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流逝的光阴像雪一样寒冷,冻得我瑟瑟发抖。

 1、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学生时期我就幻想着将来的自己,开着一辆兰博基尼,飞驰于蜿蜒曲折的山间道路,一脚油门,快打方向盘,完美且从容地漂移过弯。我在想,也许我会死在第一个弯,从弯道摔进山脚。那时死亡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场游戏,赢了便通关,输了只好用复活币。

这个幻想伴随着我很长一段时间,追其源头不得而知,现在想来应该是年少轻狂。但我还是很感谢这个幻想,起码它带给我一股动力,说来可笑,这是莫名其妙的动力。

如今我遇到了很多弯道,并没有死掉,归根原因我没有一辆兰博基尼。除了日常生活,平常也会看看新闻,看看社会怎么了,明星怎么了,兰博基地降价了多少,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钱包里的钱足够买一辆兰博基尼的方向盘时,我兴奋不已。我把幻想当成了理想,而且离理想更进一步了。

我依然觉得山间的第一个弯还在等着我,无论人生有多少个弯道,那个弯道终究是我的起点。

2、

高中毕业,七大婶八大姨远房亲戚都打电话跟我说一定继续读书,大学出来有好的工作,坐办公室吹空调,还能买车买房。各种因素困扰着我,最后差一点成为一名老师的时候,我拉着行李箱来到了大都市深圳。

稚嫩的我如同刚孵出的小鸡,面对周围的环境,只能任由内心的无知去面对。被骗过,也骗过人,懵懵懂懂中融入社会中,我与社会的隔阂渐渐裂开,并且熟悉起来,相反与校园的熟悉逐渐忘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

那时的我除了理想,还怀揣着一个梦想,成为一名作家。我的第一个工作在五金厂上班,七点三十到厂里,班长开会十分钟,打扫卫生十分钟,还有十分钟吃手里的包子。接着便不断重复手中的动作,操作机器生产单车的某个零件。产量定好的,一个小时必须做够数量,不然班长先教育,科长再教育,先扣工资,结果是开除。

我在想,这和学校读书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是虽然辛苦,一个月也能赚两千多,足够养活自己了。我自豪不已,当一个人有能力养活自己时,这是对父母最大的回报,也是对社会最大的责任,更是对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信任。我没有想到我的觉悟如此之高。

接着我开始计划着自己的人生,首先第一步,买一部智能手机,HTC,当然是二手的,一千多块钱。接下来人生第二步是什么我已经忘了,我只记得工资每个月花光,最落魄的时候没钱吃饭,一包泡面顶一个晚餐,不得已只能借叔叔要钱。

这时候我有些失望,我居然养活不了自己,每当遇到挫折之时,我就会去散步,去吹风。这里靠海,我第一次见到真的海,然而真的海没有电视上那么好看。遇到的挫折多了,我便厌恶了独自外出,从现实的角度来讲,当走在烈日下,口干舌燥,没钱买一瓶水喝,那么还要去遭这个罪做什么。

3、

我和叔叔租了一房一厅,他睡房间,我睡大厅的沙发。渐渐地我迷失了自我,星期天不上班便跑去网吧上网,打LOL。厂里的日子一模一样,一天不外乎面对那几个人,和那几个机器,还有一大堆成品。

过了几个月后,我终于想起自己的梦想,高中的时候我想成为韩寒,因为他写小说赚了很多钱,出来社会后我想成为唐家三少,或者天蚕土豆,因为他们写小说赚了很多钱。

接着我在起点写了一部玄幻小说,白天辛苦打工,下班后费劲脑汁码字,我的计划先写二十万字再去更新。我查了很多资料,如果没有存稿,一天写不出一万字,读者是不满意的。

终于我人生的第二步启动了,我买了一台电脑,也是二手的,并且辞掉工作,开始专注写作,立下目标,每天写一万字,一个月过去了,我写了四十多万字,最后申请签约的时候被拒绝。

