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谁流泪谁知道,自己心里有数。

1、

记得前段时间某个工作日,有个读者给我发来短信:我就在你家楼下,能不能见你一面?然后又补了一句:冒失了,对不起。

把我吓了一跳,那时我正在摄影棚里没日没夜地和团队审片子,有时早晨进棚,收工已经是傍晚。

我说:我在公司啊。

他说:哦,那好吧,我走了。

我不经意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址,还有电话?

他说:我曾经参加过微博抽奖送书,快递单子上写着你的地址和电话。

我说:我已经搬家了,不在那个地方住了。

他说:哦,那真是遗憾,本来还想找你聊聊的。

到了周末的晚上,我照例推送了广告开始回复留言,发现后台开始不断地有留言提醒,原以为是谁又反感我发广告,没想到是一个人发来长长的话,点开头像看起来像是一个男生。

他说:我二十多岁,因为家里穷,没上过大学,很早就来北京打工,学了一段时间汽修,就在一家汽修厂工作,总觉得自己过得不开心,赚的钱不多,也接济不了家里,特别难过,想学点什么,又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会。

他说:我其实有点埋怨家人和自己,感觉自己特别没有文化,就连文章都看不太懂。有时看别人留言能说出好长一段话,就觉得很羡慕,也特别羡慕你的生活。

我回复说:谁的生活都不容易,你要是不满意自己的生活,就要好好加油啊。

他显然没料到我会回复,打了一连串的叹号,并说:我以为你不看后台的留言呢。

我说:哈哈,我有时也会看。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倾诉一下,另外很抱歉,前几天,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也不会泄露你的任何信息。

我这才知道,他就是前几天给我发信息的男生。

2、

某次,我去外地出差,预约了一辆车。当时的航班是深夜,原以为叫车会很困难,结果刚点了叫车就有人接单,然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一个中年男子。

上了车后,师傅说:“这么晚还要去机场啊?接人?”

我说:“不是啊,出差。”

师傅说:“挺辛苦的。”

我说:“师傅您也挺辛苦,这么晚了还在跑车。”

师傅说:“我本来是要准备回家了,都进小区准备停车了,可一看你要去机场,这是大活,得接。”

我笑了笑,没有接话。

我四周环顾了一下,虽然不是豪华车,但看起来十分干净,也提供饮用水和纸巾,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不由地说:“网约车现在搞得不错啊,总比出租车强。”

师傅说:“就是挣不了多少钱。”

我说:“怎么会?不都说开网约车要比出租车赚得多吗?”

师傅说:“我以前就是开出租车的,那真叫累啊,每天起早贪黑,夏天更是受罪,连空调都舍不得开。后来开了网约车,一开始赚钱还行,但平台渐渐不扶持了,一趟下来原本能拿八十多块钱,现在才三十多。”

我一听数字就头大,在脑子里盘算这到底是怎么个计算公式,师傅又接了一句:“就先别提赚钱,每天一脚油门一脚刹车,换你,你累不累?”

我问:“那您一天开多少小时的车?”

师傅想了想,“十多个小时吧。”

到了机场后,师傅帮我开门提行李,我赶紧道谢,师傅说,一路顺风啊小伙子,记得给我个好评。

我点点头,好的。

等我换完了登机牌,下到接机层准备去书店时,突然看到师傅站在接机出口处,倚着柱子在抽烟。

我走过去说:“师傅,还没走啊?”

师傅明显一愣,然后干笑了一下,“想再接个人回市里,就不用跑空车了。”

3、

有一次,我和客户吴姐相约晚上在国贸饭店见面谈事。本来约的是八点,可吴姐姗姗来迟,刚坐下就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刚开了一个会,领导话痨,讲了一大堆。”

我哈哈大笑:“还是第一次见你骂领导。”

她翻个白眼:“没办法,人家也需要释放的,不是吗?”

我已经吃过晚饭,她给自己点了一杯红茶、一盘沙拉,一边听我讲项目进度,一边吃得狼吞虎咽。

我说:“你慢点儿吃。”

她说:“我一天没吃饭,饿得头晕。”

我说:“那吃个沙拉能饱吗?”

她说:“晚上还是少吃点。”

我不由得感慨:“你真是辛苦,大周日的也不休息。”

她笑了笑,拿着叉子朝我点了点:“你不也一样?周末还要和我谈项目,说得口干舌燥。”

我也笑了,倒也是。

过了一会儿,吴姐的手机响了,她起身去接,我看着她在不远处来回地兜圈子,小声地讲话,表情有些不自然,好像是在劝说什么。

她回来后,我问:“是不是有事?有事你就先走吧,我们改天再谈。”

吴姐摇摇头:“不行,这个项目今天必须理出个头绪,明天领导要听汇报的。”

没说几句,吴姐的手机又响了,她正低头忙着整理资料, 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我很清楚地听到一个孩子的哭闹声。

吴姐抱歉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电话说:“嘟嘟乖,妈妈一会儿就回去,你再等妈妈一会儿好不好?妈妈还有工作, 但说好了要给你过生日就一定会过的。”

电话里不知说了什么,吴姐说:“对不起啊,嘟嘟,妈妈今天太忙了,礼物还没来得及买,过几天,妈妈给你补上好不好?”

