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说他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遇到像我这么路痴的人。

哼,要不是老娘是路痴,经常会迷路,你吖的当初能追的到我吗?

1

我和林深是在问路的情况下认识的。

那时我刚上大一。人生地不熟的,才在学校上了一天的课,就华丽丽地迷路了。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踩着自行车在校园里穿梭。转着转着就把回寝室的方向弄反了。生活区在学校的东校区,我直接把自行车骑到了西校区。

那天天上正飘着毛毛细雨,我一个人,一辆车,站在西校区大门口的路标指示牌前徘徊不前。

我看不懂指示牌上的指示。不知道从西校区到东校区该怎么走。我掏出手机想给舍友打电话,让她们出来接我。但猛然想起,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们还没来得及互相交换联系方式。

看着蒙蒙细雨在逐渐变大,我额头上有液体一直在往下滴,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

我在指示牌前站了半天,也没见到一个人从这边路过。直到后来才听说,很早之前在西校区发生过一些不好的事,所以这一片一般都很少有人会来走动。

眼看着天色渐晚,我推着自行车在指示牌旁边来回踱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就在我急着想回寝室的时候,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我想从书包里翻出水杯或者饼干,却发现书包里除了一本课本,啥都没有!原来是早上出门太匆忙,忘记带了!

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都快被自己蠢哭了!

“嘿,同学?”

突然有一道光从前边不远的地方照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声音。

前面的人影正朝着我这个方向在靠近。我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嘿~”有一双手在我眼前左右来回摇晃。

“那个……你认识回东校区的路吗?”

反应过来后,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赶紧问路。

“你,迷路了?”他说话的语气向上提高了。

“嗯”我低着头回答他。

就在这个时候,我肚子又叫了。我又一次把头低的更低一些,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我还是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吧。”

那天晚上,他带我去了西校区最豪华的餐厅,吃了我最爱的糖醋排骨。

后来我问他:“你当初怎么就知道我爱吃糖醋排骨呢?”

那时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连话都没说上几句。他不可能是从我这知道的。

他揉揉我的头,说:“好像很多女孩子都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啊。而且当时你迷路了那么久,心情肯定不舒服,所以更需要有一份自己喜欢的食物来填饱肚子咯。”

嗯,没想到你还挺了解女孩子的嘛!

菜是他点的,钱是他出的。他把我送到寝室后,我想上楼给他拿钱来着。结果他说:“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至于这顿饭嘛,就当我请你的好了。下次若是有机会再遇到,你再请我吧。”

看着他消失在小路尽头的背影,我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了。竟然觉得被困在西校区那么长时间,也没有太大的怨气。

不过自那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面。偌大的校园里,每天擦肩而过的人不计其数。

而我和林深,我们俩也在各自的生活中忙碌着,追寻着,努力着。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他们班上课的教室。也正是这一次,让我们走到了一起,还走到了最后。

2

那天早上,迷迷糊糊中,我跑错了教室。我们专业的课室被安排在三楼,我却跑到了四楼。

我当时是从后门进去的。进去的时候,老师已经在讲台上讲了几分钟的课了。

我躬着身子,找了一个靠后排的座位坐下。我屁股刚坐下,老师就叫我:“那个,刚来的同学,请站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呆呆地站起来,看着老师,一脸懵圈。

坐在我身边的同学在窃窃私语,“她好像不是咱们班的啊!”“是耶,我们班上没有她这号人物啊!”

我瞪大眼睛看着老师,回答不出来他的问题。

在我左手边的林深,一下子站了起来,“老师,这个问题我替她来回答。”

我还在懵着,他已经顺利答完老师的问题了。我刚想坐下,就听到老师问他:“那个,林同学,你旁边的这位女同学是你女朋友吗?”

老师,你问完自己业务范围内的问题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要问学生这种私人问题?!

我握紧双手,屏住呼吸,侧身过来看着林深。那一刻,我突然非常期待从他嘴里蹦出来的答案。

他也看了我一眼,尔后悠悠转过头向老师微微一笑,回答到:“是的。”

他说完后拉着我坐了下去。直到那节课下课,他才放开我的手。

下课后,他班上的同学都围了过来,“哎哟,林深你小子藏的够深哈。”“就是!原来是早已名草有主了,怪不得每次都会拒绝给你送花送早餐的女生。”

听着他们的起哄,我脸上的温度在不断上升。我抬头看着林深,向他求助。

“好了,现在你们都知道啦。她胆子小,之前一直不肯来。没想到这次倒是歪打正着了。”

他拔开围观的人群,拉起我走出了教室。走到走廊的尽头,他停下来问我:“害羞了?”

“刚刚,刚刚上课的时候你为什么说我是你女朋友?”

