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学四年,奇葩的事发生了许多。奇葩的人,遇见的自然也不少。

所有奇葩的人当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要属我室友——欣欣。

正是因为这位奇葩的室友,也得以让我以及我们整个寝室的人,在大学四年里,成了众人眼中最奇葩的一个存在。

从大一到大四,我们寝室就只有四个人:欣欣、小然、嫣儿,还有我。由于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是老乡。又难得缘分如此之深,都被安排在同一寝室。

基于以上种种,我们四人就像一个家庭里出生的姐妹一样:相亲相爱。

既是姐妹,那自然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其中的“福”嘛,我们当真同享了不少:大学四年,我们一起游玩了很多地方。也干了不少等将来老了之后,回想起这段大学时光都能不自觉的嘴角带笑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在欣欣的“暗恋”事件面前,都不堪一提,都是浮云!

欣欣这人,哪哪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可取:胆子忒小。其实说白了,就是自卑,不自信。

都说胆小的孩子,是不会有糖吃的。不过庆幸的是,胆小的欣欣,最终还是收获到自己期盼已久的爱情

有时候,我们都不明白,欣欣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成绩好、性格温和、长相还不赖,为何在爱情面前,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呢?

见不得她这副畏首畏尾的模样,我们仨就当她的军师,给她出主意,并承诺会一路保驾护航,直到她成功追到林宇阳(她暗恋的对象)为止。

话说这林宇阳,当真是不错的:长得帅,成绩一级棒,就像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难怪欣欣那丫头日思夜想。

起初,我们并不知道欣欣相中的人是林宇阳,更不晓得这丫头早就对人家芳心暗许。

由于我们寝室四人都是不同专业的,所以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做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开卧谈会。

我们会挨个轮流着讲自己所在的班级在白天发生的一些趣事。

有一回,我们讲到“暗恋”这个话题。小然说她们班上有一女生当众向班上一名暗恋许久的男生表白,结果被男生拽拽的一句:我有女朋友了!虐的当场红了眼睛。

小然讲到这时,我们都唏嘘不已。欣欣表现的更甚。她问我们:万一我也有暗恋的人,你们会不会觉得很惊讶?

我们仨异口同声:完全不会啊,你丫的多优秀呀!能被你看的上眼的人,铁定不会差到哪儿去。

她支支吾吾:他确实很优秀,所以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我们仨懵了,“你,你,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嗯”她回答的很小声。

小然立马从床上爬下去,抓着她肩膀一阵狂晃:欣欣,我没听错吧?你当真有喜欢的人了?

欣欣还未来得及回答。睡在我对床的嫣儿也呲溜爬下床,打开寝室的灯,然后搬出椅子坐在欣欣床前,问她“来来来,咱都是姐们不是?说说看,对方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祖上都有哪些人,分别都是靠啥为生的?”

欣欣被她们俩问的晕头转向,不知从何说起。我也麻溜下床,对嫣儿说“你丫的要查户口呢?来来来,欣欣,别理这傻妞。快给姐说说,他叫啥名字,是哪个专业的,是不是我们国院的?”

欣欣抬起头,脸憋的通红通红的,俨然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让人不禁想一采芳泽。

她眼睛来回看着坐在床前的我们,又把头低下去。这丫头,也不想想她室友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最终,在我们的严刑逼供下,她把一切都招了。

2

林宇阳:服装设计a班的班长,我们国院篮球队的队长,国院学生会的副主席。他家就住在学校附近,据说他叔叔还是我们国院的主任。至于个人情感问题,目前尚未知晓。

wocao,李欣欣,你丫的这是对人家YY多久了?连人家这么多重身份都知道,厉害咯我的姐姐!

听完欣欣的话,我们仨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这丫头平日都是不声不响的,连自个的生日都经常记不住。谁曾想她会如此了解一个人,还是个男人。

“快快从实招来,你到底喜欢人家多久了?”小然一下子跳到床上,把欣欣转过去,面对着她。

“快给姐们说说,他长的如何?帅不帅?是不是很像杨洋?”嫣儿也凑到欣欣身旁,挽着她手臂,笑的贼兮兮的。哦,忘了一点,杨洋是她爱豆,爱到不行的豆豆。

看着她俩这架势,我心里一阵狂吼:啦啦啦,今晚要通宵卧谈咯!欧耶!

