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有时尽,两小无猜两相知。

1、

莫诗南答应过顾怀北最愚蠢的事情就是要跟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顾怀北和莫诗南从小一起长大,顾怀北大莫诗南一岁。两家相邻,从玩过家家到一起上学,两人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再加上父辈又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打小就感情甚笃。

顾怀北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捉弄莫诗南,每次拿钓鱼挖出来的蚯蚓藏在莫诗南的文具盒里吓哭她,始作俑者在旁边看得捧腹大笑。莫诗南刚开始被吓哭,后来也被顾怀北练得麻木了。

有次实在气不过就抓起蚯蚓丢带他身上。

顾怀北被吓了一跳,说:“莫诗南,丫的胆子那么大,欠揍呢。”说着抡起拳头吓唬她。

“幼稚。”莫诗南这一句说得很轻蔑,那时候顾怀北还是毛头小子,没有什么男女意识,脾气一上来两个人就开始操场的草地上厮打成一团,打累了的两人就躺在地上看天空笑彼此。

记得那时候顾怀北调戏她说:“莫诗南,我妈说以后让你做我媳妇。”

“谁要做你媳妇,你刚刚还打我呢。”莫诗南没理他,继续看着天空。

“那就好,你那么凶送我我也不要。”这句话刚出又是一顿打闹。

南方的天空很蓝,白云像棉絮一样软软的一团团,就像那时候的他们,一切都很简单,不高兴就说出来,就打一架第二天又吵吵闹闹地一起玩耍。

可能就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打架,以至于等到了发现感情变化的时候也不曾言语。

2、

转眼初中生活开始,莫诗南和顾怀北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那时候的莫诗南对学习不感兴趣,沉迷小说漫画。顾怀北却是家里的宝,父母期望很高。

当顾怀北悠扬的钢琴声飘到莫诗南房间,莫诗南正躲在房间偷偷地看着少女漫画。

慢慢莫诗南也长得越发可爱,女孩子的小心思也开始萌芽。她开始会用不一样的眼神偷偷打量顾怀北,他还没开始长高,但是可能是父母基因好,顾怀北一直眉清目秀的,再加上性格洒脱很讨女生的欢喜。

在青春期女生比男生早熟,分了班除了上下学一起回家外不再频繁接触,莫诗南慢慢开始刻意和顾怀北保持距离。顾怀北压根没有半丝感觉,依旧拉她的马尾揪她的衣领教训她,也许莫诗南没发现自己对顾怀北的亲昵行为已经从习惯到产生依恋了。

记得那天是星期三放学回家路上,顾怀北神秘兮兮地对她说“嘿!莫诗南,你知道吗今晚有流星雨。”

莫诗南从没看过流星雨,也好奇地问了句,“流星雨?什么时候?”

“你不会不知道什么是流星雨吧。这次是狮子座流星雨,好像说是30年一遇呢!”顾怀北说着也来了兴致,就用肩碰了下她的肩,小声地说,“要不晚上爬起来一起看吧!”

“好啊好啊。”莫诗南满是期待。

那时候是11月了,南方的寒冬带着一点阴冷,天暗沉沉的不带一丝温柔,像是要深入人的骨髓把身体里所有的温暖都抽离。那晚的流星雨预测是大约在18号凌晨5点43分左右,两人一拍即合约好凌晨五点在家对面的平楼屋顶见。

莫诗南想想那时候自己真傻,他说什么自己都当真了。知道自己一躺下就睡着,所以就坐在床上等时间到点。也不敢定闹钟怕让父母知道,就一直苦苦坚持着等到了五点钟,满心期待地爬上楼顶。楼顶空无一人,她在楼顶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天亮了。

一直告诉自己他还没来,他答应我了就会来,再等等。

可是顾怀北没有来。

那一年是千禧年,是一个新的千年的开始。她一个人在楼顶,没等到顾怀北,也没有看到狮子座流星雨。

回家的时候浑身冰冷躺在床上,到点了爬起来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和爸妈打招呼去上学,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老师讲的东西也没听进去半句。

放学回家的时候,顾怀北愧疚地挠头小声问她:“莫诗南,昨晚我睡死过去了,你没去吧?”

“我也睡过去了,没去。”眼里堆满笑容,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就好,还好你也没去。”看到顾怀北松了口气的神情她眯起眼笑。

3、

中考过后继续和顾怀北上同一所高中,但是分数还是和顾怀北差距颇大。莫诗南在分科后选择了擅长的文科,顾怀北选了理科。

她看不懂他的化学方程式,他更不能理解她为了一句诗叹气皱眉。

但是受了莫叔叔的嘱托,顾怀北开始给莫诗南补数学。有时候一道数学题给莫诗南讲了三遍她还是不懂,顾怀北就会生气地把笔一掷,皱着眉头说句“莫诗南你是猪吗!”

