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甚是爱你

1、

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斜斜照进来,融融暖意洒满整个房间,我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睁开眼,窗外绿意正浓,林缝把阳光剪成碎片,不规则地铺在橡木地板上,晕染出诗意的明暗界线。

我轻轻掀开被子,想走去阳台看今日的万里晴空,结果脚刚沾地,方泽大手一捞,我就直接仰面躺到他身上。

我一骨碌翻了个身,恶作剧地捏住他的鼻尖,一瞬间的呼吸不畅让他不悦地皱了一下眉,睡眼惺忪地喊我别闹。

我哈哈笑着说“谁叫你先闹我的,这是惩罚。”

“乖,再睡会。”他伸手把我揽进怀里,下巴搁在我的头顶,清浅的呼吸若有似无地蔓延过头顶的肌肤,带来温热的气息。

我轻轻侧了一下身,仰起头细细打量他的眉眼,几缕碎发调皮地覆在额头,睡梦中的他难得带了几分孩子气。

难以想象,此刻睡在我身边的男人,是投行界叱咤风云的金融理财师。

别人说他高傲冷漠,但他对我却柔情备至,万般宠爱。

三年的朝夕相处里,他让我明白,原来被人爱着,是那样温暖和快乐。

遇见他之前,我从不敢奢望幸福;遇见他以后,我再没想过余生一个人孤独地活。

他融化了我生命里的冰雪,让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如果没有他,我大概,还是偏执又疏离的模样,在自我的世界里跳独舞,一支又一支,累到筋疲力尽,然后肆无忌惮流泪,将泪水伪装成汗水,用嘴角的弧度来代表微笑,欺骗自己很快乐。

是他用全心全意的爱,填补了我心上的洞,驱走了我一生的阴霾。

我将头靠在他胸口,轻轻说了谢谢,在他的怀里安心睡去。

2、

人生的前22年,我是一叶孤独的扁舟,在浮生的海里寻找停靠的彼岸,我渴望温暖,渴望爱情,渴望有人陪伴。

可笑的是,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只会让我坚定单身的信念。

小鱼打趣我:“喜欢你的人,除了矮矬穷以外,就是矮矬穷丑胖。”

我那时笑嘻嘻地回她:“是啊,第一个只有矮矬穷,第二个在此基础上还长得实在无法评价,第三个更差,除了矮矬穷丑外,还是个油腻的胖子。”

我和小鱼回忆每一个对我说喜欢的男人,笑得直不起腰,只是笑过以后,我的内心漫过一片苍凉。

我问小鱼,是不是因为我变穷了,所以他们都以为配得上了?

“小鱼,你说,是不是人穷了,就不配拥有爱情啊?”

我的语气里满是苍凉,思绪回到了噩梦般的19岁。

那年夏天,父亲意外离世,家里的工厂倒闭,债主天天上门催债,周围的亲戚朋友打着关心的旗号,嘴里说着你要坚强之类鼓励的话语,安慰不过几句就开始大谈特谈自己过得多好。

“你看你家变得这么穷,你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整天只知道玩了”这句话,我不知听过了多少遍。每听一次,就对这个世界多一分失望。

这些在我家里落魄时急不可耐上门炫耀的亲戚,当年穷得炒菜都舍不得多放一滴油,家里的孩子升学没钱来我家借钱的时候,我爸二话不说就借给他们几万块,还让他们不急着还,等家里宽裕再说。

他们心安理得地挥霍我爸爸给予的善良,10几年都没还过一分钱,把我爸当成傻子一样耍。

家里出事后,我和妈妈上门去要钱,他们推三阻四,急了还发火质问我们:“你家那么有钱,少几万块怎么了?”