欣欣被我们三个神经病搞的懵圈了。脸更红了,连耳朵都粉粉的,煞是可爱。

“我,我目前就知道这么多,这些都是从同学嘴里听来的。真实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欣欣话音刚落,小然就拍了一下她肩膀,说“没事,只要你真的确定对他有好感,其他的事,交给我,姐们去给你探探敌情。”

小然一向交际很广,口才又好,这事自然难不倒她。

“可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万一他要是有女朋友了,或者不喜欢我,那怎么办?”

“欣欣,这就是你不对了。你都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他不喜欢你呢?咱先试试,要是他真有女朋友了,那咱就转移目标。要是没有,那咱就继续追。喜欢就上呀,心动可不如行动哟。”

“对对对,阿云说的对。喜欢就上,姐们都支持你。需要帮忙,尽管吱一声,我们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我们三人好一阵劝说下,胆小鬼欣欣才下定决心要追林宇阳。

她有了决定,可兴奋了。但苦的就是我们这些军师团的了。

翌日,天刚露出鱼肚白,欣欣就把我摇醒,“阿云,阿云,快醒醒。”

“你丫的一大早上的就把我喊醒,是寝室走水了还是失火了?”

“那个,今天林宇阳有一场篮球赛。九点在我们国院篮球场举行。你们陪我去看看呗。”

她跟我说完,又蹦哒到对床去叫那两只猪。等我们都收拾妥当出门后,手表的时针停在8:30的位置上。

我们当时住在校外,走路去学校的话,至少要50分钟。眼看时间快来不及了,巧的是10a的公交车刚好载满人。从我们面前开走了。

再等下去就看不到开场了。欣欣大声问我们:你们昨晚说的话,还算数不?

我们答:算。

欣欣问:咱是不是好姐妹?

我们答:当然。

欣欣问:我要追林宇阳,你们是不是都支持?

我们答:必须滴。

欣欣:那还等啥,跑啊!

我们仨:……

在那来回走了无数遍的人行道上,我们四个疯婆子正上演着极速赛跑。平时走路要花50分钟的路程,愣是被我们25分就给跑完了。

后来我想啊,当时在大马路上开车的人,若是遇到红灯,把头偏向左边,肯定会看到四个神经质在疯狂奔跑。

3

8:55分,我们跑到篮球场。气都没来得及喘一下,就被欣欣拉着钻到人群前边。

当看到欣欣手指指着的人时,我们仨眼前一亮,彼此互相对视了一眼:我靠~这趟极速奔跑,值了!

站在球场中央的人,右手抱着篮球,一身白色球服加身,比女生还要白嫩的皮肤,阳光帅气的脸庞……

彼时我脑中只有一句话: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是的,今天的一切,都刚刚好:刚刚好的阳光、刚刚好的林宇阳、刚刚好的,我那胆小的室友,欣欣。

整场比赛,持续了快两小时。整个过程下来,最激动的,莫过于欣欣。

林宇阳每次进球,欣欣就跟打了鸡血,开了挂似的,在一边疯狂鼓掌。

而我们这三位舍命陪君子的姐妹,也只好跟着她一块疯。比赛结束后,我们手掌都拍红了。反观欣欣,眼睛直勾勾盯着被人团团围住的林宇阳。目光仿佛要透过人群,直达那人身上一样。

“啧啧,欣欣,看你那样,要不趁这个机会,直接去向他表白得了。”小然看不下去她那花痴样了,对她提议道。

“是啊,欣欣,今天机会难得,上啊。”嫣儿也在一旁怂恿。

“还是算了吧,这么多人在呢,万一被拒绝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这丫头,又缩回自己的壳里去了。也不知道刚刚在鼓掌尖叫的人是谁。

“那你就这样拖着?不打算行动了?”我问她。

“我害怕……”她把头垂下去,眼睛看着自己的脚。

把她拉出篮球场,我们去了饭堂,打算吃完饭再走路回宿舍。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难得的沉默了。大家一句话都没说,都在看着自己脚下的路。

回到寝室后,欣欣一如既往地扎进知识的海洋。我们仨就窝在一块看电影。电影正看到紫霞仙子说话的那段,我们就特意把电脑的声音开大,好让对床的胆小鬼也听的见。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听完后,我们把电影关了。小然把欣欣拉过来,坐在床上。我们商量着该如何点醒欣欣的榆木脑袋,让她大胆去向林宇阳告白。

