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生满青苔的山路上,却有一道身影,拾级而上,来赴昨日的约

1、

最迷人是仲夏晚风,夜来香在漫天星光下招摇,自成一番旖旎情致。

一片青黛的天空,明月高悬,流光千里,如一匹质地上乘的银纱,轻而柔的铺陈在广袤原野。

萋萋碧草的深处,传来水声潺潺,似仙乐叮咚。

走近了,才发现是一条碧玉的带,缓缓流淌在空旷无人的野地。满天飞舞的萤火虫似乎也被这月色下的粼粼波光惊艳,点着小小的一团灯火,流连着,不愿离去。

漫天星光倒映在盈盈水面,天上地下两条星河。

耳侧又溜过清脆蛙鸣,鼻息间似萦绕着若有若无的荷香。知了声阵阵,在夏夜清风中,渐渐飘散。

最爱良夏,一点风尘,半池红粉,接天莲叶里望尽美人美景。

2、

子夜,月华皎洁如水,万千星辰散发出的疏朗清辉,一寸寸抚过满园绿意,最后逗留在那一枝将开未开的素馨上。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晚风,带着盛夏季节里难得的凉意,在水平如镜的湖面打了个旋儿,细细地描画过湖心那朵朵淡雅素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月的银辉为世间万物拢上一层神秘的薄纱,银纱下有风情万种,绰约绮丽。

夜色下流淌的河,隐在巢中的雀鸟,远处田野里偶尔会传来几声蛙鸣,一切都静谧而安详。

时间的沙漏慢慢流转,月亮的车驾也行到西天的边界。星光熄灭,萤火虫也不知藏到了哪里,而渐次绽放的万家灯火,却点亮了世界。

苍茂的林间,古树参天。深夜的水汽凝结成浑圆晶莹的露珠儿,在碧草细长的叶上滑动,倏忽间坠入黝黑的泥土,再也寻不见芳踪。

可那朴素的泥土,却开始散发出清新怡人的绿草香气。

林间升腾起薄雾,被晨风拉长的水汽上下跳跃,仿佛春日里绵密的雨丝,洇润了老树苍虬的枝干。

树梢枝头,不知名的鸟儿在婉转清唱,空灵的音符将夜的帷幕合拢。

在遥远的东方,天边泛起了第一抹鱼肚白,粉紫的烟霞,如一片绚烂的海,投影在本应灰白的天空。

终于,日光刺破云层,喷薄如潮,烧红了半边蔚蓝。

3、

穿过层层叠叠的枝桠,是成千上万束的阳光,在一片碧海般的青草地上,投射出星星点点金色的斑驳。

风穿林而过,树叶便发出扑簌簌的欢呼,惊起了呦呦鹿鸣。而那一地细碎的锦芒,也汇成了浮动的金色海洋。

而在花香微澜的正午,蜻蜓飞倦了,立在小荷初露的尖尖角上,透明的翅,映出天空的颜色。

润圆的莲叶,亭亭如盖,快要将清圆水面铺满。澄澈透亮的水面下,是几点游摆的火红,可知嬉戏的锦鲤,也贪欢这一晌风月无边。

四时风光比不过莲叶田田。清风徐来,便闻荷香。满池素馨,绿肥红瘦。

碧玉深处,有悠扬歌声飘然传出,清丽婉约,是谁家的恰逢豆蔻年华的少女,笑意盈盈地轻嗅那红粉佳人。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4、

是暖风微醺的午后,在晴好的阳光里昏昏欲睡。一室静默,唯余檀香袅袅。

窗下桌上一盘残局,昨夜对弈的友人已约定在入夜黄昏后。等到晚风习习,花香在空气中酝酿起涟漪,便将残茶泼去,再取了去年冬日里扫下的梅花雪水,细细烹一盏汤清色亮的雨前龙井。

而此时,只有随意放在案上的泛黄书卷,被吹进窗子的风,一页页地翻阅。

仿佛做了一个悠长的梦,梦里红尘滚滚,春夏在眼前掠过如走马观花,分不清是前世还是今生。

醒来时,天际已缀着星光数点,银白寒芒闪烁如呼吸。

窗下的夜来香,绽开嫩黄的蕊,把沁人心脾的幽芬,在夜色里招摇。

心情已收拾好,可等的人还没来,唯有拾起黑白分明的棋子,一个人演绎棋局里百千种变幻莫测的可能。

却不想落子的轻响,便惊扰了昏黄灯花。

5、

墙角的更漏滴答滴答,神游间,一弯银钩已然挂在树梢,本不算明亮的灯光,也愈发昏暗了。

生满青苔的山路上,却有一道身影,拾级而上,来赴昨日的约。

可惜这样清雅而风流的一生,终究只能在仲夏夜的梦里去找寻吧。

看明月别枝惊鹊,听清风半夜鸣蝉。即便有稻花香里的阵阵蛙声,缭乱平静的心湖,也要在皓白的月色里,采一枝粉白的素香。

哪怕就这样醉在情思旖旎的盛夏,忘了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