妈妈卑躬屈膝地说明家里的窘境,低声下气求他们还钱的时候,我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虚假。原来所有的美好,都是金钱编织的谎言。

3、

生命里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我整个人变得面目全非。

我自诩看透这个世界的凉薄和黑暗,变得不肯相信真心和感情。我害怕别人的靠近,是谋利之举,我把自己封起来,欺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活下去。

之后的一年,我患上了神经性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一闭上眼就做噩梦,脑海里浮现被嘲讽的画面,耳边不断回响着“你家那么穷,你还有什么资本能让你过得好”的语句,这些话一遍一遍地重复播放着,像魔咒一样将我死死捆绑。

很多次,我大叫着“我不穷”惊醒,入眼是浓重的黑,窗外朦胧的月光隐隐透过窗户,泛着孤寂的清冷,将我淹没吞噬在苍凉夜色里。

以前很多所谓的好朋友,在我家逢巨变后大多数都不见了踪影,只有小鱼、林超、乔儿和孟景四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还陪在我身边。

按说遭遇不幸后还有朋友不离不弃应该感到知足,可我一点也不快乐。我们5个人在不同的城市念大学,只有寒暑假才有时间聚,平时大家都有学业要忙。

内心空洞又孤独的时候,我突然萌生想有个人陪的念头,那种突如其来的渴望就像飞蛾对火光的迷恋。

有一瞬间,我甚至产生只要有片刻的温暖,我粉身碎骨也情愿的疯狂想法。

我想有个人陪,听我诉说所有的委屈和辛酸,在我哭的时候,他的怀抱一直为我敞开。

我开始找寻,试着不去推开身边男孩的接近,我和他们接触,耐着性子跟他们聊天,可我发现我厌倦这种要刻意去迎合的关系。

爱情是不能找寻的,该做的是等待,没有感觉,是不能碰撞出火花的。

甜蜜的果实需要时间酿造,太过急切,只会适得其反,揠苗助长的道理,也适用于爱情世界。

算了吧,从小什么都不会,如今连物质资本都没有的我,有什么资格奢望一份真心实意的感情呢?

4、

我挣扎了一年,告诉自己人活着不需要爱,有钱就够了。

走在街上,看见有女孩靠在男朋友怀里哭的时候,我就用这句谎言欺骗自己;累到坚持不住的时候,我还是用这句谎言来欺骗自己。

“没爱有什么关系,至少我靠自己,可以衣食无忧地活着,比起世界上的很多人,我算幸运的了。”

那一年,我重拾了抛诸脑后很多年的绘画爱好,每一个失眠的夜晚,每一个不开心的白天,我拿起画笔,不停地画,一刻也不敢停歇。

我害怕一停下来,就会忍不住陷入情绪的低潮,害怕最后抑郁会将我带往死亡的领地。

我经常会不自觉地哭泣,走到高处的时候,头脑里会蹦出跳下去一切都结束了的想法。

好在每一次,残存的理智都会将我拉回正轨,但我真的好怕,我想活着,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蔚蓝天空。

我注册绘画平台的账号,上传自己的作品照片,很多人评论说看我的话很想落泪,泛着孤寂苍凉的美,带着破碎的绝望。

心情的郁郁不欢,在有人懂得的这一刻,开始慢慢放晴。

这些素未谋面的朋友,我们的交集仅限于在平台上发私信聊天,但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之后的两年,我一边继续大学学业,业余就和他们讨论绘画,我们聊达芬奇、拉斐尔、梵高、塞尚和高更……

从线条构造讲到到画面的布局,我发现他们在绘画上的造诣,远比我有深度,也比我更专业。

毫无疑问,在和他们的交流中,我学到很多,绘画的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而且特别大的一个转变,就是我发现自己慢慢有了笑容,可能是有了精神寄托以后,内心不再空洞,也没时间想不开心的事情,随着年月推移,伤口愈合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我的画作风格,由黑暗孤寂变得明快温暖,我尝试着画了一些Q版漫画,讲述一个家道中落的女孩历经艰辛之后,终于开启人生逆袭的故事。

情节很俗套,但出版社找到我的时候,编辑说我的漫画让人觉得很真实,之前我在网上发布的几期更新,反响很好,我的漫画不讲鸡汤道理,但让人感悟颇多。

她问我,为什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会对生活有这么深刻的领悟?

