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没有大到需要撑伞,却也足够消无声息地沾湿头发和衣服。而那灰色的会云不时分开,让夜空露出脸来。

正晴已经没有时间纠结要不要带那把折叠伞出门了,他必须尽快赶去学生家里。

“老师,真对不起,雪穗学校有事,会晚三十分钟回来,我已经要她尽快赶回来了。”唐泽女士看着为了准时赶到淋了雨的正晴,内疚地说道。

正晴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关系。

对于正晴而言,坐在藤椅上,闻着茶香,静静地感受时间的流逝更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雪穗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也许是因为我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吧,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少了女孩该有的活泼。”唐泽女士面露难色,她请求正晴多和雪穗说说话。

雪穗不是唐泽女士的亲生女儿,这事在他接下这份工作时便听说了,但是,她是在何种情况下成为养女的,却没有人告诉他,以前也从未听说。

“雪穗的父亲算是我的表弟,他在雪穗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的亲生母亲是煤气中毒意外身亡的。听说是炉子上开着火煮东西,人打盹睡着了,后来汤汁溢出来浇灭了火苗,她却没能发现,就这样中毒了,我想她一定是累坏了。”说到这里唐泽女士悲伤地蹙起眉毛。

后来唐泽女士说了很多,她的表情也越发沉重起来。

由那些话所勾勒出的画面在正晴脑海中纠缠着,同管理员一起目睹了妈妈身亡的雪穗、倚着棺木嚎啕大哭的雪穗,还有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无助的雪穗,都让正晴悲伤不已。

这是正晴第一次对雪穗的痛感同身受,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于雪穗的感情绝不是老师对于学生那么简单

 

程序被盗

那天,一股足以压迫神经的紧张气氛笼罩在正晴隶属的工程学研究所上空。

正晴和另外五个骨干人员看着他们的原创程序却正在被一家叫“无限企划”的公司进行售卖,那种感觉不会比父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抢走好多少。

正晴清楚地知道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在毫不相关的地方想到同样的创意,还具体地做出来,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他更清楚的是还不完善的相关法律,很可能要他们吞下这个哑巴亏。

正晴几乎可以肯定程序不可能从自己手中被盗,他甚至很少向人提起这件事。

他记得他只把程序卡带拿给雪穗看过,也不过是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

若雪穗有意偷窃程序,必须瞒住正晴,在两个小时内复制完卡带,再把原先的卡带放回原位,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也许是因为想到了雪穗,也许是因为排除了雪穗的嫌疑,正晴笑了,带着宠溺和欣慰

 

 

暗中调查

正晴再次想起雪穗的身世,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了多年前关于雪穗的生母煤气中毒的报道,也是因为这篇报道,正晴想方设法地找到了当时和雪穗一起发现尸体的管理员。

事实上,正晴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大概是因为无法了解她吧,即使他们近得可以触摸都彼此,他依然会觉得她遥不可及。

“我还记得当时那个叫雪穗的女孩冷静得出奇,发现母亲尸体的时候,连一滴眼泪也没流。”

那个管理员说起当时的情景,但分明是一副不愿回想的模样。

管理员的话让正晴颇感意外,他清楚地记得唐泽女士说过雪穗在妈妈的葬礼上嚎啕大哭

“那时候总是有警察跑来问我,当时有没有碰锅,他们说如果是大酱汤冒出来,锅四周应该更脏才对。但是我确实没有碰过。”正晴仔细回味着管理员的话。

“那时有人认为是自杀对吗?”正晴问道。

“是啊,好像有几件事,只有理解为自杀才解释得通。”

“西本太太当时服下了比正常用量多五倍的感冒药,所以警察怀疑是用感冒药来代替安眠药的。

不是有种自杀方法是安眠药加开煤气吗?据说还喝了不少酒,不过听人说那个太太平常几乎不喝酒。

对了,还有窗户,窗户关得死死的,做饭不是应该打开窗户才对吗?

