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那些云朵飘得很慢,但我清楚的知道它们终归要远去。

我走在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但每个人都行色匆匆。

我才猛然发现我已经很久都未曾想起她了,连梦里她也不来了,但我只要偶尔回忆,记忆里一幕幕都有她,我是下了决心要和过去断了联系的,那段日子在我心里爬满了苔,她就像那如米小的苔花,虽小却也是我无助时暖暖的慰籍。

高二那年,母亲为了让我更好地学习,不惜花光所有的积蓄把我送到市一中读书。

高一的时候我还算名列前茅,可到了那里我不仅连保持都做不到,甚至每一次考试都在尾巴坐过山车。

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高二第一次期中考试。

我还像以前一样在排名册的前面找自己的名字。发现前面没有自己的时候,很是惊讶。

但更可怕的是,当我的眼睛顺着名册看到页尾时,仍然没有我的名字。

我心想是不是搞错了。

那是我第一次发现,这种班里的排名册还有反面的,而那次我的名字就在反面,倒数第二。

我感到一阵战栗,鸡皮疙瘩在我身上游走。

在这里,我没有朋友,加上成绩不好,我越来越自卑,不愿主动与人说话。

在同学、老师眼里我就是一呆瓜。

甚至有些老师会时不时地嘲讽我:“这都不会做,还读什么书哦,趁早回去帮你妈做小工。”

我知道他们瞧不起我。

但真正的爆发是有次做题的时候,左右两边的同桌都把手肘越到我的桌上了,我被他们挤得根本没法做题。

我说:“你们能把手拿过去一点吗?”

坐在我右边的陈义说:“你又不学习,让点位置给我们怎么了?再说了,你做了这几题又能怎么样呢?到时候还不是考倒数。”说完他轻蔑地向我挑了挑眉毛。

“哦,对了,你老子不是进号子了吗?这么多年你和你妈怎么过的?你还不如多操心点别的。”

另一边的同桌听完灿烂的笑了。

那一刻,我的屈辱感和自卑感使我无地自容。

我感觉一股热量从脊椎漫延向全身,我热的难受,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对我说“揍他!”

我一拳打爆了陈义的眼镜,伴随着一声惨叫,他的身体和课桌一起应声倒下。鲜红的颜色在他的脸上绽放。而我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同学们都转过头,惊愕与尖叫声中,老师快步走向我,我只觉得周遭一片安静。

在校长办公室里,母亲低声下气的样子有些狼狈,为了这个家,她付出了她的青春、她的一切。

“你个混账东西,我出那么多钱让你好好读书,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你这样子跟你那砍脑袋的爸一个样了你晓得不?你是不是也想进去?你...”

我羞愧,麻木,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却平静静的。

透过阳光,有许多鸟儿在林间自在的穿梭着。

在那昏暗的青春岁月里,只有小穗给过我纯粹的温暖。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有一些微胖,穿着白色的碎花裙子,她有一双大而澄澈的眼睛,扎着简单的马尾辫,露出光滑白皙的额头。

她是我们的课代表,是我的前桌,体育课后会递给我纸巾擦汗,时不时她也会教我做些题,我感激她,她是我在这个班第一个朋友。

遇到难题问她时她总是认真为我讲解,她很有耐心,说话语气很温柔。

书法课的时候,她时常转过头来看我,夸我字写的好看。下课后还会拿着我写的字去跟她的朋友炫耀,那时候我特别的开心。

一次她讲完题问我懂没,我愣住了,我的心慌乱的跳动着,她那湖水般清澈的大眼睛还在看着我。

那一刻,我的心沦陷了。

高三了,学习变得越来越紧张。有小穗经常为我讲题,我的成绩提高了不少。有些老师都时不时地会夸夸我。

有次下课之后我去了趟厕所,回来打算再让小穗给我讲个题。

回来时她不在座位上,我问她同桌:“小穗呢?”

同桌指了指门外,小穗跟一个没见过的男生有说有笑的,说完那男生递给小穗一袋东西。

我问小穗的同桌:“这男的谁啊?”