我笑了笑,淡淡说道:“虚构一个苦难故事,对创作者来说不算难事,靠才华吃饭的人,大都拥有丰富的想象力,但在苦难中煎熬过的命运感,却无法靠才华编造,只有亲身经历,才能让作品拥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编辑小姐姐握了一下我的手,起身抱了一下我安慰道:“一切都好了,所有的苦难终会过去。”

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漫画书,市场反响很好,出版社加印了100万册都卖断货,小鱼他们4个好朋友打电话祝贺我,很煽情地说我做到了,以前的我真的只会吃喝玩乐,现在都是大画家了,挫折可以打败一个人,也会让一个人完成蜕变。

只有林超贱兮兮对我说:“废柴沈清浅,你从小矫情的细胞,终于发挥作用了。”

我骂了他一句有病,笑着说老娘那是文艺,尔等俗人不会懂。哎,我叹了一口气,笑着说我果然是天生端艺术饭碗的女神。

“哈哈哈,是啦,承认你是女神…经。”林超这个死人一直都嘴贱,我没理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他说小鱼他们计划给我举办庆功宴,周六晚上圣诺酒店16楼8号房。

我说好,就几个朋友聚聚就好,我不喜欢太多人。

5、

很多事情虽然过去了,但我的心里还是残留着阴影。

我不想去结交新的朋友,一是害怕付出真心后却收获的是狗肺,二是经历太多以后,习惯了孤独,不想也没有时间去维系新的感情。

结果聚会的那天,小鱼、乔儿、孟景他们都独自前来,林超却是带着方泽一起来的。

两个一米八的大帅哥站在一起,房间中央的水晶吊灯发出柔和的暖黄色灯光,晕染在他们的身上,小鱼感叹一声:“大超,你男朋友比你帅多了!”

林超翻了个白眼,义正辞严说道:“老子是直的,不信待会试试?”边说还发出阴恻恻的笑,我也懒得管他们了,这两人都十几年了,彼此喜欢又不说,整天就爱抬杠斗嘴。

我喊他们别闹了,赶紧坐下来点菜,乔儿和老景可都是有家室的人,晚上的时间要用来陪男朋友和女朋友的,不像我们单身狗自由。

乔儿佯装嗔怒,骂我不正经,顿了几秒又抱着我,哭着说原来的我终于回来了,“不,浅浅,现在的你比原来更加好。”

我嘴上说着她真是傻,不管怎样,我都是你们认识的浅浅,但心里溢满感动,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把你所有的变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我抬起头的时候,眼里泪光闪烁,正好和方泽的眼神对接,他颔首微笑,我回以一个尴尬的笑容,忘了还有个陌生人在,刚才我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太丢人了。

吃饭的时候,林超直接把方泽推坐在我旁边,我看出了他的用意,却无法回应,3年了,我习惯了一个人,也对感情死了心。

我和小鱼说过,第一个说喜欢我的人,是我们一起念高中时的同学,那时我家里刚出事,我发了一条说说:“如果沈清浅变穷了,你们还会和她做朋友吗?”

他突然联系我,说一直都对我有好感,我没有说话,他急不可耐地补充:“现在你的情况,以前的圈子应该也融不进去了,不如试着和我在一起?”

或许他是真心喜欢我,或许他的话不夹杂恶意,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了就是很不舒服,好像因为我穷了,所以他觉得我就该巴巴跪舔他。

我沈清浅虽然不是什么富家千金,却也是从小被爸妈娇生惯养着长大的,即使穷了,受过的教养见过的世面都在,一个矮矬穷,还好意思嫌弃我?