“你才是猪。”莫诗南虽然理亏,但顶嘴还是理直气壮。

“你这样会耽误我泡妞你知道吗?”顾怀北开起了玩笑,两个人都噗嗤笑了出来,但不知这句话竟一语成谶。

那时候已经高三,顾怀北班里来了个上海的转学生林萧,就坐在顾怀北的后面。林萧长着一双明净清澈的眸子,笑起来的样子充满了灵韵,正中了顾怀北的怀。

顾怀北让莫诗南帮他写封情书的时候眼里充满了谄媚,莫诗南也有耳闻新来的转学生很美,如二月春风。但是听到顾怀北要给她写情书还是心顿了一下。

莫名烦躁,莫诗南拿白眼瞥他,语气略带生气说,“你干嘛不自己写。”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这种文绉绉的东西,难道要我写化学方程式告白吗?”顾怀北恬不知耻得理直气壮,最后以今后给莫诗南讲题不管讲几遍都得毕恭毕敬的报酬来报答莫诗南。

本来想随便抄一篇应付了事,但是还是认认真真打了草稿修改了好几次。那份情书她花了一整夜写完,句子简单清新,第二天出现在林萧的抽屉里。

他们在一起了,托莫诗南的福。莫诗南在为他写那份情书时候心情复杂,有种自己种了多年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写的时候想起了他求她的眼神,心里苦苦的。恍然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喜欢了他。

即使这样她还是选择默不作声,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他的身旁。

4、

顾怀北那时候的目标是武大,正常发挥的话对他来说难度不大。为了和他考试一个大学,莫诗南最后的那段时间日夜颠倒,后来上了大学做梦都还是满满的压力。

只因他说听说武大的樱花挺美,他想去看看。

上天最爱开玩笑,莫诗南考到了顾怀北想去的学校,他却落了榜。

他去了另一个城市,他们之间隔了1000公里。

顾怀北上了大一就和林萧分了手。大学就像万花筒,他开始频换女友,但还是会跟莫诗南通电话传简讯,他们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那时候莫诗南在书上看到了一句话:每一个不想谈恋爱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而顾怀北对莫诗南来说就是那个不可能的人。

那时候三月中旬春寒料峭,武大的樱花美得不像话。她给他发了照片附上了句:花期短暂,多希望你来。

不是矫情,是真的希望自己看到的所有美景他都能看到,自己最好的东西都能给他。即使是以友谊的名义爱着他,为他做任何能为他做的事情。

过了很久很久,他发短信说想你了。

莫诗南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跳漏了一拍。急忙打电话给他,才知道他失恋了,心里难受。

她一句句地安慰他,他说有她在真好。

当天就脑子一热买了武汉到他的城的火车票,花了她近半个月的生活费,她想这次跟他说清楚。

结果火车还没到站,他打电话语气里满是愉悦,说他们复合了,都是误会,谢谢她的安慰。莫诗南手里拿着手机在火车上哭的眼泪鼻涕直流,第一次悲伤都不能自已。

下了站在火车站旁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最后吃了碗石锅拌饭又买了回程的票。

5、

说要一辈子做顾怀北的好朋友,莫诗南真的做到了。

每年顾怀北生日零点都会有莫诗南最准时的短信:生日快乐。落款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当年傻傻期待和顾怀北一起看流星雨的小女孩现在也已经快到了三十而立之年。莫诗南变得不敢回家,回家就要面对家里人的催婚。

好像再没有人还记得当时他们要联姻的戏言,就像没有人知道她曾经那么爱他。想想也可笑,没想到弹指一挥间自己也被划入剩女行列。

顾怀北在朋友圈晒着他的全家福,他手上牵着刚会走路的萌娃,旁边搂着的妻子摸着凸起的肚子,一家人幸福得羡煞旁人。

莫诗南笑着给他评论:小哥哥就留给我未来女儿了,说好的哦。

很快收到顾怀北回复了好和一个约定的表情。

是的,顾怀北两年前奉子成了婚,那个女孩莫诗南并不认识。莫诗南应了顾怀北的请求当了伴娘,她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就像当年找不出理由拒绝帮他写情书。她跟自己说,就当这是最后一次帮忙。

婚礼前她站在新娘旁边,看着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小腹微微隆起,眉目满是欢喜。她全程陪伴。

在婚礼进行时,莫诗南忽而想起当年她和他还小。玩着过家家,他扮演爸爸,她扮演妈妈。他买菜,她做饭,他浇花,她打扫。

现在她明明就站在他的身侧,但他们之间像似隔了整条银河。

现在他们真的成了一辈子的好朋友。

可是莫诗南永远会记得那晚等着流星雨等着他的自己;永远会记得彻夜为他写情书的自己;永远会记得在火车上因他哭得撕心裂肺的自己;也永远会记得和他步入礼堂的自己;只是她只能陪他到这里,而这些顾怀北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莫诗南会藏得很好。

那时候的我们是那么好,后来我们都慢慢长大了,你有了你的故事你的人生,我成了你的最佳观众参与着。而你不知道,关于我爱你的那些故事,我选择藏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