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恩,愿一切安好。恩,愿各自幸福。

1、

年龄越大,也越不知该怎么去爱一个人,离的太近,怕被嫌弃,拉的太远,怕被忘记。

脑子里搜刮了一堆甜言蜜语,又怕说出来彼此腻味,太主动怕不被在意,太冷漠怕被误解。

如果在我们的心里,能伸出两只手,紧紧的拉在一起该有多好,这样我就不用语言行为来表示我对你的——喜欢。

我有时候会发愁谈感情,在感情里我是个智商比较低的人。
就像有只猫,一直低着头看鱼缸里游动的小金鱼,嘴巴是馋的,可爪子扒拉着缸沿,怎么都够不着。

有时候,我会突然记不起很多事。

我记不起什么时候喜欢过什么样的男孩,记不起在18岁时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甚至我会记不起在20岁时有过什么惊心动魄的梦想。

那些想来原本应该让人面红耳赤的所谓的青葱记忆,根本不需要一个转身的动作就已经被时光漂白撕碎,丁点儿念想不留。

但我始终记得,那个阳光散漫的午后,我坐在阳台上安静给你写文字的样子。
在那些只有蝉鸣的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我曾经那么肆意的可笑过,却也那么清澈的快乐过。

2、

七堇年说,世界太大,生命这样短。

要把它过得尽量像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才对。

恩,我也总算是懵懵懂懂地尾随着别人的轨迹,拼命踉跄追逐了些路,

才最终停下来,清楚地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英语谚语说过,一个人的牛肉可能是另一个人的草。

我以前不懂,常追着爱吃牛肉的人跑,气喘吁吁,以为牛肉很好,

慢慢才发现,牛肉或许不适合,或许我喜欢吃草。

幸好我发现得早。
很多东西就像风一样,虽然摸不到,但却能感受到。

恩,有太多的执着不适合,有太多的等待不值得。

3、

现在,我能想到最动听的句子无非是:那些年,四海升平。

是的,那些年,风轻云淡,悲喜不过是自己和自己的一时过不去。
那个会因为一条微博而一整晚睡不着,也会因为一句祝福而乐上半个上午的年纪,没有信仰,更无须对任何事物执信或迷信。
因为生活是单纯的,坦澈的,没有失落与欲求,也不懂得痛楚和期盼。

这些年呢?撕扯太多,应接不暇,悲伤与失去早如走马灯般,无处顾及。

说我绝望,灰色,悲观,消极,都可以,只是当我一路看到的只是我舍不得的都在远去。
我惦念的都在被残忍侵蚀时,我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也让周遭满意的答案来证明生活依然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生活早已不再是俯拾即是的行云流水,黯然神伤也只不过是无计可施的自我催眠。

我看到过亲人的生死别离,才意识到眼泪是最无用的残忍,我卑微过,低入尘埃的期冀过,才相信苦难与挫败都不是绝对的。

我也试着来感激一切知遇与恩赐,只不过现实往往会不失时机的让你明白,无论如何盛大的愉悦都不过只是生活一时的窃喜。

这世上最搞笑的喜剧恰是人生中最悽惨的悲剧,我们被伤害的麻木,才会笑得那么酣畅淋漓。

4、

我明白自己将会,而且能够。

自由而安静地写字,并活着。

生活,就该有些阳光,有点自由,还有一些花朵。
有良好的独立性和方向感用于旅行,和生活。

每一天醒来,看到自己都是健康的。
每一天睡着,都知道自己想要的已经得到。
冰箱里有面包,苹果,牛奶,柜子里有衣服和书,桌上有电脑。

每次回家都有人为我做好饭菜。
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脸依然很年轻。

明日仍有太阳,且明日在自己手中。
在等待的这些时间,学会的收获与成长,你不会懂得我多满足。
所以我打算跟那一段时光说再见了,少年。
半年为期的约定,我把剩下的三个月用来遗忘了。
因为要远行,所以才鼓足勇气说了这些。
去另一个国家,至少可以避开许多人。
恩,如果活得高尚些其实更容易,为什么不呢?
恩,愿一切安好。
恩,愿各自幸福。

最后,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