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猛一抬头,撞见那张熟悉的笑脸。

1、

刚离婚那会,是最怀疑人生的时候。

曾经口口声声说爱我一辈子的男人,在被发现了奸情之后,迅速翻脸,换上了一副城管对无牌小贩的模样。曾经慈爱体贴的公婆,立马变身谈判专家,劝我要认清形势,把握时机,趁早另谋出路。句句绵里藏针,警告我不要打他们家产的主意。

我和明轩就相识在这个尴尬的时刻。他是我的辩护律师。经过努力,他帮我争取到一套小房子,然后,我就被扫地出门了。

我执意请他吃饭作为答谢。打官司已经耗尽了手里的一点余钱,只能在家里亲自下厨招待他。本来想显摆一下厨艺,没想到他随随便便做的一个菜就让我见识了业余和专业的区别。我只能拌着羞愧,狼吞虎咽地享受着他准备的美食。

2、

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家里能扔的旧物全部扔了,然后按照自己的口味,从网上淘了些田园风的家居用品。折腾完之后,虽然累得快虚脱,心里却像缷了重担,反而轻松自在了。

结婚前听信了前夫的甜蜜誓言,辞了职,一心一意做他背后的小女人,现在也没脸回娘家去啃老,生计问题就逼上了眉梢。左思右想,好像唯一能马上变现的才艺就是会弹点钢琴,在网上投了一堆简历到琴行和各种培训班,还没收到回复,我就厚着脸皮求明轩帮我推荐学生。离婚之后除了他,以前的熟人都不想见了,就让他们对我的印象停留在两年前的奢华婚礼上好了。

明轩果然没辜负我的期望,没几天就帮我推荐了两个小学生,生活是暂时不成问题了。

我的目标当然不仅限于谋生。我想让前夫看看,没有他,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3、

一天傍晚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家琴行的面试通知。弹了一曲之后,老板说,我被录用了,按课时付费,多劳多得。回来的时候,经过一段无人的小巷,我越想越开心,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我又翻出许久不用的瑜伽教练证,开始给附近的瑜伽培训机构投简历。我心里默默地感谢早逝的母上大人,要不是她小时候逼着我学些才艺,现在就狼狈了。

我的生活重心由之前的美容养生转到赚钱上。工作让我充实,存折上日益增长的数字让我安心。我和以前所有的朋友都断了联系。没有课的时候,我就呆在家里练练字,看看书,听听音乐,种种花草,或者去附近超市买点材料回来,做做菜,煲煲汤。生活过得写意又寂寞。有时候站在阳台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恍然间,好像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平衡空间。我看得见他们,他们看不见我。

明轩有次过来看我的时候,带了一只桔黄色的小奶猫过来,说是给我作伴。从此我的生活又多了一个内容一一撸猫。这只小猫的身体似乎蕴藏着无穷的能量,撸着撸着,我的寂寞就像烟雾,婷婷袅袅地飘远了。

明轩成了我唯一的朋友。他年少有为,而我是个落魄的失婚妇女,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但他好像毫不在意,待我就像老朋友一样自然大方。我对他没什么份外之想,也就坦然得很。他说和我一起很舒服,不是家人却胜似家人。这话我听得十分受用,心里泛起阵阵暖流。想到他终有一天要娶妻生子,逐渐淡出我的生活,又有一点点的失落。不过聚散离合本也是人生常态,想想也就释然。

4、

有天我们一起在家里喝着他带来的茶,我问:

“明轩,你觉得我有没有优点?除了外表。”

“当然有。你积极阳光又独立。”

“哈哈,说得我好像春天里的一棵小草。”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那你说说,我除了外表还有什么优点?”他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我仔细想了想,然后说:

“好像都是优点,没有缺点。”莫名地心里升起一股小忧郁。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他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映着俊朗的五官,养眼得很。我贪婪地享受着这免费的福利。

他笑完之后说:

“你把我神化了,其实我就普通人一个,只是比较幸运,靠自己的努力,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有无奈的时候。”

我不管。总之,他在我心目中是完美的。

5、

明轩有空的时候就会打电话给我,如果恰好我也没课,他就会驱车过来,带我去吃一顿美食,看一场电影,听一场音乐会或看一场表演。这种时候就是我单调日常的唯一色彩了。他成了我的快乐源泉,我对他的依恋日深,又怕他看出来,只能用大大咧咧掩盖着。

我们无话不谈,他了解我所有的喜好,我也了解他的口味。我们越来越默契,后来已经不需要刻意安排节目来消磨时间,一起呆在家里喝茶聊天看电视也不会觉得无聊。甚至有时不说话,各自捧着一本书看,也不会觉得尴尬。

有天看书累了,转过头去,看到他逆光中的侧影,十分好看,于是问他:

“我帮你拍张照片好吗?”

他头也不抬地说:

“随便。”

于是我的手机里就有了一张他的脸。想他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感觉他好像就坐在身边。甜丝丝又有点伤感。

明轩有一个多星期没来找我了。我也渐渐习惯了只有小桔猫陪伴的日子。他那张照片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到。

6、

快到中秋节了。中秋节是我的生日,我这个孤单的女人却偏偏挑了个万家团圆的日子来出生,是不是很讽刺?幸好还有小桔陪着我。

我到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个月饼,准备和小桔一起拜月。

回来的时候看到楼下停着一辆宝蓝色的甲壳虫,夕阳给她镀上了一层明媚的柔光,就像一个披着薄纱的新娘。我不禁走近细看,每一个地方都是我喜欢的样子。后来眼光落在车牌上:YY815。YY,和我的名字首字母一样,叶莹。815,不正是中秋?生日也和我一样?!

耳响起一个梦里常出现的声音:

“喜欢吗?”

猛一抬头,撞见那张熟悉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