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所以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听音乐,一起看电影,一起在回家的路上胡扯,一起来一场无悔的旅行。

然而不知何时,身后只剩下一串孤独的脚印。一个人的身躯,仿佛带着两个人的体温,无悔地走向世界的尽头。

1

小时候的我,调皮无比,家里每一面墙上满满都是足球的球印;厉害无比,跟妈妈几乎隔一天大吵一次;贪婪无比,不是偷偷拿保姆的钱就是拿妈妈的钱。

小时候的友谊是深厚的,5毛钱能让一个同学陪我玩一天。为了能买更多更好的玩具拿去炫耀,则需要更多的钱。

保姆姐姐总是把钱放在厨房柜子的最上面,非常好拿,凭借我的推理,在这些钱里每天只拿2块,她是绝对看不出来的。1块买朋友,1块买香辣蟹,赚的。

慢慢感觉2块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开始10块起拿,可以买到帅气的动漫卡,和溜溜球。朋友们也越来越爱跟我一起玩了。

有钱真好。

5、6年级开始在我爸爸家里住,爸爸每天都会把包放在茶几上,里面有好多个100。这样每天可以100块起拿,什么绿宝石什么洛克人zero,朋友老师凑过来看我玩游戏机。

居然这么简单就建立了威信。

当我发现100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所以200、300、400,所以老师就请爸爸去学校喝茶了,所以爸爸就带我去打乒乓球了。

所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有钱可以交朋友,但爸爸会不高兴的。

2

初一暑假,我第一次见到文文,他是我湖北老家的表哥。

舅舅舅妈都是聋哑人,但他们日子却过得非常好,对我也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他们。

文文那天穿一件胸前印有皇马的衬衫,脚上一双匡威帆布,带一个黑色大框眼镜,手里拿的则是当年最火的摩托罗拉。

简直就是暴发户啊!

我:“怎么才能当大款啊?”

文文:“你得有钱才可以当。”

我:“那你为什么这么有钱?”

文文:“老子没钱,老子又不是大款。”

我:“那怎么才能当大款啊?”

文文:“你把QQ上的小图标都点亮就行了撒。”

所以我就开始为了点亮这些小图标而奋斗。

零花钱全用来充QQ会员、红钻、黄钻、蓝钻,把CF、自由幻想等游戏玩到可以点亮图标的级别,QQ宠物各种喂各种玩。

花了一年时间,图标还是没有文文多,但也可以出去炫耀一波了。

但当我在班里炫耀的时候,他们都开始玩手机QQ了,看不到图标。

然而我,连个手机都没有。

初二暑假,文文再次来到北京,非常高兴的向他炫耀。

我:“我的图标跟你的只差3个了哟。”

文文摆了摆手:“我已经不玩图标了哟。”

我欲哭:“那岂不是当不了大款了。还有别的办法吗?”

文文并没有管我:“老子怎么知道?”

我:“那怎么才能让别人跟我玩?”

文文:“你游戏玩得厉害,自然就有人跟你玩了。”

对网络游戏的印象,只有6年级玩的梦幻西游,练到33级的虎头怪。到最后觉得实在太丑了所以不玩了。

文文则非常喜欢玩QQ音速,这款音乐类游戏在我看来,比什么劲舞团好玩多了。

我:“《周大侠》好难啊,最开始那个地方我都过不去。”

文文:“分分钟全连给你看。”

20分钟过去了,还没有全连过。

文文假装吸了口烟:“在我看来,你这个键盘中毒了。”

键盘还能中毒?

当然,好的装备是需要充Q币的。

沉寂了两年的感觉又开始蠢蠢欲动。

最后冲动战胜了理智,我偷…拿了一张文文的30Q币充值卡。

当时的我对于赃物的存储与转移学是比较陌生的,再加上遇到了如同福尔摩斯般大脑的文文,我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文文:“我看你刚才充了30Q币,而我刚丢了一张30Q币的充值卡,是不是你拿的?”

我不敢看他:“这是我的。”

文文:“报亭老板记了我买的卡的卡号,你敢跟我去对一下吗?”

我:“这…这…这就是我的。”

我慌了,脑子一顿空白,要不怎么连这种话都相信。

最后还得姑奶奶来打圆场。

晚上吃完饭,我对文文道歉,说:“我不想当大款了,我再给你买一张去。”

文文:“不用了,你是我弟,应当让着你的。”

不打不相识,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们无话不谈。

游戏、学校、喜欢的女生、不喜欢的女生、我还听不懂的男女…什么来着。

所谓哥哥就是这样吧。

当然,从那以后我就不再偷东西了。

3

初三暑假,因为刚中考完比较放松,所以就回武汉老家去看文文。

文文家住在17层,复式楼,极其豪华。

他的家里有一台Imac,有无数台笔记本电脑,有XBOX360。

我可以玩家里电脑运行不了的NBA2K09,可以玩从来没玩过的鬼泣4。

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我完全不想离开这里。

晚上跟文文聊天,

我:“你有女朋友吗?”