原谅那时的我真的没有如今的淡定从容,我嘶吼着喊他滚,末了打电话给小鱼,抽抽搭搭地哭。

之后的两个男生更差,那时我是想找个人陪,却还是有点硬性条件要求的。

穷倒是没关系,经过家里的变故后,我也知道靠别人始终靠不住,一旦出点意外,所有的资本都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一个人只有努力上进,才会靠自己活出精彩。

只是他们只会抱怨自己出身不好,过得很辛苦,完全不知道去努力,我很厌烦,却没有将不满表露出来。

不喜欢不适合,疏离就好,没必要撕破脸,只是最后一个男生,在我好几次借口说忙没时间回消息后,他直接骂我拽什么拽,沈清浅,别给脸不要脸,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啊,现在不就是一个住破烂街道的穷逼,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不搭理就拉倒,长得不怎么样,倒是挺作。

我本想忍气吞声,最后还是忍不住骂了回去,我说你一个矮矬穷丑胖,有什么资格说我穷,老娘至少享受过好生活,见过世面,你呢?这辈子吃过最贵的,应该就是巷口麻辣烫加串肉和2颗鹌鹑蛋了吧!嫌我长得不怎么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又矮又矬就算了,还丑得让人看一眼都想吐,那满身肉油腻得让人恶心。

我一口气骂完还不知足,再想发语音过去骂的时候,发现被删除了,后来走在路上遇见过两次,他绕道,我装作不认识,也没出什么事。

大概没有钱,是真的不能奢望爱情的吧。爱情要么靠好感相互吸引,要么靠物质让人沉沦,我什么也没有,遇不见爱情,很正常。

绝情弃爱吧,沈清浅,不失望,就不会绝望。

6、

噩梦般的一年,加上之后沉浸在绘画世界里的两年,整整三年时间,我都是一个人。

19岁到22岁,一个女孩最美好的三年,本该活得恣意精彩,我却在黑暗里浮沉挣扎,差一点就永坠死亡之海。

我不想,确切来说是不敢奢求爱,我怕一腔希望,最后都寸寸湮灭,变满心绝望。

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玩大冒险的时候,林超都把方泽刻意安排在我身边,我尴尬不已,却只能微笑以对。

方泽很安静,他没怎么说话,却留意到我一直夹桌上的一道芙蓉时蔬,每隔一会就把那道菜转到我面前。

大冒险总是我输,林超贱笑着要么在场选一个男人接吻一分钟,要么自罚三杯伏特加,我选了后者。

我手刚碰到酒杯就被方泽拦下,他轻声说女孩子喝太多酒不好,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有过瞬间动容,转头暗笑自己果然单身太久,有人帮自己喝杯酒都能被感动。

沈清浅,别想太多,失望的滋味,还没尝够吗?我冷脸让林超别玩太过,很晚了,我自罚3杯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散场的时候,方泽说找了代驾,顺路送我回去吧,我礼貌拒绝,跟他说不用麻烦,我打个车就回去了。

“沈清浅,你这样冷冷淡淡,怎么可能拥有乐喜喜的人生?”

他突然发问,我愣怔片刻,乐喜喜是我的漫画女主,以我为原型塑造的虚构人物,她最后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我把自己渴望拥有的东西,通通都给予了她。

这种少女漫画,方泽怎么会看?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自动解释:“我有个妹妹才15岁,周末一回家就抱着你的漫画书看,整天嘀咕着要是自己变穷了,会不会遇见许然这种暖男?”

他接着说:“或许会有点冒昧,但沈清浅,乐喜喜其实就是你吧?林超和我说起过你,以前你的性格是很明媚开朗的,为什么现在要刻意去封闭自己?”

我沉默了片刻,无奈地笑道:“哪有人天生喜欢孤独,只不过是害怕失望罢了。”

他伸出手,笑着说:“沈清浅,当认识个朋友吧,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方泽,金融理财师,林超的同事,很高兴认识你!”

我轻轻握了他的手说:“你好,新朋友。”

他说:“那么,一起走吧,先送你回家。”

我和他坐在后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我说林超那种不正经的性格,我们几个朋友都说他做理财师,估计接不到几单生意。

“事实是,找他理财的顾客很多。”

“很难想象,他那么聒噪没正形,居然能和你成为朋友。”

“你是嫌我太正经很无趣?”