又说了一句,吴姐放下了电话,对我说:“继续吧。”

我犯难地看着她说:“你回家吧,陪陪孩子。”

吴姐摇摇头:“算了,其实……也习惯了。”

4、

之前有篇热文《凌晨三点不回家》, 很久之前还有一篇,题目是《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天空吗》,这些文章下的留言,总是看得让人一阵揪心。有人说,海外留学,打工到夜里十二点,回到住的地方,洗个澡继续做教授安排的功课,直到凌晨四点半,没什么值得可怜的,自己选的路,再累也要走下去。

有人说,小警察一枚,曾有过十天睡眠总共不超过六个小时,回家大睡一觉醒来,走了两步心绞痛栽倒在地上,幸亏家里有人,不然可能就完了。

有人说,曾经在外地出差两个月,外婆病重都没能去看望。后来外婆去世,自己又在外地,没能送老人家最后一程,之后在外婆的墓前哭了好久,觉得自己好不孝。

有人说,哥哥是一名外科医生,手机里一直有他一张照片,那是他凌晨四点通宵加班手术后从手术室走出来站在窗前拍下的,天边朝霞渐生,玻璃上映射出他的身影。

……

我一个做舞台设计的朋友就曾戏谑地对我说:“见过凌晨四点的天空算什么?我见过北京晚上十一点到早上六点的天空。”

我哈哈大笑,“你赢了。”

这些热门文章一出,马上就会有反对的观点出现。

有的说,虽然看着很心酸,但你别这样做,对身体不好。

有的说,这是打造集体焦虑,是投机取巧的代表,是对长期高负荷工作的夸张。

有的说,别矫情了,不遵守基本作息规律的努力很难造就成功,努力加班和成功不能画等号。

有的说:“不合理的加班文化一点都不值得推崇,与其自我感动,不如想想如何切实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总而言之,反对的意见是在说劳动者也要有尊严地劳动。

也实在没办法说这些观点是错,但他们所说的,和热门文章里所谈的,是两个层面的事情。

读者感觉自己不如人,做汽修工作很苦闷,他不想做更好的工作吗?

网约车师傅每天辛苦跑车,深夜都不能回家休息,他不想在家里好好睡一觉吗?

吴姐每天奔波在职场,整日加班,连孩子过生日都不能享受亲子之乐,她愿意这样吗?

还有那些警察、医生,和更多在普通岗位上的普通人,他们不知道身体更重要吗?他们难道只是想用加班来换取成功吗?

我觉得不尽然,他们只是做着这样的工作,履行着自己职业身份的责任而已。

如果某一天,一个警察因为要彻夜办案,说“不要,我要自己的合法权益,我要有尊严的劳动”;一个医生因为有紧急病人需要深夜抢救,说“不要,我不要不合理的加班,我也要身体健康”,可想而知,网上又会有什么言论出来。

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在其位,谋其政。

是否加班,是否凌晨三点还没回家,我们没得选。

5、

有过这样的讨论:为什么一有这样的文章,就会刷屏?人们究竟在矫情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你听一首歌就会听得落泪,你又在矫情什么?”

有人回应说:“因为成年人的生活,没有容易二字。”

我说:“因为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

就是因为你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故事,你有许多无处安放的情绪,你曾把它们小心翼翼地存放在心里,不容别人窥探,但只要稍有机会,一篇文章一首歌,就会撩拨起你的那点脆弱。

有人想哭,不敢哭,吃个火锅才能流泪,说被火锅的浓烟熏着了,说被辣椒辣到了。

有人难过,不敢独自难过,蒙在被子里透不过气来,反复说“我没事,我很好,我还可以”。

有人想矫情,不敢矫情,只能在看到一篇文章时,突如其来地被击中,在留言里写下短短几行字,抒发一下自己的情绪。

所谓不动声色,是别人看起来不动声色,但暗藏在地下的汹涌只有你知道,只有一首歌知道,只有一篇文章知道。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

有人说自己分手了很难过,生活事业一团糟,付出那么多却没有回报,被人伤害欺骗,最后只能自己偷偷地哭。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

每天盯着自己的账单过日子,这个想要那个想买,每天就想着多辛苦一下,发了薪资就能过得宽裕一点。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

学会察言观色,不想得罪人,也不能再任性地活着,看不惯很多人,但也默不作声,隐藏自己的想法。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

都想努力赚钱,都会遇人不淑,都会因为工作加班,都会因为感情伤心,都会面对生活的诸多琐事。

都会在某一刻说:“活着,好累啊。”

也会在下一刻说:“不能矫情。”

我们,都是这样的啊。

我们会对别人说,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但会因为一首歌落泪,因为一部电影动情,因为一点打击受挫,因为你就是那样的人。

谁流泪谁知道,自己心里有数。

那个人,不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