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是生来就是疯子

我用手放在额前挡着,抬头望着那白花花的太阳,仍觉得好刺眼。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蝉鸣声遮盖住了鸟的欢叫声。我斜挎着一个包,从路旁扯了一株不知名的小草,放在手里把玩着,嘴里唱着“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一路蹦蹦跳跳的往学校走去。

没多久,我就到了学校大门口。里面哗哗的水流声不断传入耳朵,提醒我这已经不再是我们当初的学校了,它现在是一个自来水公司。供应我们这里整个乡镇的居民用水。

多年前这里曾是我们的学校,曾有过我们朗朗的读书声和嘻嘻哈哈的欢闹声。

在这里我学完了学前班和小学的整个课程,也在这里学会“老鹰捉小鸡”“丢沙包”“跳绳”“掷石子”等游戏。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也是唯一值得回忆的一段时间。

后来这里的同学和老师们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读书声也消失了,只留下杂草丛生的操场和空荡荡的教室。

这里空置没多久就被人承包办起了塑料薄膜厂,生产的薄膜供应给周边种甘蔗和培植秧苗的村民们。

不到一年,糖厂倒闭,村民们就不种甘蔗了。农业技术发展,直接撒播,也不用培植秧苗了。薄膜厂也只好停工了。

过后就被这附近的一个村委用来做了办公室。

随着新村委办公楼的落成,这里又变得空空荡荡的。

也不知是谁想起在这里建一个自来水公司,让整个镇的居民们都用上了自来水,结束了饮用井水和河水的历史。

“你这疯婆子怎么又来了,走开,快走开。”一个身材魁梧,穿着保安服的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他说的那个疯婆子就是我,这些年大家都是这样叫我的。我听了也只是“呵呵”地对着他们笑笑或是干脆不理。我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名字。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秦笑笑,只是大家都不记得了。不知有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差点连我自己都忘记了。

我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小学毕业班会上。

“秦笑笑,恭喜你这次小升初考试,又是名列前茅,考入了重点班。祝贺。”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一边笑着一边鼓掌。

随即教室里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同学们也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祝贺声也此起彼伏。

自从读书以来我的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年年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

爸妈也因为我的成绩常常被别的同学的家长或是相识的人羡慕。我经常听到他们对我爸妈说:

“你们家笑笑成绩那么好,将来肯定大有出息。你们以后老了就等着好好享她的福吧!”

“我们能享到她什么福哟!丫头迟早都是要给别人家的。要是她那两个哥哥有这样的成绩,我们还可能能享到福。”我从爸妈的回答中听不到半点喜悦。

那天班会过后我兴高采烈的回到家中,就迫不及待地把这好消息告诉了他们。

“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小学毕业认识几个字就可以了。”爸爸听完不但没有我想象中的高兴,还给了我当头一击。

“是啊!笑笑,你看你大哥马上要结婚了。你二哥没考上高中,我们只能送他去读技校了。这都要花钱。我跟你爸都为这钱的事急得焦头烂额了,你就别再读书给我们添堵了。过几天跟着村里的人出去打工吧!”妈妈也如是说着。

“不,我还要读书。我才12岁,还这么小。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不是你们生的吗?为什么不要哥哥去打工,他比我大那么多,都初中毕业了。”我就不明白地哭喊着。

爸妈的脸色因为我的哭喊,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了。刚才还是蓝蓝的天空突然之间也被乌云给遮盖了。

“你哥不读书不学技术,就只能像我们一样,头朝黄土背朝天。辛苦不说,还挣不到钱。将来连个老婆都可能讨不到,怎么给我们家传宗接代?你一个丫头就是半个字不识也会有人要的。何况你还读完了小学。”爸爸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 你们只喜欢哥哥,只喜欢儿子,当初为什么要生我?  ”我大声地喊着。喊完我就想笑,我就这样一直笑着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学校,跑进教室,坐在我曾经的座位上发愣。

“疼,疼……”我被下体的一阵钻心的疼痛折磨醒来。

在暗淡的灯光下我看到一个比我爸爸年纪还大,好可怕的丑八怪压在我身上。我使尽全力挣扎着哭喊着也无济于事,直到晕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看到那男人睡着了,我蹑手蹑脚地起床穿好衣服就往外跑。