大学四年,我们已走了四分之三了。过去的三年,各种新鲜、奇葩的事我们都干过。但在感情这块,我们四人,都是白纸一张。

小然说自己不急,大学不想谈;嫣儿说经历过她爸妈的事情(我们大二的时候,她爸妈离婚了)后,她对爱情已经失去渴望与期盼了;我呢,目前还未遇到让自己动心,所以也不急。

四个人中,就只有欣欣有了喜欢的人。这必须得争取一下了。大学四年,一晃而过,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欣欣,你是真的喜欢林宇阳,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吗?”我问她。

“是的,可是他太优秀了,而我?我还不够优秀,配不上他。”

你看,美好优秀如欣欣。可一到爱情面前,也矮了一大截。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欣欣,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优秀呢?相比我们三个,你已经是极好的了。再说了,爱情这玩意,没有所谓的配不配。只要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那就是最般配的。”

“对啊,欣欣,该说的我们都说了。勇敢去追吧,别让自己后悔。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咯。”

在我们这群助攻的再三劝说下,欣欣决定行动了。正好明天周日,服装设计班要举行一场服装展览活动。所以我们让她抓住眼前的机会。活动一结束,就上台向林宇阳告白。

时间很快转到第二天。当天晚上,我们分工明确:小然负责给欣欣化妆;嫣儿负责挑衣服;我呢,啥都不会,就负责给予她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

把她拾掇好,去到学校,活动已经举行到一半了。

4

我们在提前让同学预留的位置坐下。欣欣坐在我右边,双手紧紧抓着我右手。她在紧张,手心全是汗。

我拍拍她的手,俯身到她耳边,告诉她“别紧张,有我们呢。”

她点点头,手还抓着我,眼睛却盯着舞台上的主持人——林宇阳。

我顺着她眼光,抬头往台上看。这一看,不得了。那厮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舞台的灯光正聚拢在他身上。帅的我老脸一红。我侧身看向左手边,小然和嫣儿正窃窃私语。我猜的不错的话,话题的主人就是林宇阳。

半小时后,活动圆满结束。林宇阳在做最后的发言。我和小然相视一笑,立马捅捅欣欣。

她深吸一口气,尔后缓缓吐出去。我们仨起身,让她出去。

她提提裙摆,回头对我们一笑。然后挺直腰杆,一步一步走上舞台。

会场上,大家都安静了。静到可以听到身边的人的呼吸声。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大了,看着缓缓走向舞台的欣欣。

林宇阳也在看着她,且眼里带着笑。我们仨在底下再次对视:林宇阳对欣欣,也有意思!他们俩,有戏!

欣欣走到舞台的最后一层台阶,林宇阳到她跟前,伸出手扶住了她。欣欣笑了,看着林宇阳笑了!

哎呀妈呀,要虐狗了!要撒狗粮了!我们仨凑到一起,比台上的俩人还激动。

欣欣接过林宇阳手中的话筒,站在他跟前,抬头仰视他:林宇阳,我,李欣欣,喜欢你。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这丫头,终于勇敢一回了。

她话音刚落,底下一片掌声,呼叫声:答应她,答应她,答应她……

整个会场,人声鼎沸。

林宇阳笑着拿过欣欣手里的话筒,对众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对着欣欣,说:表白的话,应该由男生来说才对。傻瓜。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吃瓜群众不淡定了,各种呼和声不绝于耳。

我和小然,还有嫣儿,起身走出会场。把所有的掌声与祝福,都留给舞台上紧紧相拥的人儿。

丫的,没想到最后,竟是那胆小鬼先我们一步得到幸福了。嫣儿眼里含泪,动容地说着。

是啊,看来毕业后,我得赶紧找到工作,准备份子钱咯!小然说完,也哈哈大笑。

我问她们:咱是姐妹不?

她们答:当然。

我:大学四年,哪件事最值得你们开心?

她们:遇到你们!

我:我也是!

那还等啥,跑啊!

教学楼前,宽阔的马路上,有三个相伴了四年的疯婆子,正在迎风奔跑。


在这个美丽的夜晚,这场兵荒马乱的暗恋,有了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