“她男朋友。”

我:“她有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

“在你转来我们班之前。”

不知为何我的心有种落空的感觉。

小穗回到座位的时候满脸的笑意。我让她帮我讲题的时候假装不经意间问起:“刚才的那个人是谁呀?”

小穗笑着说:“那是我男朋友啦!他在三中念书,他们学校管的很严,不过他还是一有时间就过来看我,他对我真的很好...”

那天下午,她后面说的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周六的中午,难得的半天放假。

我打算去网吧玩一会儿再回去刷题。

我进了网吧,正在前台开机器的时候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陈韦,你好厉害啊,我们又赢了。”说完就在男生的脸上嘬了一口。

旁边的男生吐着烟圈,得意洋洋的。

我路过他们身边时,不经意的一瞥,这不是小穗的男朋友吗?

我的心中立刻闪过雅穗说“那是我男朋友啦...他对我很好...”时笑颜如花的模样。

顿时感觉心如刀割。

我怕是我看错了或是听错了,为了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在他们后面开了一台电脑,一边玩一边观察他们。

又一把游戏结束之后,陈韦侧过脸搂住旁边的姑娘嘴对嘴的亲了起来,我看清楚了的确是他。

我逃离了网吧。

我一边跑着,一边想着刚才的那一幕,我又想起小穗对我说“那是我男朋友啦”的样子,感觉一阵恶心,蹲在地上干呕了起来。

小穗问我。

“你到底怎么了?最近几天都怪怪的,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了。”

又是周六的下午,我远远地看到陈韦抽着烟靠在校门口,像是在等人。

我猜她一定是在等小穗,这个畜生还有脸来找她。

我冲上前去:“喂,你是小穗男朋友对吧?”

他饶有兴趣地说:“是啊,你谁啊?有事吗?”

“上周六下午我在网吧看到你了。”

“So?”他满是挑衅和无所谓。

“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来找小穗了!”我不由争辩地说。

“你他妈谁啊!老子的事要你管?!”陈韦似乎被我激怒了。

陈义突然出现:“哥,你在跟谁说话呢?”

“哟,我当是谁呢,林羽,之前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陈义:“哥,就是他上次打我。”

陈韦狠狠地说:“你小子以后最好安分点,少管闲事,不然老子叫人弄你!”

我又想起小穗那单纯的笑脸,再看看眼前这两人,只觉得一肚子火。

我:“想打架啊,来啊,老子怕你们啊?”

陈韦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你给老子等着!”

就这样,一边等待陈韦的报复,一边漫不经心的学习,一转眼到了毕业。

我还是不忍心将这一切告诉小穗,只是一遍遍地告诉她要保护好自己。每当这时候她都笑我,搞的像生离死别似的。

高考后的暑假,为了挣点学费,我去KTV当了服务生。

一天午休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电话吵醒了。

“喂,谁啊?”

“小子,你不记得我了吗?”

“陈韦!?”

“哈哈,对,是我,真是意外啊你居然听得出我的声音。今天是我生日,我在你上班的KTV订了个包间,晚上要不要一起来玩?”

“你想干嘛?别给我来这套,你想干嘛直说!”

“别这么冲嘛,都是朋友,不打不相识嘛,难道你还在惦记着之前的那点破事?晚上一定要来玩啊,到时候我打电话通知你,就这么说定啦。”

“喂!”

“嘟嘟嘟...”

我上的是白班,晚上九点下班。

已经九点十五分了,都没有看到陈韦的人影,也没有打电话来。

我在前台查了下,今天没有叫陈韦的人订过包间。

感觉他在耍我。

我上了趟洗手间,打算去换衣服下班了。

刚走出洗手间,看到陈韦靠在走廊上,好像在等我一样。

我冲过去抓住他的领子:“你他妈耍我呢?”

陈韦把我的手推开:“冷静兄弟,先听我说几句。”

“有屁快放!”

“你是不是喜欢小穗?”

我学着他之前的口吻说:“老子的事要你管啊!”

陈韦突然放肆的笑开:“哈哈哈哈,真TM能装啊你小子!”

