劝也不听,你说这孩子。”

娟子笑着说:“你好,我是娟子,以后喊我娟娟,娟子都成。舅舅说了,都是邻居,钱就不收了。”

老李看娟子准备把手中的钱递给他,忙说着:“哎呦老张,小本生意,都不容易,还和以前一样,不然以后我就不来了。好孩子,真懂事,钱快收起来。”

老张知道他的脾气,娟子转身看着老张,他挥挥手,算了,收下吧。就这样,一天一天。不管多忙,老李都会准时出现在老张的包子铺。

他来之前,竟然开始把脸上的胡子清理的一干二净才来。

3、

忽然有一天,老李来到包子铺,没有发现娟子的身影。

他不好意思问老张,却又很想很想打听她的消息。那天的包子他没有吃完,稀饭也没有喝完。

付钱的时候,老张说:“怎么,今天包子的味道不合胃口啊?”“没有,呵,没有,可能昨天晚上有点受凉,身体不舒服。”“哦,原来这样,我还以为味道不好呢?”老张说道。

老李勉强一笑,转身离去。他心里在说:“味道很好,可就是少了一个人啊,娟娟呢?这老张。”

听到娟子的消息还是听老张和一位常客聊天得来的。原来是暑假结束了,娟子要回去教书了。

怪不得,老张也真是,不提前说一下。

老李在想:“暑假过了,那,寒假,寒假娟子会不会来呢?”

花开花落,转眼到了冬天。老李天天忙着生意,仿佛也忘记了这事。

有天早上,他打开门,发现地上,树上,远处的房子上,到处白茫茫一片。

下雪了,是啊,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多好。今天可以休息了。

他看到对面老张的包子铺已经升起炊烟了,心想着吃点早饭回来接着睡,反正下雪路人不多,生意应该是没有的。

他咯吱咯吱踩着,小心翼翼来到包子铺。那一刻,他愣住了。

娟子来了,没错,是她。

娟子看到了老李,笑着说:“你好啊,快点来屋里坐。”

老李情不自禁的摸了下脸,坏了,一脸的胡子也没有刮,头发也没有梳,这估计让娟子见笑了,他有点不好意思:“你好,放假了啊。”

“恩恩,是的。”

他又见到她了,她也是,她也见到他了。

恩,在一场飘飘洒洒的大雪里,他们再次遇见了彼此。

4、

快过年的时候,老李是在忍不住,就偷偷问了老张:“老张啊,那个向你打听个事。”“你说,什么事?”老张一脸疑惑。“就是,其实也没有什么。”

“别啰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老张不喜欢有人给他卖关子。

老李笑着说:“就是那个,娟子有没有成家啊?”

“这事啊,我告诉你,没有呢,她今年二十九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也不知心里咋想的。家里给她介绍几个,她不愿意,家里人为这可犯愁呢。”

“哦,这样。”老李心里满满的高兴,可没有敢在老张面前表现出来。

又过了几天,老李担心娟子又去相亲了,私下和老张说:“老张,你看我要是和娟子在一起,成不?”老张愣住了:“人家可是老师,你觉得合适不?”

“我知道,知道是老师,可我觉得挺好的,挺喜欢的。”老李说着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有点脸红。

“那个,我帮你问问吧?反正别怪老哥,我觉得没戏。”老张说道。

老李激动的拉着老张的手攥的紧紧的:“拜托了,老哥。”

到了傍晚,老张来到老李的修车铺,他和老李说:“一提到你,娟子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我估计可能对你感觉不错,可就是不知道她家人会不会同意。”

老李高兴坏了:“谢谢老哥,那就好了。她如果愿意,我会好好待她,我就是喜欢她,和她家人说说应该会同意吧?”

老张说:“到时我帮着说说看吧,反正如果成了,你要好好对娟子,不求大富大贵,让她开心就是了。”

老李高兴的竟然抱了老张一把,那一刻,他激动的不知所措。

5、

后来,正如老张所说。

娟子答应了,老李高兴坏了。

可正当娟子和老李准备结婚的时候。

娟子的家人听说老李是个修车匠,没有出息,坚决不同意。

娟子说了老李的好多好:“我就是喜欢他啊,怎么了?这有错吗?”老张也说了好多。

可家人就是不同意。

后来老李竟然也跑过去了,娟子的家人把他赶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大声嚷嚷:“你人长的不好,又没出息,穷的叮当响,还想找我们家娟子,真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老李有点失落,有点彷徨。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再后来,听说娟子和家人闹僵了。

她自己决定把自己嫁给了老李。

老李仅仅抱住娟子,两个人偷偷的哭了起来。

老李对娟子说:“我曾经一直盼望着寒假,就是为了能够见到你,如今好了,我会珍惜每一天。”

“我也是,所以寒假我来了。”

娟子偷偷在老李耳旁嘀咕道。

是啊,他们看起来这样的不般配,一个修车匠,一名老师;

一个胡子拉碴,一个大家闺秀;可是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决定结婚了。

结婚的时候,娟子的家人没有来,一个都没有。

6、

后来听村子老人们说:“老李结过婚就把修车铺关上了,不干了。他带着娟子去了上海,好久没有回来过。”

前不久端午节回去,我又听到了关于老李的消息。

他和娟子有了两个孩子,在上海已经买房子了,老李不再修车,而是做起了装修生意,生意越来越红火。

每逢中秋和春节,他会带着娟子和孩子,开着车回老家走亲戚。

去年他们回来就开着奔驰车,听说娟子的家人见到了车子,一直夸着老李有本事,可就是没有听说老李心里是什么滋味,是甜,是酸,还是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我想老李的心里是知足的,再多的委屈也只是过去;

如今他有娟子,娟子还给他生了两个大胖小子,这日子本身已经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