文文:“嘿嘿,我女朋友可漂亮了。”

我:“有女朋友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文文:“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听音乐,一起看电影,一起在回家的路上胡扯,一起来一场无悔的旅行。”

我:“你们还一起旅行过呢啊?”

文文:“八嘎,还上学呢怎么去旅行啊。高中毕业后,一定去。”

我望着天花板,漆黑一片,但心中的那片萤火,指引着我走进梦的世界。

第二天文文很晚才回来,刚回来便被几个长辈围住,接受审判一样的会议。

他本应读高二,但由于学校环境也不是很好,成绩也不是很理想,所以打算转到一中重读高一。

这场谈话进行了很久,我都记不起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在武汉呆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和文文一起偷偷去吃夜宵。

文文喝了点啤酒,上脸上得厉害,还一个劲地喝。

我劝他别喝了,用手去拿他的酒瓶,被他一把抓住。

他眯着眼睛看着我,摆着从来没有过的严肃表情。

“你知道吗,那些明星,他们为什么光鲜亮丽光彩夺目?因为他们学习好,文凭好。”,又是一大口啤酒,“我大学一定要考到北京去,考到在北京也排前几的好大学去,否则我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我说:“你喝多了吧。”

他说:“你才喝多了呢,我说的有错吗?”

我无言以对,只能支支吾吾的把他送回去。

第二天我要回去了。他把我送到火车站,用力揉了揉眼睛:“昨天我没喝醉,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咱们共同努力,争取考到一个学校。”

我说:“就这么说定了。”

4

慢慢步入了高中的我,开始努力打篮球,也结识了不少的朋友。

高中的生活是充实的,每天你都知道自己的目的,就是高考。

我快乐的看着新买的诺基亚N81,文文发来短信,说明天就期中考试了,一定要考好。

我回加油,你没问题的,我们还要考到一个学校去呢。

平静的生活永远不会是现实的基调。

第二天,一个武汉老家的姐姐突然发短信给我,问我知不知道文文的事。

我不知道啊,文文怎么了?

她说那没事了。

我第一反应是,文文被绑架了??他家里那么有钱,交赎金不就完了??

回到家发现好多亲戚都在我家,更坚定了我的判断。

我直接找到我妈,说出了我的想法。

我妈的回答,令我怔在原地足足5分钟。

文文去世了,是自杀,从17层楼跳下来。

他们猜测自杀的动机是他没有考好。

再考试的前一天,他跟一个好朋友说,必须要考到500分,没考到就没脸活着了。当时这个朋友也没在意,是个人都会觉得这只是在表决心吧,这点我特别理解他。

但我不理解你们这些所谓的“长辈”!不理解那天审问般的会议!

那一瞬间无数个脏话在我的脑子里盘旋,终于还是冲了出来,砸到了在场的所有亲戚们。

他们并没有反驳,只有抽泣声和我的叫骂声。

我回到房里躺下,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什么都不想干,也睡不着。我想得知文文生还的消息,即使那几率小的令人无法想象。

奇迹终究没有发生。

这种事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不知道解决办法是什么。我在学校时就一直趴在桌子上,不想听课也不想睡觉。回了家就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什么也不想吃。

这样持续了一周,连上学的力气都没有了。

时间的力量超乎我们的想象,我慢慢开始重回到了正轨,好像在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又过了一周,我打开QQ空间,我们一直在玩QQ空间,装点着自己的空间,让它成为第二个栖息地。

进入他的空间,打开留言板。

这一周的留言大多是一个人发的,她叫小熊。

5

小熊是文文的女朋友,也是文文在三中时高一的同班同学,他们坐同桌。

高中的课程堆得满满的,上午的课程是最累的,固中午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候。

打下课铃的那一瞬间,就如同奥运会上400米决赛的发令枪声,无数个选手为了能在买饭的时候排在前列而玩命奔跑。

文文则不在列,原因嘛,人缘好呗。他总是让跟他最好的那位选手替他买,他只用端就可以了,轻松加愉快。

开学一周后,文文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文文走的时候小熊还在座位上坐着,而文文吃完饭回来了,小熊还是在座位上坐着,遗世而独立一般低着头,写着作业或看着书。