“没有没有,我是说你这么沉稳,感觉和他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其实,我反倒很羡慕林超,可以完完全全做自己,不用活得那么累。”

他语气里的伤感,让我不知道怎么接,好在车开到了小区楼下,我道了再见,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没必要羡慕任何人。

他叫住我,说留个电话吧,大家都是朋友。我在他手机上打下一串数字的时候,真的没想过之后我们会再有交集。

回到家打开手机,看见林超的信息,问我方泽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自然是做你男朋友怎么样啊?”

“大超你什么时候改行做红娘了?要不把性别也一道改了?”

“我说小钱钱啊,哥是为你好,盼你有个好归宿……”

这死人又开始碎碎念,我说困了,老人家熬不了夜,睡了。

7、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接到方泽的电话,他让我下楼。

我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随便换了件衣服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见他站在街边,拎着一个保温盒。

我走过去,他把保温盒递给我,说:“早餐,里面有红豆粥,酒后吃点清淡的比较好。”

“其实你不用刻意送过来的,我自己买就行。”

不是一睁开眼就开始画画,一画就是一整天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习惯?”我惊讶地问他。

“专访啊,《新生代美女漫画家沈清浅:我在绘画里救赎自己》,你不是说了吗,画画是你救赎自己的方式,你一刻也不敢停下来。”

我挠了饶头说:“看来你妹妹对你影响蛮大的。”

“如果不是有感觉的人,别人怎么影响都没用。”

我尬笑着说我先上楼忙,谢谢你的早餐后,赶紧开溜。

谁说他性子冷淡的,情话说得贼溜,一点也不像冷漠的人。

后来慢慢熟悉以后,我发现他真的挺冷的,对别人说话都是客气疏离的样子,唯独对我,是不一样的温柔和体贴。

林超说是缘分,方泽叹着气跟他说自己的妹妹迷上了一本漫画,整天在家里犯花痴,说什么许然欧巴撒浪嘿,然然老公么么的时候,他哈哈笑着说我好朋友就是在荼毒无知少女的身心。

方泽很惊讶林超居然认识我,当时方泽正被自己的妹妹天天纠缠,想要我亲笔签名的新书,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当时问我要了2本,原来是做顺水人情。

“哎呀我的小钱钱,你该感激我让你又斩获一名忠实粉丝。”

“别叫我绰号,难听。”我沉下脸。

“哎呀,沈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计较,再说,方泽可是黄金单身汉,我要是女人我都自己上了,你不是要真爱吗,珍惜吧。”

“哟,现在也可以自己上啊,只是我们小鱼儿要哭死了。”我打趣林超,他让我别开玩笑,耳根却不自觉发红,我笑了笑,说:“我们都勇敢一点吧,往前一步,没准就是海阔天空。”

他突然很认真地说:“沈清浅,别总执着过去,我们几个都要幸福。”

“会的。”我擦掉眼角感动的泪水,很嫌弃地说:“都怪你,没事煽什么情。”

窗外阳光正好,我的人生,终于雨过天晴。

8、

之后几个月,我没有拒绝方泽的靠近,偶尔会一起吃饭,和林超他们三个聚会的时候,也会带他一起。

我们没有说在一起,却俨然是情侣的相处模式。

我画画的时候,他就静静坐在旁边,偶尔提一两句意见,我惊讶他居然颇懂绘画,当时我才知道,他大学主修的是美术设计,金融学只是辅修。

毕业那年,父母飞机失事,他处理完爸妈的后事,就忙着赶毕业设计。叔叔找到他,说航空公司要购买的保险单和亲属委托书,才能赔付150万,说:“你要是忙的话,就交给我来办吧。”

他不疑有他,将所有资料悉数交出,最后换来叔叔的无情背叛。

“爸妈就普通工薪阶层,辛劳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出国旅个游,谁知道就发生了意外。这么多年,他们所有的资产就是静宁花园的一套房,当年妹妹才10岁,我必须赚钱养她,本来我都计划好,要和朋友一起开工作室,但最后还是为钱放弃了梦想。”

我环住他的腰,轻声说:“没关系,不开心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再说以后有空你可以和我一起画啊,我来实现你未完成的梦想。”