我在想,一定是起点的编辑太垃圾,又把小说放到17k,纵横,三个月后,我的小说还是没能签约,我失败了。面对这个情况我不知如何面对,梦想是不能放弃的,从小到大我老师这样教育我们。最后我收拾行李去了中山,一方面我的电脑坏掉,一方面我的钱花光了。

4、

这年春节我没有回家,在中山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当了服务员。曾经一身油漆味的衣服如今换了一套华丽的制服。也许这才是我该有的样子,什么打工仔,什么作家,什么失败,都去他的吧。

三班倒的工作,包吃包住,虽然工资很低,但是有小费可以拿。每天走在酒店铺满地毯的走廊,闻着清香的香水味,姿势挺拔得迎驾一个个老板来此消费,看着酒店外停着各种豪车,我非常满足。

我想起了我的初恋,高中的时候她喜欢我,我喜欢他,她在文科班,我在理科班,然而我们从未牵一次手,仅仅彼此望着对方。她去读了大学,我常常幻想自己开着兰博基尼在大学门口等她,带她去兜风,让她感受我的过弯技术。

虽然有着体面的工作,但是我还是和穷小子,某一天我忽然发现,我不过是一个跑腿的,什么繁华终究一场梦,梦里的我虽自在,可梦醒了我该怎么办。

当了七个月的服务员,我回到了老家,那里是我的故乡。故乡这个词听起来很亲切,当时代在改变的时候,这个亲切可化为陌生,陌生得让你措手不及。

村子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年人变老了,年轻人长大了,我也长大了,思想的变化使得面对的事情发生了质的改变。以前在路上看到一坨牛粪,我会兴奋地跨过去,现在我绕道而走,并且几天不从此地路过。

5、

我买了一辆摩托车,每天开在乡镇道路上,把油门拧得轰轰作响,超过一辆又一辆乡镇班车,转个弯开进村屯之间,从一间间陌生人家路过,性质高涨之时,开上山间道路,从一百八十度的弯道通过,身边便是悬崖。

我没有想到的是会死掉的第一个弯,我不是开着兰博基尼通过,而是一辆摩托车,认真算来,这辆摩托车可以算是兰博基尼的后视镜吧。我开着兰博基尼的后视镜通过了许多个会死掉的弯,幸运的是,我没有死掉。

我常常坐在公路边的石头上,盯着过往的车辆带起的灰尘,摩托车停在我旁边,在这一秒中通过我眼前的车是否会记得有一个人在路边盯着它呢,也许我记得所有过往的车辆,但是没有一辆能记住我。

这期间我把之前写得玄幻小说从里到外改了一遍,字数也扩大到七十万字,一如既往的我没能签约,无法用小说赚钱。

过年后,我去了另一座城市,学习了Photoshop,并且找到了一份惬意的工作,一天八个小时,一个月休息五天。

坐在办公室吹着空调,盯着电脑作图,这曾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如今我得到了。

我这才发现我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写玄幻小说失败后,这两年我写了一篇短篇小说和一篇长篇小说,有回忆录和时代变化的思考,有对现实人性的抨击。当然了,至今还未发表。

过去的许多个冬天,有寒冷有温暖,不知为何,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我穿着毛衣和外套,走在城市的公园里,蒙蒙细雨飘落而下,仔细一看这是雪花啊。

飘落的雪花终将化为水滴,消散在地板上,最后回归天空,完成一道轮回。也许几百年前,或者上万年前,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虽然性格想法相同,但是他们面对地文明不同,前者在想今天吃生肉还是烤肉,后者在想当农民还是起义,而我此刻在想什么呢?

远处的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划船的人冲开一条波浪。没想到这么冷还有人出来玩耍,我搓了搓手掌,坐到公园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望着湖面发呆着。雪花落在我的头发上,点缀一层白。

流逝的光阴像雪一样寒冷,冻得我瑟瑟发抖。我望着湖面发呆着,发呆了很久很久。我突然惊醒,叹道:啊,我该结婚了!我又坐了下来,望着天空又叹道:女朋友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