文文通过跟女生较好的关系了解到,小熊的家庭是个重组家庭,继父对她非常不好,一个月没几个零花钱。小熊用这些钱买了文具和本子,自然午饭就只能买两根火腿肠将就一下。

文文不像是个善心泛滥的人,至少我很多次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资助我。

后来的日子里,小熊总是能用2快钱买到一碗方便面和3根火腿肠,当然,是文文偷偷付的钱。

但方便面总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文文努力和小熊搞好邻国友好关系后,秉着共同发展共同进步的原则,带小熊去食堂吃正餐。这可苦了他的那位好哥们,每次都要买三份,长期受到队伍后面深深的鄙视。

当然,这种情况下如果没发生什么,那就不正常了。

小熊和文文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

等到小熊高二的时候,文文则转校去了一中重读高一。

文文对学习的重视度突然上升,每天要自习到很晚才回家。而小熊则每天放学都会走到一中,等待文文自习完毕,再一起回家。即使,这样会绕一个远路,但在她心里,满满都是幸福的滋味。

由于文文学习态度的提升,家里当然满足他金钱方面的请求。所以他总会给足她中午吃饭以及文具和练习册的钱。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仿佛未来早已定好,你只需一直走一直走,幸福就会伴你一生。

然而事与愿违,幸福的一切戛然而止。

6

我想文文在结束自己生命前,还是想到了小熊的。

然而不小的压力下,一切都化为虚无。

在留言板上,小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一些文字。一开始是几分钟,到后来的几小时,从未间断过。

有叙述,有感慨,有怪罪,也有呐喊。

我不停的按着F5,一条接着一条的看着,直到一条。

“知道你再也看不到我给你的信,我再也收不到你对我的关心。总是眺望远处,一年四季,枯黄浓绿,看它阴暗看它晴朗。看着静谧的天空,那么多星星中总有一颗是你化成的吧。其实你只是从被动变主动了对么?只是换了角色,你变成了守望者对么?我真的想你了。”

“总是想到你安眠的那一片静土。希望你来生能不那么倔强,一走就不回头。”

我没有哭,泪水全部洒在了键盘上。

这中毒的键盘终于能扔了。

7

时间过了6年了,从那以后我的成绩如同死水一般。最后的突击,还是考进了北京工业大学的一本。

在大学里,漫无目的的过着每一天,为了毕业而挣扎着。

也结束了多年的感情,回到家中,无聊,空虚,没有人生的目标。

现在嘛,继续挣扎在考研的道路上。

有一天,感觉自己看了无穷无尽的知识点,却没有感觉到一条停留在我的大脑中。

手一抖打开了久违的QQ,蹦出了几年都没见过的QQ宠物。

我找了半天,发现他的QQ并没有被删。

还是以前那几条心情,那几条文章。

鼠标滑向留言板,上面清晰的两个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小熊。

每个节日,她都会发一条节日快乐;每个生日,都会总结一年来的见闻。

我感慨万千,想着一定要跟她聊两句。

她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

我:“我是他在北京的表弟。”

她:“以前他经常跟我提起你。”

我:“你现在还好吧?”

她停留在正在输入有一段时间了。

“其实那个时候,他给了我很多钱来买文具和吃饭,我舍不得用,所以尽量用得最少,攒了很久很久想为他买个生日礼物。还差10天,他就这么说走就走了,这些钱我一点不剩都还给了他妈妈。我也是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了。我得了胃癌晚期。我并不怪老天,反而觉得感激,谢谢老天把他送进了我的生命中,即使时间不长。现在他就像个守望者,一直在注视着我,等着我吧。这么快就可以去陪他,老天对我真的很好。”

我盯着屏幕,不敢读出声来,又生怕落下一个字。我一个字两个字默念着,它们一下两下捶入我的心脏,留下一个个深坑。

她依旧正在输入。

“他当时几乎天天跟我说,在北京有个表弟。你在他心中很重要,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我想打对不起,想打谢谢,想好好跟她说说话。我的手指放在键盘上,却无法移动一毫米,直到她的头像变成灰色。

我喜欢你,所以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听音乐,一起看电影,一起在回家的路上胡扯,一起来一场无悔的旅行。

然而不知何时,小熊身后只剩下一串孤独的脚印。他独自挺着身躯前进,却仿佛带着两个人的体温。走过青苔斑驳的石墙,走过风铃微动的禅院,最终向世界的尽头走去,坚定而无悔。

我翻出在抽屉里放了许久的那张30Q币充值卡,眼泪全都打在卡上。

我:“你有女朋友吗?”

文文:“嘿嘿,我女朋友可漂亮了。”

我:“有女朋友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文文:“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听音乐,一起看电影,一起在回家的路上胡扯,一起来一场无悔的旅行。”

我:“你们还一起旅行过呢啊?”

文文:“八嘎,还上学呢怎么去旅行啊。高中毕业后,一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