不过这些也都是猜测,并不能算是自杀的证据,况且雪穗那孩子也说她妈妈当时感冒了,还有妈妈觉得冷的时候偶尔也会喝酒。”

可能是记忆渐渐复苏的缘故,管理员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疑点,但正晴的心却无法平静下来。

在他的猜测中,真相应该还是自杀吧

过量的感冒药、杯装清酒、窗户不合理地紧闭,这些都应该解释为自杀才对,而与这个结论相悖的,只有浇灭煤气灶的锅。

汤汁虽然浇灭了炉火,锅的四周却很干净,这太奇怪了。

但如果是自杀,但有人把锅里的汤泼出来,把现场布置成意外,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而这个人,除了雪穗,不可能有别人

她为什么要制造意外的假象?应该是考虑到自己以后的人生,母亲自杀身亡只会造成负面影响。

但正晴的这个推测撇不开一个可怕的疑问——雪穗最初发现出事时,她母亲已经气绝还是尚有一线生机?

听说只要早三十分钟发现,便能捡回一命。

当时,雪穗和唐泽女士来往密切,或许雪穗早已感觉出如果母亲发生意外,这位高雅的妇人可能会收养她。

这么一来,当雪穗发现母亲处于濒死状态,她会采取什么行动?

这正是这个推测的可怕之处,正晴也因此没有继续推理下去。但这个想法,却一直挥之不去

 

 

 

江利子眼中的筱冢一成

江利子望着窗外,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她本以为还能和雪穗形影不离,一定是她在大学里最开心的事了,但筱冢一成的出现带给她的惊喜,出乎意料地超过了雪穗的陪伴带来的温暖。

江利子仔细回忆着与一成相处的点点滴滴,似乎漏掉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会让她心痛不已

真诚地邀请她入社交舞社的一成,开车送她回家的一成,带她去玩帮她改变的一成,都成为江利子幸福的理由。

筱冢一成是第一个当她和雪穗站在一起的时候,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的人,而她第一次做出改变、变得耀眼也是因为筱冢一成的鼓励和赞美。

所以江利子爱上了一成,即使知道她配不上他,依然爱着

 

 

筱冢一成眼中的江利子

筱冢一成可能自己都不会注意到每次遇到江利子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总是藏着不易让人发现的宠溺。

当身边的人都围着雪穗转、把她夸出花来的时候,一成对她的印象就只有她那一双猫咪似的双眼,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微妙的、难以形容的光,是那种隐藏了不堪和卑鄙的光

反而是雪穗身边的江利子,总是能轻松地吸引他的注意。

顶着“圣子头”的江利子,总是默默跟在雪穗身后的江利子,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真诚和冒着一丝傻气的江利子,都成为一成快乐的理由。

江利子是第一个不是别人为他介绍,也不是她主动接近,而是他靠自己的眼光发现的女孩。

而他第一次会莫名其妙地笑、会发了疯地想念一个人,也是因为江利子。

所以一成爱上了江利子,即使所有人都不看好,却依然爱着

 

 

意外

这美好的一切是在一成联系不上江利子那天结束的。

不,准确地说是在他收到那张恐怖的照片后结束的。

在那之前,一成设想了无数种江利子消失的原因,他想应该是她刚好有别的事要忙吧,也许他哪里做的不好惹她生气了在闹脾气吧,一成甚至宁愿江利子是因为生病了,才没有联系他。

但当他收到一封匿名的信件、看到照片的瞬间,仿佛一场暴风雨从他心里刮过......

照片拍摄的地点是卡车车厢上,而内容,是江利子全裸的模样

从那以后,除了雪穗带来的一句口信之外,一成再也没有听过江利子的任何消息,她说“再见,我很快乐,谢谢你。”

江利子将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的情景,当她从不适的昏睡中醒过来时,母亲正在她身边放声大哭。

虽然发生了这起悲惨的事件,但她的清白并没有被玷污,歹徒的目的似乎只是脱光她的衣服,拍摄不堪入目的照片。

江利子想起初中时代同年级的都子放学途中遇害的事件,发现全身赤裸着的都子的人正是她和雪穗。

而都子的母亲也曾说“幸好只是衣服被脱掉,身体并没有被玷污。”

那时她怀疑其中的真实性,如今遭遇同样的事情,才知道的确有可能

但她更清楚的是,自己的情况也一定没人肯相信。

那一刻,江利子决定了,以后不再引人注目,她要躲在别人的影子下生活。

过去她也是这么过的,如今不过是再回到过去罢了。

然后,雪穗握住了江利子的手,“你要好起来啊,我会帮你的。”

“谢谢你还在我身边。”江利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