他说可能一切都是上天早就注定好了的吧,那些意外,都是为现在的结局做铺垫,若没有那些变故,我们的人生可能不会有交集。

我恶作剧地把手上的颜料抹在他脸上,笑着说:“那你就不会遇见这么有趣的我了。”

“谁说沈清浅娴静乖巧的,明明活泼好动。”

“谁说方泽冷漠孤傲的,是谁主动靠近我来着?我都忘了。”

我故意拖长了语气,他突然一脸奸笑地看着我说:“还可以靠得更近。”

他偏过头吻我,身上淡淡的薄荷味萦绕在鼻息之间,我嘟囔一声:“手上有颜料~”

他轻咬了一下我的唇说:“亲爱的,专心点。”

一吻过后,我的脸颊灿若云霞,他没说话,拉着我到洗手台旁,把洗手液挤在我手上,细细为我洗干净手上的颜料。

接着催我换衣服出门,我说天都黑了,随便煮点吃的算了,懒得出。

“你不换,就只能我帮你换了。”他抱着手看着我,我只能无奈换了衣服跟他出门。

我没想到他会直接带我到珠宝店,选了店里刚推出的新款钻戒,跪着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

他说:“浅浅,吻你的时候,我都害怕一不小心就越了界。可是浅浅,我是真的爱你,你说以后我可以陪你画画,我想要的以后,是一辈子。”

“好像我从来没正式告白过,我害怕说出的喜欢被你拒绝,但你应该感受得到,浅浅,很多人说我清冷孤傲,是因为我想温暖的人,除了妹妹,就只有你。”

我看着他认真的脸,突然有种在做梦的感觉,以前的我拼命想拥有一份真爱,却遍寻无果,现在的我不抱希望,却偏偏就遇见了真诚相待的人。

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临,一个人的时候好好过,那个对的人,终究会到来。

我叹了口气,刚想开口,他紧张地打断我:“你不用急着回答,我等你考虑。”

“你傻啊,我是想说你买戒指都不问大小的吗,你买的16号,我戴有点大了。”

他挠了挠头,问我:“那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问店员换啊。”

珠宝店的店员忍住笑意,问他“先生,看这位小姐的手,戴15号应该刚刚好,我帮你换这款的15号可以吗?”

方泽对店员说了谢谢,拿起新的钻戒帮我戴上,围观的人鼓掌叫好,我拉着他赶紧走,丢脸丢大发了。

“没见过这么弱智的求婚,婚戒都不问型号。”我停在街边喘气,笑他刚才像个智障。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智商会降低,如果我是个智障,说明我很爱很爱你。”

情话张口就来,真的撩死人不偿命。

9、

我告诉小鱼儿我要结婚了的时候,她哭着说要做伴娘。

林超一脸得意问我:“怎么样,我就说方泽靠谱吧。”

“靠谱靠谱,你别嘚瑟了,安慰安慰人家。”我用眼神瞟了一下小鱼儿,林超递给她一张纸巾,嫌弃地说:“本来就丑,再哭就更丑了,到时你做伴娘,大家会觉得伴娘伴郎颜值不对等的。”

“你说谁丑,我丑,能有你丑啊,颜值不对等,也是你配不上我。”

“你怎么知道伴郎一定是林超?”我一脸奸计得逞地问小鱼儿,她抓起包说我太坏,转身落荒而逃。

林超愣愣地看着小鱼儿的背影 ,我出声提醒:“去追啊,你傻啊!”

看着这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我是真的替他们感到着急。不过算了,缘分天注定,该在一起的人,最后始终会在一起的。

我和方泽结婚的时候,这两人难得没有斗嘴,配合默契地扮演着伴娘伴郎的角色。

静宁花园的房子没有画室,婚后为了方便,我和方泽住在我原来的家里,他妹妹周末会从学校回来住两天。

三年了,他待我一如既往,甚至可以说比从前还要宠溺,他说下厨伤手,只要自己得空,就会承包家里的大小家务。

我心疼他每天工作太累,说打扫一下家里我还是会的。

“没事,这5年来我照顾妹妹,已经习惯了。”

“阿泽,以后不必要这么迁就我,我们是夫妻啊,互相分担是应该的。”

