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是我等了你这么久,又怎样呢?

那是一个午后,璐在酒店的大堂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这是她到这个城市的第二年,23岁,在一个酒店当大堂经理,算是临时有个落脚的地方。未来怎样,她没有想过,只是一个人,没头没脑的过着。

“你好,我想定个包间。”一个男生有些匆忙的进了酒店,对她说。

那是她和莫北的第一次见面,是个高挑的男孩,有着较好的容貌和不俗的谈吐,只是看着还有些学生的气息,“他应该还是个学生吧?”璐这样想着还是回答了他,“你好,我是这里的大堂经理,你们几位?什么时候过来?”

“你好,应该明天过来吧,能留一下你的电话吗?”莫北从这个大堂经理的胸牌上,第一次知道,她叫璐。莫北大学毕业后,在这个城市实习一年,然后去外地工作。还有一个月,他就要实习结束,即将脱离学生的身份,独自面对生活,那一年,他24岁。

那天之后,莫北主动联系了璐,他们从陌生渐渐变得熟悉,一起逛街,一起吃饭,然后在每一个夜晚,聊着微信,分享着彼此的心情。

“我喜欢你!”莫北在和璐认识了一段时间后,给她发了短信。他明白他就要离开,不是短暂的告别,是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再不回来。但他骗不了自己,他纠结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想告诉璐,他真的喜欢她,即使他知道,给不了她任何的承诺。

璐在那天晚上看到了短信,她在和莫北相识的几天,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但她从没向莫北表达过什么,只是一直在等他,等着他的这条短信。她是个不怎么主动的女孩,习惯了等待,她相信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王子,终会出现,就如同莫北。

他在深夜难眠,翻墙逃出学院,在一个院落的长椅上,第一次亲吻了璐的唇。那一夜,他们私定终身,然后莫北把璐送上房间,恋恋不舍的返回。

她好像不再习惯一个人,每天没事就会看看微信,然后给莫北一个表情,“晚上唱歌去不?我们聚会”“好啊”那天,他们在附近的KTV玩了很久,然后各自回家。

“敢喝酒么?”莫北问她,“你在我就敢”他们在酒吧都喝醉了。从酒吧出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可能都不想让这夜过的太快,他们绕了很远的路,然后一起走进了离莫北的房子有些近的一家旅馆。那晚,璐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

我们时常感叹,年轻真好,可以为一段爱情奋不顾身,也可以不计任何后果的相拥在一起。因为年轻,因为不想失去,可最后,总是变成了怀念。

不管璐有多不舍,还是要目送着莫北离开,他许是知道的吧?她这样想着。

那天,他们一起逛街,像往常一样的吃饭,璐就那样轻松的躺在莫北的腿上,聊着天。

然后,在夜晚,他们分别在机场,莫北说,我会回来,璐点点头,说,“一路平安。”

那之后,一晃就是七年,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过七天,可对一个人的思念,却绵延了七年。

莫北去了他梦想中的城市,为了生活,头破血流,伤痕累累。头几年,他们每天都会通电话,莫北会问璐的生活,璐只关心他的身体,“少熬夜,少喝酒”“放心,知道了…”

璐还是在那座小城,她没有出去,做了几年经理后,终是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年龄也在渐长。她可以阻止自己爱上别人,却阻止不了父母的逼婚,但她发现,她忘不了莫北,虽然知道他不会回来,但就是忘不掉。

当你爱一个人时,你会希望把她溶在自己身体里,可分开后,生活的种种,总是会让人无能为力。

莫北的事业慢慢有了起色,生活渐渐步入正轨,多年的磨砺,让他在岗位上已经适应,终是可以展开手脚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也是在那之后的几年,他自己都不曾留意,已经很少会和璐联系了。

七年,人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光,又有几个七年?七年后,莫北在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家庭,经家人介绍,他娶了一个美丽的妻子,有了自己的房子,工作也一直在上升期。

结婚后,闲适的时光慢慢多了起来。一天,他浏览着自己的朋友圈,突然看到了璐发的照片。

还是那个高挑的姑娘,她加入了当地的一个爱心组织,从照片看,是在某个乡村的小学做活动。“还是当年那样”莫北笑了,“她应该也结婚了吧”这样想着,不禁对那段往事有了些许怀念。

“在吗?”莫北问。

“在,怎么想起给我信啦?”

“这不是想你了么?”莫北好像回到了从前,不经意的说着。

“是么?这么久不联系,以为你失踪了”

“额,是失踪了一段时间,有些忙了,最近终于是闲下来了。你怎么样?大美女应该已经把自己嫁了吧?”莫北问她。

“没有,我还是一个人。”

“怎么,没遇到合适的么?”

“我还是比较怀念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这么多年,总是忘不掉。

莫北,我在等你。”

“……”

莫北沉默了,他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没有璐的日子,习惯了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忘了曾经答应璐的那些,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再回去,竟是忘了与一个人的诀别。

“对不起,我结婚了…”

莫北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久久无语

璐在那晚,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她的心,终是放下了,往后余生,我们只是各自的回忆。

莫北带上耳机,渐渐睡去,耳机里,是他常听的一首歌曲…

“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莫北会时常想起璐吧…但终归还是妥协了自己的生活。

璐在那个小城还是一个人,她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了爱心公益上,献给了不曾见过的陌生人。

她明白,她一直在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