我们才第二次见面,就说我是你女朋友。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我有答应了吗?你征求过我的意见了吗?脸皮真厚!

“你…不同意?”他反问我。

“不是……那个……”我语无伦次了,结巴了!

“那不就行了!呐,这是我手机号码,先拿着。我们晚上再联系,第二节课快开始了,赶紧回你的班级去上课吧。”

“不会还记不得上课的教室在几楼吧?”

“……”

谁说我不记得的?!我只是一时走的急,走错了而已!

我睁大眼睛使劲瞪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向着三楼的教室飞奔而去。

我听到他的笑声了,他竟然在笑!该死的,我这次真的没有迷路,只是一时走错了而已!

那一整天,我在上课的时候,都心不在焉。老师在讲台上讲的唾沫横飞,我在下面开我的小差。

被他握过的右手,我把它贴在脸上,暖暖的,很舒服。他回答老师的话,也一直在我耳边盘旋萦绕着。

晚自修放学后,我第一时间跑回寝室。简单解决好晚饭,我早早便爬上床,然后掏出手机添加他的微信。

那天晚上,我们从九点聊到了十一点,整整两个小时。

他说其实从上次见过我之后,就一直没忘记过。他问我还记不记得他上次说过要是下次再遇到的话,要请他吃饭?

额~要不他提醒,我真的忘了。

“记着呢,没忘。放心吧,明天就是周末了,想去哪吃,到时候给我发个信息,我请客。”

给他回了这条消息后,我已经呼呼大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才看到他的回信。不仅有“晚安”,还有“早安”。

嗯,这回也终于有人跟我说早晚安了!

3

周末的时候,我们去了学校附近的小吃店。我问他为什么选择来小吃店,而不是去那些餐厅?

毕竟上次他请我吃的是糖醋排骨。小吃店里应该没有这些吧?

“你还真以为我要你请客呀?”他笑着问我。

耶?不是要我请客?那你让我来干嘛的?白吃白喝吗?

事实证明,我真的是去白吃白喝的。在小吃店里,他点了一大桌的东西:章鱼小丸子、烤土豆片、烤肉串、热干面,全都是我平时最常吃的。

吃完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电影票,说要请我看电影。

白吃白喝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还要免费看一场电影?

“那个,你当真当我是你女朋友了?”我小心翼翼探问他。

虽说我心里不排斥他,反而还有那么一点喜欢。但这也太快了吧!我们才见了两次面。哦,不对,这次是第三次。

“嗯。你不会还在怀疑我的话吧?”他把电影票放到我手里,拉着我就往影院走。

“可是,我们认识的时间这么短。你真的确定自己喜欢我?”

“傻瓜,听着。我,林深,真的喜欢你,真的喜欢,比珍珠还真。我们认识的时间是不长,但往后不是有一生可以去慢慢了解吗?还是说,你不喜欢我?”

“我没有!”

“那不就行了?好了,不纠结了,赶紧进去吧,电影要开始了。”

“……”

我又一次被他拐了。而且还是心甘情愿被拐的。真是鬼迷心窍了!

自那次看完电影后,我们就正式确立了关系。

从大一到大四,我们相恋了四年。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在广州工作。

从大学四年到出去工作三年,我们一共在一起了七年。

这七年里,我都没为会迷路找不到回寝室或者回家的路。因为他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外面工作,回去的路上,他总会牵着我的手,把我安全带到家。

七年的时间,我们见证过彼此的成长,也目睹着对方的失败。我们互相信任,互相扶持,一起并肩走过了一道又一道坎儿。

庆幸的是,无论风雨飘摇,我们都始终风雨同舟,一路相伴。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七周年的日子。

晚上下班回家后,林深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的菜:糖醋排骨、红烧鱼、玉米排骨汤、还有红酒。

嗯,真好!都是我喜欢的。

“阿云,谢谢你。谢谢你当初肯给我机会,让我证明自己对你的爱。谢谢你一路以来的陪伴。”

这是要干嘛?好端端的说这么肉麻的话,还想不想让我吃饭了?

“阿云,接下来的后半生,你愿意陪我继续走下去吗?”

他把我拉进卧室,噗通一声单膝下跪,向我求婚。

我含泪点头答应,然后让他把戒指套上我的无名指。

就在我们相识相知相爱了七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答应了林深的求婚。

其实从答应和他在一起的那天起,我早就做好要陪他走完这一生的准备了。

万幸的是,他没让我失望。

晚上睡觉前,我躺在他臂弯里刷朋友圈。就在半小时前,他更新了动态。

他发了一张图,图上是他给我的戒指。他配的文字是这样的:余生很长,让我来陪你一起走。

我转发了他的动态,并附上文字:林先生,余生请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