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你的一切,我都好奇,都想了解。

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没问。因为知道,即使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保留自己的尊严与骄傲,不要为任何人放低自己。

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告诫自己的。

因而,骄傲如我,怎会低头去向你索要那些你不愿意给的答案?

况且,你不愿意的事,我从不会强求。

若是让你觉得为难,我走便是,你别皱眉。

你微笑的样子很迷人,所以要多笑笑。

 

《东邪西毒》里有段台词:以前我认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相信有些事,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想,说不说都没有什么区别。有些事情是会变的,我一直以为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遇到你,才发现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间里,我最喜欢的人不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那该多好。

我手机的歌单里,有一首歌,不管我换了几个播放器,甚至换了手机,改了号码。

它都依然存在,不曾被我遗忘。

我多想找个理由,回到相遇的前头,就当我们从来不曾分手。

我坚信,你的歌单里,也有一首舍不得删掉的歌曲。别问我为何如此觉得,难道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吗:很多时候我都有一种“你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自己的感觉”。

若是你忘了,没关系。我来替你记住,记在心上。

 

前天中午,在整理书架的时候,你送的明信片从书本滑落。

弯腰将其拾起,踢掉拖鞋,解开头发,捧着它在书架前,一坐便是一个下午。

窗外飘起秋天的第一场大雨。我从想你的思绪中转醒,赶忙跑去窗边把窗户合上。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你买的紫色风铃,已被大风刮落。“碰”一声清脆的落地声,玻璃渣碎了一地。

如同我这颗早已伤痕累累的心一般,无法愈合。

第一时间想到要联系你,可是打开手机才发觉:很早之前,与你有关的一切,已被我悉数清理干净了。

不留下一滴痕迹,风过无痕,往事随风。

 

初识你时,我便有个心愿:有一天,我要到你所在的城市,去体验你体验过的生活,感受你感受过的所有。

如今,我做到了。

事隔经年,一张车票,一个行李箱,一个背包,还有一个我。

历经几小时的时间,从我的故乡,到你的故乡。

你曾走过的地方,我如今也来到了。我会走遍你所在的城市的每个角落,不为遇见,只为感受你的曾经。

只是在异乡的第一夜,我失眠了,辗转反侧,无法安睡。

黑布笼罩的下的深夜,还有泪湿的枕头,都是有关于你的。

也只有在黎明到来前,我才敢放纵自己,释放那些入骨却无人知晓的相思。

若是此刻你在身边,是否会温柔拭去我眼角的泪水?是否会把肩膀借给我靠?是否会轻声为我歌唱,哄我入睡?

会吗?会的吧?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知道,此时的你,也一定在这座城市的某一处,与我呼吸着同一片天空的气息。

那么天亮之后,你会不会,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不会再向你诉说从前,只是想跟你打声招呼,寒暄几句。

知道你过的很好,我才能安心。

若是你没有出现,也不打紧。毕竟,我也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你的城市,路过你的世界。

既然只是路过,那就不必打扰你了。不打扰,也是我仅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温柔的事了。

 

如果这一生,注定会遇见你,也注定会失去,可我一点都不后悔啊。

谢谢你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