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哪天喜欢上你,一定是我自己先煎熬了很久,还不敢开口。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爱你了。只在一瞬间,下定决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再每天都会打开网易云音乐,刷着各种排名第一,飙升榜、新歌榜、原创榜、热歌榜。

在前天写文时,听到一首叫《慢慢喜欢你》莫文蔚的热歌。不喜欢也不讨厌,我点开歌词来看:

慢慢和你在一起

慢慢我想配合你

慢慢把我给你

慢慢喜欢你

慢慢的回忆

慢慢的陪你慢慢的老去

啊呸,爱情,你别美滋滋的嘚瑟,今天我与你无关。

你别以为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会无条件的眷恋你。你也别以为你自己长的帅点,爱情女神就想倾向你。她美丽的脸庞下,高傲着呢。

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生于海中浪花,注定自由且不羁。她跑起来,你注定追不上。你千万别给她吹鼻子瞪眼,她会溅你一身污水。

慢慢喜欢上你,慢慢地将你理想化,把一切不可能的美德和想象中的情感全部归属于你。这就是暗恋你的开始。

《霍乱时代的爱情》中弗洛伦蒂诺.阿里萨,见到费尔明娜.达萨第一眼便回答了爱情中的问题:“一生一世。”

我拿起桌面上的笔,给你写着嘘寒问暖的家常话,像写情书一般的认真、折好,等人都不在的时候,偷偷塞进你的课桌里。我的情书,虽然没有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般那么多年,滥情。但我绝不只是单单的扯着喉咙说爱你,我好要摘下世间最美的花送你和天上最亮的星星。

我最喜欢王小波的一句话:“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种坏毛病。它真的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一见钟情?不存在的。

一见钟情里包含了太多的,怪癖,耍小脾气 ,和那一千种坏毛病。

这些,哪一种,都致命。

前一段时间的《恋爱先生》程浩为了帮那个理工哥们追妹子、扎车胎、设偶遇、装绅士、看起来像个正经的男神范。感动了妹子,追上了妹子 ,结果发现,衣服不会洗,饭不会烧不讲,还他妈整天带着家里扣着脚趾头打游戏。

结过婚的离婚,谈恋爱的分手。

我羞涩的问你,我可以牵你的手,你说为什么不可以!

然后,我就牵着你的手。不敢摇也不敢罢,像拿了一快麻婆豆腐一样,手心里还出满了冷汗。还他妈不舒服,也不舍得放手,越握越紧。

我喜欢,你有很多话要对我说。每一句话都是莺莺细语,我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近的,一步之间。

你说你想听陈奕迅的CD我破天荒的去搜寻大街小巷,发动我身边的所有朋友。我把两个口袋都放满了阿尔卑斯,不知道你隔三差五的哪一节课想吃。

后来,你不怎么爱说话了。说话开始夹杂这语气,抑扬顿挫已不在。

即使,很冷的天你也不愿意把手伸过来了。我们再次站到一起 ,距离不再是一步之遥。

我怀疑你一定是,不喜欢阿尔卑斯了,不喜欢陈奕迅了,没想到的是你只是不喜欢我罢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慢慢的喜欢过你,也突然不爱过你。

这场可笑的游戏,一而再,再而三,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有一天,我突然就不在爱你了,也懒得再想起你,只是还没有忘记你罢了。

如果,我在哪一个寂寞的夜晚爱上了一位姑娘。

我一定会问她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行就行,不行我再想想办法。

只是,你先不要深情,就先让我爱你。