说完表情立马变得狰狞,抬起脚狠狠的踢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倒在地上,想用力爬起来跟他拼了。

他蹲在我身边,点起一根烟,猛吸一口之后吐在我的脸上。

陈韦:“真可怜啊,现在给你个机会吧,反正老子也玩腻了。她现在就在806号包间,相信我,她现在应该需要你。哈哈哈哈哈!”说完他站起来,把烟头弹在我的脸上,扬长而去。

我用全身力气站起来,靠着墙走到了806包间。

打开门,吵闹的令人窒息的歌声充斥在满是酒气的空气中。

七八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男人把小穗挤在中间坐着,邻近的两个男的一直色眯眯的看着她,手不知道放在哪。

由于我还穿着工作服,一个男人拿着空的水壶递给我:“去接一壶开水过来。”

我接过水壶,偷偷按下服务铃,径直冲向离小穗最近的那个人,用铁水壶狠狠地砸在那人的头上。

旁边的人这才缓过神,冲过来一起按住我,接着一顿劈头盖脸的拳脚打在我身上。

后来同事过来帮忙劝架,有同事高呼“再打报警了啊!”那群人就都跑了。

为了让她快点醒酒,我想带小穗去个空气好点的地方,强忍着疼痛背着她慢慢的走到了旁边的公园。

她一路上吐了我一身。

我们躺在草地上,看着旁边睡着的小穗,我又看了一会儿星星。

“你看星星多美呀,小穗,你知道吗?你的眼睛比星星还美。”

“嗯,没事了,我送你回家吧。”

“......”

“以后不要再跟陈韦来往了。”

“我还不想回家,我这样子不想让家里人看到。”

我带着小穗找到一家酒店。

“你先洗个澡然后睡觉吧。”

“林羽,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啊!”

“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你的心思。还有陈韦,他明明一直对我那么好的。”

我跟小穗说明了一切的缘由,我总觉得是我害了她。

“今天你可以不要走吗?我很害怕。”

“好,那你快睡觉吧,我就在桌子上趴一趴。”

窗外的月光打在小穗的脸上,此刻显得有些苍白,但还是一样纯净、皎洁。

结尾

第二天睁开眼,林羽的手被压了一整晚,麻麻的。手肘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林羽,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能够被你喜欢我很高兴。只是现在的我无法再像从前一样面对你了,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懦弱。如果可以从头来过,我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然后先喜欢上你。”

林羽立马打电话给小穗,无人接听。

一天之后林羽来到她的家,大门紧闭没人在家。

再后来小穗搬家了,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转眼到了九月,大学开学之际,林羽坐在开往武汉的动车上,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张纸条。

突然电话响起,是一个在湖南上大学的同学。

“林羽,我看到小穗了!”

“在哪?”

“在湖南,在一所高中的附近看到她的。”

“真的吗?”

“对,我想起来了,她老家是湖南的,她很有可能是回老家复读去了。”

“好,那你把看到她的地方的地址发给我,回头请你吃饭兄弟!”

挂了电话,林羽有点兴奋,他收好纸条,下一站便下了车。

林羽买了最快去湖南的车票。

按着同学发来的地址很快找到了那所高中,用大学的学费报了复读班。

透过窗子,林羽看到,此时的小穗正坐在教室里,认真的听着老师讲课,时不时低头做笔记。

班主任站在门口示意讲课老师暂停一下。

林羽大步走进教室,自信地说道:

“大家好,我叫林羽。”

说完林羽径直走向小穗后面的空位。

他拿出那张被他捏的皱皱的纸条,写下几个字,递给了小穗。

“这一次,该你先喜欢我了。”

……

“不好意思,我到站了,借过一下。”

我被邻座的女孩吵醒。

我看了一眼手机,下午七点十分,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到武汉了。

有一个未接电话,是母亲打来的。

我戴上耳机,按下回拨,把头靠在窗子上。

夕阳的光直直地照进来,我的眼睛有些发烫。

电话嘟嘟的响了一会儿便停了。

我攥着那张皱皱的字条,望向更远处的天空。

那些云朵飘得很慢,但我清楚的知道它们终归要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