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长久以来,所有的爱情故事里,我最喜欢的就是男女主角从最开始一直走到最后,哪怕中间有误会有别扭,没关系,只要最后是你,中间曲折点那又怎样,我爱追求完美的结局,所以如果两人没在一起,我总会遗憾很多,似乎最开始的原配永远最好这个观点一直盘踞在我脑海。

后来稍微经历多一点,也知道感情的分合本来有她的道理,我又何必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上面,慢慢地对那类一旦看清爱情已经偏离自己最初的愿景,便及时抽身止损的女生更感兴趣。

本来对一段感情的每个个体来说,离开和存在都有自身一定的道理。

当《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散场后,跟随着人群走出来的时候,这是盘旋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感触,用女主小容的话来说:对你来说相爱是爱情,但对我来说相爱是合适,我想去更高的地方看一眼,哪怕现在过得再辛苦,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只是这一路我们脚步不统一,你不能陪我。

看似理智的有点残酷的话,却和很多的我们又那么的像。

2、

杜鹃演的小容和邓超演的陈末本是大学情侣,因志趣相投都热爱广播结缘,一起做着喜欢的事,毕业也去了同一家公司,一起做着一档节目“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陈末以为小容会一辈子跟他在一起,在深夜用声音给每一个需要的人以温暖,而就在他在节目中安慰着另一个女孩,顺便间接给小容告白的时候,她对她说了句“我们分手吧,你是一个好DJ,却并不是一个好男朋友”。

分手后的陈末一直自暴自弃,两年后,小容成了总监,他还是继续混着日子,节目收视率越来越低。我觉得他还是一直喜欢小容的,要不然不会总当着小容的面略带遗憾的说他们也分手了,也不会在小容觉得幺鸡跟着他一起简直浪费了天赋事,他怒摔仅得的一个奖杯说:要是这个月我的收视上第一了,你就嫁给我,我要天天家暴你。里面的种种都透露着一个讯息:陈末还爱着杜鹃,至少在那时是。

当时杜鹃很无语的说了句:陈末,你能不能成熟点,而且这句话也在电影里出现过好几次。女生本来比男生成熟懂事的早,也能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对小容那个年龄的女生来说,在爱情里面除了要爱,更重要的是理解啊。

3、

后来,当猪头为喜欢八年的女孩子燕子求婚,燕子在洗手间哭着说: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和你分手,觉得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在电话里唐突的说一句分手连朋友都没得做,还是回来好好跟你说声再见吧。外面是高兴给他们庆祝的朋友,里面是哭得像泪人的两个,燕子边抹眼泪边拉猪头说:走吧,那么多人在外面等着我俩,我们高高兴兴的去给他们敬完酒就分手吧。不知为何这最后一点的体面特别让我想哭。

燕子上了出租车后,在里面哭得稀里哗啦却还是心狠的对司机说了句“走吧”,看着后面的猪头哭着跟车追,一句句的喊“燕子,你回来吧,我离不开你了啊”。大家陪猪头喝难过酒的时候,陈末为了安慰为燕子付出八年的猪头,便说了几句燕子的坏话,猪头不要命似的打了他,当时小容在旁边说了一句话:女人究竟要什么你们知道吗?跟不上别人的脚步,就别问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小容说出这句话,我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还好她说出口了,替越来越好的燕子和她都发声了。就像最开始朋友一直跟我强调着她的爱情观:找一个能跟得上我脚步的人,当时我只觉得她想找个一起进步的人,甚至我还笑她说“爱情,不就是有爱就行了吗”,验证了一句话,不懂爱情的时候看爱情字眼总是看表面意思。

等我开始慢慢感受到“找一个跟得上我脚步的人”的深层意思时,更多的感慨只是无奈。等我越变越好,而你还在原地踏步的时候,我真的不能喜欢你了,不是我不爱你,而是再多的爱也抵不过这中间的障碍,感情不只是要爱,还要理解和共同话题,与这个世界周旋已经更累了,我没有更多的精力顾暇其他了。

4、

跟室友一起回学校的路上,我问她:你觉得杜鹃会幸福吗,她会遇到那个可以陪她走更远的人吧。

室友说“她的心太大,陈末在得知她的资产都被冻了,宁愿故意用自己的车去撞她的,然后赔她更多的钱,这种类似青梅竹马的爱情都不要,非要远方和诗也太折腾自己了吧”。

我说“有些人不是爱折腾,只是想要的更多,只能舍弃掉一些东西”。

室友说:其实我觉得在爱情里没必要争谁更厉害谁赚得比较多,如果女方有能力养男方也行,毕竟这世上有家庭主妇也有家庭煮男,何必仅仅因为对方跟不上脚步就舍弃。

或许在这点上我和小容很像吧,对我们这类人来说,想要的从来不是另一方要多厉害,而是我们也有小女生的一面,我们想要的是个帮我们解决问题给我们建议的男生,而不是总是问我们该怎么办不成熟的男生,赚钱不能衡量一个男生的很多方面,但大多数能看出他的能力和精神状态,或者很现实的说,我们就是想越来越好,就是希望遇到一个有力气陪我们爬到山顶的人,而不是边走边抱怨习惯安逸。

想起曾经看到的一段话就是形容像小容的这类女孩:我理解的女王比所有在嘲笑的人都勇敢,总有一天,她在生活中摸爬滚打,变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能有人说,这样的女孩百年孤独,可是她们通过厮杀后得到的自由,你又怎么会懂。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不是我们真的不喜欢你了,而是长路漫漫,真的很抱歉,我们越来越好真的不能喜欢你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刻在哪个转身我们就成了陌生人,但还能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倾其所有的对你说你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

看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出影厅的时候,我给一个朋友编辑了一条略的消息:刚刚看完电影,或许你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想找着契机跟你建立联系,但我此刻还是想告诉你,我还没做好你从我世界完全路过的准备,至少此刻没有,所以我只是想尽量的留一下你,不知道哪一个转身我们就成了陌生人,哪怕矫情这些话此刻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

或许成长最残酷的部分是,我们不是在一个空间里向前,每一次长大都是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放弃一个躯壳,去找新的自己。不离开你,我不会长大,你那么好,但我的未来真的不能带你去。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永远一起进步,你也别不回头的路过我的世界,或者我在终点等你也行,只是别让我等得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