“浅浅,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没能让你过得好。大超说你以前没吃过苦的,什么也不会,可我上次看你扛着一大箱画纸,我跑过去帮你的时候,发现那么沉。”

“浅浅,跟我在一起,你不必什么事都自己做,有些事,本来就该我来的。”

“阿泽,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很爱你。”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不行,我还是要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仪式感很重要。”我踮起脚轻啄了一下他的脸,转身跑开。

10、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我的心都是轻盈而愉快的,幸福的笑容在脸上泛着红润的光。

乔儿她们说果然好的婚姻会让一个女人变得更美,大超转过头问小鱼儿,要不要试试你会不会变美呀?

“谁要嫁给你,滚开。”小鱼儿跺脚娇嗔。

“不嫁给我你想嫁给谁,我阉了他。”林超霸气侧漏,小鱼儿坏笑着说:“那我嫁给你,你不是可以练葵花宝典了?”

“丑鱼,你居然想我自宫,不怕自己守活寡啊?”

得了,这两人在一起以后还是没改掉斗嘴的毛病,只是这恩爱秀得口味太重,有点腻歪,我假装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让他们赶紧停,情话回家说,恩爱回家秀。

方泽突然插嘴,觉得秀不够过瘾,还可以做。

乔儿和孟景长大嘴巴,大超摸了摸方泽的额头说:“师傅,你没事吧,这不像你。”

“徒儿,还得感谢你好朋友言传身教。”方泽坏坏地看着我,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这高冷女神的形象一秒坍塌变污女。

对了忘记说,方泽是个比我大5岁的大叔,大超实习时,是方泽带他买期货、教他分析股市行情,结果传道之恩,大超却用我的身来相许,想想自己好像有点亏。

不过拥有一个好老公,感觉又赚回来了。

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方泽突然贴近我的耳朵说:“浅浅,我们要个孩子吧!”之后就对我做了一些不可描述、少儿不宜、未成年人严禁观看的事。

我累到沉沉睡去,醒来看见他躺在身边,顿觉岁月静好。

看着他的睡颜,我的心里满溢甜蜜,我偷亲了一下他的嘴角,刚想下床,就被他拉回床上。

他让我别闹,末了揽我入怀,让我再睡会。

我迷迷糊糊又睡着了,睁开眼已是太阳当空,他在厨房做早餐,煎鸡蛋的香味萦绕鼻息,我赤脚下床喊饿要吃饭。

“看来我还没有喂饱你,那吃完继续。”

他端着早餐走进来,看见我光着脚的时候无奈叹气:“都说很多遍了,记得穿鞋,赤脚会着凉。”

“我要你给我穿。”结果他真的弯腰拿起鞋,轻轻套在我脚上。

“牙膏挤好了,快去卫生间洗漱完吃早餐。”

我跟他耍赖,说要他抱我去。他一把抱起我,走到洗手台,帮我把漱口杯接满水递到我手里。

“老婆大人,这下子满意了吧?”

“本宫很满意,你可以退下了,跪安。”我哈哈配合他表演。

一起吃早餐的时候,阳光洒进来,照在他栗色的碎发上,我抬眼望着他,眼里漫天星光闪耀。

“阿泽,谢谢你出现在我22岁的人生里,还有,我真的很爱很爱你,醒来的时候尤甚。”

“浅浅,每天睁眼看见你的那瞬间,是我最幸福的时刻。醒来甚是爱你,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

他妹妹不知什么时候走进厨房,坏笑着说:“哥哥嫂子,抱歉打扰,我就拿瓶水。”

“对了嫂子,我哥是不是比许然帅多了体贴多了?”

他妹妹嘻嘻笑着上楼,我吐吐舌,真的是一张老脸都被丢尽了。

丢就丢吧,和方泽在一起之后,丢脸已经成习惯了。

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眼里是看不见旁人的,瞳孔只倒映一人身影的爱情,我沈清浅,终于找到了。

喜欢()
热门搜索
Top https://gentleweight.com/best-weighted-blanket-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