“孩他爹,快来看。这不是昨天李东带回来的那个疯子吗?”隔壁的那个女人一边刷牙一边往屋里喊着。

昨天傍晚,她和孩子的爹看到李东抱回来一个女孩子。就问他,是谁家的孩子。李东告诉她们是在路上捡的一个疯子。

“是吗?快叫李东,别让这疯子跑了。他也差不多五十岁的人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女的。虽说是个疯子,也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老了也能有个依靠。”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跑出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女人就赶紧去找李东了。

我又被拖到了那间屋子里。还被狠狠地甩了两个耳光。

“臭丫头,你还想逃?给我乖乖地呆在这里,我就不打你,还给你很多好吃的。”那个叫“李东”的丑八怪,他的样子好可怕。

说完他就出去了,我听到了上锁的声音。

我一边哭着一边环顾着四周,想找一个可以再次逃跑的地方。可是我发现我错了。

这个房子就只有一张门和一扇窗,窗户上装着一根根比手指还粗的钢筋。

墙壁虽说破旧不堪,却没有一个大到可以钻出去的洞。

我看到了一面镜子,我拿起那面镜子照了又照,镜子里面的我头发凌乱不堪,一脸憔悴,浓浓的黑眼圈,双眼布满了血丝,眼角处大坨大坨的眼屎。那是一个“疯子”。我看着那个“疯子”笑了。

不一会那丑八怪回来了,带来了一些吃的。

待我吃完,他就又拖着我上了床。

日子就这样的重复着,房子里经常传出我的哭喊声,特别是在夜里。

半个月后,我爸妈找来了,还有我的两个哥哥。我看到他们非常高兴,赶紧跑到他们身边。我想跟他们说什么,却发现我不会说话了,只会对着他们哭。

那丑八怪见到我的家人来了,赶紧打了一个电话。

不久就来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我认识,他是我们村的村支书。

我爸妈看到他,把所有的笑都堆在了脸上,点头哈腰地打着招呼:

“李支书好”

“李支书抽烟”

只见我爸哆哆嗦嗦的递给李支书一支烟,然后拿出打火机又哆哆嗦嗦的给他点燃。

“好,你们好。这是你家闺女啊?我一直没过来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是我兄长,是他刚打电话要我过来的。”李支书指着那个丑八怪说道。

“哦,是李支书的兄长啊!那我把我们家疯丫头交给他就放心了。不过,不过……”我爸似乎想说什么,脸上的肌肉都被憋成了疙瘩,却还是没说出口。

“你们也真是苦命人,那时候听说那么会读书的一个丫头怎么没多久就变成这样子呢?你们家两个儿子都要讨老婆的,这丫头留在家里也不怎么好,我们就帮着照顾好了。”李支书说完,把手伸进口袋拿了一叠红票子出来。

“这是我哥要我带来孝敬你们的一点心意。”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爸口口声声不好意思,可手早就伸过去了。

“太谢谢你们了,正好我大儿子结婚和小儿子去读技校都需要钱。这真是一场及时雨啊!”我爸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叠票子放进了口袋里。然后就把我推向那个丑八怪:

“丫头,李支书一家是好人,他们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就乖乖地呆在这吧!”

我哭着跑过去抱住我妈妈,想求她带我走。

我妈妈却用力掰开我的手,跑了。

我又被那丑八怪给拖进了屋子。

直到生了儿子之后,他才没把我看得那么紧了,我可以出去走走了。只是时间不能太长,不然他就会找过来把我拖回去。

我一般也不会去其他地方,就只会去那学校看看。

当我获得自由后第一次回到学校,已是人去楼空了。我就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我曾经的教室,看着曾经上课的黑板。

后来学校被不断改造作他用,砌了围墙,装上了铁门。他们就不允许我进去了。曾经有一次我哭喊着要进去,却被狠狠地打了一顿。此后我就学乖了,就在大门外往里望望。

最可恶的是现在这个保安,连我在大门这里望望都不允许。每次一来就骂我是疯婆子,还要赶我走。

我对他露出我最灿烂的笑容,多希望他能容许我多呆一会。

“笑什么笑,疯婆子。再不走,我就打电话给你男人,把你拖回去。”那保安脸上露出恐怖的笑容望着我。

说到我男人,我只好乖乖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是的,我怕那个丑八怪。我不但怕他,我还怕所有人。其实我知道的,他们也怕我,你看他们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嘴里喊着“疯婆子”。

喜欢()
热门搜索
兔子酱
站长
1291 文章
15 评论
2784K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